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從抬棺出征開始!
戰神:從抬棺出征開始! 連載中

戰神:從抬棺出征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芒果加布丁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冷心月 秦不凡 都市小說

【本故事純屬虛構】域外戰場,大戰一觸即發,身為主帥的父親卻離奇死亡,秦不凡臨危受命,抬棺出征!受父親遺命,手握黑龍令,執掌黑冰台!日夜思念的女友,突然成了殺父仇人之女而一個記憶里有些陌生的女人,卻悄悄為他生了一個女兒!凡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騙我,如何處置乎?只需要殺他,殺他,殺他,殺他,殺他,殺他,殺他……既往不咎,是神仙做的事!而我,向來有仇必報!展開

《戰神:從抬棺出征開始!》章節試讀:

大夏邊境,域外戰場!

「咚…咚…」

秦不凡肩扛一副龐大的柏木棺材。

眼眸堅決銳利的向前走去,戾氣遍布全身,濃烈的殺意直衝雲霄!

身後跟着僅剩的五萬大夏邊軍,渾身戰甲殘破,血跡斑斑。

但是他們的步伐異常堅定,眼神中充滿了死志,氣勢如虹!

秦不凡雙手微微顫抖的撫摸着棺材,眼睛濕潤:

「父親,敵人來勢洶洶,滅我大夏之心不死。」

「今日,為鼓舞士氣,孩兒抬棺出征!」

「此戰若勝,當斬盡敵寇,用百萬敵軍鮮血祭奠父親在天之靈!」

「此戰若敗……,此戰若敗,孩兒當與五萬邊軍陪同父親長埋此地,以殘魂佑我大夏!」

對面百萬八國敵軍主帥輕描淡寫的揮揮手,手下如同潮水一般湧上去,把秦不凡圍了個水泄不通。

一眾高層面面相覷,這什麼情況?

「這乳臭未乾的小子,不知道毛長齊了沒有,能殺的了人嗎?」

「這棺材裏面裝的應該就是大夏主帥秦無法了,那邊辦事果然給力。」

敵軍主帥聞言臉上掛着自信的笑容點頭道:「這秦無法也不知道擋了多少人的路,他們內部居然有那麼多人想殺他,活的真是失敗。」

秦不凡和敵軍主帥遙遙相望,他清晰的看到了對方眼中不可一世的不屑,譏諷,殘忍,嗜血……

更有甚者,手在脖子上划過,對着他做了個割喉的手勢。

他眼神堅定,緩緩拔出了父親秦無法死前傳給他的鹿盧劍,又稱秦王劍!

他秦不凡本是上京城豪門秦家主脈嫡子,爺爺奶奶對其寵愛有加,十八歲前生活無憂無慮,偷雞摸狗,調戲女同學,看寡婦洗澡,無惡不作!

奈何天有不測風雲!

老爺子無故失蹤,奶奶病逝。

秦家自此由老爺子的二房掌權,也就是他的二奶奶。

二奶奶當家後,對秦不凡百般刁難,動輒打罵,棍棒加身,每天定時定量三頓打跑不了。

吃的是冰冷的殘羹剩飯,喝的是老天爺賞賜的雨水。

甚至秦家的傭人都可以通過打罵侮辱秦不凡,以此來獲得二奶奶的青睞有加!

而秦母每天都要被二奶奶拿着皮鞭親自監督,整個秦家所有的臟活累活都是秦母包干,傭人們甚至經常無事可做。

本就嬌弱的身體早已不堪重負,一次見到兒子秦不凡被折磨的慘狀後,當場氣血攻心,吐血而亡!

母親死後,二叔秦無天實在不落忍,瞞着二奶奶,悄悄把秦不凡送到了域外戰場。

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沒想到繼爺爺離奇失蹤,奶奶病逝,母親慘死,他的父親在昨日也突然離奇暴斃。

如今的秦不凡,沒有任何親人,沒有了任何依靠!

唯一的念想就是多年未見的女友,和父親臨死前就給他的黑龍令。

「手持黑龍令,執掌黑冰台!」

父親的話猶在耳邊,只是秦不凡卻不知道黑冰台是個什麼東西!

「小子,我家主帥見你長相清秀,特此法外施恩,想招你做個上門女婿回家改善基因,還不速速投降?」

一個中年男子這時上前,趾高氣昂,輕蔑的瞟了他一眼:「元帥女兒白白胖胖,一臉富貴相,如此好事,可是打着燈籠都找到,你還不跪地謝恩!」

現在的大夏軍隊被百萬聯軍包圍,在中年男人眼裡,秦不凡不過一階下囚,想怎麼拿捏就怎麼拿捏。

「上門女婿?種馬?」

秦不凡胸腔怒火熊熊燃燒,目光森然,眼中殺機畢露,冷聲道:「看來你和你家主帥仇恨不淺,居然讓你前來送死。」

「噗嗤……」

話音剛落,中年男人頭顱衝天而起,脖頸血柱直衝三米高,猶如高壓水槍開閘放水一般。

頭顱在空中轉了幾個圈滾落在地上,眼神里還帶着驚恐和不可思議。

意識緩緩消散的幾秒,他悔不當初:「狗元帥誤我……」

對面聯軍高層驚掉了下巴!

秦不凡動輒殺人,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只看見一道寒芒閃過,中年男人就已身首異處。

「居然如此不識好歹,他怎麼敢…怎麼敢?」

聯軍主帥氣的臉上肥肉顫抖,冷酷的向前揮手,嘶聲咆哮:「進攻。」

「給我殺,今日我要讓這裡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嗡嗡……」

進攻號角響起,四面八方的敵軍開始磨刀霍霍,大戰一觸即發!

秦不凡眼裡沒有絲毫畏懼,認真的最後看了一眼戰士們年輕卻充滿死志的臉龐:「將士們,國家和人民考驗我們的時候到了!」

「咚咚,咚咚……」

將士們昂首挺胸,戰刀拍打着胸膛,齊聲喝道:

「以吾血肉,佑我大夏國運昌隆!」

「以吾血肉,佑我大夏國運昌隆!……」

一股衝天的殺意幾乎凝結成實質,攝人心魄!

秦不凡一臉堅定,轉身手持鹿盧劍,突然放聲狂笑:「殺一人為罪,屠萬人為雄!」

「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給我,殺!」

話音落地,秦不凡單手持劍,動如奔雷的沖了出去。

這一刻,他化身成了屠夫,殺得敵人人頭滾滾,血染蒼穹!

「呼哧,呼哧……」

良久,秦不凡渾身血污,持劍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背後五萬邊軍只剩下不到五百人,人人負傷,顫顫巍巍的努力挺直脊樑不讓自己倒下!

敵方主帥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整個人顯得有些慌亂和瘋狂:「該死,就算你們戰鬥力強,捨命屠了我四十萬人又怎麼樣?」

「我還有六十萬大軍,你們區區五百人,你拿什麼和我斗?啊?」

「給我沖,圍殺了他們,把他們的小白臉主帥活捉,我要送給我女兒玩樂!」

「轟……」

就在這時,不遠處一股撕破天際,無盡的殺機鋪天蓋地覆蓋這片區域。

一群黑衣黑袍的人極速破空而來!

「誰敢動我黑冰台首座?真是狗膽包天!」

地面的敵人下意識的扭頭看去,只見為首兩人打頭,身後跟着一百零八個渾身散發的令人膽寒的血腥之氣的人,呼嘯而至!

「全部給我圍起來,一個都別放過。」

剎那間,一百零八人飛身沖向四面八方,將六十萬大軍團團圍住。

敵軍主帥輕蔑的咧了咧嘴:「整得聲勢浩大,結果只來了區區一百來人送死來了,這是來搞笑的嗎?」

「咕嚕咕嚕……」

其餘高層臉色煞白,瘋狂的吞咽的唾沫。

「主……主帥…你擦亮狗眼…不不……眼睛好好看看,這是一百多位武王啊,王者一怒,浮屍千里,我們快撤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另一個高層身體微微有些顫慄,渾身手腳冰涼,打着哆嗦轉過頭:「閣…閣下,這裏面肯定有些誤會。」

「我們就是把部隊帶出來放放風,在這裡偶然碰到大夏的朋友,真的沒有別的意思,真的,你要相信我。」

兩位黑衣領頭人眼中殺機一閃,嘴角露出嗜血的瘋狂,徑直走到秦不凡面前恭敬的單膝跪地:

「屬下白勇,屬下蒙武。」

「拜見首座!」

「屬下因連夜去調查老首座離奇死亡之事來遲了。」

「請首座責罰!」

PS:

各位友友多看幾章吧,精彩都在後面,萬一合你胃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