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連載中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

來源:google 作者:大包子丶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寧珺澤 江嵐 都市小說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兵鋒所向,皆為君臣那年,手染千軍血,腳踏萬骨山,攜榮耀歸來只為,護你一世安寧展開

《戰神歸來,守護白富美嬌妻》章節試讀:

「來人,把這個狗雜種打殘了丟出去,我不想看見他。」

寧怒濤懶得廢話,大手一揮,威嚴赫赫。

「慢着。」

寧家,長子,寧恆之走出來,滿目春風笑道:「爸,這條野狗在獄中待了那麼多年,滿身晦氣,何必招惹。他剛才打了趙凱,不用我們動手,方家也有人找他麻煩。他不就是想訛錢,隨手打發便是。」

「有道理。」

寧怒濤點頭允許。

大喜之日,最忌諱的就是觸霉頭,何況,還是雙喜之日。

寧恆之快步走到寧珺澤身前,臉上帶笑。

「你不就是想要錢嗎。」

隨後,拿出一張銀行卡,拍了拍寧珺澤的臉,戲謔道:「只要你跪下學聲狗叫,卡里一百萬就可以拿走了,怎麼樣?」

「一百萬,足夠他這隻喪家犬瀟洒一段時日,你們猜,他會不會跪下?」

寧家有人調侃。

「還用說,這隻喪家犬,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錢了吧。」

「哈哈哈…」

眾人鬨笑一團。

寧珺澤置之不理,挪步繞開,眾目睽睽下向寧怒濤走去。

「狗東西,我讓你走了嗎?」

寧恆之蹙眉,顯得很沒面子。

「聒噪!」

寧珺澤驟然停步,雙眸微凝。

電花石火間,捏起臨近桌子上的一根木筷。

「咻—」

大手一揮,一簇光芒直奔寧恆之而去。

「咚—」

全場眾人還未反應過來時,疾馳而至的木筷,當場貫寧恆之胸骨,前後透光,血濺三尺。

「你!」

寧恆之滿臉不可置信,踉蹌兩步,轟然倒下,血灑一片。

寧怒濤:「……」

寧長生:「……」

眾人愣住。

氣氛詭異,死寂一片。

青城寧家,權通黑白兩道,一手遮天,距超一線世家僅幾步之遙,無人敢惹。

不料,寧珺澤竟會當著寧家面突然動手,重傷寧恆之。

氣勢洶洶,來者不善!

「十分鐘內送醫,還有的救。」

寧珺澤神情淡然,繼續前行,臨近寧怒濤後找位置坐下。

挑起桌上茶壺,倒水沏茶,淡淡品味,似乎什麼都沒發生,令全場駭然。

「大哥。」

寧長生率先反應,衝過去抱住寧恆之,怒不可遏,眼中泛起殺意。

「來人,把這隻狗雜種給我剁了。」

大手一揮,殺氣騰騰。

角落中,立即湧來數十道黑色身影,將寧珺澤圍住。

「住手。」

寧怒濤突然出來阻止,臉色鐵青,劍眉微垂,瞪着寧長生:「帶你大哥去醫院,這裡不需要你插手。」

用筷子就能穿透人骨,可謂深藏不露。

雖不知十年中寧珺澤發生了什麼,敏銳直覺,讓他還是謹慎為好,魯莽不得。

他看向寧珺澤,眼中帶着警惕,卻依舊一副道德制高點樣子,質問:「寧家待你不薄,並沒有趕盡殺絕。非但不感激,還重傷我兒,說吧,你到底想怎樣?」

「呵。」

寧珺澤冷哼:「好一個大善人。」

據他了解,寧怒濤這些年動用各方關係,一心想讓他死在獄中。可惜尋不見人,最後無奈放棄。

今日貿然出現,力壓群雄,寧家也是始料未及。

不去計較,直奔主題:「我父母是怎麼死的?」

寧怒濤:「……」

在場眾人:「……」

寧家變故,家主寧國夫婦一夜身亡,兇手是誰,人盡皆知。

現在,賊喊捉賊。

怕是,坐牢坐傻了?

有人想笑,卻生怕招惹了這尊魔神,強行憋住。

寧怒濤眉宇微沉,瞬間又恢復平靜。

他一時摸不清寧珺澤究竟想幹什麼,只能故意應和,反問:「我大哥大嫂怎麼死的,你身為當事人不應最清楚,還需問我?」

「哦?」

寧珺澤笑,把玩手中青花茶杯,臉上故意擺出一絲好奇:「可我怎麼聽聞,我父母之死,與你,與『方葉陳林』四大家族,都有關係?」

靜!

言語一出,全場再次一片死寂。

當年,也有人提出這種質疑,可惜,被寧家迅速鎮壓,死得很慘。

雖說,寧家變故,寧珺澤入獄,處處透着古怪。可那之後,無人敢談論此事,成青城禁忌。

何況,如今寧家跟四大家族,哪一個不是權通青城,威名赫赫。

再提,無疑自尋死路。

時隔十年。

不曾想,寧珺澤會當著寧家及各方權貴的面,親自提出,挑戰寧家權威,實屬震撼。

寧怒濤果斷冷下臉,言辭不善,帶着威脅:「凡是講究證據,子虛烏有的東西,口說無憑。某些人,還是小心為妙。剛出來,不要逞口舌之快,胡說八道,白白斷送往後年華!」

面對寧怒濤的警告,寧珺澤毫不在乎,抿口茶水,感慨道:「方葉陳林,四大世家,勾結你寧怒濤,五家聯手,殺我父母,冤我入獄,當真是大手筆,當時,費了不少心思吧?

神情中掠過一絲悲傷。

「可惜我年少無知,不曉得人心險惡,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如果,早早發覺,寧國二人,或許就不會死。

「草,人證物證俱在,誰造的孽,誰他媽心裏清楚,有我葉家鳥毛關係?」

人群後方,一道罵咧聲傳出。

讓開道,一位不屑一世的紈絝青年映入眼帘,有人反駁,寧珺澤放下茶杯,右手四根手指在桌上逐次敲擊,同時側過頭看去。

葉斌。

葉家的二公子,喜愛拳擊,生性暴戾,不可一世。地下拳場,經常能看見他的影子,道上人稱斌爺。

大搖大擺走過來,與寧珺澤對視:「我葉家襟懷坦白,寧珺澤,你少他媽顛倒是非,誣賴好人。我看你就是一隻瘋狗,不分青紅皂白,亂咬一通。」

葉斌居高臨下,理直氣壯。

身正,不怕影子斜。

「哦?」

寧珺澤雙眸微眯,臉上透着一絲玩味:「我沒記錯話,盛天地產曾是天府集團五大支柱中之一。」

「如今,卻成為葉家資產,難道,你不需要解釋一下?」

青城信息,他早就調查清楚,信手拈來。

葉斌:「……」

他驟然僵住,啞口無言。

當年,寧怒濤接管天府集團,只留下金融一柱產業。其他四柱,正是分給四大家族,不算秘密。

寧怒濤可是有名鐵公雞,如此大方,其中蹊蹺,無人敢問,無人深究。

今夜,寧珺澤將這個問題拋出來,確實吸引不少人注意。

在場眾人,表面無動於衷,心裏卻是豎著耳朵,對陳年舊事,興趣十足。

大廳內,氣氛不由發生一絲微妙變化。

「怎麼,沒話了?」

寧珺澤敲擊桌面的手驟然停住,他看向葉斌,面露笑意:「給你一分鐘時間,解釋不清,送你上路!」

葉斌:「……」

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