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戰神降世
戰神降世 連載中

戰神降世

來源:google 作者:月下十七連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夢瑤 都市小說 陳北陽

肩扛五星勳章,鎮守萬里江河他視豪門如草芥,視權貴為螻蟻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戰神之名,永垂不朽!展開

《戰神降世》章節試讀:

第003章 接下來該算賬了

 陳北陽此言一出,周泰瞬間就被驚出一身冷汗。

雖然名為周遠的保鏢,但他在金陵的地下世界,同樣也是一號人物。

狠人他見過,可是眼前的這個人,身上氣勢凌厲,遠超他之前所見過的任何一個大人物。

「周泰,你還在愣着幹什麼,殺了他,我重重有賞!」

周遠滿臉通紅地哀嚎着,周泰聽了,卻是眼中一亮。

不管怎麼說,周遠也是金陵四大世家的公子哥,有了他的關照,那還有什麼可怕的。

「周家侍衛何在!」

周泰一聲怒吼,瞬間,又從人群里鑽出三個大漢來,與周泰一起,將陳北陽團團圍住。

「這小子看來是完了,有道是強龍壓不過地頭蛇,更何況周公子竟然帶了這麼多的保鏢。」

「要怪的話,也只能怪他實在是太囂張了,居然敢對周公子動手,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旁邊眾人,已經開始紛紛搖頭。

在他們看來,這個年輕人,是來挑戰四大世家的權威。

但是在四大世家面前,這種挑戰者,跟螻蟻沒什麼區別。

他們看向陳北陽的目光,已經有些同情了。

可陳北陽面對着他們,臉色卻平靜到毫無波瀾。

「就憑你們四個,也想殺我?」

陳北陽忽然往前踏出了一步,身上的氣勢也隨之攀升。

那種肅殺的氣息,就彷彿是戰神臨世,血流成河。

即便是周泰,一時之間,也被嚇得雙腿發顫,忍不住往後退去。

陳北陽又往前一步,那種感覺,已經壓迫得周泰喘不過氣來,如果他再靠近的話,周泰恐怕會忍不住下跪求饒。

但在此時,陳北陽卻忽然停了下來,仰起頭,看向了樓梯拐角的地方。

「這位先生似乎沒有見我,在我的生日宴上,搞出這麼大的動靜來,不知道什麼意思?」

一道倩影緩緩走來,那精緻的長裙,配上脫俗的五官,的確可以稱得上是美人。

「是孫凝,孫小姐來了!」

人群中有人喊了一句,眾人紛紛側目,看向了今天宴會的主人。

「原來今天是孫小姐的生日,難怪什麼瞎了眼的阿貓阿狗都能跑進來,我只好稍微出手教訓一下。」

陳北陽負手而立,與孫凝對視,身形恍若一座高山。

聽他此話,孫凝也不由蹙眉,心中有些疑惑。

他這話,雖然明着是在罵周遠,可是實際上,卻是連她也給帶上了。

「我雖然不認識先生,但是覺得總覺得很面熟,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許久之後,孫凝才帶着疑慮走過來。

陳北陽輕蔑一笑,只是淡淡地看着他,並沒有說話。

但在此時,人群里忽然有人喊了一聲:「孫小姐,我認識他,他叫陳北陽,是林子辰那個廢物的兄弟!」

聽見「林子辰」這三個字,孫凝表情中,微微露出一絲厭惡,但是當著眾人,她並沒有表露出來。

而陳北陽的目光,卻是掃向了人群之中。

說話的那個人。

雖然時隔多年,但陳北陽還是認出來了,宋東,他和林子辰的初中同學。

如果的陳北陽,飽經戰場風霜,神態姿容,都與以前相去甚遠,卻沒想到,他還能認出來。

不過,宋東的話,倒是讓她想起來了。

陳北陽,那個被林子辰天天掛在嘴邊的人,說兩人是過命的好友,還說等他衣錦還鄉之後,便會介紹兩人認識。

「原來你就是陳北陽,我在照片里見過你。」孫凝微微點頭,擠出一絲笑容。

她雖然承認了,卻閉口不談林子辰這個人。

也不知道她是在害怕,又或者是心有愧疚。

「認識我就好。」陳北陽抬起頭。

「我聽那個人說,你不是很早就去當兵了,現在回來,難不成是已經退伍了?」孫凝客套地問了句。

「呵呵,就林子辰那種廢物,居然還能有朋友?我看他的朋友,應該也是廢物,兩個廢物正好湊成一對!」

還不等陳北陽開口,周遠就已經猙獰地大叫了起來。

他心中對陳北陽懷着怨恨,當然不會錯過任何能夠詆毀他的機會。

偌大的金陵,所有人都知道,林子辰是個沉迷女色的廢物,那麼大的林家,都是在他手上轟然倒塌。

而這個對自己動手的年輕人,居然跟林子辰是朋友。

想到這裡,他的臉上,頓時就露出了囂張的笑容。

「真不知道,你跟那種廢物是怎麼認識的,既然你們的關係那麼好,林廢物都已經死了,你怎麼不陪着他一起去死呢?」周遠咧着嘴,出聲譏諷道。

陳北陽忽然轉身,冷冷地看向了周遠,「你是想自己閉嘴,還是想要我幫你?」

「怎麼,我說錯什麼了嗎,難道還是你心虛了,才想讓我閉嘴?」周遠輕蔑冷笑,面容不屑。

他身邊的五大侍衛,已經全都圍在他旁邊,他怎麼都不相信,眼前這人還能夠對自己動手。

正是因為這份自信,所以他才如此囂張。

可讓他不敢相信的是,陳北陽竟然真的動了,徑直朝着他過來。

而兩人之間,不過就是三步的距離罷了!

「快給我攔住他!」周遠臉色瞬間嚇得慘白,倉皇地大叫起來。

周泰一聲怒吼,領着另外四名護衛撲上去。

可他們甚至還沒有碰到陳北陽的衣角,就已經被放倒在地,誰也沒看到,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

正當眾人詫異之時,陳北陽已經捏住了周遠的脖子。

骨頭的碎裂聲傳來,周遠的口中鮮血直涌,除了「咕咕」的怪聲之外,再也說不出任何的話來。

而陳北陽,卻只是伸手把他丟在地上,彷彿他手中捏着的,只是一隻家禽罷了。

包括孫凝在內,一眾金陵的上流人物,此刻都愣在了那裡,目瞪口呆。

這樣的公共場合,他竟然敢這樣加害周家的大少爺,他究竟是不怕死,還是根本不知道,四大世家有多麼恐怖的實力。

「現在就送去醫院,說不定還有得救。」

孫凝猛然抬頭,卻發現陳北陽的目光,竟然正緊對着自己。

而且其中,似乎還夾帶着濃烈的殺意。

「接下來,我就要算算其他的賬了。」

陳北陽緩步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寂靜的現場,沒有人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

誰也不敢招惹眼前這個,彷彿神魔降世一般的可怕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