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戰神天魔
戰神天魔 連載中

戰神天魔

來源:google 作者:天涯升明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涯升明月 奇幻玄幻 沐清

青絲殘陽血戰袍,鐵馬金戈殺人刀百戰黃沙爛銀甲,孤膽龍魂夜涯梟!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異界天衍大路高手如雲,遊俠縱橫屠魔的少年終成魔,存活最後的魔卻是救世之人展開

《戰神天魔》章節試讀:

「你們想告訴我,就是前面那幾個垃圾縣兵和紈絝公子將劉四宰了騙傻子呢」

霹靂野豬王霸看到環繞在遠處馬車附近的幾個人後,頓時勃然大怒。

紈絝公子,自然是指王氏青年。

一刀就將自己身邊原本追隨劉四的人砍掉了腦袋,王霸相當兇悍。

即便距離很遠,王霸也能夠一眼看出這幾個縣兵和那個王氏公子的武藝根本不入流。

王霸心裏清楚,這樣的人即使再多上十倍,也絕對殺不了劉四。

「老大!真的就是這隊人,不過他們之中有一個特別厲害的青年!」

「那個青年一腳踢飛三當家的腦袋,我們都是親眼所見的。而且,三當家一斧子劈在那個青年的肩膀上,他都毫髮無傷。」

其他幾個原本追隨劉四的土匪嚇得雙腿發軟,趕緊一起附和。

馬車旁,中年縣兵深吸了一口氣,對沐清尊敬地說道:「公子,霹靂野豬果然親自來了,您是否有把握應對」

「若是您也沒有絕對的把握,那就讓在下施展秘法武技,拖延住王霸。公子保護大小姐離開,我們這些縣兵來斷後!」

聽到中年縣兵的話後,沐清噗嗤一笑,說道:「王霸王八嗎鱉精化身」

聽到了王霸的名字,沐清忍不住笑出了聲。

坐在馬車內的大小姐李瀧也不禁莞爾,但心裏卻非常緊張。

王霸,可是威震廣陵郡乃至半個徐州的悍勇土匪。

「公子!霹靂野豬不是等閑之輩,咱們還是不要大意啊!」

中年縣兵見識過戰場慘烈,多次出生入死讓他很看不慣沐清這樣的輕敵大意。

只是沐清依舊毫不在意,甚至都沒有正眼看中年縣兵一眼。

「解決了霹靂野豬之後,你們要記得將我的名聲在徐州傳揚出去。」

「本少爺姓沐,和靠山王同姓。單名一個『清』字。走了。」

沐清策馬向霹靂野豬緩緩而去,身上的氣勢逐漸釋放出來。

罡氣!

聽到「靠山王」一詞,就連王氏青年都心頭大震。

「不可能吧靠山王可是在帝都長安,那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王爺!」

「這個邋遢青年身處徐州,怎麼可能是靠山王的子嗣難道,他只是用來描述自己也姓沐而已」

王氏青年咽了一下口水,心臟噗通跳動了一下,額頭一瞬間冒出冷汗。

離開馬車百米之後,沐清的身上綻放出罡氣。

彷彿略微有金光在周身閃耀,霹靂野豬王霸看到後心頭大震。而且,他突然發現自己已經開始難以動彈了。

「罡氣!江湖二流高手才能凝聚出罡氣並自如施展,而且他還有神族的金光護體!恐怖如斯!」

「神族之人,怪不得怪不得!哈哈哈!劉四死得不冤,我霹靂野豬也死得不冤!」

王霸身上那種痞氣在一瞬間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狂暴戰意以及悍不畏死的精神。

但是王霸在看到罡氣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了!

就連中年縣兵的下巴都合不上了,他很不可思議地看着沐清的背影。

年紀輕輕,竟然是江湖二流高手!

感受到王霸的氣勢,沐清頓時好奇起來,眯着眼睛。

「這是來自於軍隊將士才有的士氣和殺氣,並非區區土匪頭子能夠擁有的東西。」

「這個霹靂野豬王霸,看來在成為土匪之前有些特殊身份。不過,他終究是黑風寨的土匪頭子,今日必死。」

沐清彷彿能夠猜到王霸在成為土匪以前的身份,他很可能也是一個徐州將兵。

官逼民反之下,或許王霸才當了黑風寨的土匪頭子。

王霸氣勢高昂,他順便的那些土匪感受到後都紛紛躲閃!

頭一次見到大當家釋放出如此氣勢,這些土匪知道策馬而來的青年絕對不凡。

「王霸,死在我的手上,你應該沒有遺憾了。」

「身上有血氣和一絲絲正氣,可見你也見識過屍山血海,曾是沙場戰將。但你終究成為了土匪頭子,這是你的錯誤。即便是官逼民反,也不是你落草為寇的理由。」

「出手吧!用你最強的招式,來攻擊我。若是你能夠讓我下馬,我就放過你。」

沐清坐在馬上,冷靜地看着王霸。他身上那種庸俗之氣完全消散。

現在的沐清,就如同高高在上的公子,武藝超凡!

「嘿!能和神族高手過招,死而無憾。」

「來吧!」

霹靂野豬王霸身上的那股土匪痞氣一瞬間完全收斂,取而代之的只有殺意和血氣。

就如同從屍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勇士一般,王霸身上的血氣令人作嘔。

沐清輕笑了一笑,他依舊沒有準備使用兵器,反而顯得輕易自然。

但王霸卻絲毫不敢大意,因為神族之人有沒有兵器,都一樣很危險。

「吃我這一刀!蠻牛砍!」

王霸瞪大了眼睛,他身後的那些土匪都躲得很遠,擔心被戰鬥波及。

這一刀,王霸直接施展出壓箱底絕技,他知道不直接使用只怕會瞬間被殺。

沐清淡淡一笑,只是舉起手臂,伸出一根手指擋在額頭前。

砰!

環首大刀斬在沐清的手指上,將刀刃都震出了裂縫。

罡風狂暴兇狠,周圍的地面都被剛剛那一刀迸發出來的一絲絲罡氣划出痕迹。

「很不錯,能夠做到控制一部分罡氣進行攻擊,你即將踏入三流高手的行列。」

「只可惜,技巧有餘,而力量不足。」

沐清的食指疊在中指下面,隨意一彈,便將王霸的戰刀崩裂震碎。

這樣的肉身力量,讓遠處的中年縣兵心頭一顫。

「此子不凡!憑藉手指的力量就毀掉了王霸的戰刀,這已經足以踏入江湖一流高手的地步了。」

「他到底是何人,難不成真的是長安城內的貴族子弟應該是了,這些貴族子弟很喜歡將孩子送到江湖絕世高手身邊修鍊,看來這個沐清應該是在附近的謫仙谷內修行。」

「也就只有謫仙,能夠在一個孩子二十歲之前,將之培養成一流高手。」

「想不到謫仙谷真的就在廣陵郡附近,只可惜依舊無法被人發現啊!」

中年縣兵活了大半輩子,見多識廣,一下子就猜到沐清的師傅是誰。

能夠將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弟子教導成江湖一二流高手,其師傅只可能是謫仙了。

王霸瞪大了眼睛,一臉不可思議,喃喃自語道:「這不可能!」

「神族戰鬥主要是憑藉術法,而魔族才是憑藉肉身。神族體質雖強於凡人,但絕無可能擋得住我的蠻牛砍!你這肉身防禦能力,絕對是魔族才能具備!神魔共體,你到底是什麼人」

看到王霸不可思議的神色後,沐清微微一笑,舉起手掌。

「我叫沐清,靠山王之子。」

淡淡地吐露了自己的身份,沐清想讓這個王霸當一個明白鬼。

下一招,沐清有絕對把握取王霸的性命。

因為,即便是江湖二流高手也不見得是沐清的對手,更不必說這個王霸了。

聽到了靠山王的名號,王霸頓時心頭一顫,嘴角竟然露出了微笑。

「怪不得,怪不得。你竟然是將軍的兒子!也罷!也罷!死在將軍的子嗣手下,也算是一種歸宿了。末將惡事做盡,不敢丟您的顏面,今日就讓公子來替您裁決末將吧!」王霸心中想道。

王霸心中相當震撼,一邊想着,眼眶之中卻充斥着熱淚。

他彷彿回憶起了自己與將軍一起廝殺征戰的場景,只可惜自己最後因為一時腦熱而走上歧途。

沐清看到王霸的表情後,雖然心中感到奇怪,但卻沒有留手。

掌中金光將王霸的喉嚨直接切碎,這隻霹靂野豬再也忍不住眼淚了!

兩行熱淚流了下來,王霸慘笑着,從胸口扯下一個軍令符。

「公子,告訴將軍,末將李驚,對得起弒虎軍!」

用自己最後一口氣說出了這句話,王霸慘然倒地,鮮血流淌在土壤上。

沐清深吸了一口氣,他彷彿猜到了王霸以前的身份。

弒虎軍,那是父親成為靠山王之前,輔助當今聖上奪取皇位的精銳之軍!

只可惜,在十年前的某一場戰鬥中,弒虎軍除了靠山王以外,全軍覆沒。

這個王霸,或許是弒虎軍全軍覆沒以前倖存的將士。

沐清依舊是面無表情,他將軍令符撿起來,放入儲物扳指。

那些土匪看到了這一幕,嚇得立刻落荒而逃。

樹倒猢猻散,王霸的死讓他們失去了唯一的一個靠山。

中年縣兵立刻驅趕馬車到沐清身後,下馬抱拳拜謝。

但還沒等中年縣兵開口,王氏公子就立刻說到:「沐公子,今日多謝你仗義出手,前面就是縣城了,還請你賞光去小聚。」

原本沐清非常記恨的王氏公子,立刻改變了態度。

一個在二十歲就能夠斬殺霹靂野豬王霸的人,將來必然是江湖一流高手!

這樣的人才,必須拉攏。

沐清瞟了一眼王氏公子後,不屑地說道:「算了,本公子只和看得上的人喝酒。你,還不配。」

「和有意思的人喝酒能千杯不醉,和無聊的人一起,本公子連一滴酒都不想喝。正所謂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狂妄,相當狂妄!

但是即便沐清再怎麼狂妄,王氏公子也只能是心中怨恨,臉上表情依舊諂媚。

「公子,為了聊表謝意,還請公子到前方縣城品茶,小女親自為公子彈琴答謝。」

李瀧的聲音從轎子中傳出,能夠聽得出來她很是羞澀。

這倒是讓王氏公子更加腹中窩火!

「哈哈哈!不必了,你的年齡比我大,算是姐姐了。」

「本公子對年紀大的女孩子沒興趣,今日路見不平救了你們,舉手之勞而已!」

「這個王霸的屍體就交給你們處理,土匪散去不久,你們自己小心。」

沐清饒有興緻地翻身上馬,他不打算和李瀧有什麼交集。

一個徐州某縣令的女兒,終究和靠山王的兒子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李瀧雖是不錯的姑娘,但也不過是沐清的一個人生過客罷了。

甚至無法留下任何波瀾。

一騎絕塵,沐清策馬西進,向長安城而去。

李瀧聽到馬蹄聲後,急切地拉開馬車帷幕,輕咬嘴唇看着沐清離開的方向……

一個月後

沐清依舊是一身平民服飾,出現在長安城外。

長安城,這是理想、權貴、迷醉以及奢華的地方。

大唐帝國最大的城市,也是帝都,僅僅是佔地面積就有三十萬畝!

傳聞每天守衛都城長安的精銳將士就需要十萬人,而且還只是在城牆上巡邏而已。

高大巍峨的城牆足足有三十餘米,寬厚牆壁外是工匠打造的金色鱗甲鐵皮!

在天衍大陸,大唐帝國的都城長安可是著名的「黃金城」!

能夠在都城長安內買下一片土地蓋房之人,放在其他郡縣也絕對是非富即貴。

「長安,這是成就夢想的地方,也是我的家鄉。當然,是重生後的家鄉。」

「快十年了,也該回家了。爹,娘親,老姐,你們都還好吧」

沐清感慨地看着長安城的高大城牆,眼角擠出來了一滴熱淚。

「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