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戰爺寵妻火辣辣
戰爺寵妻火辣辣 連載中

戰爺寵妻火辣辣

來源:外網 作者:南杳陸戰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南杳陸戰 恐怖靈異

被人算計,南杳和神秘男子春風一度。六年後,她帶着四個天才萌寶霸氣回歸。虐渣渣,斗綠茶,搞事業!找了她六年的狼性總裁陸戰把兒子拽出來,眼神危險地看着她。「解釋下兒子怎麼來的?」南杳轉眼就把四個萌寶推到他面前。萌寶們:「舅舅好!」陸戰咬牙:「我是你們爹地,不是舅舅。」萌寶不買賬:「可是媽咪喊你大哥,你就是我們舅舅,我們已經有爹地人選啦。」陸戰當晚就把南杳抵在角落,掐着她的腰,「乖,給我個名分。」每次聽到寶貝女兒喊自己舅舅,戰爺都差點心梗而死。展開

《戰爺寵妻火辣辣》章節試讀:

南杳一出門,槿寶就火急火燎的叫上三個弟弟妹妹,「準備出發!」
喬漪看着寶貝們各自回房,然後齊齊換了衣服出來,各自身上還背着一個小背包,忍不住臉色一變。
「寶貝們,你們這是要去哪裡?」
槿寶對她露出溫和的笑容,「媽咪要去尋姓岑的晦氣,我們怕媽咪會吃虧,想過去看看。」
喬漪被他們的護母心切感動得兩眼淚汪汪。
「我知道你們很想幫媽咪,但是沒有請柬是沒法參加的。」
緊接着喬漪就看到槿寶從包里掏出幾張金色的請柬,上面燙金的字眼亮瞎了她的眼。
喬漪忍不住詢問:「槿寶,這請柬你是從哪弄來的?」
「乾媽就別管了,我們現在出發,還能趕上拍賣會。」
南杳出現在拍賣會的宴客廳,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此次能有資格出席拍賣會的,都是各界名流,即便彼此之間不認識,可也聽過對方的名號。
南杳單槍匹馬前來,臉蛋美得驚人,身姿妙曼,且她穿的那套衣裙,不少名媛千金眼尖地認出那是世界頂級設計大師「南希」的定製作品。
世上僅此一件!
據說有不少名流千金願意花費巨額購買這件裙子,可「南希」卻說是非賣品。
這裙子一看就仙氣飄飄,容貌不夠驚艷的人還真的駕馭不住,一不小心就把頂級設計的衣裙穿成地攤貨。
南杳相貌本來就生得不俗,這裙子簡直就是為她量身定做的,衣袂翩躚,恍若天上的瑤池仙子,令人見之忘俗。
站在二樓的陸戰,目光隨意地往下一瞥,就被鶴立雞群的南杳給吸引了視線。
他長腿曲着,左手搭在欄杆上,右手掐着煙,深邃的眼睛半眯着,直勾勾地盯着南杳。
陸戰的視線太過凜冽刺人,南杳想忽略都不行。
她抬頭,視線朝陸戰的位置看了過來。
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相撞。
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滾燙的油鍋,濺起激烈的火花。
南杳朝他舉起手裡的高腳杯,抿嘴一笑。
這舉動,很像是在挑釁。
陸戰嘖了一聲,好想把她拽過來,狠狠打一頓屁股。
南杳早已做好了會和陸戰重逢的準備,所以這會兒在這裡看到他,並不覺得意外。
倒是陸戰……
平靜的心緒像是突然被巨石砸了進去,濺起激烈的水花,片刻又恢復了寧靜。
他眼底涌動着別人看不懂的複雜情緒。
前兩天才剛從臭小子的手機上看到她的照片,如今真人就出現在他面前。
他扯了扯衣領,莫名的燥意湧上心頭。
南淮也看到了杳杳,悄咪咪地把自己藏身在柱子後面以免被發現。
杳杳來了,槿寶他們呢?
南杳容貌出色,身材高挑,她身上佩戴的頂配首飾,令不少貴夫人和千金眼紅不已。
也有不少年輕公子想上前去搭訕。
陸戰不耐煩地扯了扯衣領,沉着臉,一步一步走下樓。
淮寶則趁着陸戰下樓,一溜煙跑了。
拍賣會開始前會,是名流貴族套近乎聯絡感情的時候,眾人推杯換盞,言笑晏晏,氣氛很是熱絡。
南槿趁着眾人不注意,帶着三個弟弟妹妹溜進了拍賣會現場,跑上二樓。
南槿推開門其中一個包廂的門,探頭進去看了看,然後朝身後的弟妹招手。
四人溜了進去。
那包間門口掛着的木牌上,赫然寫着「岑家」兩字。
南淮一直在悄咪咪地留意槿寶們的行蹤,見他們進了包間,想也沒想也跟着進去。
正準備分工的槿寶看到闖進來的南淮,啊了一聲。
另外三小隻看到南淮,除了陸思弦,熒寶和墨寶直接呆住!
「你你你!」
「我什麼?我是南淮啊!」
南淮指着陸思弦,「他冒充我,他叫陸思弦,我才是南淮。」
陸思弦抿着唇,沒有反駁。
南槿、南熒和南墨的視線在兩人身上來回移動。
面前的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就只有衣服不同,但其中肯定有一個是假的!
南淮擺擺手,「先別說這個了,趕緊做事,不然岑家的人上來就麻煩了。槿寶,瀉藥你帶了嗎?」
槿寶從小背包里拿出一小包的瀉藥,南小爺一把奪過,然後一股腦兒地都倒進了旁邊那個茶壺裡。
槿寶在心裏給岑家人點了根蠟。
他本來只打算倒半包的,淮寶竟然全倒進去,不把身體拉到虛脫都對不起這包葯。
他相信淮寶所說的了,只有淮寶才能幹得出這麼慘絕人寰的事。
槿寶吩咐妹妹:「熒寶,你等下……」
熒寶憐憐點頭。
今日能出席拍賣會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且今天拍賣的物品都不是俗物,當然也有不少人是奔着魚神醫的神葯來的。
岑家就是其中之一。
南杳覺得無趣,正要朝自己的位置走去,岑湘儀、岑妍妍姐妹迎面走了過來。
南杳眼裡划過一絲暗光。
岑妍妍冷着臉質問,「岑魚,你是怎麼混進來的?這飯店的守衛也太失職了,什麼阿貓阿狗都放進來!」
南杳嘴角勾起冷漠的弧度,「我姓南,叫南杳,不叫岑魚。」
岑妍妍冷哼,「改了姓名又如何?一樣是沒有父母的野種!不過你不是在陸家待過幾年嗎?怎麼沒有跟着姓陸?怕是陸家人也不喜歡你這個野種吧。」
岑湘儀輕聲呵斥妹妹,「妍妍,不許胡說。」
看似呵斥,其實更像是在寵溺的縱容。
南杳手裡的酒朝岑妍妍的臉面潑了過去。
她尾指勾着高腳杯,嘴角微翹,「抱歉,手滑。」
岑妍妍一身雪白的裙子毀了,那一大灘的紅色污漬,看上去格外的刺眼。
「岑魚,你找死!」
岑妍妍抬起手就下意識地要往南杳的臉刮過去。
趴在二樓包廂的陸思弦繃著臉,「她們欺負媽咪!」
槿寶等四小隻圍了過來。
墨寶冷着臉,目光憤怒地瞪着岑妍妍。
熒寶說道:「媽咪不會吃虧的。」
她是錦鯉體質,除了陸思弦不知道,其餘三小隻都相信她說的話。
陸思弦聲音冷冰冰的,「她要是敢打媽咪,我讓爹地砍了她的手!」
南淮:小子,你比我還兇殘!

《戰爺寵妻火辣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