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戰爺的獨家寵妻
戰爺的獨家寵妻 連載中

戰爺的獨家寵妻

來源:google 作者:慕若晴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慕若晴 戰博 霸道總裁

前世,慕若晴眼瞎心盲,不顧父母的勸阻,拒嫁戰爺,非要嫁給唐千浩,結果落得個母女倆慘死的下場重生歸來,她撕爛戰爺的衣衫,咬他一口,囂張地道:你身上已經有我的烙印,我對你負責任!要麼你娶,我嫁,要麼,我娶,你嫁!展開

《戰爺的獨家寵妻》章節試讀:

慕若晴的女兒死了。
是被她的丈夫唐千浩和所謂的姐姐慕若惜害死的。
小寶寶才七個月大,剛會坐,白白嫩嫩的,像只洋娃娃,很可愛,一笑還會露出兩個小酒窩,那麼可愛的孩子就被他們以不小心為由摔死了。
「慕若晴,千浩是我的,我的兒子才是千浩的親生骨肉,你的女兒呀,就是野種。

「你想不到吧,千浩從來沒有碰過你,那晚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千浩,你女兒的親爸是誰呀,哈哈,我們都不知道,她就是個父不詳的野種!」
「慕若晴,你知道你的爸媽是怎麼死的嗎?」
「是被我弄死的,誰叫他們要把慕家所有的財產都留給你,說什麼我也是他們的女兒,一視同仁,在利益面前,他們只考慮你這個身上流着他們血的女兒。

「慕若晴,帶着你的野種去死吧!」
「哇哇……」
慕若惜的話回蕩在耳邊。
女兒被摔在地上的哭叫聲更是剜割着若晴的心,她聽着女兒的哭聲越來越弱,慌得要命,跪求他們送女兒去醫院搶救,慕氏,唐千浩,她都可以不要,她只要女兒活着。
可是……
她一無所有了。
若晴抱着女兒小小的遺體,一步一步地走出醫院。
外面下着毛毛雨,現在是冬季,毛毛雨的到來讓本來就低的氣溫更低。
若晴神情木然,眼神空洞,但眼角的淚就沒有停止過,一滴一滴地往下滑落。
雨飄落在她的身上,一點一點地滲透她的頭髮和衣服,心如死灰的她,感覺不到冷,她只知道悔。
她是慕家被錯換的親生女兒,四年前才被找回來,成了慕家二小姐,因為原來那個慕大小姐在慕家生活了二十幾年,和她的父母結下深厚的感情。
父母捨不得趕養女走,於是,兩個被錯換的孩子都留在了慕家。
若晴回歸慕家的時候,已經二十五歲,親生父母覺得愧對於她,在她熟悉了上流社會的生活圈子後,便想幫她安排一門好親事。
當時江城的豪門有幾家都想與慕家聯姻。
就連江城第一豪門的戰家也登門提親,戰家看中的是慕若晴這個慕家真正的千金。
但戰家那位大少爺出過車禍,雙腿殘了,導致原本就冷冽倨傲的人更加難以接近,以往排着隊想嫁給戰大少爺的千金小姐們,全都對嫁給戰大少爺避如蛇蠍。
若晴的父母可能是害怕得罪戰家吧,讓若晴自己做決定。
她眼瞎心盲,愛上了唐千浩,拒絕嫁給戰博,
父母雖然不指望她會答應與戰家聯姻,但也不想她嫁入唐家,是她非要嫁給唐千浩,父母拗不過她,只能答應了她。
在婚姻里,走錯一步,便是萬丈深淵。
慕若晴如願嫁給了唐千浩後,她才知道唐千浩和慕若惜兩情相悅,可是在兩家聯姻的時候,唐千浩不說,慕若惜也不說,他們一個願意娶她,一個支持她嫁。
他們早就挖好了坑,等着埋她的了。
是她太笨,洞悉不到他們的陰謀。
隨着父母先後出事故離世和女兒出生後,唐千浩對她越來越冷漠,公然帶着慕若惜回家鬼混,她也嘗試過守衛自己的婚姻,可惜她不是慕若惜的對手。
唐家,也沒有人站在她這一邊。
……
慕若晴木然地橫穿馬路。
「吱——」
緊急的剎車聲響徹雲霄。
「砰——」
若晴被車子撞得拋起又迅速地跌落在地面上。
鮮血迅速地漫延。
慕若晴只覺得痛,渾身痛,她奮力地想爬向女兒,車子撞到她時的衝擊力太大,導致她懷裡的女兒被拋飛。
「寶寶……」
慕若晴吃力地往前爬,一寸一寸地爬,離女兒的越來越近了,她伸長手,卻還是觸摸不到她的寶寶。
「寶寶……」
一雙穿着黑色皮鞋的大腳出現在她越來越模糊的視線內,接着那個人彎腰抱起她女兒的遺體,然後塞到她的懷裡。
「寶寶。

慕若晴抱到了女兒,她欣喜若狂,嘴角流出來的血卻流了女兒一身。
傷勢過重的她,已經無法再支撐下去,在黑暗吞沒她之前,她費力地抬頭看向對方,卻只看到那個坐在輪椅上的黑衣男人。
哪怕坐在輪椅上,也絲毫不影響他的尊貴氣息。
她認得他,昨天寶寶被唐千浩和慕若惜摔在地上受了重傷後,她抱着寶寶瘋跑着出去,攔了一輛車,請求別人送她去醫院。
那輛車上坐着那個坐輪椅的男人,他讓她上了車,吩咐司機一路開飛車送她母女倆去醫院。
雖然,寶寶最後還是沒有搶救回來,若晴依舊感激他。
兩個人的視線對上時,若晴沖他笑笑。
如果,有來生,她一定嫁給他。
戰博。
……
「她什麼時候能醒過來?」
低沉冰冷的嗓音敲進若晴的耳里。
「大少爺,田醫生說她只是失血有點多導致昏迷,現在血止住了,應該很快就能醒來。

她只是失血有點多嗎?
她以為她會死的。
寶寶!
她的寶寶!
慕若晴猛地睜開眼,首先看到的不是醫院裏白色的天花板,而是對上了一雙深沉冰冷的眼眸,那雙眼的主人有着一張帥氣的臉,就是表情很嚴肅,搭配着銳利冰冷的眼神,使他看上去特別的冷漠。
這張臉,慕若晴記得。
戰博。
那個在她一無所有時,唯一給了她一絲絲善意的人。
「戰爺……」
若晴感激地叫了戰博一聲。
在江城,人人都稱呼戰博為戰爺。
他雖然殘了,依舊是江城商界的神。
戰博看若晴的眼神沒有半點溫度。
他一邊推動着輪椅,一邊冷冷地吩咐着身後的貼身保鏢。
「她醒了,把她送回去,告訴慕景瑞,我戰博雖然殘了,也不會強娶他女兒為妻,叫他看好他的女兒,別跑到我面前來演自殺戲碼,那血,髒了我的眼。

自殺?
這一幕還是挺熟悉的。
是了,當初戰家登門提親,指名道姓要她慕若晴這個真正的千金。
她覺得戰博殘了還想娶她,分明就是想拖累她後半生,於是瞞着父母跑到戰家大宅找戰博,以割脈自殺這種激烈的方式告訴戰博,她寧死也不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