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站在光中擁抱你
站在光中擁抱你 連載中

站在光中擁抱你

來源:google 作者:愚人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輕笙 現代言情 陸霆流

宋輕笙年幼時父母因一起案件意外失蹤生死未卜,自此被一個叫周文元的爺爺收養十年後當年案件再次出現,宋輕笙又寄住在陸霆流家裡「別總跟我說謝謝了,一家人多生分」「不好意思習慣了」,「那你承認咱們是一家人了?」「才不是,你套路我」陸霆流和宋輕笙在相互治癒的過程中探尋當年案件的謎團「宋輕笙,你這個心理醫師治癒了那麼多人,唯獨沒有治癒你自己」「陸霆流,謝謝你來到我的世界」優秀心理醫師和金融大佬的愛恨情仇展開

《站在光中擁抱你》章節試讀:

宋輕笙走到陸霆流門前,正抬手準備敲門,「咔」一聲門開了,陸霆流左手抱着一摞書,校服外套在右手搭着。

「正好,喏,給你的」

「給我的?」

宋輕笙看着面前這麼一大摞書感到不可思議,他這又是大早上抽什麼風。

「多看點歷史書,有好處」

陸霆流把那麼一堆書遞到宋輕笙手裡,右手抖了抖外套穿好往樓下走去。宋輕笙抱着一摞書有些吃力,從書的側面探出頭看着他下樓的背影。

「霆流啊,笙笙抱這麼多書你怎麼也不幫她一下」

葉知秋從廚房走出來,看見宋輕笙拿着這麼多書立馬就不樂意了。

「用我幫你嗎」

陸霆流拿起桌子上的麵包片叼在嘴裏,端起桌子上的粥喝了一口。

「不用,謝謝」

「她說不用」

「……」

「她說不用你就不去幫啊,你這孩子……」

「哈哈哈哈,這書啊,就是你兒子給笙笙的」

陸永嘯吃完早餐起身,穿好西裝準備去公司,昨天晚上他就看見這小子在書房搗鼓半天,不知道在找什麼,平常他也不看書,現在在書房裡翻箱倒櫃的,感情是給人家笙笙找歷史書。他就笑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穿好西裝準備去公司。

「你給的?」

「嗯,她歷史不好,我讓她多看點書」

「笙笙歷史不好你歷史好啊」

葉知秋白了陸霆流一眼,一天天的凈給她添堵。拿起桌子上陸永嘯剛看完的報紙拍了陸霆流一巴掌。

「你趕緊別磨蹭,人家笙笙還等着你呢」

「我還沒吃完呢」

「別吃了,餓不着你」

「我還是你親生的么」

「以前是」

「……」

合著宋輕笙來了他就沒地位了唄,陸霆流擦擦嘴,從沙發上撈起兩個書包,對剛從卧室放完書的宋輕笙說

「我們走吧」

「伯母再見」

「笙寶再見」

「……」

要不她倆過吧,他陸霆流在這個家現在就像多餘的。

「給我背吧」

到了門外,宋輕笙要拿過自己的書包。

「沒事,我給你背」

「太沉了」

「快走吧,我可不想聽你說謝謝了」

陸霆流一手拿着書包,另一隻手輕推着宋輕笙往前走。

「這倆孩子感情可真好啊,我還以為他倆會合不來呢」

「怎麼會呢太太,少爺對小姐可好了」

葉知秋站在窗外看着兩人,張姨也是喜歡宋輕笙。宋輕笙雖然家境不如陸家優越,但是什麼禮節都會,舉手投足之間散發著優雅清冷的氣質,頗有幾分千金小姐的姿態。但是又和豪門千金不同,該有的禮節都有,但是又很接地氣。雖然表面上看起來不與人親近,但是又總是在默默的關心每一個對她好的人。

……

半個小時之後,一輛黑色馬丁停在精英中學的門口。陸霆流先下的車,宋輕笙在車上拿她和陸霆流的書包。她剛要開車門,這時候車門打開了,陸霆流一手撐着門,一手揣着兜等着宋輕笙下車。宋輕笙抱着兩個大書包,從車上下來,陸霆流從她手裡把書包拿過來拎着。

「謝……」

「停」

宋輕笙的謝謝還沒說完就被他打斷了,她怎麼回事,怎麼總是跟他說謝謝,就沒有別的想跟他說嗎。

「你就不會……」

「習慣了」

還沒等陸霆流把話說完,就被宋輕笙搶先了。宋輕笙沒忍住笑着着從他手裡接過書包。

「搶話學的挺快啊」

「你教的好,畢竟你全能,用魔法打敗魔法」

調侃完陸霆流之後,宋輕笙給他做個鬼臉就走掉了。這傢伙比之前活潑多了,都學會搶話用他的話來調侃他了。陸霆流笑着看宋輕笙在前面的背影。眼中神情溫柔似水,嘴角不自覺的上揚。雖然宋輕笙平時和他們不怎麼愛說話,但是接近了之後,還挺好玩的。

「放學我等你」

「好,我早點出來」

高三部在學門口的第一棟教學樓,低年級在高三部後面涼亭還得再往後走的位置。陸霆流到了教學樓下和宋輕笙告別後,望着她的背影看了一會才轉身進樓。

「看誰呢」

秦艽突然出現在他身後嚇了他一跳,陸霆流眉頭微皺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邁着長腿就走了。但是秦艽依舊在他後面問個不停。

「你最近不對勁啊」

「怎麼總是盯着一處發獃」

「實話說」

「是不是背着我追誰家的小姑娘呢」

秦艽在後面絮絮叨叨的,一開始陸霆流沉默,沒打算理他,後來給他問煩了。

「我家的,行了吧」

「拉倒吧還你家…」

「你……你家的?」

秦艽想都沒想就開始嘲笑陸霆流,直到聽見了「我家的」

「什麼情況啊,你這是有情況不給哥們說啊」

「哪個班的,好看嗎」

「秦艽」

「嗯?」

「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行了打住,從你嘴裏就沒聽見過一個好詞」

這陸霆流真不夠意思,他倆啥關係啊,這事都不給兄弟說。

「行了,不是你想的那樣」

陸霆流笑着,右手搭在秦艽的肩上。

「那是哪樣啊」

「哎我說,秦艽你現在怎麼這麼像個受氣的小媳婦」

「靠,你說誰是小媳婦」

秦艽一拳打在陸霆流的胸口,滿肚子氣的向教室走去。陸霆流跟在後面一直的笑,想起剛剛宋輕笙調侃他就忍不住的嘴角上揚。

……

「好了,現在全體到演播廳集合,聽高三優秀代表考前發言,大家認真聽,回來還要寫感言。」

「啊,怎麼還寫感言啊」

「對啊,又不是我們高考」

「啊啊啊,太好了,不知道今年演講的是誰」

「對啊,又可以看見帥氣學長了」

精英中學一年一度的考前優秀代表發言,每個人的想法都不同。男生只關注寫1000字感言,女生關注能不能看見帥氣學長。

「聽說今年有零榆學姐」

「對啊我覺得她特別有氣質」

「廢話,人家是尹家大小姐,氣質那還用說」

「笙笙,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這些事啊」

「我關心這些事演講的人能幫我寫1000字的感言嗎」

「……」

蘇半夏懂了,宋輕笙是真的一點也不想寫感言。

「同學們,又到了一年一度的……」

主講席上,精英中學的校長做開場發言。高三部坐在最前面,高二坐在中間位置,高一坐在最後。

「下面有請高三 十班優秀代表尹零榆上台發言」

尹零榆一上台就得到了熱烈的掌聲,171御姐的身高,巴掌大的臉皮膚白皙,五官精緻,從上到下透露着貴氣。

「笙笙你快看,這個尹家大小姐好有氣質,嗚嗚…和我家笙笙一樣好看」

「我覺得…沒你好看」

本來在宋輕笙前排睡覺的沈星野聽到這句話,就醒了接了這句話。

「關我什麼事」

「……」

「……」

「她一直都這樣嗎」

沈星野感覺她從來不說話,一開口就讓人不想說話了。

「只是跟不熟的人,跟我平常野着呢」

一直埋頭看書的宋輕笙這時候抬頭白了蘇半夏一眼。

「你看吧」

沈星野不禁嘴角抽了抽。

「感謝尹同學的發言,下面我們有請高三 十二班 陸霆流同學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