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趙浪秦始皇
趙浪秦始皇 連載中

趙浪秦始皇

來源:外網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免費閱讀 恐怖靈異

(本文全文免費!)趙浪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秦朝。好在家境還算富裕。只是算了算時間,大秦只有三年的壽命,趙浪便鼓起勇氣,和自己那幾個月才回來一次的便宜老爹說道,「爹,始皇帝三年之後必死,大秦將亡,到時候天下大亂,我們早做準備造反吧!」便宜老爹先是一愣,隨後點頭同意。趙風頓時興教育,練新軍。就當他羽翼豐滿,準備天下爭雄時。便宜老爹突然來到了他的面前,「不裝了,攤牌了,你爹我是秦始皇。」展開

《趙浪秦始皇》章節試讀:

趙浪不在這裡,秦始皇就收起了慈善的神色,冷冷看了跪在地上的兩人一眼。
緩緩說到,
「沒有這個心,那你們跪什麼?」
「陛下,老奴我…」
趙高想說什麼,秦始皇就抬了抬手,打住了他的話。
看着趙浪離開的方向,說到,
「你們說,浪兒說的有幾分是真?」
「啊?」
趙高直接愣住了。
李斯倒是很快反應過來,
「陛下懷疑,這位公子在說謊?」m.
秦始皇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會不會是六國餘孽的手筆?」
李斯咬着牙說到。
趙高聽到這話,看了一眼李斯,這是要把這個年輕人往死里弄啊!
法家人的心,就是狠。
秦始皇這時候淡淡的回了一句,
「不用亂猜,浪兒是朕的血脈。」
李斯眼裡的殺意才收起來,說到,
「公子浪所說的事情太過離奇,臣無法辨別。」
秦始皇頓時默然,他的臣子中,如果連李斯都對這事無法做出判斷的話,其他人就更沒辦法了。
「陛下,我們現在該如何處置?」
這時趙高低聲問道。
秦始皇目光閃爍了一下,淡淡的說到,
「我其實想看看,浪兒能不能造反成功。」
「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聽到這話,李斯和趙高兩人直接懵了。
皇帝居然要支持自己的兒子造反?
這種事,簡直是聞所未聞。
但秦始皇已經做了決定,就沒人能改。
就在這時候,房間門被打開,趙浪拿着一個長條凳走了進來,說到,
「爹,我讓人做好了胡凳,你們看看。」
「東西做的急,所以不是很好看。」
「不過這個凳子,可以很好的解決跪坐腿麻的問題。」
「兩位叔叔請坐。」
李斯和趙高好奇的看了看這四條木棍,加一塊木板做的,所謂的胡凳。
坐下之後,趙高的眼睛微微一亮,說到,
「坐這個凳子確實不用擔心腿麻了。」
秦始皇看了一眼,也就沒有在意了,反而對趙浪說道,
「浪兒,這些事情交由匠人去做就是了,你不要多費心思。」
「來,我還有些事情問你。」
趙浪也不介意,工匠和技術的地位,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
「爹,您說。」
秦始皇說到,
「你剛剛說到六國餘孽之害,如果有朝一日,我們造反成功了,你要怎麼處理?」
一旁的李斯聽到這個問題,心中一動,看向趙浪。
要知道,秦雖然滅了六國,可留下了不少六國貴族,這些人心繫故國,暗地裡沒少給大秦添亂子。
但這些人還真不能一殺了之,其中的原因有很多。
最簡單的一條,殺了這些人,當地靠誰去治理?
所以,即使是秦始皇,也沒有太好的辦法。
趙浪知道,這是在考自己了。
微微沉思了一下,說到,
「想要清除六國舊貴族的影響力,其實不難。」
聽到這話,秦始皇心裏一震。
六國餘孽之所以難纏,就是他們世代經營起來的影響力。
大秦之所以要實行嚴刑峻法,也有這個原因。
不然的話,大秦的政令,根本無法實施。
但如今大秦已經統一華夏這麼多年,想說已經清楚六國的影響,還為時尚早。
秦始皇穩住心神,問道,
「浪兒,你詳細說說。」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說到,
「很簡單,大興教育,讓更多的普通人接受教育,然後我們擇其優,取代六國舊貴族便是了。」
「和廣大的百姓相比,六國貴族不過是滄海一粟。」
其實趙浪心裏有一條更好的道路,但是那太過超前了。
在這個時代無法實施。
聽到這個答案,秦始皇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失望。
他還以為趙浪有什麼好辦法,沒想到還是以舊代新的老辦法。
一旁的李斯也暗自的搖搖頭,其實現在大秦用的就是這個辦法。
但是這個辦法缺點很明顯。
「這個辦法雖然實用,但是耗時太久,耗費太大了啊。」
秦始皇有些落寞的說到,
「浪兒,你自小衣食無憂,但知不知道,百姓的一頓飯花多少錢。「
「而一卷竹簡,又要花多少錢?」
趙浪也點點頭,
「爹,我當然知道,以新代舊只能靠時間,不過我有一樣東西,能完美解決竹簡的問題。」
秦始皇這時候笑了一下,他心裏其實已經不抱太大的希望了,
「是不是以布帛代替?」
除了竹簡外,華夏早就有了用布來寫字的辦法。
但還是老問題,耗費過大。
趙浪這時候卻搖了搖頭,暗自算了下時間,嘀咕道,
「已經一個上午了,現在第一批紙應該出來了。」
於是對秦始皇說到,
「爹,兩位叔叔,你們隨我來。」
說完,就朝門外走去。
秦始皇三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後跟上。
幾人很快就來到了廚房。
廚房內,幾個匠人正按照趙浪說的辦法,熬製紙漿。
「家主,公子您們怎麼來了?」
在廚房裡的福伯看到幾人,直接愣住了。
秦始皇昨天才離開,今天怎麼又過來了?
要知道,平常他幾個月才會來一次。
「沒事,福伯,我們過來看看。」
趙浪說到,
「福伯,現在有做出來紙嗎?」
聽到問話,福伯猶豫了一下,說到,
「按照公子的辦法,已經練出來了幾張紙,現在正在晾乾,只是…」
福伯似乎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直接把幾人帶到廚房後面。
這裡擺着幾個木板,木板上鋪着巴掌大小,不規則的淡黃色東西。
趙浪看到這熟悉的東西,頓時眼睛一亮。
直接上手拿起來一張。
很厚,觸感很粗糙,顏色也很黃,畢竟沒有條件漂白。
就像是,好幾張紙,打濕捏碎,然後重新晾乾的產物。
但這的的確確就是紙!
只要等匠人熟練了流程,工具齊全了,做出原始的紙,完全不是問題!
趙浪興奮的說到,
「爹,這就是我用來代替竹簡的東西,紙!」
秦始皇看着趙浪手裡,那皺巴巴的一片,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趙浪早有準備,拿出了一支筆,沾了點水,然後在紙上寫了一個『一』字。
很快,淡黃色的紙上,就出現了一橫。
看到這一幕,身為讀書人的秦始皇神色微微一動。
趙浪再次寫下一橫,秦始皇的眼睛猛然睜大!
趙浪寫下第三橫,秦始皇帶着幾分顫抖說到,
「此物耗費多少?」
趙浪露出一個笑容,指了指周圍的樹皮竹子等等,說到,
「用這些就行。」
當。
一聲響。
秦始皇坐到了地上。

《趙浪秦始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