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這個弟弟不經撩
這個弟弟不經撩 連載中

這個弟弟不經撩

來源:google 作者:物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陸鄭安 顧卿卿

有的人愛了只是一陣子,有的人愛了就是一輩子而我相信大部分人,一輩子就只想談一場戀愛因為此生有你,何其有幸,往後餘生,只許你一世卿顧當【狡猾狐狸顧卿卿】VS【腹黑野狼洛世許】姐姐和弟弟,在寵溺和誘惑之間,在你追我趕的遊戲中互相淪陷薄荷味甜甜的戀愛,甜在這個夏天------------「啥」安靜的房間突然傳來一聲女人的尖叫聲此時的顧卿卿滿臉都是震驚和不敢相信她的心臟就像是一個加滿氣卻堵住出口的高壓鍋,隨着男人一張一合的嘴巴氣壓也變得越來越高,最後砰的一聲在原地爆炸臉色也在一瞬間變成通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身邊的這個男人支支吾吾的說著「你,你剛才說的什麼?你再說一遍」像是早就知道她的反應,撞上她的震驚,他一點也不意外他嘴角噙着笑,慢慢悠悠的走到她的身邊貼近她的側臉,在她耳邊一字一句的重複着剛才那句話「我不想做你的弟弟,我想做你的男人」展開

《這個弟弟不經撩》章節試讀:

忙碌的生活總是顯着過得很快,不知不覺間四月已經走遠,五月也過去了大半。

這天,下了最後一節課之後。顧卿卿收拾好書包,就回宿舍了。

因為顧卿卿最後一節是選修課,所以當她走到宿舍的時候,宿舍里的其她人早都回來了。

一間不大的四人宿舍里,李琳琳依然萬年不變的癱在床上刷着手機。周欣對着鏡子來回倒騰着她那看上去已經化好的妝。

衛生間裏面有淅淅瀝瀝的水聲傳來,應該就是洛凡在裏面洗澡了。

顧卿卿和兩人打了個招呼之後,就徑直走到自己的床鋪邊開始拿背包準備去附近兼職的地方。

剛拿起背包,對面床鋪上洛凡的電話響了起來。

顧卿卿迅速背上她的背包,然後走到洛凡的床邊,拿起了電話對着浴室里的洛凡說:「小凡,是你弟弟洛世許打來的電話,要不要接啊?」

話音剛落,浴室里就傳來了洛凡不耐煩的聲音:「不接,他一打電話准沒有啥好事。」

顧卿卿也不好再說什麼,低低的「哦」了一聲,又把手機放回了原處。

顧卿卿拿着自己的臨時工作證正要出門。這時候洛凡的電話又響了起來。

衛生間的門正好緊挨着宿舍的門,顧卿卿站在門口問洛凡:「電話又響了,你要不要接?我去給你拿過來。」

衛生間里只傳過來生硬的兩個字:「不接。」

那邊電話還在響着,這邊洛凡的態度又這麼堅決,顧卿卿擔心洛世許是真的有什麼事。就又返回到洛凡的床鋪邊,拿起手機接了起來。

「喂,你好。」陌生的聲音讓電話那頭的洛世許明顯一愣。

只見過兩次,洛世許從電話里沒有聽出來顧卿卿的聲音,也沒有想到會是她。

安靜了幾秒之後,洛世許的聲音才從電話里傳過來:「你是誰?」

顧卿卿剛要張嘴說出來自己是誰,又突然停下來。眼珠子在眼眶裡骨碌碌的轉了一圈,滿臉的戲謔:「我是你姐姐啊。」

洛世許顯然不相信顧卿卿的話,但是又有些不確定:「你是我姐?」

顧卿卿強忍着笑,故意壓低了嗓音:「嗯,這兩天有點感冒,所以聲音有點不一樣。」

電話那頭的洛世許半信半疑的:「哦」了一聲,然後就沒有動靜了。

顧卿卿見洛世許半天不說話,就忍不住問了句:「打電話什麼事啊?」

洛世許:「既然你感冒了那就算了吧,不打擾你了。」

眼看着洛世許就要把電話掛斷,顧卿卿連忙出聲阻止:「等一下。」

顧卿卿不明白為什麼,疑惑地問道:「什麼叫我感冒了,就算了吧,你說清楚一點。」

洛世許沒顯示出什麼情緒,淡淡地道:「明天我們學校有親子運動會,爸媽不在家,你也感冒了,那就算了吧。」

顧卿卿既有點不理解又覺得好笑,她強忍着笑意:「我是感冒了,又不是癱瘓。」

聽她這麼說, 洛世許又帶着一絲不確定地問:「那你明天會來嗎?」

她又不是洛凡怎麼知道她明天會不會去。顧卿卿猶猶豫豫着不知是該答應還是拒絕。

電話那頭半天沒有動靜,過去的每一分每一秒,對洛世許來說都像是煎熬。

天知道洛世許是鼓起來多大的勇氣才給洛凡打來的這個電話。他恨自己那該死的虛榮心,為什麼會和同學打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洛世許的心也隨着時間的流逝一點一點的化成死灰:「不願意就算了吧。」

像是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洛世許的聲音極其平淡。但是顧卿卿還是從裏面聽出來了幾分失落的情緒。

顧卿卿皺了皺眉,要是自己不答應,洛世許一定會很失望吧。他會難過會哭嗎。

沒辦法,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想到這裡,顧卿卿的心一下子軟了下來:「明天幾點?」

洛世許有點詫異:「什麼?」

顧卿卿笑了笑,耐心的給他解釋:「明天運動會幾點?」

「八點半開幕式-」洛世許的聲音停了下,隨後他又小聲說了一句:「我的比賽是在下午,你下午兩點左右來就行。」

聽他說完,顧卿卿沉默了一會兒。她隨意的將手枕到腦後,側躺在了洛凡的床鋪上。嘴角帶着笑,悠悠地道:「知道了。」

見『洛凡』答應了,洛世許似乎很高興,他的聲音聽起來比剛才輕快了很多「那,姐姐,沒什麼事我就先掛了。」

似乎是怕她反悔,洛世許說完,還沒等顧卿卿這邊有什麼反應,他就已經掛斷了電話。

顧卿卿盯着已經關閉了的手機屏幕,有那麼一瞬間的愣神。

第一次聽到別人叫自己姐姐,她的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了一下。

就好像冥冥之中就應該有人這樣叫自己。那兩個字空曠悠遠,卻又格外的讓人覺得親近。

顧卿卿無奈的閉了閉眼,放下洛凡的手機之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剛剛乾了一件多麼荒唐的事。

小心翼翼的抬起頭看了看四周,周欣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出去了。李琳琳依然躺在床上看手機,洛凡已經洗完澡正在衛生間里吹頭髮。

吹風機發出嗡嗡的聲音很響,洛凡似乎沒有聽到剛才顧卿卿和洛世許的對話。

沒有當場被洛凡抓住自己冒充她,顧卿卿緊張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

她走到衛生間門口有點不好意思的問:「小凡,你明天有空嗎?」

聽見顧卿卿問自己,洛凡關掉了吹風機。對着鏡子梳理着頭髮,漫不經心地回答:「我明天要參加市區的攝影展。」

顧卿卿站在衛生間門口磨蹭了一會又問:「能不去嗎?」

「不是,你怎麼關心起我的事情了?」手上的動作沒停,洛凡斜瞥了她一眼又淡淡地道:「攝影展一年就一次,我可是等了好久了。」

「就是,你,那個。」顧卿卿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剛才的事。

洛凡疑惑地看着她:「卿卿你怎麼了?」

顧卿卿嘿嘿一笑,走到洛凡的身邊,牽起洛凡的手輕輕晃了晃,帶着些許討好的意味:「凡凡,要不你明天別去攝影展了,我已經答應你弟弟讓你去參加他的親子運動會了。」

洛凡此時正在用另一隻手畫著眉毛,聽到顧卿卿的話,手一抖這條眉毛算是畫廢了。

洛凡的表情不太好,她轉過頭看着顧卿卿:「你接那小子電話了。」

顧卿卿點點頭,模樣像極了做錯了事的小女孩。

見顧卿卿這樣,洛凡也不好罵她些什麼。語氣有些僵硬地說道:「那我明天可沒空。」

顧卿卿繼續討好般的晃着洛凡的手:「凡凡,我都已經答應了,你也不好讓我下不來台是吧。」

洛凡挑了挑眉,一邊擦掉剛才畫廢的眉毛一邊說:「你也說了是你答應的,又不是我。」

「啊!」 顧卿卿有點驚訝了。

「咱們不是好姐妹嗎,我弟弟當然也是你弟弟啊。」洛凡非常輕巧的把弟弟這個名詞推在了顧卿卿身上。

說話的間隙洛凡已經又重新畫好了眉毛,往臉上隨便打了點腮紅就出門了。

留下獨自一人在衛生間呆愣的顧卿卿:「……」

想到還要去兼職,沒一會顧卿卿也跟着出了宿舍樓。

不知不覺,一個人走在學校那條種滿櫻花樹的路上。

五月里的櫻花彷彿變得脆弱起來,被風輕輕一吹就散落了一地。然後又被輕輕捲起,在半空中跳着不知名的優雅旋律。

撿起安靜躺在地上的一朵小花,輕輕放在鼻尖,聞着那淡淡恬靜的花香。

她的腦袋裡回蕩起,洛世許掛斷電話之前喊的那一聲姐姐。男孩剛到變聲期,嗓音既特別又好聽。

就像又軟又甜的棉花糖,融化在了顧卿卿的心裏。她好像喜歡上了有弟弟的感覺,有人叫她姐姐的感覺。

將小花輕輕放回屬於它的粉色地毯,顧卿卿的心情也突然變得開闊起來。

她沒有後悔接了洛凡的電話,反而覺得這個電話幸好是她接的,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