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魔法學徒有點神【經】
這個魔法學徒有點神【經】 連載中

這個魔法學徒有點神【經】

來源:google 作者:溜溜居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寂凌塵 莫山山

渣渣寂凌塵,本着食宿免費,參加了哈佛魔法學院的入學測試一不小心,成為了天才班學員,人傻事多,混得相當不行天降奇緣,一條蟲子寄生在他體內,從此走上了翻盤之路展開

《這個魔法學徒有點神【經】》章節試讀:

這天,谷主莫子期去爐房的路上,今天第一批葯要開爐了。這批丹藥很重要,他要親自檢查丹藥的質量。

「爹!你就依了山山嘛!明天女兒就要離開家裡了!」說話的是莫山山,谷主的唯一女兒。

「不行呀!大福不在,我怎麼放心你一個人進城。」谷主回應。

「城裡這麼安全,你有什麼好擔心,再說女兒又不是小孩子,都要上學院了!我這次進城要買生活用品和胭脂水粉。你知道的,哈法學院是封閉式管理,一個月才給兩天假期。」

「你缺什麼,寫下來託人帶出來,爹會給你買最好的,然後找人帶進去給你。你何必非要走這麼一趟。」

「爹,你不是女孩子是不會明白,買東西肯定是自己看過才合眼。」

藥王谷每年都有哈佛魔法學院的一名推薦名額。今年的這名額用在自己女兒身上再自然不過。不過莫子期知道,哪怕不用這個推薦名額,他女兒也能順利通過測試,考入最高學府。

明天就要到哈佛學院辦理入學手續,莫山山便想去城裡採購一番。其實谷里什麼都,啥都不缺,莫山山沒有非買不可的物品,她就是要進城玩。不然入學之後,就更沒機會了。

大福是莫山山的貼身管家,擁有四級魔術師修為。不過前些天被谷主派去外城公幹了。谷里自然還有其他高手,但莫山山執意不讓跟着。出門玩耍還帶個保鏢,多不自在。

父女便在路上爭執起來。這時寂凌塵剛好在來爐房的路上,準備上崗。

「爹,你還覺得我小,你看人家這麼大,都已經出來打工賺錢。」莫山山指了隊伍里最矮小的寂凌塵。

「怎麼一樣,你是千金之軀,怎麼能跟這些下人比。」莫子期回應。

「怎麼就不一樣。我爺爺不也是13歲出來闖蕩江湖,成就一身本領,才有了藥王谷。那時他也不是什麼千金之軀,這千金之軀不是與生俱來的。」莫山山辯駁起來。

「我告訴你,現在的社會就是這樣現實。要麼看你有沒本事,要麼看身份高低。」

「所以你把女兒送去哈佛魔法學院學本事去了,到時女兒本事和身份都有了。」

「記住,去了學院別丟藥王谷的名聲,一定要爭取好成績。」

……

因為近,所以父女的對話,寂凌塵差不多都聽見了。他沒想到這麼巧,這位小姐今年也考入了哈佛學院,有可能成為自己的同學。

聽了莫山山的話,他不得不多看幾眼。

「山山,爹要進去爐房了,爐房這地方又熱又臭,你還是不要進去。」快到房裡時,莫子期說道。

「爹,那你答應我嘛!我要進城買東西。」莫山山賣萌起來。

「你一個人,爹怎麼放心。」

「你不放心我多帶一個人好了。反正女兒要人幫忙拎東西。」

「你想帶誰?」莫子期沒想到女兒妥協了,之前她一直不肯讓隨從跟着,才鬧得僵持不下。

「就他!」莫子期指着正望着他們父女的寂凌塵。

她是這樣想的,不管谷里人是因為她做了什麼,谷里人回來之後肯定打報告。所以她要帶一個能聽她話的人,保證出去之後,做什麼也沒人打小報告。寂凌塵這麼瘦小,她相信以她實力,肯定拿捏得住。

寂凌塵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低頭走路。

「胡鬧!他們不過是小工,不是我們藥王谷的人。」莫子期一聽就感覺不妥。

「怎麼不是,你難道沒給他們發工錢。收了我們的錢,就是我們家的人。」

「那是爹請來趕工,臨時聘用的。沒準,明天開始就離開這裡。」

莫山山聽了,更加確定要帶的人就是寂凌塵。帶這樣的人出門,沒準他連谷里都不回來,又怎麼會把消息帶到父親耳邊。

「爹!我就要他!你不讓的話,我就去找娘說去。」莫山山威脅起來。

「你又拿你娘來壓我。」莫子期患有妻管嚴症。

「還有,你今天不讓我進城,我開學之後就一年也不回來。」說完,莫山山覺得這個威脅夠大的了。

莫子期目瞪口呆,沒想到女兒想出這樣的理由。

「去去去!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我懶得管你!」莫子期徹底沒脾氣了。

「謝謝爹!嘻嘻!」

莫山山帶着笑,親了父親一口。接着,她衝到寂凌塵後面,拽着他的手說:「喂!你今天工作有變動,跟我出去,全程保護我。」

寂凌塵此時看清莫山山的全貌,石化那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他以為村裡的村花阿香和阿蘭是世上最漂亮的人。沒想到跟莫山山相比,她們只能算蔥,不能算花。

莫山山留着長長的銀絲白髮。銀絲白髮是相當罕見的發色,寂凌塵的發色是蔚藍色,雖然也不多見,但沒有銀髮那麼罕見。在風元大陸,綠髮、紅髮、黃髮這樣鮮艷的顏色發色居多。

莫山山穿着淡藍色的裙子,頭髮系著簡單的蝴蝶髮髻,一身素雅的打扮。絲毫不艷麗,但整個人就像仙女一樣,出塵脫俗。

「喂!你聽到我話沒有,跟我走!」莫山山見寂凌塵像木頭樣子,忍不住踢了他一腳。

「呃!那我的工錢?」寂凌塵想說跟隨她,保護她,工錢不能降。

「工錢少不了你!快跟我走!」

莫山山怕父親反悔,所以要趕緊走。她拉着寂凌塵的手臂快步地跑。這個舉動,讓寂凌塵更加震驚不已,他居然跟女神牽手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藥王谷在丁洲城的西郊,要進城得有交通工具。莫山山有契約精靈,她的精靈乘坐兩人是沒問題的,何況寂凌塵這麼瘦小。

她凝神聚氣,默念咒語,隨後肩膀發亮,噴發出紫色光芒。一隻紫精靈在紫光中出現,體型越來越大。

這是寂凌塵第一次看見精靈,剛才的事還沒回過魂,此時又陷入驚愕之中。

「嘻嘻!果然是沒見過世面的鄉野小子!」莫山山見寂凌塵這幅失神模樣,忍不住笑道。

「對不起!對不起!」寂凌塵道歉起來。

「你又沒做對不起我的事,幹嘛道歉!」

「我……」寂凌塵不知如何解釋自己的窘困。

「少說廢話,給我上來。」

說完莫山山已經坐在紫精靈的背上。她這隻紫精靈是女性,樣子有四五分少女模樣,一雙大翅膀,每一扇足有一米長,腹部柔軟,所以坐下去感覺像坐在棉墊上。

寂凌塵還是手足無措的樣子,傻傻地望着女神。

「怎麼!幹嘛老是讓我說話說兩次,上來呀!」莫山山喊道。

「哦!」寂凌塵知道人家有脾氣了,再不配合就吃不了兜着走。

他小心翼翼坐了上去,坐上去之後,手不知放哪裡好。莫山山還好,她自己有抓繩,但凌塵沒有。

「去吧,我的小美。」莫山山叫道。

剛說完,精靈就動了,飛升起來。帶來顛簸不穩,寂凌塵一急,便摟住了莫山山,嘴裏還在嚷嚷:啊啊啊!

第一次飛行,自然怕掉下去。

「你幹嘛!放開你的臟手!」莫山山怨道。

「對不起!對不起!」寂凌塵知道侵犯人家,趕緊縮手。

可是剛縮手,精靈便加速飛行,帶來強烈的頓挫感。寂凌塵失重一般,難受得很,又衝過去抱住了莫山山。

「你幹嘛!流氓!」莫山山意見大大,要是可以轉身,她早就掌摑了。

「對不起!我第一次坐……鳥,手不知放哪裡!」寂凌塵自知失敬,解釋起來。

莫山山想想,想起只有一條韁繩,後面的人飛起來確實沒有支撐物。

「那你也不能抱着我。實在不行,你最多搭着我的肩膀。」莫山山說道。想着下一次變速,寂凌塵肯定又衝過來。

「哦!」寂凌塵想着,扶着肩膀比摟着人家的小腰罪惡要小多了。

精靈終於穩住身體,進行平穩飛行。寂凌塵才知自己貼得女神那麼近,鼻子都是女神散發的香味。能跟女神一起遨遊,這多麼難得的機會呀。

「我這是做夢么?」他感到不真實。

莫山山一心想出來辦事,所以吃點虧很快被她忘記了。

路途並不遠,精靈飛行速度比巴士還要快,所以沒一會功夫就到了。着陸之後,寂凌塵有些天旋地轉,嘔吐之感,這是第一次飛行帶來的不適。莫山山大喊一句收,紫色精靈從她肩膀潛入,不見了。

寂凌塵想吐卻吐不出來,難受的樣子。

「你沒事吧?」莫山山問道。

被女神關懷,寂凌塵用力搖頭,說:「沒事!」

「沒事就跟我走吧,我趕時間呢。」莫山山語氣差了許多。

走到大街上,莫山山突然想起來,停下問寂凌塵:「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寂……」寂凌塵還沒說完。

「算了,叫什麼無所謂,就叫你小福吧。我叫到你,你要應知道嘛。」莫山山強勢說道。

明明有名字,為何要給我強加名字,而且寂凌塵覺得他的名字本來就不難聽。不過想到是女神恩賜,叫小福意頭也挺好的,便默認了,點點頭。

莫山山確實要買些生活用品和胭脂水粉,她去了商店買了不少回來。也不問價錢,瞧上了就讓寂凌塵拎走。她也不用支付一分錢,簽個名字就可以走人。

「這個我要了!小福,拿走!」莫山山重複着這句話。

寂凌塵忙亂地接過物品,走了幾家店之後,他雙頭滿滿東西,完全騰不出空間。莫山山一路很少跟寂凌塵說話,甚至沒正式瞧過他一眼,不知道他長得算不算好看。

寂凌塵也不是儘是受罪,莫山山不容易出來一趟,肯定要找好吃的。但她又吃不了太多,所以總會有吃剩的。

「小福,不嫌棄的話把它吃完!」

「小福,這個不好吃,我不要,送你。」

「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