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三國不正經
這個三國不正經 連載中

這個三國不正經

來源:google 作者:沒吃過芥末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沒吃過芥末 顧宇

主角與創世神簽訂了以下合同:甲方聘請乙方暫理創世神代言人,幫助管理新生的世界;鑒於乙方未有管理經驗,甲方將提供《創世者系統1.0》以幫助乙方更好的進行管理工作且在工作中,乙方不得……這是以三國時期為背景,以三國諸多英雄為主題的奇妙故事展開

《這個三國不正經》章節試讀:

大日當空,普照天地。

一處鍾靈毓秀的山川之上,山嶽空懸,天河倒灌。那山嶽上游龍鳳影、仙鶴鳴啼。

只見天河之水宛若漂浮天際的無垠袖帶,流轉于山岳之上,匯入懸空山嶽的湖泊之中,這湖面青蓮綻放,仙氣裊裊,荷葉似那羅傘一般,靜候在湖面。說白了就是一塊帶有湖泊的陸地被懸浮在天空。

這裡是【道台】功能攜帶的傳道空間。

在湖泊的正中,有一株體型突出的金色蓮花,婀娜盛開。而那蓮花**,竟是一團紫金蓮蓬,有一白髮蒼蒼的老者端坐在這蓮蓬之上,一襲白色道袍,鶴髮童顏,氣度非凡。

這老者其實就是顧宇。

道台空間內,顧宇會得到一股超自然的加持,顧宇暫且將之稱為神念;在這種狀態下,他能夠以神念掃描整個漢龍大陸,感受到生靈身上的不同氣息,細微分辨,便能尋得所想拉入道台之人。

幾番嘗試,待得時機合適。

顧宇隨手對着兩片羅傘荷葉虛空一指,那荷葉之上,竟是凝聚出兩道虛影。

……

冀州,鉅鹿。

清幽的小院內,某個房間。

一位身披黃色道袍,留着長須帶着道冠的道人盤坐在席上;面色卻是有些病懨懨的,面黃肌瘦,有些萎靡不振的模樣。他目光所及,是一些密函。

揉了揉太陽穴,道人正欲翻開那些密函,整個人卻宛遭雷擊,雙眼失去靈光。

……

待得張角恢復意識,入眼的便是一株華蓋大的金蓮。

那金蓮之上,端坐着一位老者,正面露笑意。只是目光卻未在他身上,他不由得側目,卻看得一身着白色錦衣,身形筆挺,稱得上是氣宇軒昂之人;不過目光向上,卻瞧不清是何模樣,那人的頭部被一團霧氣扭曲了面容。

而那人彷彿感到了張角的注視,也側頭看向張角;自然是霧氣扭曲,他也識不得張角模樣。

顧宇自然瞧的見二人,這般掩飾二人身份的做法,自有他的道理。

見二人逐漸將目光放回自己身上,顧宇這才開始行動。

只見他左右手虛空一握,而後攤開;自那掌心之中浮現兩團紫色光暈,漂浮在顧宇左右。

這才開口道:

「此乃傳道之地,稱吾啟世仙人。」

「入此道台,得吾道法」。

說罷,他雙手一推,這光暈流轉至張角、盧植二人身前。

二人皆是自然後撤一步,沒有直接接觸這光團;這等奇異之事,他們心中大有疑惑;在古代可沒有特效,這種漂浮在空中的光暈就足夠讓二人驚奇。

卻見張角拱手,口中道:「斗膽一問」。

顧宇見二人謹慎,並未多言;隨即點頭,示意張角開口。

張角小心翼翼的指着飄在他眼前的紫色,開口道:「請問……仙尊,這團紫光是為何物?我等為何在此?」邊說,邊觀察着顧宇的臉色。

莫名其妙的如同入夢一般出現在仙境般的空間,張角心中自是疑惑不已。

不過對這自稱仙人的老者,展露出這般神異伎倆都不算什麼;更為震驚的是,也不知這是夢境還是何處,好似乾坤挪移一般,將他挪入此地。沒有任何預兆的,就出現在了此地。

顧宇點頭,慈祥一笑,開口解釋道:

「你二者眼前之外,一為修行功法,二為天地靈氣。」

「天地靈氣!」二人心神一動,這詞可不陌生。

沒等二人開口,顧宇繼續說道:「如今靈氣復蘇,天地異變;吾尊創世之命,改天換地,特傳道法;將你們的手放在道韻上,便可承了這機緣。」

二人卻是有些猶豫,目珠轉動。

這般模樣,倒也沒有出乎顧宇的意外;突然有個身份不明之人未經同意強制將你拉入一片古怪的「傳道之地」,還如同戲法般變出兩個光團告訴你這是什麼靈氣,功法。

不猶豫才有怪。

為了促進友好傳道,他也沒有催促二人。但左手卻是不自然的高舉,虛空一握;聽得一聲鏗鏘,天空的大日陡然炸出一圈圈漣漪。霎時間,晴天霹靂,光耀萬丈。

看的顧宇舉手投足之間,竟有這般異象,二人自是心神一顫。

張角這才釋然一笑,一手便觸在了那仙人口中的道韻上。看着張角一舉一動的盧植沒有妄動,只看得那紫色道韻如同雲氣一般,慢慢化入了張角手掌;而後張角整個人愣在了原地,沒有了動靜。

片刻後,盧植便看見那身着道袍之人竟然大笑,對着顧宇再度拱手,神情激動,張口卻未言就被那仙人隨手一揮,整個人消失不見,荷葉上便空空如也。

見狀,盧植也稍有心安;若這仙人真當要加害他二人,憑他這般神鬼莫測的手段,自是隨手便可,不會如此麻煩;想清楚厲害,索性將手放了上去。

顧宇的視線里,盧植的瞳孔逐漸放大,也獃滯片刻便緩過神來,神情激動,正欲拱手;顧宇便擺擺手,他也便消失不見。

二人消失,顧宇這才變回自己的模樣。

……

「這世間,當真有仙人嗎?」微微的顫音,張角不可置信的感受着身體;那仙人所言的靈氣,怕是這掌心的灼熱;只是附着在他的手掌,便能讓他感覺到一身自在,彷彿年輕了許些。

意識回到身體的張角渾身一顫,緩了緩心神。

年至四旬,早已見慣風雨,不怒於心,不表於形。

張角少年之時偶得一門錘鍊之法,此法也如其他錘鍊之法一樣,可以強身健體;但它還另有妙用:將自身精氣融入外物,受到張角精氣蘊養之物,可做治病療傷之物。

籍此,他撰寫了仙人授天書的故事,將他的那門錘鍊之法喚作《太平仙法》,收教弟子,遍及天下。只是這些年不短虧空自我,利用精氣熬煮符水,入不熬出,為張角落下了病根。

如今這靈氣,就好似救命靈丹一般。於張角而言,重要不言而喻。

不過要這靈氣,卻需要煉化。

那仙人傳道,自然是傳授了他煉化之法:吐納靈氣煉化方式。

至於這吐納,張角的一番嘗試之後,便明白如何吐納;只需將他附着靈氣的手,對着口鼻便可……

顧宇傳道賦予的靈氣,分別是兩人各三十六臻;這一臻靈氣煉化起來,也需得花些時日。

仙人所言:這靈氣煉入丹田,化氣為旋……張角有模有樣的開始模仿,那絲絲靈氣自他的口鼻之中,逐漸納入體內,沉入丹田;自此一絲,便讓他精神煥發!

見靈氣不假,張角心中火熱,如火如荼的再度煉化起來。

另一邊的盧植回歸意識後,反應與張角無一二般。

世間之仙人傳說,數不勝數,身為儒家學者,他本不信鬼神仙人一說;只覺得所謂求仙問道,得到長生可能是一些道士忽悠帝皇,故弄玄虛之言。

但此刻回想此前那般飄邈之旅,以及這腦海中的……

金鼓連天、聲勢浩大,千軍萬馬,波瀾壯闊!

那種按捺不住的悸動,心潮澎湃。

待得許久,盧植才念叨着三個字:「萬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