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這個書生不好惹
這個書生不好惹 連載中

這個書生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許里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余楓 許里莫 都市小說

血月過後,詭異復蘇,異界入侵鬼霧瀰漫所有沙漠,黃沙變血土,一座座荒墳詭異的出現在血土之上受詭異力量的影響,鬼破土而出,恐怖襲來這個世界變得危機重重,靈異似乎沒有停歇過,詭異漸漸吞噬着一切血土中的封印鬆動,一場滅世之災降臨詭異的血土之中,一些殘骸就足以毀天滅地,恐怖如斯神秘的夢中墓場,朗讀詩文的少年,一支硃砂筆,書寫着血月下的故事展開

《這個書生不好惹》章節試讀:

江余楓伸出手,二人相握。

「你好,我叫江余楓,高鈺這名字,我也早有耳聞。」

高鈺,二十三歲,天生異能者,目前覺醒部位兩個,尚不明是哪兩個部位。她是鬼神局的重要人員,潛力巨大。

但…江余楓看見她,第一時間想起的名字卻是:「高書瑜」。

一個充滿了回憶的名字。

重生歸來…他堅決不能讓以前認識的人察覺到自己就是曾經的余良。

這輩子…要重新來過,包括那些遺憾,那些曾經的美好。

高鈺盯着江余楓的眼睛,眼眸里明顯有一絲激動,但…江余楓眼神出奇的平淡,就像看陌生人一般,許久…

「你長的很像我的一個朋友,不過,他可沒你這麼高冷。」

鬆開手。江余楓對着高鈺露出一個對陌生人的禮貌性笑容,語氣帶着平靜: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當務之急…是眼前的靈異事件,若是姐姐想認識我,等解決完這件事,當然了…如果我還活着的話。」

「可以。」

此時。

一個同樣穿着黑色風衣的男人,二十幾歲模樣的人,一頭黃髮,宛若一個精神小伙,嘴裏含着顆棒棒糖。

「小兄弟,我看過報道,你能死裡逃生,死而復生一次,不代表還有第二次。」

「沒有那麼多的醫學奇蹟,普通人要想好好活着,建議你,三思而後行。」

黃髮青年語氣帶着些嘲諷,但句句實話,讓人不好反駁。

高鈺也是看着江余楓,眼神有一絲期待,像是暗示他,別摻和進來。

但…有些時候,一根筋的孤勇者,也可以絕地逢生,傻酷傻酷的,不是么?

況且,有時候,有的東西,有些人…需要有人記住,需要有人見證。哪怕…只有一個。

江余楓看向龍古田,滿眼敬佩。

「血月過後,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不接觸靈異事件就沒有危險?誰說普通人不可以孤勇?」

「普通人未必一無是處。放心…我不會拖後腿的,若是實在倒霉,死了,不怪誰。」

江余楓堅定的話音落下。

一些鬼神局的後勤人員看着他,眼裡多了幾分讚賞,他們也是普通人,雖然幹着些善後工作,臟點累點,但…這也是一種貢獻,一種孤勇,不是么?

「你真的不怕死?」許光的語氣明顯帶着挑釁。

對此,江余楓耳若無聞,沒有在意,因為這種脾氣的人,最容易死於靈異事件。

「一個沒有異能的廢物而已,老子跟你說話呢!聾子?」許光有些氣急敗壞,像是丟了高堂上的面子一樣。

高鈺有些面露煩躁,冷冷看了一眼許光,緊握了一下手中的青銅打造的長刀,眼神裡帶着戾氣…

隱隱有種為江余楓撐腰的感覺。

鬼神局講究實力當先,內鬥自然是默認許可的,有不少異能者都是因為一個不服一個,內鬥,最後死了。

相比之下,玄黃小隊就很是相親相愛,互相幫助。

聽說眼前的高鈺,殺了好多個異能者,高冷是出了名的。鬼神局內…剩者為王。

「許光大哥,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建議你別亂挑梁子,如果耽誤了任務,呵呵…」

此話過後,許光將脾氣硬壓了下來,不屑的瞪了一眼江余楓,隨後轉過頭去,看着鬼霧。

「當真要去?」

「當真要去!」

高鈺淡淡一笑,眼神帶一絲暗示,「可以,進去後,建議你跟着我,我不想我未來的朋友,還沒好好認識,就凄慘的死去。」

「好。」

一旁有個一直沉默不語的青年,戴着黑框眼鏡,聽了高鈺的話,看着江余楓,眼神透着一股冷酷,而後漸漸有了一絲羨慕。

他陷入沉思。

這應該是高鈺第一次在靈異事件中說要保護別人吧,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

「準備進去吧。」許光難得的好好說話。

「好。」

就在此時,一輛白色轎車出現在眾人視線里。一個穿着白色西裝的男人,手裡拿着件壽衣,徑直向他們走來。

眾人看見他,眼裡皆是尊敬。

「謝大人,您怎麼來了?」高鈺尊敬地問道。

「來見一位朋友。」

朋友?

只見那位謝大人走向江余楓,伸出一隻手,「你好,我是鬼神局的謝須歡。」

謝須歡?鬼神局內的一位領導人,實力不詳,但一般異能者絕對不敢招惹。

江余楓眼神中帶着絲激動,他從未想過,鬼神局的領導會找上自己。

「大人,您好,我叫江余楓。」

他尊敬一笑,二人相握。

緊接着,一股陰冷的威壓襲來,讓在場眾人有些喘不過氣,甚至繚繞的青色鬼霧都逃避着那股威壓。

一股冰冷的能量,但沒有惡意,灌入江余楓體內。但…那股威壓還是讓江余楓很難受。

冷汗…漸漸打**後背。

片刻後。

謝須歡鬆開手,眼神微不可查的有些失望,緊接着威壓消失不見。

眾人深吸一口氣。

這就是鬼神局領導層的實力嗎?恐怕三次覺醒的異能者都要被秒殺。

「小兄弟,上次表現的不錯,一個普通人,我挺欣賞你的,無愧少年模樣,願你,可以始終,敢立萬人前。」

謝須歡帶着笑意,平靜道。

「謝謝大人。」

謝須歡看了一眼鬼霧,若有所思,而後帶着一絲趣味的氣息,看着江余楓:

「小傢伙,你有點意思,這件壽衣借你用用,如果下次還能見面,記得還。」

說完,謝須歡將壽衣遞給江余楓,而後上了白色轎車…走了。

車上,謝須歡,輕輕嘆息一聲,「難道不是嗎?還是…輪迴未盡?」

「希望他們能復蘇歸來,不然…華夏之難,我們…唉。」

……

眾人看着江余楓,眼裡有些忌憚。

他到底是什麼來頭?連謝大人都要親自來見。而且…親自給他送來靈異物品。

想想,他們這些鬼神局正規軍也沒有過如此殊榮。

「小兄弟,剛剛我出言不遜,你別在意啊。」許光語氣溫和而帶着些歉意,但眼神卻還是有些不服。

高鈺看着江余楓,眼神明顯帶着關注。

「弟弟,你越來越有意思了。」

……

江余楓,龍古田,高鈺,許光,以及其它三位鬼神局的異能者,一行七人…走入鬼霧。

江余楓早早就穿上那件壽衣,他確信,這是一件寶貝,一件靈異物品,畢竟…這是那位大人物借的東西。

要還二字…就證明了這件壽衣的價值。

穿上壽衣,一股冰冷的氣息環繞開來,淡淡有股屍臭,讓江余楓保持着清醒,更加冷靜。

可以影響情緒嗎?江余楓淡淡一笑。

鬼域內。

周圍傳來陣陣恐怖而帶着興奮的嘶吼,似乎有很多雙眼睛…盯着自己。

剛剛進入鬼霧,走了二十米,一具又一具屍體倒在地上,殘缺,流着鮮血,手裡拿着刀。

似乎那一片片肉,就是被自己割下來的,以及那四分五裂的頭顱。

凌亂落在地上的內臟,腸子,以及斷肢。

隨着一聲聲低吼,有東西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