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這個異世界有點亂
這個異世界有點亂 連載中

這個異世界有點亂

來源:google 作者:時刻傷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奧斯維德 時刻傷痕

重生到異世界的伊凡發現自己的模樣變成了少年時期的樣子,等不及體驗異世界生活的他卻被青梅女僕告知不能離開他的房間在得知這個世界有專門暗殺穿越者的組織後,他的每一步都變得更加小心展開

《這個異世界有點亂》章節試讀:

烈日當空,一位白髮少女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

一對金色眼眸無時無刻不在觀察着四周,像是警惕着周邊的一切可疑事物。

直到熱鬧的街道忽然變得寂靜,往來的人煙不在。

她望向天空,七位漂浮在空中的人落至她的身邊,將其包圍……

魔法,本是只存在於一些小說、漫畫和動漫中的神奇效果。

但現在,它就存在於奧斯維德的左手上,一顆和禁忌相差無幾的小火球。

名叫「噪光焰」的魔法。

根據書上的解釋,不用的時候,可以當作燈火使用;可一旦將其扔出去,就能夠造成大範圍的閃光效果,讓非釋放者短暫失明。

火球越大,範圍越大,失明時間越長,消耗的魔力也就越多。

因為傷害性幾乎等於零,且火焰爆炸時所產生的噪音過於震耳,所以被歸列為中級魔法。

書中給出了這樣的解釋。

奧斯維德又看向自己的右手。

深藍色的圓球自由轉動,同樣也是可以和禁忌相媲美的中級魔法。

名為「藍淵」

作用是能夠存儲同等級以下的魔法,存儲數量根據使用者的魔力量分大小。

只能存儲同等級及以下是這一類功能型魔法的一概缺點,但在存儲數量這方面,是獨屬於藍淵的。

也就是成長型魔法,學了不虧的那種。

奧斯維德這樣想着,將噪光焰手動融入到藍淵內。

現在是深夜兩點。

功能類魔法還剩一個「可移動性魔法袋」,用來儲存物品的魔法,存量有限但不限制物件大小。

還有攻擊類魔法,防禦類魔法各學了三個,全都存在藍淵裏面了。

先眯一會兒,眯一會兒起來,再學一個簡單的治療……

奧斯維德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很快,他就進入了夢鄉。

夢裡,他看到了一個坐在書桌前奮筆疾書的男人。自他度過了學生時代後,已經很久沒有再這樣認真過了。

他微笑着靠近夢中的那個人,那個人似乎也意識到了身後的動靜,回頭看向身後。

嗯,除了金髮碧眼有些違和外,其他基本別無二致,這就是學生時代他的樣子。

讓我看看你都在寫些什麼?

「瑞婭的生日禮物選擇。」

生日禮物?生日……禮物……

奧斯維德看着這四個字,除了字跡潦草以外,並沒有能讓人值得注意的點。

但卻讓他聯想到了一個粉色的吊墜。

不止如此,還有一家店……一家,被一個戴着紅色眼罩的光頭大叔經營的粉色店鋪?!

夢境的內容隨着夢境主人的思想所產生改變。戴着紅色眼罩的光頭大叔出現了,他正死死的盯着奧斯維德。

光頭走了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帶着奧斯維德走進了店內……

什麼亂七八糟的!

可怕的夢境讓奧斯維德突然睜開了雙眼。他迅速起身看向身後的時鐘。

六點,居然已經過去了四個小時……

算了,不睡了。

稍微活動一下筋骨,還剩最後一個叫做「生死線」的魔法。

預備性治療中級魔法,可提前釋放在自己身上,能提前感知到致命攻擊,也只能在遭受到致命魔法時生效。

但能夠瞬間移除自身的所有負面效果,並能夠在短時間內治癒傷痛。

咒語是:王之下臣,無懼黑暗,無懼邪魔,勇猛!果敢!無畏死亡!

金色的光輝在手中閃耀,奧斯維德將手上的光芒緊握,融入體中。

金光在他的身體內逐漸消散,這樣一來,就算動用武力,我也有充足的準備逃跑。

接下來,就可以等待對方的到來……

奧斯維德走到窗邊,才是六點,女僕們就已經開始了工作,這其中還能看到格瑞莎忙碌的身影。

身材最為矮小的她總是穿梭在人群當中,每一次奔跑都要抱着高她許多的物件。

奧斯維德不由得就想起了最開始拚命搬磚然後換來一台電腦的自己。

那時候的他有目標,為了這個目標,不管工作多累他的臉上一直是在笑着的。

就和現在格瑞莎的笑容一樣,發自真心的笑容使得她的雙眼幾乎快成了一條線。

可直到格瑞莎消失在視野中,奧斯維德也沒有看到瑞婭的身影。

她的名字里既有賈爾斯三個字,就已經代表她可以不用做這些繁瑣的事務。

但在記憶中,偶爾早起的奧斯維德還是能在窗外看到瑞婭的身影。

是因為教會嗎……

離開窗前走到門邊,擰動門把手,緩緩推開房門。

左右兩側的長廊似乎看不到其他人的蹤跡。

什麼嘛,這不是沒人嘛,哈哈。

心中翹起一絲竊喜,他開始躡手躡腳地向外踏出了自由的第一步。

「奧斯維德少爺,請問您在?」

!聽到聲音的他身體一驚,立刻挺起了一米八的大個子向對方說道:

「啊!沒什麼沒什麼,我就是想解決一下晨便而已!」

「哦?那我跟您一起去吧。」

哈↗?

一直閉着眼睛的奧斯維德直接驚呆了,他睜開雙眼看向這位語出驚人的小姐。

翠綠色捲曲的長髮映入眼帘,金色雙目頂着一副圓片眼鏡,像一位成熟的大姐姐

依舊穿着那身熟悉的女僕裝,但似乎裙擺要比其他人的稍短些。

足以看到那對穿着不知是弔帶黑還是普通黑絲的小腿。

「你就別逗我了愛爾莎姐姐。」

熟悉的外貌勾起了與之匹配的名字,奧斯維德在想起的那一瞬間無奈地說道。

「哈哈哈,沒有逗你哦,要麼我陪你去,要麼你就就地解決。」

愛爾莎輕聲笑着說出了極為恐怖的話。

「不要啊!好歹讓我呼吸點新鮮空氣吧!」

奧斯維德突然氣惱地說。

愛爾莎猶豫了一下,似乎並沒有想到他的反應會如此激烈。

可她哪知道晨便這東西就是說來就來的!。

「……廁所的空氣很新鮮嗎?」

這......

空無一人的長廊上,兩個人同時陷入了沉默。

「……廁所的空氣新不新鮮得看負責清洗的人有沒有認真幹活。要跟就跟吧,我就想上個廁所。」

「好的。」愛爾莎露出了笑容。

此刻的奧斯維德就像癟了的氣球那般渾身無力,憑藉著記憶走到了男廁的位置。

他感到身後傳來了一股寒意,於是他轉過身對正逐步靠近他的愛爾莎說道:

「呆在外面別動,不準進去,不準說話,靜候佳音。」

「好的。」

不順暢的方便開始了。

什麼靜候佳音啊!我在說些啥啊!

奧斯維德突然感到有些神志不清,直到他聽到了來自隔壁傳出的聲音。

「啊~啊~啊!」那是一位被痔瘡折磨的廚房大叔的吶喊!

這家裡都是些什麼牛鬼蛇神啊!

……

……

「歡迎回來,奧斯維德少爺。」

愛爾莎向他鞠躬,奧斯維德不說話。

「您的這次方便一共用時三十五分零六秒,由於時間較長,請問是身體上有什麼不適的嗎?」

奧斯維德臉上顯而易見的青筋暴起,但他還要維持過往的人設,於是他保持着沉默,走過愛爾莎的身邊。

「看樣子我們的二少爺生氣了呢。」

愛爾莎用着常人聽不到的平靜語氣說道,隨後露出了一抹詭異的笑容。

回到房間的一路上,兩人彼此之間默不作聲,直到臨近房間時,奧斯維德發現門是敞開的。

他先是回頭看了一眼愛爾莎,可她卻搖了搖頭,於是他快步跑到了門前。

一位穿着金色禮服的金髮男子正坐在他的桌前翻看書籍的場景映入眼帘。

與奧斯維德那略顯糟糕的身體相比,這位男子的穿衣風格更要貼近整間房屋。

「你是誰?為什麼擅自闖入我的房間。」

他稍有些氣憤,因為他平生最不能容忍事情之一就是那些未經允許擅自走進他房間的人。

「教會審查官——米諾斯-瑟奇,奉命來看望一下大夢初醒的二少爺。」

米諾斯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向他微微鞠躬。

奧斯維德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向後退了一步。

一大早晨的給我搞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東西,你確定這個異世界是人能待的地方?

怒火已經燃上心頭,但他還需要忍耐。

而恰好愛爾莎此刻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後。

「愛爾莎,客人來了,不如你去為他泡一壺好茶,如何?」

「遵命,二少爺。」

奧斯維德沒有轉過身,但此刻的兩人似乎已經在某種意義上達成了共識。

「那就勞煩您的女僕小姐……啊,不好意思,您先進。沒什麼問題的話,很快就會結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