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爭霸三國
爭霸三國 連載中

爭霸三國

來源:google 作者:別部大司馬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董卓 陳諾

穿越三國,以冀州為基石,重收漢末人才郭嘉賈詡,謀士為用;典韋張遼,不再屬曹趙雲焉能從劉備,甄宓不是袁熙妻!戰公孫,滅大耳,搗兗州,出關中,踏平江東,劍之所向,誰與爭鋒?王圖霸業,笑談聲中!展開

《爭霸三國》章節試讀:

陳諾被帶上來時,韓馥仍是端坐在席上。

他頭抬也不抬,只管讓人替他斟酒。他拿到滿盞的酒,聞着酒香,沉湎其中,輕輕撮了一口,美洋洋的閉上眼。

「嗯?你一個小卒子,找孤有何事啊?」

雖然是問話,但並沒有將眼睛看向陳諾,甚至連掃視一眼的**也沒有。

陳諾很是懂規矩,仍是低着頭,躬身回話:「聽說使君大人近來遇到了煩心事,小的就是來替大人解憂的。」

韓馥一聽,重重放下酒盞,瞪視着陳諾,冷聲笑道:「好大的膽子呀,你且說說孤有何憂之有?」

陳諾看了他旁邊斟酒的婢女一眼,可惜這個暗示沒有讓韓馥立即明白,陳諾只好點破:「此是國事,人多了只怕不好吧?」

韓馥聽他一說,這才很不情願的揮手讓兩邊婢女都退了下去,室內就只剩下他兩個了。

韓馥自個斟了盞酒,自喝了,命令陳諾可以開口了。陳諾稱了聲諾,將公孫瓚南來,袁紹東歸,冀州面臨左狼右虎的局面點破。

繼而說道:「公孫瓚借口討伐董卓,想要效仿假道滅虢之事,趁機鯨吞冀州,這是世人皆知。而袁紹,也想扮作好人,說什麼替使君你分憂,實則是想以威逼利誘的卑鄙手段達到公孫瓚同樣的目的。

這兩個人一個是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布天下,一個雖則出生低微,卻以軍功一步步起家,手握重兵,獨步幽州。他兩個都是狼子野心,都想要得到冀州。而使君大人你自然不想失去自己的地盤,卻又不想同時得罪他兩個,這正是使君眼下的憂慮,不知我分析得對不對?」

陳諾一路侃侃而談下去,把韓馥都聽得呆愣了,手上的水酒端了半天忘了喝到肚子里。

等到陳諾說完,韓馥立即放下酒盞,走下席面,拉着陳諾的手問趙浮將軍的好。接着拉着他坐到自己的席子邊,替陳諾也斟了一盞酒,勸陳諾喝下。

面對韓馥態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陳諾客氣兩句,倒是坦然接受,沒有絲毫拘謹。

韓馥要他喝酒,他也就端起酒盞,在韓馥的目注下仰脖子一干而凈。

韓馥迫不及待的又給陳諾斟滿一盞,說道:「剛才你說是為孤解憂來了,且說說你的辦法。」

陳諾先捧韓馥的冀州,說冀州有錢有糧,又有甲士百萬,不可謂勢力不雄厚,先給韓馥吃了顆定心丸。

韓馥聽陳諾這麼一說,點了點頭,嗯,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接着,陳諾又指出,袁紹雖然家世顯赫,但他目前無錢無糧,又沒有地盤,是空有一副骨架,實際無肉。

「而他袁紹目前所駐紮地延津,距離趙浮趙將軍的駐地河陽極近,若趙將軍東來,袁紹必然懾於其威,不敢亂來。使君你再切斷袁軍的糧草供應,那麼袁紹縱然有通天本領,又能奈使君何?」

「有理,有理!」

韓馥被陳諾一說,不由挺起胸脯,以手捋須。好久沒有此時的自信了,他在心裏想,看來袁紹也不過如此嘛。

但他想到一人,又是皺眉:「不行,不行。袁紹雖然不足為慮,但奈公孫瓚何?」

陳諾自然知道在此前他韓馥就曾經跟公孫瓚打了數戰,人家公孫瓚可是以抗擊烏丸起家的,烏丸那麼難對付公孫瓚都輕易擺平了,韓馥這個庸才手上雖然有人也不知道用,怎能不每戰必敗?

韓馥也許是被公孫瓚給打怕了,這才在袁紹提出讓他接管冀州的事情上不但不怒,反是有所動搖。只是韓馥有此想法,到底奈何不了部下堅持不退讓,這才是韓馥苦惱的地方。

陳諾輕輕一笑,抓起酒盞,發現空的,只好重又放下。

韓馥此時似忘記了自己的身份,也並沒有覺得任何不妥,立即給陳諾空盞斟滿酒。

陳諾告謝,韓馥則眼巴巴的看着陳諾喝下,急迫的想要從他口裡找到答案。

陳諾放下酒盞,緩緩說道:「公孫瓚佔據幽州,手上握有重兵,又有王牌之師白馬義從,的確難以對付,我也知道使君正為此頭痛。可以說,如果沒有公孫瓚,這一切問題也都不是問題了,他才是冀州的禍心。」

韓馥長長嘆息一聲,誰說不是呢!

「不過使君勿憂!我此來,正是為了此人。」

韓馥眼睛一亮,趕緊問道:「哦,你有何妙策?」

陳諾神秘一笑:「公孫瓚雖然厲害,但他雙拳難敵四手。我們可以在他後院點上一把火,給他找一個敵人,這樣公孫瓚自顧都不暇,還有什麼精力襲擾使君大人呢?」

「後院?」

韓馥捋起鬍鬚,眯起眼仔細想了一想:「你是說烏丸?」

陳諾笑道:「我聽說早在先時,遼西烏丸曾與漁陽張純等起兵背叛朝廷,張純自稱彌天將軍、安定王,攻略周邊。公孫瓚雖然左右出擊,降服屬國烏丸,但卻對張純等勢力無能為力。

最後還是朝廷派太傅劉虞為幽州牧,誘斬張純。張純敗後,公孫瓚再次出擊,烏丸潰散,到如今都已經不能形成氣候,對公孫瓚自然形成不了威脅。不過,必要時也可以不妨一用。」

韓馥聽他這麼一說,算是否定了。

他仔細一想,問道:「不是?難道是劉虞劉太傅?可他向與袁紹交好,袁紹正利用公孫瓚向孤逼宮呢,他只怕不會為孤得罪袁紹。更何況,劉太傅他自視甚高,未必會為我所用。」

陳諾搖了搖頭,當然不是劉虞。

劉虞先時是朝廷任命的幽州牧,但幽州實際的控制權在公孫瓚手上,公孫瓚有兵。劉虞雖恨公孫瓚跋扈,但也沒到翻臉的地步,怎肯為了他韓馥得罪公孫瓚?

「哪到底是誰?」

眼看韓馥急了,陳諾也不賣關子了,笑道:「使君難道忘了,當年黃巾之亂後,雖然張角等被朝廷征滅,但各地的反抗仍是不斷,有不滅反增的趨勢。就是河北這一帶,到如今那也是不太平啊,只怕冀州在他們手上都吃了不少苦頭呢。」

韓馥臉色一變,陳諾這麼一說,他是明白了過來。

他突然站了起來,聲音因情緒的激動而不覺抬高:「你是說那幫黑山賊子?」

陳諾早猜到韓馥肯定會不高興,畢竟在此之前黑山群盜可是他冀州打擊的對象啊。

陳諾沒有動,緩緩的道:「此一時彼一時,我也知道黑山曾給冀州帶來了不少的麻煩,使君你是恨不能將他們挫其骨、揚其灰,以解心中之憤。

可事情往往都有兩面,使君你不能因為憎恨他們,從而失去這次反敗為勝的大好機會,把他們推給了公孫瓚。」

韓馥沉默下去,陳諾趁熱打鐵:「再說了,黑山勢力不可小覷,號稱有百萬之眾。若能正確的引導這股力量,不但能令公孫瓚有所忌憚,更能為己所用。

更何況,我可聽說公孫瓚跟黑山之間時有摩擦,互為仇敵。有句話叫做,敵人的敵人也就是我們的朋友,有朋友可以藉助的,我們何要將他們拒之於門外呢?」

韓馥聽陳諾這麼一分析,覺得在理,怪自己剛才太過魯莽了,也就緩緩落坐。

雖然陳諾的主意好,但對於韓馥來說仍有顧慮:「黑山群盜雖然看起來人多勢眾,但他們就像一盤散沙,各自為政,互不干涉,雖然勢眾,只怕也無濟於事。」

陳諾點頭說道:「牛不可無頭,一軍不可無帥,一盤散沙當然掀不起大風大浪,可要是將這盤散沙凝為一股呢?」

韓馥眼前一亮:「如何做到?」

陳諾拱手:「不才正好交了一位黑山的朋友,他手上少說也有數千之眾,在這一帶也算是混出了名堂,他為人很講義氣,其餘各路黑山對他還頗有敬重。如果勸動他,由他從中周旋,此事可成。」

「哦,有這樣的人,他是誰?我可聽過?他此刻在哪裡?」

跟他廢話了這麼多,這一句才是陳諾最愛聽的。

看韓馥如此激動,陳諾趕緊笑道:「不急,這人叫孫輕,此刻就在使君府上。」

「哦,那快請他進來。」

陳諾提醒他:「使君誤會了,他並非跟我過來的,而是,而是被使君的部下抓來的。」

韓馥一楞,這事他真的不知道。他立即下令,讓人將關押在牢的孫輕帶了上來。

韓馥看到孫輕,立即讓人給他鬆綁,問了他傷勢,送酒壓驚,親zi慰勞。孫輕倒是被韓馥弄的雲里霧裡,但看陳諾給他使眼色,也就糊裡糊塗的受了。

寬慰了孫輕,韓馥接著說道:「孫將軍統領黑山部眾,手下也有不少人馬吧?」

「哦,那個……」

孫輕還想說他原來是有幾十號人,可惜都一戰掛了,只剩下他孤家寡人了。

他還沒開口,陳諾幫他說:「能少嗎,記得孫將軍上次說有個三千五千的是吧?」

「嗯。啊……」

孫輕還想着,這事我怎麼不知道。再說,我跟你認識不過一天好吧,什麼時候跟你吹過這個牛的?

韓馥並沒有看出破綻,三五千啊,湊合著吧。

接着問:「聽說孫將軍有不少黑山的勢力朋友,不知孫將軍跟哪位比較熟悉?」

孫輕低頭一想,是有位王當的黑山朋友,但他手上人馬也不濟,湊合能有百把號人吧?要說上勢力,黑山這一帶千號人那是一大把,還真跟這「勢力」掛不上邊。

孫輕這邊左右為難着,陳諾那邊又替他說了:「哎,孫將軍還真是低調,我記得將軍上次就曾經說過,將軍跟張牛角那可是生死之交,友如兄弟啊。」

轉過頭來,跟韓馥繪聲繪色的描述,「使君大人可能不知道,這張牛角曾經陷陣,若不是我的這位朋友,張牛角差點就被亂矢所殺。所以說,他們可是有過命的交情。」

韓馥一聽,大喜,如果是張牛角,那就好說了。

他可聽說,這人手上如今少說也有個數萬的人馬,在黑山這一帶勢力中,那可是隱隱有老大哥的勢頭。若讓孫輕說動張牛角,由張牛角牽頭,此事當真跟陳諾說的那樣必然可成啊。

張牛角,那可是我心目中崇拜的老大哥啊!我連見都沒有見過他,他這小子怎麼能把我說成是老大哥的救命恩人?

孫輕這邊納悶得實在不行,那邊韓馥當即表態:

「孫將軍如此年輕,將來必將大有作為。只是將軍手上雖然有三五千人馬,到底說出來不配將軍身份。這樣,我立即再調撥給將軍五千人馬,以及兵器糧草,將軍在冀州多呆兩天,其餘的事我們可以慢慢商量。」

「不行不行!」

陳諾只想儘快救出孫輕,可不想節外生枝,趕緊勸說:「孫將軍畢竟身份有礙,讓他回去就行了,若是給他兵馬糧草,只怕使君下面沒有一個人會答應的。」

韓馥最頭痛的就是自己的這幫幕僚了,聽他一說,此事在理,問他:「那該怎麼辦?」

「此事宜早不宜遲,最好現在就悄悄將他放了,不要讓別人知道。再說,一旦張揚出去,公孫瓚那邊聽說了,必然會想盡辦法破壞孫將軍與張牛角將軍的結盟,那這事也就功虧一簣了。」

孫輕聽了這麼久,終於開竅了,原來陳諾是在幫自己逃跑啊。

他也醒悟過來,立即說道:「對對,此事不宜張揚,不但不能讓公孫瓚知道我跟冀州的來往,就連使君下面的人也最好也不要聲張,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如果使君信任在下,就請使君速放某回去。某出去後,定不會忘了使君今日大恩,必將勸說張將軍,讓他與我結盟,共同對付公孫瓚。」

韓馥看着孫輕胸口帶着血漬的衣服:「可你的傷勢……」

「這點小傷能算什麼?」

為了讓韓馥放心,動了動胳膊,扯了扯胸肌。身子這一扯早牽動傷口,鮮血又流淌了出來,但他仍是裝作沒人事一般。

韓馥吐了一口氣,加上陳諾又在旁勸,也就答應馬上送孫輕出城。

孫輕下去了,陳諾卻並沒有走。這個謊說下了,人是救了,可不能就這麼走了,得想辦法將這漏洞補起來。

《爭霸三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