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拯救老爹,刻不容緩
拯救老爹,刻不容緩 連載中

拯救老爹,刻不容緩

來源:google 作者:華洛華染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術 都市小說 雨汐

周術身為一名特工,卻無意間接到了一個奇怪的任務因為目標人物是自己的父親,身為兒子的他斷然不能因此繼續執行任務為此他背叛了組織,開始調查自己父親的下落一邊躲避組織的追殺,一邊根據線索去尋找父親因此展開了一條艱險而又崎嶇的救爹之路展開

《拯救老爹,刻不容緩》章節試讀:

周術認真聽着這段他從未聽過的歷史,即便是他父親也從未跟他講過。

父親在他面前很少聊工作上面的事情,也從來沒有打算讓自己加入議會的念頭。

不知道為什麼。

只聽得鄭長東突然停下了,周術有些急切地問道:「後來怎麼樣了。」

鄭長東喝了口水,繼續說道:「後來,你父親帶走了EN19還有所有相關的研發數據,並且還將整個研發記錄刪除,逃了。」

「為什麼要逃?」周術疑然。

「因為怕EN19落入教廷手裡,」鄭長東說著:「議會其實早已經不是當初純粹的議會了,也有很多人為了利益而倒向了教廷,或者說這麼多年教廷已經逐漸對議會開始滲透,他們打不贏,那就策反,這是最常用的軍事手段。」

周術暗自咬牙:「卑鄙!」

畢竟現在自己才21歲,仍然是青春熱血的年紀,這種成年人的世界在他看來,的確卑鄙。

不過他現在明白了,明白父親為什麼要逃了。

EN19銷毀容易,數據清除容易,但是人的記憶消除卻難。

現在的醫療設備,即便人死了,也能將人的記憶模塊完整地復刻出來。

更別談操縱人體讓其說真話的本事。

父親一定是知道議會內部已經不是那堵密不透風的牆了,他必須帶着這個危險的信息逃跑。

如果這EN19一旦落入教廷之手,那麼議會和教廷之間那微妙的平衡就會因此而打破了。

可是現在。

父親又會在哪?十年沒有音訊,他到底躲在了哪?

他向鄭長東詢問了這些問題。

鄭長東說著:「找不到,沒找到,我們都不知道你父親到底躲到哪去了,我們的人在城市裡可見的角落基本上都搜索過,沒有發現你父親的任何蹤跡。不過這樣也好,找不到才是更好的結果。」

「那為什麼議會時隔十年才下達追殺我父親的獵殺令?」周術急切地問道。

「十年前議會並沒有覺察EN19的能力,直到今年,教廷才發現了靈能工廠的這個秘密。」

鄭長東又說道:「我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發現的,我認為是工廠內有教廷安插的人,所以我一直在調查。」

「那議會長呢?議會長對這件事情怎麼看?」周術問道。

「前議會長過世後,現任議會長也才剛上任兩年不到,我現在對這任議會長都不太了解,至於其中細節,我也不敢妄論,不過你父親出逃時,並沒有與任何人說明,我也只是猜測,我只是知道地比較詳細一點,所以才有這個猜測。」鄭長東又一聲長嘆:「畢竟我當時親眼見識到了EN19威力。」

「是你將這些告訴了議會?,」周術察覺到這句帶着猜疑的話語明顯有些不合時宜,便又調轉話頭問道:「你和我父親是一樣的人嗎?」

聽得這話,鄭長東頓時笑了笑。

「不是,在你之前,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提過,當時在場的人並沒有幾個。」他又恢復平靜地說著:「我不是你父親那樣的人,如果是我會追隨你父親而去,但是我卻選擇了留下來,我有家人,我不能拋下她們,或許說我更放不下那權位吧。」

這時,周術只聽得身後傳來房門輕輕打開的聲音。

是一對母女,女人歲月滄桑的面容上露出錯愕的表情,女孩則是獃獃地看着周術,有點迷惑的樣子。

適才,鄭長東轉過頭囑咐了一句:「先去睡吧,沒什麼事的!」

女人聽到男人的聲音準備抬腳進入卧室的,思忖間卻又轉身客氣地說道:「這麼晚了,要不我給你們下碗面吧!」

「不用!」周術禮貌地制止道:「阿姨打擾了,我和叔叔聊兩句就走。」

此時女人的心裏是彷徨的,起先丈夫說家裡招賊了就讓她一陣害怕,就算是知道有位A級覺醒者的丈夫,但是自己知道,大多數人也應該知道。

普通的盜竊犯誰會挑這議會高官A級強者的住宅,來人定然也有着不凡的實力。

想來今天晚上怕不是家裡要被攪地個天翻地覆。

現在看來,自己丈夫怕不是用愛感化了這賊人,兩人還好像做起了朋友。

既然成了朋友,自己可不得表示一下,下碗面招待客人不也是人之常情嘛。

不過聽到周術的拒絕,女人也並沒有堅持。

行將便領着女兒進去了卧室,不再多言。

周術看到了這一家三口,頓時有種莫名地心酸。

曾幾何時,自己也是一家三口。

母親早逝,父親失蹤,讓他原本溫馨的家庭逐漸支離破碎。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變成孤兒的理由其實很簡單,活着活着就成了孤兒了。

想來這也是周術加入孤道會的一大重要原因吧。

這說起來,這孤道會裡倒好像都是孤兒,沒一個有爹媽的。

但是這種事情並不是他能決定的。

然而。

周術和鄭長東這次意外的見面,無疑是帶來了一個好的開端。

這讓周術知道了,現在最起碼,鄭長東應該是沒有背叛自己的父親的,他在議會裡,依然是一位為著廣大覺醒者利益着想的那一位。

然而也讓他認識到,議會已經不是自己心中的那個議會了。

當初孤道會被劃入議會的麾下,自己當時是有多麼支持,因為自己有一個曾經在議會工作的父親。

雖然父親從來不跟自己聊工作上的事情,但是在此之前,父親在自己心中永遠是偉大的,那麼父親的職業也一定是高尚的。

議會收編孤道會,他沒有理由不支持。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認知在和鄭長東交談後由肯定的形式,變成了不確定的形式。

起先知道父親被議會下達追殺令,還以為是父親犯了什麼重大罪過。

現在看來,父親其實只是為了保護更多的人,間接地說,他興許也是為了保護自己,才會出此下策,倉皇而逃。

但是茫茫城市,父親此刻到底在哪?

周術離開了鄭長東的家門,隻身乘坐電梯下了樓。

出門,天空仍然是那銀白色的天空,相比舊世界的藍天白雲,這片天空就顯得如此渺小而單調。

周術雙手插在褲兜里,徑直地朝小區大門走去。

到達門口時卻被一位安保人員攔下。

那一身黑色的西裝,壯實的年輕安保仔細地打量着周術。

也並沒有對周術做出搜身之類的事情,因為早在周術下樓期間,12棟1201房的業主就已經事先告知了他,等下會有位客人離開小區,望他們放行。

客人信息比對的是沒有錯,但是安保人員卻怎麼也在記錄上查不到這客人是什麼時候進入小區的。

於是神色嚴肅地開口問道:「周先生,您是什麼時候進入小區的。」

周術思忖了一會,他回想着下樓時鄭長東交代他的話,說著:「我是昨天晚上乘坐我叔叔的車進來的。」

說話間,身前的安保人員在手中的平板儀器上搜索着,於是又問道:「周先生,我這裡顯示,昨天執事官大人並沒有帶任何親屬回家。」

「哦!是這樣,」周術不慌不忙地解釋着:「我昨天喝多了,回來時我在后座睡著了,我叔叔也一時無心沒注意,忘了給我登記了。」

適才,那安保才稍有緩神的回憶起來,這鄭執事官大人的私人座駕可是台不透光的越野車,邪虎3075,自己更是細想起來,這大官的親戚隨便問問就行了,自己一個小小的安保,沒必要去跟這執事官大人過不去,免得得罪對方。

這才,他按下了訪客通道的開關,並且十分禮貌地擺手示意周術出門:「周先生抱歉,我們也是例行工作,請!」

周術沒有多加理會,闊步而出。

沒想到這高官居住的地方雖然豪華,但是竟然管制這麼嚴格。

現在想想,自己住的那地方,雖然差勁了點,但終歸是自由的。

各有各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