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拯救你,愛上你
拯救你,愛上你 連載中

拯救你,愛上你

來源:google 作者:芃滿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小米 現代言情 鄭睿

關於呆萌文科少女突然被召喚進天才音樂少年內心的故事!鄭睿VS宋小米一襲紅裙的少女突然被召喚進少年的黑白內心,拯救?侵略?少年笑了笑沒說話,他不指望有人會來拯救自己,但他也不希望會有人受傷害身處無盡的黑暗,少女害怕的哭不出來了,這一刻她無比的想念自己的親人,無比後悔自己在回學校前為什麼要和母親吵架***「閉嘴,吵死了」是少年不耐煩的聲音女孩抱進自己的膝蓋,委屈,害怕,緊緊的圍繞在她的身邊這一次拯救者小男孩的出現,讓她得到了一絲希望在小男孩的帶領下,來到了一處花園,在這裡花全是黑白的,沒有一絲絲彩色看着眼前的黑白世界,女孩呆在了原地,為什麼這些花會這樣?為什麼會法生這樣的情況?故事就此展開,是拯救,也是侵略,這是一次雙向選擇!***HE展開

《拯救你,愛上你》章節試讀:

好黑,女孩睜開眼睛看了一圈四周,伸手不見五指,這裡是哪裡?我不是在上課嗎?宋小米的意識逐漸清醒,她記得自己在上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課來着,怎麼就來到這裡了?是夢嗎?

宋小米嘗試着想要看清楚自己究竟身處在哪裡,可惜實在是太黑了,什麼都沒有看到。耳邊什麼聲音也沒有,宋小米安慰自己,冷靜一點,現在是法治社會,自己還在學校,綁架是不可能的。

可面對又黑暗又安靜的環境,宋小米內心還是害怕的不行,眼淚悄無聲息的流了下來。

忽然一陣輕快的音樂打破了死一樣的寂靜,宋小米努力的想要辨別出聲音的方向,但太安靜的四周給宋小米造成了很大的阻礙,四周的迴響令她辨別不出聲音發出的方位。

不過她並沒有放棄,比起剛才的寂靜音樂的出現給了宋小米希望,有聲音出現就代表這裡不是空無一人的。

「你好?是你在放音樂嗎?」宋小米發現自己辨別不出聲音後,努力的掙扎着站了起來,對着四周大喊,希望有人可以聽到自己的聲音。

過了一會一個清冷通透聲音回應了宋小米:「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

是一個男聲,宋小米歡喜不已,有人說話,那就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在這裡,心情非常激動,說話的語速都快了起來。

「你好?我叫宋小米,請問這裡是哪裡?我應該如何出去?」

可這次對方像是沒聽到宋小米說話一樣,並沒有回應。

一分鐘。

兩分鐘。

五分鐘。

宋小米從原來的希望滿滿漸漸的沮喪的蹲在地上,再到現在絕望的坐在那裡,眼睛無神的盯着眼前的黑暗。

怎麼回事?不是有人說話嗎?他不是回應我了嗎?為什麼不說話了呢?

宋小米是一名大四畢業生,一直都沒有找到心儀的工作,上課也沒什麼心思,今天這節馬克思文藝理論宋小米都打算逃了的,但一想到宋玉會去上課,拿着書也跟着去了。

但誰能想到她就是上課打了個瞌睡而已,怎麼就來到了這個鬼地方,現在就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宋小米越想越難過,眼淚再次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

京楠市一家名叫天盛的樂器店裡,一位身穿黑色大衣的少年站在一架昂貴的小提琴面前,眼睛裏滿是嚮往的眼神。

「你好,請問我可以看看它嗎?」

老闆看了眼少年,瘦高瘦高的,臉上氣色不是很好,身邊沒有大人,就後面站着一個高高壯壯的看着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孩。老闆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小提琴取了下來,遞給了少年。

少年接過小提琴,試着拉了幾個音,臉上洋溢着滿足的微笑。

「手沒問題嗎?」身後的少年擔憂的看着男孩。

男孩搖了搖頭接着直接拉起了好聽的樂曲。

「鄭睿,你這拉的是什麼啊?」看着鄭睿臉上的笑容,站在後面的男孩表示自己很不理解,人家生病了都是去醫院,眼前這傢伙卻非要自己帶他去什麼樂器行。

「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鄭睿將小提琴放回了琴架上,看着眼前滿滿的一排小提琴,鄭睿覺得自己身處在了美好的世外天堂。

可這一切都只能是暫時的。

「好聽,不愧是天才音樂少年。」少年朝着鄭睿豎了個大拇指。

鄭睿國際鋼琴比賽最小全滿貫的選手,被稱為天才音樂少年,擁有絕對音感。現在居住在京楠第二人民醫院,耳鼻喉科的病房裡。

「是嗎?」鄭睿嘆了口氣,他們說他彈的鋼琴也很好聽,可是有誰知道他究竟喜歡什麼呢?

「當然,你可是天才。」周舟臉上驕傲的不行,誰不想有一個天才朋友呢。

「那你覺得我過得快樂嗎?」

這句話將周舟問住了,鄭睿過得快樂嗎?快樂?畢竟做這些事很輕鬆。可好像又不是這樣的,鄭睿除了自己外好像沒什麼別的朋友。

看着旁邊的好朋友,周舟覺得好像他過得似乎是悲傷大於了快樂,臉上永遠都面無表情,說話也聽不出是生氣還是歡樂,就連這次生病,好像也沒有見鄭睿表達過任何情緒。

「鄭睿。」周舟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自己這個好朋友了。

「走吧,回去了。」鄭睿過得一直都很不快樂,就算他學了小提琴,鄭睿覺得自己還是會很不快樂。

「好。」周舟看了眼手錶,兩人已經出來有三個小時了,也不知道鄭睿媽媽是不是已經發現他們不見了。

要是發現了,自己身上的過錯可能又要加一條了,後面和鄭睿見面就要難很多了。

前段時間,周舟聽到一首好聽的歌,一時激動忘記了鄭睿不能戴着耳機聽歌,自己就直接將耳機塞到了鄭睿的耳朵里。

意外也隨之發生了,那個耳機不知道出了什麼問題,好像有點漏電,周舟根本沒發現,但鄭睿的耳朵異常敏感,剛戴上就出現了短暫性的失聰。

雖然當時周舟第一時間就把鄭睿送到了醫院進行治療,但鄭睿還是要在醫院裏住了一個星期,今天鄭睿要出院了,周舟作為兄弟,以及內心的愧主動來接鄭睿回去。

可周舟手裡拿着鄭睿最喜歡的沙漏,剛走到病房門口,就看到鄭睿正拿着刀割手腕。

「鄭睿,住手。」話還是說完了,鄭睿已經割完了,看着手腕緩緩流出紅色的鮮血,鄭睿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醫生,護士。」周舟轉身跑去了護士站。

「傷口不深,不過你是彈鋼琴的,要再觀察一下。」看着手腕上的白色紗布,以及床尾的沙漏,鄭睿像是想起了什麼,站起身,想要離開。

「好的醫生,謝謝你們,麻煩你們了。」從醫生辦公室出來後,周舟回到病房就看到空空的床,鄭睿不見了。

廁所門沒有關,裏面沒人,樓道里自己剛剛走過來的時候也沒人,看着大開的窗戶周舟一下子想到了什麼,飛快的沖了過去。

看見樓下的草坪空空蕩蕩的,這才重重的呼了口氣出來。

「還好,還好。不過那這傢伙究竟去哪裡了?」周舟給鄭睿打了電話,沒有人接。周舟沒有休息繼續找了起來。

最後在護士的幫助下,在醫院門口找打了鄭睿。

「鄭睿,冷,回去吧。」周舟將自己身上的黑色大衣披到了鄭睿的身上。

「帶我去上次的那個琴行。」鄭睿出了醫院門,才發現自己身上沒有一分錢,可他並不想回去拿。看見周舟出來,伸手攔下車,直接坐了進去。

「不是,你手都受傷了。去那裡幹嘛?」周舟雖然不是很想去,畢竟那裡距離醫院挺遠的,鄭睿手腕還受了傷,但心裏對自己讓鄭睿住院這件事有愧疚,還是帶着鄭睿去了。

***

「喂,你住手。」一個小男孩坐在台階上,眼前是看不到邊際的花,不知道在和誰說話,不過更奇怪的是,小男孩眼前的那些花沒有顏色,就連小男孩身上都沒有顏色。

小男孩長得和鄭睿非常相似,特別是那眉宇間的英氣,簡直一模一樣。

男孩見自己的話,並沒有阻止對方,嘆了口氣,也不管後面的地干不幹凈直接躺了下去。

一覺醒來後,發現眼前的人還活着,旁邊似乎還多了一個人,男孩激動的跳了起來。

「鄭睿,鄭睿,有人來了,有人來了。」

鄭睿這會正坐在的士里,看着窗外的一掠而過的大樹,緊鎖的眉頭告訴了旁人他現在心情不好。

聽到男孩的激動的喊叫,鄭睿低吼:「閉嘴。」

「哦。」周舟這會在一旁自顧自的說學校里的八卦,聽到鄭睿的低吼,默默的閉上了嘴,心裏不禁感嘆,天才的耳朵這麼好使嗎?自己說話的聲音自己都聽不清楚,他居然全都聽到了,天才的耳朵不愧是天才的耳朵。

「到哪裡了?」鄭睿不想聽男孩說話,直接伸手捂住了耳朵。

周舟看鄭睿難受的表情,以為鄭睿耳鳴的後遺症開始了,連忙催促司機開快點。

「鄭睿,你沒事吧?」

鄭睿雖然聽見了周舟擔憂的詢問,但這會他根本不想說話,他只想快點回到醫院裏,回到了那個狹小,但安全感十足的衛生間里去。

司機見鄭睿話都說不出來,加快了速度就往醫院開,連闖三個紅燈,這才把鄭睿送到醫院門口。

周舟也沒看多少錢,直接丟了一張50的給司機,也不等找錢,帶着鄭睿就往醫院裏面跑。

「鄭睿沒事吧,我們到醫院了,護士,醫生。」周舟帶着鄭睿就往急症跑。

鄭睿拉住了慌張的周舟,「回病房。」他沒什麼事,只是腦海里的小孩太吵了而已。

周舟站在那裡沒動。

「我沒事,病房有葯。」

周舟這才帶着鄭睿回了住院部,兩人剛走到病房門口,周舟停下了開門的動作,病房裡有一個瘦高瘦高的女人,優雅的坐在椅子上,手裡拿着前面鄭睿割手腕的水果刀,正在削一個蘋果的皮。

鄭睿自然也看到了女人的存在,但他沒有絲毫猶豫,抬手就擰開了病房的門。

女人聽見動靜,轉過頭看了過來。

「回來啦,吃蘋果嗎?」女人微笑的將蘋果遞了過來。

周舟看着女人手裡拿着的刀,尷尬的笑了笑,「阿姨,我,我來接鄭睿出院。」

「哦,好啊,正好我等會兒話劇院有活動。」女人看了眼鄭睿,她前腳剛進來醫生就把鄭睿割腕的事情和她說了。

鄭睿從進來到現在沒有看女人一眼,就好似眼前這個女人不是自己的母親李玫似的。

女人看鄭睿沒有打算解釋的意思,笑着將蘋果遞給周舟,「明天出院,晚上給我一個解釋。」拿着包包離開了病房。

「鄭睿,你媽是不是已經知道我帶你出去玩了?」雖然李玫一直對周舟都很不錯,但不知道是不是身上的氣質周舟一直都很害怕和李玫說話,來找鄭睿大多都選李玫不在家的時候。

「她知道又能怎樣?你是來看我的,不是來看她的。」轉身鄭睿就進了衛生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