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拯救世界先從背棺做起
拯救世界先從背棺做起 連載中

拯救世界先從背棺做起

來源:google 作者:追風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江小白 追風鴉

世界分為三層,由神族居住的天空之上的外層,即神域人族居住的在地表,即人界以及冥族居住地下,即冥域……富饒之後,信仰卻突然崩塌,天神拋棄了世界……一場由冥域掀起的戰爭,伴隨着殘酷的的計劃,打開了終結的大門而捲入其中的普通魔人——江小白,該如何選擇……展開

《拯救世界先從背棺做起》章節試讀:

「很久以前……

原初的第一世:無上至尊創造了三神眾,並賦予了他們神力。

原初的第二世:無上至尊留下的一枚擁有創世之力的神物,令三神眾創世。

原初的第三世:天神創造了天界,人聖創造了人間,冥王創造了冥域……

原初的第四世:無上至尊消失,漫長無邊的三界中,只剩下三神眾和創世神物。

原初的第五世:天界,人間,冥域,出現了生命……

原初的第六世:充滿和平與安寧的三界逐漸繁華,盛世之中,不可思議的美麗充斥着整個世界……

原初的第七世:冥王、人聖相繼失蹤,一時流言四起,不同種族攻伐混戰,最後的神明——天神,用神力封印了冥域與他界通道,也將那些追隨人聖使徒的怒火,轉稼於冥域眾生……」

這是一個充滿柔情的聲音,女人像所有溫柔的母親一樣,柔聲述說著每一個字。

這是一個從一千七百多年前便流傳的故事。

不,應該是一段歷史,在口口相授中記錄著繁華與戰亂……

依稀之中,小白彷彿又看到靈燈模糊的黃光下,母親正坐在床邊給他講故事的樣子。

「母親……」

小白剛發出模糊的音節。

一個壯碩的身影就從後面的黑暗中提着一盞瑩黃的馬燈走來。

但是不知為什麼,清晰的燈光卻照不清他們黑暗中的面容。

甚至連小白自己也想不起他們的模樣。

「是夢啊……」

因為母親和父親早在五年前就被他親手埋葬。

這便是記憶中的關於小白自己的過去。

但空洞的黑暗中另一個聲音卻逐漸變得清晰,如同遠處波及來的漣漪,卻將夢中的人影逐漸推遠。

「小白,醒醒……」

迷迷糊糊之中,也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麼。

不過在一股異常濃烈的鐵鏽味的刺激性下,身體的感官卻自己清晰起來。

好不容易睜開雙眼,就看到一團篝火在兩米遠的地方燒的刺眼。

「該換班了。」這聲音裡帶着一絲疲倦,隨着身後的木質地板傳來一堆重物落地的聲音一起傳來——這是秦蘇蘇在脫護具。

但那淡淡的腥甜久久不散,想來前半夜並不容易。

她甚至懶得去把鎧甲放好,就等它們胡亂的堆在一起,掀開粗麻白布的帘子,那裏面有蓄水池和洗澡的地方。

而蓄水池的上方有一顆永恆冰晶,也是在這片【枯萎森林】里所知能提供日常用水的唯一物品。

隨着嘩嘩的淋水聲,我也起身穿戴地龍皮製護具。

雖然龍甲在加工時有些粗糙,基本就是把適合的甲皮裁剪下來貼在身上。

但地龍再怎麼說也是枯萎森林的地面霸主之一,即便只是龍甲,也能抵擋不少變異生物的攻擊。

穿好簡單的地龍皮盔甲才勉強遮住一些已經反覆修補的粗布裝束。

畢竟當時逃到這裡的時候只帶了簡單的物品和食物。

「小白~幫我拿下衣服,要全換。」

秦蘇蘇露出個腦袋,黑色的長髮如雨後柳帶,那張白玉般細滑的面容在火光下帶着暖和的光。

但有些陰鬱的眼圈卻讓一切變得不太和諧。

但想想父母起個「江小白」這個名字,卻總被秦蘇蘇叫出了「小白」的感覺……

不管咋聽都覺得怪的很。

雖然他本人並不是很在乎——大概是被她這麼叫着叫着就麻木了。

但還是習慣性的說了一句。

「都說了要叫全名……」

停下手裡的事情在簡單的木質衣櫃里去給她找衣服送去。

檢查了全身的龍鱗盔甲,裝備好神族遺迹找到的金色圓盾和雙刃重劍,確定好左右腿都綁好了匕首。

而樹屋外,干直而古怪的樹枝之間托起的紅月——如同一隻巨大的眼睛,俯視萬物……

而樹屋下的黑夜中,有無數龐大物體細細碎碎的聲音,它們飢餓的遊走着,彷彿在等待什麼。

傳說,每當紅月升起,枯萎森林中就會發出滲人的慘叫,無數異獸會奔赴周圍的村落,襲擊冥族聚落,以至於百年之後,周圍百里都成了無人之地。

而且,今晚是第二個紅月之夜!

這些躁動的異獸在今夜已經全部蘇醒,它們在森林裏徘徊、覓食。

「不知道會遇到些什麼……」

小白心中正思忖着什麼,身後就傳來秦蘇蘇中氣不足的聲音。

「小心點,我感覺今天晚上不太一樣。」

轉身看向她——嘴裏正叼着一塊肉乾,慢慢地磨着。

火光照在她半張臉上,彷彿鍍上了一層紅霞。

「……今晚的感覺很古怪……我覺得……」

這大概是女生第六感在作祟,但在這裡生活過的時間告訴小白,不能對這座森林掉以輕心。

「知道了,快去休息吧,出意外了我會叫你的。」

「那昨天晚上還受了重傷?」

秦蘇蘇在地鋪旁邊里摸索着什麼。

原本催她休息的小白被這一反問,搞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苦笑着抓了抓頭髮。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灰白的圓石頭塞在小白手裡。

「共鳴石都不拿上……一定要叫我,聽明白了吧!」

她的前一句有一些埋怨的嘀咕,後一句卻是一種吩咐的語氣,好像某家囂張跋扈的大小姐,只希望自己的命令被立刻執行一樣。

小白知道她在關心自己的身體,畢竟昨天晚上才被咬掉一條手臂——雖然現在己經長回來了。

「嗯,知道。」

小白回應着她,但心裏卻想着怎麼把她哄上床。

畢竟她昨天才撐過大半個夜晚,今天已經護衛了快半夜,體力消耗太大,現在必須休息。

苦口婆心的勸解讓小白感覺自己像個老媽子。

「行,有事一定要叫我……一定哦——!」

她打着哈欠走了兩步,又還不忘記轉過頭叮囑一下,然後才鑽進毛皮被窩裡,嘴裏還不忘記咽手裡下風乾成黑乎乎的肉乾。

兩年的相處,讓她養成了對小白無條件的信任感,但卻也讓她知道小白真的很愛逞強。

「明天早上想吃什麼?」

小白正準備打開門,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回問道。

「漿果!!」

秦蘇蘇腦袋半露在外面,兩眼發光的回應着。

「嗯……沒問題。」

雖然在採集上有點麻煩,但畢竟是秦蘇蘇的要求。

推門而出,手腳麻利的拉過當光的木排。

站在門外,小白手腕帶動重劍旋轉出劍花回到背上,心中莫名的表現出期待感覺。

——期待和它們搏殺——彷彿昨天晚上被吃掉一條手臂的事從沒發生過。

「真怪,不管過了多久,這種情緒還是這麼莫名其妙。」

今夜的天空格外空曠,在這百米巨木上大風呼嘯而過。

原本早已習以為常,但還是感覺到一絲異樣的寒冷,透過護具和修補過的褶皺衣物直往體內鑽。

「是我的錯覺嗎?怎麼感覺溫度有一點低……」

但想到夜晚無雲,奇怪的感覺也有了解釋。

雖然這同平時的紅月差不多,但在這裡生活了4年的經驗告訴小白,絕對不能對這座森林放鬆警惕。

這棵樹高120多米,是整片枯萎森林最高大的樹木,而樹屋所處的位置在70米多的位置,即便大部分生物不能上來,但也沒法說是絕對安全。

即便樹屋經過嚴密的偽裝,沒有一絲光線外露,而且還有無數巨大枝幹的掩護。

但他們每當紅月之夜還是要進行巡邏,並且解決掉周圍的危險。

但今晚的月光亮得太過怪異。

小白走在巡邏路線上,甚至不用分散過多注意力來判斷腳下樹枝的走向。

——以至於能夠看見高空中突然出現的三個黑影。

小白皺起了眉頭,閃到一處陰影之下。

這些飛行性的生物都擁有極其敏銳的眼睛,當你能用肉眼看到它們,那你就有很大的概率已經被它們發現。

腦中閃過異樣的感覺,也不明白為什麼奇怪,手中的武器就下意識的抓緊了些,但是內心卻不存在更古怪的不安。

這些武器上雖然刻着神族銘文,冥族的魂力無法直接催動使用,但也不代表它們毫無價值。

果不其然,它們在飛經巨木上方時突然改變方向,向著下方衝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