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拯救太行仙宗
拯救太行仙宗 連載中

拯救太行仙宗

來源:google 作者:由由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闌未 天行 奇幻玄幻

天行是單機遊戲《朝天仙俠傳》里的一個路人角色,因誕生了意識,可以看到屬性面板,像玩家一樣升級變強天行在一次次循環中,試圖挽救宗門覆滅的命運當他察覺到自己只是活在遊戲世界後,會做出什麼選擇?展開

《拯救太行仙宗》章節試讀:

出了商鋪,再往前走約三里路能看到一座小鎮,小鎮入口豎立着一塊圓柱形的石碑,上面寫着——童心保養所。

童心保養所不大,大概只有三百來畝地,裏面基本布局是以藍色為基底的六層集體宿舍樓,看起來像一所集體學校,但宿舍里住的基本都是失去親人的孤兒,天行三兄妹就在這裡生活了五年,直到前年大哥天陌成年後才搬回了父母在世時住的舊宅。

在童心保養所**,有一座橢圓形綜合樓,綜合樓里彙集學習、娛樂、飲食等多項功能,如果條件允許的話,這裡提供的物資是能夠滿足一個人在這生活數年的需求。

天行繞着綜合樓的階梯行走,從一層到二層,從二層到三層,又從三層到四層,他並沒有什麼目的。這些年來,要說自己有什麼會去許願的話,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突破真氣境。

天行現在已經突破真氣境了,一時半會卻有些喪失了前往的方向,目前他基本是被拯救宗門的使命感推動向前的。

可到底該怎麼拯救宗門呢?宗門裡誰是內奸?找到內奸就能拯救宗門嗎?

這些問題之前都和黑虎師兄討論過了,並沒有答案,但目前只能沿着這條線索走走看了,美化的說是到處找找線索。

天行回憶起黑虎師兄先前說話的語氣,總感覺有點向他交代後事的感覺。

會不會黑虎師兄只剩下幾次循環的機會了?

天行來到了一處教室旁停下了腳步,他瞧見了他的老師知水正在在上課。默默聽了一小會兒後,發現正在講的是他最感興趣的歷史課,正在上課的都是畢業班的學生,天行也就剛畢業一年,因而還發現有不少熟人在。

天行聽着知水老師的講課,漸漸地就入了神。

「白芷,你來梳理一下朝天大陸的世界史。」

知水老師連續講課兩個小時了,感覺有點口渴,熟絡的用起她最喜歡的班長白芷發揮代課的作用。

白芷點頭站起,說:「自一萬年前天魔降臨朝天大陸以來,史前文明被天魔毀滅一旦,人類自此在天魔的眼裡就似螻蟻一般,被其肆意侵佔靈魂,成為天魔法相的營養。」

「朝天大陸在天魔的主宰下演化了近三千年,各式各樣的魔物誕生,世界成了魔物的天堂,人類也有很大一部分魔化後成了半魔半人的生命,人類稱其為妖,現今屬於天魔手下的一級殖民物種。」

「七千年前,始祖天仙金木的父親金大川改良了天魔的法相修鍊功法,創建了第一部適合人類的修行的仙法。而始祖天仙金木修行仙術後,無敵於除魔族外的各類生靈,統一在地底、森林苟延殘喘的人類部落,成為人類領袖,建立王國。」

「僅過了三百年,始祖天仙金木自創金系仙術,被世界意志承認,化為和木、水、火、土四系仙術並列的世界本源大道,一人鎮壓天魔全族不敢入侵人類城邦,天魔不得不和人類簽訂停戰協力,自天仙和天魔都不得隨意加入人魔的戰場,人類才在朝天大陸再度安穩下來。」

……

知水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教師已經有五年了,她也是在童心保養所長大的,這幾年的教學生涯讓她行事利落、成熟了不少,雖然做事還是有些迷糊,總體上來說還算一位合格的師長。

這幾年也為太行宗未來的仙師種子澆灌出了不少形色各異的花朵。

白芷就能算是她澆灌出來的一朵純凈的蘭花吧。

雖然白芷沒有多少修行天賦,但近幾次的考試成績都名列前三,對於考取文化課里最難考的醫學專業,以後留在太行山進修醫學,還是有十足的把握。

知水老師喝了一杯水解了些許渴意,本意是想引導白芷繼續說些妖的歷史成因。

但知水老師發現了在窗外偷看的天行,眼睛頃刻間都亮了一些,想到了這幾年教導天行學習的趣事,就有了要天行上來講講的念頭。

於是,知水老師拍了拍手掌,說:「白芷,你說的很好,可以坐下了,現在讓你們的天行師兄上來講講仙師的生活吧。」知水笑着指了指天行在的位置,「各位同學,歡迎一下吧。」

聽着知水老師的話,讓白芷的心頭一顫,似乎張開了一雙心眼可以代替她的眼睛去看向另一邊,一些畫面也在腦海里浮現出來。

白芷是十一歲那年隨父母來太行山尋仙師治病的,不幸的是正好撞見妖魔作亂,魔王級別的魔物入侵小鎮,屠殺生靈,修鍊法相。

幸運的是,有兩位地仙境的仙師正好在附近執行任務,挺身而出與魔王死戰,兩位仙師精通複合仙術,合力之下越境把魔王給擊退。

但白芷的親人還是死於那場戰鬥中的餘波中。

白芷則被一位叫天行的哥哥帶到一處山縫裡躲藏,幸免於難。

那個畫面一直深深地印在白蘭的腦海里、生命里,日益加深。

天行和她趴在泥土掩埋住的山縫裡,兩人都止不住地不停發抖,白蘭是因為父母的身亡而痛苦,天行則是看着自己的父母一次次被魔王擊傷而痛苦。

那天,天行的身體一邊發抖一邊安慰白芷,眼角閃着淚花,拍着她的背對她說,不要怕,我爸媽一定會殺了魔王的。

令人惋惜,天行的父母事後皆重傷不治而亡。

……

此時此刻,全班人都在知水老師的示意下鼓起了掌,唯有白芷一動不動地注視着黑板,心跳得很快。

少女的心動像夏花一般燦爛,儘是明媚,又像含羞草般欲迎還拒,含羞待放。

《拯救太行仙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