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貞觀憨婿
貞觀憨婿 連載中

貞觀憨婿

來源:外網 作者:大眼小金魚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大眼小金魚

「陛下,管管你女婿韋憨子吧,他又要在東門外單挑那幫大臣!」一個大臣跑到甘露殿對着李世民喊道。「這個韋憨子,簡直就是胡鬧,傳朕的口諭,不許在東門打架!」李世民一臉憤怒的喊道。········「走,去西門,東門不能打!」韋浩在東門對着那些大臣們喊道。展開

《貞觀憨婿》章節試讀: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第九章
韋浩一聽李麗質說四萬貫錢,馬上就認為對方是來調理自己的。
「調理是何意?」李麗質沒懂韋浩這句話的意思,就對着韋浩問了起來。
「就是來玩我,開玩笑,尋我開心。懂嗎?」韋浩很不滿的看着李麗質說道。
「為何這麼說?」李麗質還是不解的看着韋浩,自己可真沒有這個意思的。
「你家缺口四萬貫錢,還來找我這個小店,我這個小店一年的利潤頂天了一萬五千貫錢,還差多少心裏沒數?關鍵是你現在缺口這麼大,找我個小店有什麼用?我這個小店怎麼可能一下就弄出來這麼多錢?」韋浩看着李麗質說了起來,感覺對方就是來尋自己開心的。
「我說的缺口是今年一年的缺口,雖然還相差不少,但是總需要慢慢填補不是?如果什麼都不做,那豈不是缺口更大?再說了我也沒有指望你這一個店就能夠彌補這些缺口。」李麗質心情有點低落的對着韋浩說道,想到了還缺這麼多錢,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雖然這個事情不是她的事情,是皇后的事情,但是作為長女,她還是想要替母后分擔一些的,尤其是這個時候,母后還在坐月子,根本就無心管理這些事情,哪怕是不坐月子,皇后也不能親自出面來管理,還是需要自己的幫忙。
這樣的事情,總不能交給其他的嬪妃去做,雖然可以交給皇家的人去做,但是也是需要靠的住的人才行,但是商業這一塊,皇家完全沒有合適的人,所以李麗質很發愁。
韋浩看到她坐在那裡皺着眉頭,就湊過去看,李麗質發現一張大臉出現在自己面前,馬上警惕的看着韋浩問道:「你想幹嘛?」
「想,哦,不是,那個…很發愁嗎?好歹你家也是國公啊,這麼點錢,還愁?」韋浩馬上掩飾的問了起來。
「這麼點錢?你去打聽打聽,哪個國公家裡能夠拿出這麼多現錢來?四萬貫錢不是四千貫錢,甚至說,四千貫現錢,都沒有人能夠拿出來。」李麗質鄙視的對着韋浩說著,發現這個人挺沒有見識的,不過想到韋浩是從西城那邊出來的,不知道也能夠理解。
「哦,那要是沒有弄到那麼多錢,你家會怎麼處罰你,會把你給許配出去?」韋浩看着李麗質問了起來,這個才是他關心的問題。
「你問這個幹嘛?」李麗質盯着韋浩問着。
「那當然要問的,如果要許配出去,那這個錢我出了,我來想辦法弄,如果不許配出去,那就算了,我估計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你一個小女娃能夠管得了的,讓你家大人去管。」韋浩笑着擺手說道。
賺這個錢,韋浩還是有點自信的。
「說大話誰不會,四萬貫錢,一年你能夠賺會回來?你可是來調理我的?」李麗質不相信的看着韋浩說著,完全不相信。
「四萬貫錢算什麼,四十萬貫錢都沒有問題,哎,可惜我沒有一個好爹,我爹要是一個國公啊,我肯定敢這麼賺錢,但是我爹就是一個普通人,當然比普通人好點,他還是有點錢的,所以我要是賺這麼多錢,那是守不住的。」韋浩坐在那裡,裝着一臉悲痛的說著。
李麗質聽到了,撇了撇嘴巴,壓根就不相信,她發現韋浩不但憨,還喜歡說大話。
「不相信?不相信就算了,賺錢算什麼,你瞧瞧我這個酒樓,我投資了500多貫錢,再過幾天我就要回本了,一個酒樓投資這麼多錢,一年是30倍的利潤,你能夠做的出來?你得承認我賺錢的能力。」韋浩繼續吹噓的說著,當然這個也不完全是吹噓,也是事實。
「哼!」李麗質冷哼了一聲,雖然心裏也承認韋浩說是真的,但是就是看不慣他那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算了不和你這個丫頭說了,哪天我賺到了四萬貫錢,我就找你爹提親去,我就不相信,我用錢砸不動你爹。」韋浩笑着站了起來說道,談也談完了,反正這個酒樓韋浩是不會讓出去的。
「等等,你坐下,我還沒有說完呢,這個酒樓我要一半股份,我現在給你1000貫錢,另外,只要我入股了,以後不管是誰來搗亂,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出了事情,我擔著!」李麗質站起來,喊住正準備出門的韋浩。
「你可拉倒吧,吹牛吹到我這來了,我吹牛的時候你都還不知道在哪呢?」韋浩擺手說著,壓根就不相信,一個女子居然還敢說這樣的大話。
「憨子,我說真的!」李麗質有點着急的說著,考慮着現在是不是要說出自己的身份。
「不是,你家的錢怎麼你一個姑娘管啊,你的那些兄弟呢,你爹娘呢,他們不操心這個?」韋浩不耐煩的看着李麗質問了起來。
「我父…我爹不在家,我娘親現在,嗯…生病了,我哥就是一個公子哥,現在家裡還缺這麼多錢,如果這個錢弄不到,那麼我爹娘就很難辦了。」李麗質裝着可憐的看着韋浩說著。
「嘖!」韋浩很鬱悶的看着李麗質,無奈的走了回來,坐下說道:「你剛剛說你有1000貫錢,另外,在京城,你能夠平事?」
「平事是何意?」李麗質不懂的看着韋浩。
「就是生意上如果有官府的人,或者有實力的人,比如說一個國公來搶我們的生意,你能夠搞定他?」韋浩摸着自己的腦門,一臉無奈的解釋着。
「當然能,他們沒這個膽子,還敢搶我的東西。」李麗質非常自信的說著,這點自信她還是有的。
「拿1000貫錢給我,我們合作,我只出技術,你提供場地,場地要大,要靠河邊,而且最少要佔地100畝,能提供嗎?」韋浩看着李麗質繼續問了起來。
「能,但是你想要幹嘛?我1000貫錢是想要買你這個酒樓股份的。」李麗質不解的看着韋浩問了起來。
「買這個酒樓能夠彌補你家的缺口?現在我要用那1000貫錢,讓你在今年冬天前,賺到4萬貫錢,當然,我也要賺4萬貫錢,我也要佔股五成!」韋浩對着李麗質說著。
「此話當真?」李麗質聽到了,一臉懷疑,完全不相信。
韋浩一聽她這樣說,馬上站起來,就準備走,這麼不相信人,太傷自尊了。
「誒,等等,你這說的也太…太讓人難以置信。」李麗質此刻完全不相信韋浩的話,但是又不想錯失這個機會,當然是希望酒樓合作的機會。
「我說你,你怕什麼,你就說,這個酒樓值不值1000貫錢,我家的背景你都調查的這麼清楚了,你呢,還是國公的女兒,你說我是不是吃飽了沒事幹,來騙你玩,我腦袋就一個的!」韋浩對着李麗質說著。
李麗質聽到了,點了點頭,也對。
「真沒腦子。」韋浩鄙視的說了一句。
「你說誰沒腦子?我看你是活膩了?」李麗質聽到了韋浩這麼說,氣不打一處來,揚着拳頭威脅韋浩說道。
「就你這樣的,來100個,沒壓力。」韋浩不在乎的說著。
「哼,行1000貫錢就1000貫錢,不過要說清楚,如果不能賺到這麼多錢,我就要這個酒樓一半的份額。」李麗仙盯着韋浩警告的說著。
「成啊,但是你現在要保護好這個酒樓,要是被人弄黃了,你可不要怪我。」韋浩笑着對着李麗質說道。
「奸商!」李麗質此刻才反應過來,盯着韋浩說著,接着想了一下問道:「你為何不讓我入伙這個酒樓?」
「廢話,這個酒樓是我用來看妹子的,我爹說了,要我生一個馬球隊的兒子,我家五代單傳,我爹就希望我多娶幾個媳婦,多生幾個兒子。能給你嗎?」韋浩得意的對着李麗質說到。
李麗質也不知道他為何這麼得意,這樣的事情有什麼可得意的。
「登徒子。」
「行了,你吃飯啊,我去下面看看,我跟你說,這幾天,我可是發現了不少漂亮的姑娘,不過,還是沒有你好看,但是也還行,想好了,拿着錢過來,我們合作。」韋浩笑着對着李麗質說道。
「滾出去,不想見到你。」李麗質笑着對着韋浩說著,心裏還是美滋滋的,自己還是最漂亮的,很快韋浩就出去了,李麗質等菜上好了,就開始吃。
「誒,這麼好吃的飯菜,以後去其他的酒樓怎麼辦?」李麗質嘆氣的說著。
「是啊,殿下,這其他酒樓的飯菜,還怎麼下口啊?」另外一個丫鬟也跟着說道。
而此刻在韋浩家裡,韋富榮吃着家裡的飯菜,也是難以下咽,到現在,也沒有找到合適的廚子。
「不吃了,這個兔崽子,讓我這一月都沒有吃飽飯,看看,我都餓瘦了!走,去他酒樓看看,也不知道這小子到底忙什麼,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韋富榮摸了摸肚子,扔掉了筷子,氣憤的背着手,要出去找韋浩去。

《貞觀憨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