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鎮國戰婿
鎮國戰婿 連載中

鎮國戰婿

來源:google 作者:江傲天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天賜 林彩微 都市小說

十年前,他是豪門棄子,一個善良的小女孩給了他活下去的希望十年後,他是威震邊境的戰神,權勢滔天,榮耀歸來!婚禮現場,他牽起當年那個小女孩的手,向全世界宣布:「從今往後,有我,你就擁有全世界!」展開

《鎮國戰婿》章節試讀:

「你是誰?不知道敲門?」

看到來人,林有德不由呵斥起來。

畢竟十年過去了,如今林天賜氣質大變,判若兩人。

林有德根本就沒有認出來。

「林天賜!!!」

冰寒至極的聲音,讓林有德心神震顫。

隨即回過神來,「我當時是誰呢?原來是小賤種啊!」

「沒想到你竟然回來了,那賣房子的錢應該在你這吧!」

「趕緊給我交出……」

話還沒說完,憤怒的林天賜抬腳,猛地一踢,將他給踹飛出去。

咳咳!

兩口血吐出。

林有德蹣跚的爬起,眼神歹毒,一臉猙獰吼道:「很好,你好的很,竟然敢打我,你給老子等着。」

林有德一邊吼一邊掏手機。

林天賜眼中寒光一閃,一個箭步,來到林有德身前。

伸手掐住了林有德的脖子,「我不但敢打你,我還敢殺你。」

林有德瞬間心頭狂跳,身體止不住顫抖的更厲害了,就像墜入冰窖一般,一股寒氣從腳底躥到臉色變得無比驚恐。

「快……快放開我?我警告你,我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林家絕對饒不了……」

隨着林天賜越捏越緊。

林有德呼吸困難,身體開始抽搐!

眼看着林有德要氣絕身亡。

這時,病房裡。

被林輕雪重新扶到病床上,依舊昏迷的林彩微。

聽到如此大的動靜,眼皮子動了動,似乎要蘇醒過來。

見狀,林輕雪激動道:「哥,媽要醒了!」

聞言,林天賜右手一揮,將林有德扔在了地上。

朝林有德一瞪,雙目之中閃過一道血紅色,殺氣如浪潮翻滾。

「滾!」

林天賜低喝,聲如悶雷直衝林有德。

後者嚇的一哆嗦,雙腿直顫,十年不見,林天賜身上的氣勢太嚇人了,剛才那一瞬間他都感覺自己要死了一樣。

怕死的林有德從旁邊飛快的跑了出去。

見林有德離開,林天賜轉身走到病床前,「媽,我回來了!」

看着林彩微虛弱蒼白的臉色,林天賜心臟狠狠的抽搐起來。

「哥……」

這時,林輕雪撲入林天賜懷中,痛哭失聲。

「沒事了,別怕!哥回來了,一切都過去了!」

林天賜輕輕拍着林輕雪的後背安慰着,心情卻是變得更加沉重。

好不容易才安撫好林輕雪,林天賜坐到床邊,緊握着林彩微的手,眼眶逐漸泛紅。

「媽,兒子回來了,你…你睜開眼看看兒子啊!」

他悲痛的幾乎要哭出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縱然他林天賜身居高位,殺伐無數,但此情此景,又有哪個當兒子的,能忍得住悲傷?

「咳咳…天,天賜,是你么?」

漸漸地,林彩微睜開眼,勉強擠出一絲微笑,費力的抬起手,輕撫着林天賜消瘦的臉龐。

「孩子,你瘦了,這些年在外是不是很辛苦?對不起啊,是媽沒用,沒能照顧好你們……」

聽到這話,林天賜低下頭,淚水終究溢出了眼眶。

他深吸一口氣,偷偷擦掉眼淚,擠出一絲笑容,「媽你放心,兒子過得很好,不辛苦!」

「是兒子不孝,這些年沒能回家照顧你和妹妹,是兒子對不起你們!」

林天賜自責不已。

「輕雪,媽現在的情況怎麼樣?醫生是怎麼說的?」

林輕雪一愣,正猶豫該怎麼開口,林彩微卻急忙說道,「媽沒事,只是太累了,休息一下就行。」

說完,她握着林天賜的手,虛弱的笑道,「天賜,媽已經替你存夠了買房的錢,你可以安心娶個媳婦過日子了。」

「媽,那些錢是你賣……」

「錢的事你不用管,這是媽唯一能補償你和雪兒的,你一定要收下。」

林彩微依舊笑着,「孩子,你這些年在外,有沒有遇到喜歡的女孩?」

林天賜一愣,心中苦澀。

身為軍統部至高無上的統帥,他這些年除了執行任務就是征戰沙場,哪有閑工夫談這些兒女情長?

然而母親病成這樣,林天賜也不好說實話讓母親憂心,只能撒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媽你放心,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真的?」

林彩微一臉欣喜,氣色都好了不少,埋怨道,「你這孩子,都談對象了怎麼也不和媽提前打個招呼?」

「行了,你快去帶你女朋友過來,讓媽好好看看。」

林彩微輕嘆道,「媽現在也沒別的念頭,只要能看見你和雪兒幸福,媽就滿足了。」

林天賜微微皺眉,心情越發沉重。

「哥,你就別不好意思了,我和媽又不是外人,遲早要和嫂子見面的。」

林輕雪笑着道,「我也想見見嫂子呢。」

看着林彩微和林輕雪那充滿期盼的眼神,林天賜也不好說出實話,只能點頭道,「那好吧,我出去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哎呀,還打什麼電話,你直接去接她過來,我和雪兒在這裡等着,快去吧。」

「好。」

林天賜硬着頭皮點頭。

離開病房,林天賜心情變得異常沉重。

他心裏自然不想欺瞞母親,可事到如今,哪怕是欺騙,他也不能再讓母親失望了!

就在這時。

一個年輕女人擦肩而過,表情沉重,眼眶紅紅的,顯然之前哭過。

她拿出手機,撥通電話,「媽,我已經在醫院了,醫生說爸的手術費需要兩百萬,我已經湊了三十萬,你看看家裡還有多少存款……」

「什麼,沒錢了?怎麼會這樣……」

「媽你別哭,我會想辦法的!」

掛了電話,女人深吸一口氣,身體靠在牆壁,無力的蹲下,止不住落淚。

兩百萬手術費啊!

這讓她短時間去哪裡湊?

林天賜站在一旁,不動聲色的看着。

雖然不認識,但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女人正在為錢犯愁。

也是個苦命人啊。

「蘇婉柔,你到底考慮清楚了沒有?」

忽然,一道輕浮的聲音響起,緊接着林天賜便看見一名油頭粉面的青年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