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正義的使命
正義的使命 連載中

正義的使命

來源:外網 作者:旖旎小哥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旖旎小哥 玄幻魔法

人生如戲,命運如此。心有百姓,大公無私。厲元朗身處錯綜複雜的情勢下,披荊斬棘,迎難而上,譜寫一曲新時代的壯麗篇章!展開

《正義的使命》章節試讀:

第9章
適得其反
()
()()
()季天侯猜的沒錯,厲元朗一直通話中的手機對象,正是水婷月。
水婷月電話打來的時候,厲元朗正在開車回甘平縣的路上,虧了他有藍牙耳機,不然駕駛證上的那點分,非得給扣光不可。
厲元朗救了老爸一條命,水婷月對他的態度也大有改觀,話自然就多了起來。
其實不止是她,她爸爸蘇醒過來,知道厲元朗是他的救命恩人,接連說了三句:「這小夥子不錯。」
不同於老婆谷紅岩,水慶章對厲元朗沒有壞印象,當年水婷月和厲元朗的事情,他是站在水婷月這邊的。女兒大了,有自己的判斷能力,婚姻大事,她本人做主就可以了,父母只提供參考意見,真正過日子的還是兩口子。
只可惜,水慶章的話在這個家裏面,無足輕重。谷紅岩是省建行副行長,非常強勢,她有一個強大的家族勢力,水慶章能走到今天,谷紅岩娘家人給了很大的助推力。
吃人嘴短拿人手軟,水慶章自知這點,加之他性格隨和,家裡大事小情都是谷紅岩一個人說了算,他也認可,早就習慣了。
聽水婷月透露,她媽媽谷紅岩得知厲元朗救她爸爸這事,一句話沒說,不說不等於沒有態度,水婷月跑出來給厲元朗打這個電話時,谷紅岩還問她,是不是打給厲元朗的,水婷月點頭承認,但是,谷紅岩竟然沒有阻攔。
這就是一個好兆頭!
其實,他當時真沒想別的,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和死神賽跑,與死神爭奪,盡最大努力救活一條生命,僅此而已。
不過,若是能得到谷紅岩的轉變也未嘗不可,他和水婷月之間橫亘的唯一障礙就是谷紅岩,如果障礙解除,或許……
厲元朗嘴角微微上揚,而手機那頭的水婷月仍舊滔滔不絕,不是情話,全是老爸轉危為安後的喜悅之情。後來要不是有人叫她,她還會說個沒完。
結束通話之前,水婷月告訴厲元朗,她爸住院這件事不要外傳,擔心廣南市那邊知道,上門探視的人肯定絡繹不絕。在這關鍵時刻,正是表現的最佳時機,送錢送物的大有人在。不收不好,收,更不好,而且迎來送往,對她老爸病情康復也沒益處。
厲元朗當然明白這個道理,忽然間他有個想法,就問水婷月:「水書記的病情,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我爸恢復很快,只需靜心修養,現在打的多是營養心肌的葯,沒什麼大礙,估計再有個三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厲元朗略作思索,沉吟道:「甘平縣燕遊山療養院,山清水秀,景色怡人,空氣清新,我想對於水書記全面康復,是個不錯的去處。」
「療養院?」水婷月不解說:「會不會醫療條件太過簡陋了,你也知道,我爸爸他……」
「不用擔心,這家療養院隸屬於省醫科大學,醫療設備齊全,醫生技術水平自然沒得說。這是縣裡剛出了車禍,不然的話,每年這個時候,縣領導都要去燕遊山療養院住上幾天,一是休息療養,二來也是趁此機會檢查一下身體,說實話,這裡的醫療水平比縣城醫院都要強上許多,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是么?等我和爸媽商量之後再答覆你。元朗,這一次,真的感謝你!」
厲元朗連忙客套幾句,這個長達四十分鐘的手機通話時長終於結束。他低頭一看,好傢夥,這期間一共有三個手機號打了二十多次,只有一個他熟悉,是季天侯的,其餘兩個很陌生。
不管這個,先給季天侯回過去,一晚上沒和他聯繫了,估計一定是他等得着急。
結果沒等厲元朗回撥,手機驟然響起來,孫奇率先打進。他心裏這個氣,厲元朗究竟怎麼回事,拿個破手機瞎聊個沒完,自己一直不停的打,手指頭都杵酸了。
自然語氣不是很友善,但還是把林木去找耿雲峰替厲元朗說情的事複述清楚,還不忘大讚林書記一番,什麼愛護下屬,什麼剛正不阿,看不慣的事情勇於挑戰,哪怕是比他官大的耿縣長之類的奉承話。
聽得厲元朗直皺眉頭,拍馬屁這麼露骨這麼直接這麼沒營養的,他還真是頭一次遇到。
不管怎的,厲元朗面子上的活必需做足,十分恭維的附和孫奇幾句,表示林書記的這份情,他記下了。
這邊手機掛斷,其實在接聽過程中,李梅香的手機就打來過,她讓錢允文找耿雲峰,同時就給厲元朗的手機號打個不停,好不容易接通了,原本陰鬱的臉瞬間雲開霧散,光芒燦爛。
「厲局長啊,我們家老錢聽說耿縣長要處理你,就為你鳴不平,我攔都攔不住,這不嘛,已經去找耿縣長評理去了。唉,我們家老錢就是太愛惜人才了。在家裡總是和我提起你,說你有才華有能力,待在老幹部局屈才了。對啦,那次常委會上對你的人事任命,老錢可是投了反對票的,你應該記住。」
李梅香說了一連串的話,只有最後一句才是她的真實想法,要讓厲元朗記住,記住什麼?還不是記住錢允文替他求情嗎?
厲元朗冷笑一下,那次常委會他雖然沒參加,可事後也知道個八、九不離十,錢允文的反對票,哪裡是幫他,他本想把自家一個遠方親戚安排進老幹部局當副局長,投反對票,就是給他親戚騰地方。他當時可是提出來,要把厲元朗發配到政協辦當副主任的。
老幹部局和政協辦都是清水衙門,都是後娘養的部門,可相對於老幹部局,政協辦更慘,整天跑腿打雜,費力不討好,和敬老院的護工沒什麼區別。
「謝謝錢縣長謝謝李姐,耿縣長處理我,我沒意見,不用你們費心了,我會去找耿縣長做檢討的。」厲元朗平淡的回應道。
「不用那麼客氣,厲局長有空來家裡坐坐,老錢說你是能喝酒的。」說笑間,李梅香匆忙掛斷手機。
把這兩路尊神打發完畢,季天侯也和厲元朗通上話了,聽到他也要金勝出面去找耿雲峰後,厲元朗眼看進入甘平地界,便跟季天侯說:「我馬上就要到家了,咱們見面聊,別讓金縣長為我費心了,擺明耿雲峰是找我麻煩,誰說也沒用。」
還真讓厲元朗說對了,當錢允文離開縣長辦公室之後,耿雲峰面沉似水,呼呼喘着粗氣,忽然抓起桌上的一個白瓷水杯,狠狠摔在地上,「啪嚓」一聲,摔了個稀碎。
摔杯子的聲音一經響起,把在外面辦公的秘書小郭嚇了個渾身一哆嗦,趕緊敲門進來,看到滿地的碎瓷碴,再看看老闆那張氣得鐵青的臉,一時懵住。

《正義的使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