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震驚,女帝套路我師徒戀
震驚,女帝套路我師徒戀 連載中

震驚,女帝套路我師徒戀

來源:google 作者:青燈語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羽 柳清逸

(女帝、單女主、撩糧、爽文)你被女人套路過么?林羽深有體會,只因系統拜師一位女帝,本以為抱上大腿,從此無憂無慮;可誰能想到,某天他被帶到一場婚禮上,無數大能對他賀道:「恭喜公子迎娶女帝,祝二位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女帝:羽兒.....哦不,夫君,你今日必須娶我!....「你贈送師父淬體精華,返還深骨養液!」「你贈送師父冰寒之劍,返還誅魔劍!」「你贈送自己,返還一個女兒!」一直靠【萬倍返還】薅羊毛的林羽,爭取做世間最強者,可沒想到,薅着薅着,竟把自己也給送出去了女帝嬌羞道:夫君,目之所及,皆是為師替你打的天下!展開

《震驚,女帝套路我師徒戀》章節試讀:

「......」

瞧見柳清逸震驚的表情,林羽內心驚喜不已,但面上仍一副懵懂:「師父,我這是怎麼了?」

「你.....」

柳清逸唇瓣微啟,不知該說什麼,這個問題本該是她問林羽才對,可卻被林羽佔了主動。

憑藉豐富的見識,下一刻,柳清逸忽然猜到什麼:「這股氣息.....莫非是古籍中記載的不滅魔體?你覺醒了不滅魔體?」

這個師父有點見識.....林羽略感意外,面上裝出一副害怕:「不滅魔體.....師父,那我會不會變成危害一方的魔頭?」

「不用擔心,這體質雖帶有一個『魔』字,並非邪門歪道,而是其特殊的肉身,比之所有神體都要強大,不死不滅,因此得名。原本你經脈受損,現卻覺醒不滅魔體,這是你的造化與機遇,意味着今後,你在修鍊一道上將會如虎添翼。」

柳清逸見徒弟害怕,趕忙解釋原委。

林羽聽得很是舒服,不忘也給師父一點兒甜頭:

「這是師父你幫我覺醒的體質嗎?畢竟這麼多年我都沒有覺醒,如今拜師父為師,體質就忽然覺醒了,肯定是你幫我的,即便不是師父主動做的,那也是因為師父給我帶來的運氣,師父旺我!」

「我.....emm.....或許是我們師徒有緣吧。」

柳清逸雖不覺得如此,但卻被恭維得有些高興;

擱以前,其他男人再怎麼諂媚她,她只會覺得煩躁,可現在面對林羽的馬屁,她卻很是受用。因為在她心中,林羽和那些天之驕子不同,這個徒弟有着真摯的感情。

林羽感受着體質覺醒帶來的變化,身體充滿一種前所未有的力量,正洗刷着他沉寂兩年的經脈。

嘭——

忽然,一股突破氣息爆發出來,仍在繼續;

嘭——

嘭嘭——

短短几息,幾波突破氣息在林羽體內接連爆發,彷彿是點燃的爆竹,無法阻止。

而林羽被掏空的修為,更是瞬間被提到——隱元境七重!

修鍊一道,劃分為:隱元境、洞明境、瑤光境、開陽境、玉衡境、天權境.....每個境界又有九小重。

十六歲達到隱元境七重,擱林家已算是佼佼者的行列,何況,他還是在短短几息間做到的?

不滅魔體的肉身,也遠比普通修鍊者恐怖!

自認天賦極高的柳清逸,瞧此情形,亦不禁唇瓣微啟,露出吃驚之色:「比我當年覺醒體質.....提升得還多。」

原本修鍊受阻,就是林羽唯一的缺陷,現在林羽又展現出傲人的天賦.....柳清逸不住地喜出望外:

撿到寶了。

細看林羽英俊的臉龐,柳清逸不禁遐想:「一個英俊卻不貪圖美色,不趁人之危,又經歷過絕境,浴火重生的少年.....這樣的人,日後必將成為一方巨擘,而我在他最落寞時收他為徒,他定然也明白我不圖他任何。」

「我與他的師徒,當是這世上最不摻雜利益的感情.....emm.....日後要好好培養他,讓他成為我的左膀右臂!」

相比於培養其他人,此刻,柳清逸認為培養林羽,才是最為正確和穩妥的選擇,畢竟在她心裏,現在的林羽可謂沒有缺點。

念及收到這麼完美的徒弟,柳清逸便止不住嘴角上揚。

「師父,你很替我開心啊?」

林羽看着沾沾自喜的柳清逸,不禁問。

「唔。」柳清逸趕緊恢復正色,一如往常的高冷:「我還沒有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林羽,師父叫什麼?」

「林羽....今後我就叫你羽兒吧。」

柳清逸緩緩道:「我叫柳清逸,雖然我們是師徒,但你不用太在意師徒規矩,我更希望你能將我當成親人,為師亦會如此。」

「師父放心,日後我一定將你當成親人。」

林羽含笑答應,又問:「對了師父,你的修為如何?」

「天權境。」

「卧槽?」

.....

回去路上,林羽內心久久難以平靜,誰能想到,一株靈草竟換到一位天權境的強者當師父啊!

整個項城......不,整個青雲國怕是都沒有一位天權境的強者吧?

可惜的是,柳清逸因為受傷和那本無字書籍的緣故,現在不能陪林羽一起回項城,只能暗中保護他。

「隱元境七重,即便沒有師父在身邊,我應該也能做很多事了。」

「那群嘲諷我的白痴,等着,我來揍你們了。」

如今林羽很有自信,畢竟有一位天權境強者暗中保護自己。

....

「勁哥果然不負眾望,和預料中一樣,奪得此次盛典的第一。」

「今年有勁哥坐鎮,項城比武,王、李兩家就等着丟臉吧!」

大典結束後,林勁奪得第一,享受着來自族人的諂媚。

林勁謙虛搖頭,笑着說:「諸位就別恭維我了,王家的王珂,李家的李元天,這二人皆是項城赫赫有名的天才,今天雖然我有幸奪得第一,但日後,我還需繼續努力,方才能在兩月後為家族爭光。」

「勁哥你都隱元境八重了,他們才隱元境七重,怎麼可能會是你的對手。」

「聽說,李元天貌似也隱元境八重.....不過又怎麼樣,他的底蘊能跟勁哥比嗎?他們肯定不是勁哥對手的。」

「林勁哥哥,你太謙虛了,在我們林家年輕一輩中,如果你都不認第一的話,就沒人敢認第二了呢。」

一道溫柔細語的聲音響起,林倩兒美眸閃閃,崇拜的仰望林勁。

被美人這般仰望......林勁心裏美滋滋的,露出溫柔的笑容說:「倩兒,此次我能奪得第一,主要還是你開始前對我說的加油,我不想辜負你的期待,兩個月後的項城比武,倩兒你一定要到場啊!」

明眼人都看得出,林勁和林倩兒情投意合,一個好色,一個愛慕虛榮。

故而,林勁這番話出來,頓時引起無數人附和:「勁哥和倩兒妹妹什麼時候這麼親密了,該不會早已私定終身了吧?」

「.....」

面對小弟們的湊熱鬧,林勁內心洋洋得意,會說話就多說點;林倩兒則表現出幾分嬌羞,撒嬌似地說:「哼,林勁哥哥太壞了,我不理你們了。」

話落,少女扭頭就跑,背後響起一陣笑聲,林勁則趕忙追上去:「倩兒,你等等我,以後我不讓他們開玩笑了。」

兩位主角離開後;

眾人也準備散開,這時,卻有一道惹人注目的身影映入眼帘。

「晦氣啊,怎麼又碰到他?」

「林羽,盛典還沒結束你就跑了,是不是看不下去,越看越感覺自己沒用啊?」

「哈哈,你這是揭人短吶,誰不知道他連修鍊都很困難,哪還有臉看完盛典呢?」

一個胖子雙手環抱,笑得肥肉顫抖,戲謔的目光盯着林羽;他叫林大虎,算是林勁的一個狗腿子,為了討好林勁,兩年來沒少譏諷林羽。

林羽想揍他很久了,徑直朝他走去。

「呦呦,掃把星過來了,他不會想打我吧?」林大虎假裝出一副慌亂,得了便宜還賣乖,「我才隱元境六重,只是這次盛典的第七名,萬一我打不過他怎麼辦呀?」

「哈哈,虎子你夠了。」

其他人聞言,頓時笑得合不攏嘴。

「猖狂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林羽星眸中掠過一抹森光,走到林大虎面前停下。

「我就猖狂,猖狂違反族規嗎?哪條族規不允許猖狂了?」

林大虎斂去嬉笑,眼神頓時變得陰唳,伸出一根手指戳向林羽的胸膛。

咻——

林羽眼疾手快,瞬間伸手抓住他那根食指.....別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