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鎮靈女
鎮靈女 連載中

鎮靈女

來源:google 作者:只想放羊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宋安笙 懸疑驚悚 段凌風

宋安笙從小跟着外婆長大,手腕處一直有個奇怪的胎記,她的生活一直都很平淡,而所有的改變都要從接到閨蜜的求救電話開始,她慢慢發現關於自己的秘密和環繞在身邊的危機,閨蜜離奇死亡,神秘莫測的男人,關於自己的身份....當相一個個被解開時,就會發現,其實最難讓人接收的或許不是謊言、而是直相展開

《鎮靈女》章節試讀:

雖然還有兩天才開學,但是校園裡已經稀稀拉拉的來了不少人。

雨一直下個不停,司機師傅把宋安笙送到宿舍樓下,幫她把行李箱搬出來才離開。

拖着行李箱沒走兩步,她便看到同樣拉着行李箱往宿舍樓走的喬杉杉。

喬杉杉依舊是那副對誰都愛搭不理的高冷模樣,精心打理的捲髮,精緻的衣裙,不得不承認,喬杉杉確實是個數一數二的大美人,但是眼前這位美人跟自己的關係可不是那麼和諧。

與某個人第一次見面便互不待見應該是所有人都會有的經歷吧,宋安笙與喬杉杉便是如此,從開學第一天起,喬杉杉就對宋安笙有一種莫名且持久的敵意。宋安笙本就不是一個性格很外向的人,喬杉杉不屑與她接觸,她也沒有心思去討好誰,所以即便做了幾年的同學,兩個人之間的交流與接觸可謂是掰着手指也能數的清。

兩人誰也沒有多看彼此一眼,拖着行李箱繼續往前走着,雨好像越下越大了,打在傘上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

「啊!」尖叫聲是從背後傳來的,宋安笙回過頭便看到這樣一幕,跌坐在雨中的喬杉杉顯得有些狼狽不堪,平日里高冷的模樣被痛苦所代替。看到她緊緊捂着的手臂和身旁散落一地的陶瓷碎片,宋安笙很快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周圍路過的學生全都駐足觀望,三三兩兩的低聲討論着,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幫忙。

宋安笙抬頭往上看去,因為降溫又下雨,再加上還沒有到真正開學的日子,幾乎所有的窗戶都是關着的。

雖然兩人平時關係算不上融洽,但是也沒辦法假裝看不見,她跑過去把傘撐到喬杉杉頭上,只見喬杉杉的右手像失去了生氣一樣垂在身側,鮮血把半隻衣袖都染紅了。

隨着兩人離開,圍觀的人也相繼散去,只留下那朵妖艷的紅色玫瑰在雨里嬌艷的綻放,嬌艷欲滴的紅色花瓣像是浸透過血似的,凝視久了莫名的讓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每年都有會因為高空墜物而致死的新聞,不幸中的萬幸,喬杉杉用手護住了頭部,也因此保住一命。

正在給患者消毒的護士回頭往後看了一眼,空蕩蕩的身後只有被風輕輕撩動的淺藍色帘子在晃動,皺了下眉繼續給患者護理。

「剛剛跟你講的都是要記住的,家屬多注意一下,有事就按旁邊的床頭鈴叫我們。」喬杉杉的手臂骨折了,宋安笙陪着她做完治療,現在正聽着護士宣教。

「好的,謝謝啊!」

「沒事,這是我們應該的。」

護士抱着本子離開了病房,喬杉杉臉色有些不自然的開口:「今天謝謝你,你可以回去了。」

靠,宋安笙真想一巴掌打死這個女人,這是對待一個幫助了自己的人該有的態度嗎?不想再看到她,宋安笙拿着手機離開了病房。

出來才發現天已經黑了,肚子也配合的發出抗議。

「你不是走了嗎?」看到宋安笙拎着飯菜走進來,喬杉杉有點意外。

「哼,你還沒還我錢呢,我得等你家裡人來才走。」一看到喬杉杉氣高趾昂的模樣,宋安笙就忍不住想氣一下她。

她的手機沒來得及拿過來,醫療費都是宋安笙墊付的:「你走吧,他們不會來了,錢我會還給你的」

宋安笙撇撇嘴,挖了一勺子飯菜遞到她嘴邊:「張嘴!」

「我不吃香菜。」

宋安笙真恨不得用手裡的勺子在她腦袋上哐哐敲兩下才解恨:「事兒真多。」

指針轉到0的時候,微波爐發出「叮」的一聲,護士打開微波爐用紙巾包着把熱好的飯菜端出來,忙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抽出一點時間來吃飯。

休息室里靜悄悄的,趁着吃飯的空檔回幾個比較重要的消息。對面的玻璃上傳來「嘭」的一聲,嚇得護士手機掉落在地上,就在抬頭的一瞬間,她看見一張孩子的臉趴在玻璃上定定的看着她,心臟瞬間劇烈的跳動,彷彿要跳出胸腔一般,全身血液在倒流。

「希悅!」

聽到有人大叫她的名字,陸希悅才回過神來:「啊,怎麼了燕姐?」

護士長張燕順着她剛才的目光,疑惑的往黑漆漆的窗外看了一眼:「看什麼呢這麼出神?叫了你半天都沒反應。」

「沒看什麼,燕姐你找我什麼事呀?」

「我來跟你說一聲,你上半夜休息一下,下半夜再去接班。」

陸希悅趕緊點點頭:「好叻,沒問題。」

「對了,你到時候多注意一下18號房的VIP室,那是個大明星,要是沒搞好到時候她隨便說句不好聽的話對醫院影響就很不好了。」

「好的,燕姐你放心吧。」陸希悅向張燕保證道。

張燕看了看桌上的飯:「好了你趕緊吃飯吧,最近你也挺辛苦的。」

看着張燕離開休息室,陸希悅再次看向窗戶,咬咬牙走了過去,壯着膽子把頭探出去,除了風聲就只剩下細雨打在建築物上發出的輕響聲。

望着窗外的燈火通明,陸希悅鬆了一口氣,她敲了敲自己的後頸處,肯定是最近加班太累了,都出現幻覺了。

雖然干護士累了一點,但現在工作都不好找,他們醫院工作量是比較大,可工資和福利也相當不錯,陸希悅家庭條件不太好,這份工作給了她很大的幫助,對她來說很重要,所以她現在已經很知足了。

夜深人靜的時候往往就是最不寧靜的時刻。

「姐姐。」

從夢中醒來,耳邊的聲音也隨之散去,這覺睡得昏昏沉沉的,好像睡著了又好像沒睡着,簡直比不睡還要難受,揉揉酸痛的脖子,從枕頭旁邊拿起手機看了下時間,才02:04分,起身將被子疊好輕手輕腳的走出值班室。

和同事簡單交了下班便去挨個兒查房,到了溫黎的房前,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抱緊病曆本搓了搓手臂,怎麼感覺氣溫突然下降了?

因為護士長特地囑咐過,所以陸希悅特意多觀察了一眼,床頭燈打在她的臉上,嫵媚中透露着一絲病態的蒼白,但是明星就是明星,素顏依舊如此美麗。

見沒什麼異樣,陸希悅輕聲走出房間,帶上房門的那一刻,病床上的溫黎睜開眼睛,不帶一絲情感的看向門口的方向。

查完房陸希悅便到護士站去看病歷,剛打開一份病歷便聽見有人叫自己:「姐姐。」

「怎麼了?」下意識的問出口,但並沒有聽見回應,陸希悅把頭從電腦後面伸出來,空蕩蕩的走廊裏面除了自己以外一個人也沒有。

「姐姐。」

聲音再次響起,這一次陸希悅敢保證自己絕對沒有幻聽,是從旁邊的房間傳過來的。

走廊的那邊有一個公共廁所,有時候多人病房裏面的廁所不夠用,就會有患者到那個廁所去解決,陸希悅想,是不是那個小朋友一個人跑出來上廁所遇到問題了,她立刻起身走過去查看。

「姐姐。」

剛走出沒多遠,聲音又從後面傳了出來。

陸希悅心跳有些加速。

那是庫房,用來放一些醫務用品,平時都是上鎖的,沒有鑰匙一般人根本進不去。

「宋安笙、宋安笙……」

迷迷糊糊間聽見有人叫自己,宋安笙睜開眼睛:「怎麼了?」

「我想上廁所。」喬杉杉說道。

宋安笙揉揉眼睛站起來,病房裡的廁所被人佔了,等了好一會兒也不見人出來,她們只好去外面上。

如果能夠提前知道接下會發生的事情,那麼今晚就是憋死自己喬杉杉也絕對不會選擇去上這趟廁所。

陸希悅顫抖的喉嚨已經失聲,腿也不聽從自己的使喚……

「嘻嘻嘻……」

「能不能走快點呀,你是手受傷又不是腿斷了。」宋安笙困得不行,恨不得把旁邊這個慢悠悠的女人直接拖着走。

「啪!」

喬杉杉被轉角突如其來的響聲嚇了一跳:「什麼聲音?」

「你站着別動,我去看一眼。」這一下,宋安笙瞌睡也沒了,把手裡的輸液瓶塞到喬杉杉手裡,徹底上演了一出什麼叫好奇心害死貓。

一個橙紅色的洗耳球從敞開的門裡滾出來。

周圍安靜的好像只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血液全部湧向大腦,使頭皮發麻的緊。

「宋安笙,你怎麼了?」喬杉杉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地方傳來,刺激着她的大腦做出反應,空氣中瀰漫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見宋安笙定定的站在門口沒有動靜,喬杉杉也感覺到了不對勁:「怎麼了?你見鬼了?」

是的,見鬼了,自己也看見了。

上面是卡其色的馬甲襯衫,穿着同色系的褲子,一雙黑色的小皮鞋,乾淨利落的短髮,長相也十分俊秀可愛,而就是這樣一個可愛的孩子,此刻正蹲在地上,一邊眼神森冷的看着門口兩人,一邊嚼着手裡的內臟。

頭上的燈明明滅滅閃個不停,將小鬼的臉映得更加陰森可怕。地上的屍體腹部被開了一個大口子,內臟和血液一起流得到處都是,看到這一幕的喬杉杉壓抑不住的尖叫出聲:「啊!!!」

被兩人打擾到的小鬼表情越發的猙獰起來。

「快跑。」

宋安笙終於回過神來,拉起旁邊嚇得雙腿發軟的喬杉杉拔腿就跑。

挨個兒拉了好幾間病房的門,沒有一間打得開。

「咯噔、咯噔……」

皮鞋接觸地面發出清脆的響聲,在這個時候聽起來簡直和催命符一樣令人心驚肉跳,病房裡聽見響聲被吵醒的病人罵罵咧咧的起床開門,準備將「罪魁禍首」罵個狗血淋頭,卻發現門根本打不開。

《鎮靈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