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連載中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

來源:外網 作者:沈南煙謝景皓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沈南煙謝景皓

全能真千金回歸慘遭嫌棄?她隨手一甩,各種馬甲紛紛掉落。驚呆眾人,紛紛想要抱她大腿!但卻被謝景皓攔住了。「這個大腿是我的,休想跟我搶!」沈南煙:「......」展開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章節試讀:

「二小姐,這間就是你的房間,要沒什麼事的話,我先下去了。」
說完,年長的女僕徑直轉身離開。
剛經過一個拐角,女僕就嫌惡的朝地上啐了一口,眼中的鄙夷絲毫不加以掩飾,「呸!什麼鄉下來的髒東西,也敢跟羲和小姐搶!」
而她的這番話,一字不差的落在身後女子的耳中。
女子靜靜的站在房門外,眼中情緒平淡。
她的身材高挑,皮膚白到在陽光下近乎透明,彷彿連血管都清晰可見,眉眼精緻到不似凡人,周身透着一股清冷之感。
明明是一身最簡單的白t牛仔褲,穿在她身上就憑空多了幾分貴氣。
沈南煙隨意的推開了房門,一股陳舊嗆人的味道頓時湧出。
等灰塵散盡,她也看清了房間裏面的布置,低頭曬然一笑。
這麼簡陋的房間,怕是連沈家最普通的客房都比這好,沈家對她這個真千金,果然是毫不在意。
不過也對。
一個是養了十幾年,每根頭髮絲都精緻優雅無比的假千金;一個是從小在鄉下長大,粗鄙頑劣的假千金。
哪怕抱錯女兒的證據已經擺在了沈家人面前,他們也免不了偏心。
沈南煙把行李放下就去了餐廳。
離開前,她回頭看了眼房間的位置布局,轉而冷冷一笑。
一樓,還是挨着雜物間的房間。
沈家從裡到外,都在表示着對她這個外來人的不歡迎。
餐廳。
紀曉晴神色不耐的坐在椅子上,語氣煩躁,「好端端的,怎麼會有抱錯女兒這種事!羲和從小接受貴族教育,溫柔又貼心,分明就是我的女兒!」
想到才找回來的沈南煙,紀曉晴就眉頭緊蹙。
「一回來就要給她安排新學校,成績還那麼差,只能進最差的班級,打扮也土裡土氣的,跟在我身邊養大的羲和真是沒有可比性。」
沈南煙面無表情的靠在牆角,聽完了紀曉晴對自己的抱怨,這才抬腳走出去。
紀曉晴看到沈南煙,不過冷冷的點了點頭,而坐在她旁邊的沈元哲連頭都沒抬,自顧自的玩着手機。
他們彷彿不像是親姐弟,更像是兩個陌生人。
紀曉晴見沈南煙一來,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坐在了椅子上,心中更是氣悶,剛準備教訓兩句,這時——
噹啷!
廚房傳來了碗碟碎裂的聲音。
不過抬眼的功夫,兩道黑影就衝進了廚房,圍着那道不知所措的背影安慰起來。
「羲和,沒事吧?沒有傷到手吧?早都跟你說了,做飯這種事不用你親自動手,要是不小心受傷影響到後面的奧數比賽怎麼辦?」
此時的紀曉晴像極了一個慈母,一臉擔憂的關心着自己的女兒。
而原本神情冷漠的沈元哲,也是難掩緊張。
「姐,你好不容易才被京城的秦大師收作關門弟子,要是錯過了比賽,之前的努力就全都白費了,那種土包子,哪輪得到你親自下廚歡迎她!」
在他們相親相愛的時候,沈南煙只是冷眼看着,眼底有嘲諷一閃而過。
放着真女兒不管不問,反倒對一個假的關懷備至。
這就是她要找的家人么?
不過,這個沈羲和……
沈南煙低頭自顧的想着事情,這時,沈羲和已經柔聲安撫住了母親跟弟弟,有些忐忑不安的走到了她面前。
「你就是南煙嗎?你好,我是沈羲和。」
頭頂傳來了嬌弱的聲音,沈南煙慢慢的抬頭。
她的容貌落入沈羲和的眼中。
那一瞬間,沈羲和的指甲控制不住的陷入了掌心。
這張臉,跟紀曉晴年輕時候的樣子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不,她比紀曉晴更美!
光憑這張臉,沈羲和對沈南煙的身份就毫不懷疑,跟她比起來,沈南煙才更像是沈家的一份子。
沈羲和的眼底划過一絲不甘。
「對不起,我們兩從小被調換身份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如果我早知道的話,一定不會心安理得的享受屬於你的東西,我希望,你可以不要生我的氣。」
沈羲和的聲音出現了哽咽,雙眼泫然若泣的看着沈南煙,一雙手不安的抓着衣袖。
見沈南煙的神情沒有絲毫的動容,沈羲和暗暗咬了咬牙。
「如果你不想在家裡看見我,我可以離開,只要你別怨恨媽媽……不是,是沈夫人,現在的我,還有什麼資格留在這呢…….」
沈羲和的嘴角勾着自嘲的笑,眼神黯淡,聲音也不自覺的低了下去。
一招以退為進用的爐火純青,直接激出了紀曉晴內心的不忍。
紀曉晴想也不想的將沈羲和護在身後,揚聲道:「我不管什麼假千金真千金,羲和在我身邊養了十幾年,在我心裏,她就是我的親女兒!」
「她從來沒有想搶你的位置,你為什麼就這麼小氣,不能容忍她?!」
最後這句話,紀曉晴就差指着沈南煙的鼻子說了。
沈元哲對着沈南煙也沒什麼好臉色,冷哼道:「姐你別怕,這裡就是你的家,誰不讓你待在這我也不會讓她好過!」
可實際上,沈南煙一句話都沒有說。
她坐在椅子上,漫不經心的想道:兩個沒腦子的蠢貨,一個白蓮花,沈家還真是有點意思。
這場不算鬧劇的鬧劇暫時結束了,但沈南煙跟其他幾人的關係也降到了冰點。
沈羲和正在跟紀曉晴說話,突然聽到樓梯間傳來了腳步聲,她立刻小跑着過去,衝著來人甜甜的笑道:「大哥。」
「嗯,去吃飯吧。」
沈宸軒摸了摸沈羲和的頭,一向冷硬的外表也難得柔和了幾分。
走到餐桌旁,沈宸軒才看到了沈南煙這個「不速之客」。
兩人面無表情的對視了幾秒。
出於禮貌,沈南煙還是先打了招呼,「你好,沈南煙。」
過於不客氣的自我介紹讓沈宸軒本能的生出了不喜,相較於冷冰冰的沈南煙,還是笑容甜美的沈羲和更討人喜歡。
即便沈南煙才是他的親妹妹。
他淡淡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飯桌上,一家人對沈羲和的廚藝讚不絕口,連沈宸軒都罕見的露出了笑容。
紀曉晴一臉欣慰的說道:「我們家羲和乖巧懂事,廚藝又好,還拜了秦大師為師,真不知道以後會便宜哪家的臭小子,」
「媽,我才不要離開你呢。」
沈羲和嬌羞的躲進了紀曉晴的懷中,引來了兄弟兩的笑聲。
這邊在上演着母慈女孝、其樂融融的畫面,沈南煙那邊則顯得十分冷清。
沈羲和不着痕迹的看了她一眼,眼底儘是得逞的笑意。
她狀似無意的將話題引到了不久後的奧數比賽,再次成為了眾人關注的中心。
但從頭到尾,沈南煙的反應都十分平淡。
她只是安靜的吃着飯,扮演着一個無關緊要的角色。
飯後,沈宸軒坐車去了公司,他們則被送到了學校。

《真千金的馬甲又掉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