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朕,人在都市,縱橫無敵
朕,人在都市,縱橫無敵 連載中

朕,人在都市,縱橫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劍指天穹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劍指天穹 張凡 都市小說

域北天帝張凡為復活恩師一統天域,轉修九世金蟬訣,九世化凡歷經重重劫關,如今終於到了第九世,神功大成就在眼前第九世,他重生在了藍星封建帝制現代繁榮的大夏王朝……觸目所及皆螻蟻只一人,敢叫蒼天顫抖快意恩仇,殺伐果斷,隻手遮天……天下唯我域北天帝敢稱尊捨我其誰!展開

《朕,人在都市,縱橫無敵》章節試讀:

「小雪,你少說兩句。」

呂楚菡雖然想借楊雪的手讓張凡難堪,但聽到楊雪如此尖銳的話語,心頭對張凡的遭遇還是生出了幾分於心不忍。

擺擺手制止了楊雪後續的話後,她又看向張凡,美眸躲閃,道:「張凡,小雪快言快語慣了,她剛才說的話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她人其實很好的。」

不是那個意思?

那……

是什麼意思?

張凡面色平靜,淡淡看了呂楚菡一眼,最後將目光聚集到楊雪身上,冷冽如冰。

呂楚菡秀眉微皺,她又在張凡身上感受到了那種陌生的感覺,好像眼前這個張凡和她熟悉的那個張凡,根本不是同一個人。

「臭屌絲,看什麼看?」楊雪尖俏下巴微微抬起,滿臉驕縱:「覺得被羞辱了,要生氣了?可你拿什麼跟我生氣呢?在我這種上等人面前,你一個市井小民就只能默默承受!敢反抗?代價你承受不起!」

說著,楊雪抬手就要給張凡一巴掌。

「小雪最討厭有人帶着敵意一直瞪自己,很不幸,張凡無意中觸線了,真是一個可憐又可笑的倒霉蛋啊!」樂瑤笑眯眯的。

呂楚菡欲言又止。

楊雪性子嬌慣,平日里被寵溺壞了,偏生她家裡在江城勢力不小,不管她鬧出什麼事兒都罩得住。

而這,就讓楊雪越發肆無忌憚。

以往要是有人得罪了她,像現在這樣給一耳光,都算是輕的了。

「張凡,我都給你說了,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你為什麼非要湊到我身邊來呢?或許人就是這樣吧,只有自取其辱後,才會明白自己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

呂楚菡心頭嘆息一聲,側過臉去,不想看到接下來的畫面。

「啪!」

清脆的耳光聲抽響。

呂楚菡搖頭。

希望這一巴掌能讓張凡認清現實吧。

這麼想着,她回頭看向張凡。

她覺得這種時候張凡一定會很無助,需要她站出來維護他。

她的確是要站出去表態。

只不過……是站在楊雪那邊。

畢竟,從今以後張凡只是一個陌路人,沒有任何示好的價值。

「張凡,你……」你還是回去吧,哪怕有我爸爸的支持,我們依舊不可能的。我們生活的圈子和習慣,各方面都不一樣。哪怕真在一起,過得也會很痛苦的。凡事莫要強求,知道么?

後面一大截話,呂楚菡當然沒能說出來,甚至只是開了一個頭,剩餘的,便堵在了嘴邊。

她震驚的看着楊雪。

因為楊雪剛剛那一巴掌,居然……

是往她自己臉上招呼的!

張凡則是人畜無害,一臉無辜的站在原地,動都沒動,只是眼底深處有着一道異芒閃過。

如果有天域之人看到這異樣,一定會明白張凡這是動用了精神秘技,短時間控制了楊雪。

可惜,呂楚菡、樂瑤這幾個女生並非天域人,她們只是凡人,自然連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着楊雪被她自己一巴掌抽得紅腫的側臉,呂楚菡和樂瑤腦子嗡嗡的。

「啪!」

眾人發獃的時候,楊雪又是給了自己一巴掌。

「小雪,你怎麼了?」樂瑤大驚失色,連忙拽住楊雪的手。

被自己打得鼻青臉腫的楊雪涕淚橫流,尖叫道:「我也不知道我怎麼了,嗚嗚嗚,好痛……」

「啪!」

又是一巴掌。

連樂瑤都沒能拉住楊雪的手。

楊雪被自己那不受控制的手給抽懵了,哭聲都被這第三記大嘴巴子給打斷掉。

「怎麼回事兒?」

遠處桌球台在打桌球的楊晨等人發覺了這邊的動靜,連忙跑過來,然後他們就看到了楊雪被打成豬頭的臉。

「哥,好疼。」楊雪哭哭啼啼,撲到楊晨懷裡。

楊晨當即就怒了:「誰幹的?!」

說著,他看向張凡,在場所有人就張凡這麼一個生面孔,楊晨理所當然的要先懷疑張凡。

「看我幹什麼?」張凡挑眉:「菡菡和這位夜店風姑娘在旁邊看着呢,是她自己打自己,嘖嘖嘖,打得好狠啊,會不會有自虐傾向啊?」

聽到張凡明顯帶着戲謔的話語,楊晨眼中冷芒一閃。

一旁的樂瑤也是頗為惱怒。

她穿着打扮得像夜店**,不代表張凡就可以直白的說出來,楊晨他們或許能開開玩笑,但若是張凡這個土包子?

絕對不行!

「是么?」楊晨看向樂瑤與呂楚菡。

「確實如此。」呂楚菡點頭。

樂瑤則是咧嘴陰笑:「不過小雪之前是要打張凡來着,不知道怎麼的連抽了自己三耳光,事情真邪門呢。」

楊晨臉色猛地陰沉下去,扭頭再看向張凡。

但他只看到了張凡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微微眯眼。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表明楊雪身上這邪門事情是因為張凡,但這筆賬,楊晨已經記在了張凡頭上。

深吸一口氣,楊晨眼中的怒火消失一空。

張凡見狀挑眉,心說,這傢伙看來不是省油的燈啊!

不過……

依舊是螻蟻而已。

充其量算是個頭大一些的螻蟻。

一指下去還是逃不過被碾死的命運。

楊晨輕輕揉了揉楊雪的後腦勺,對旁邊一個弔兒郎當的青年吩咐道:「小齊,你帶我妹妹去醫院。」

「好勒。」

楊雪與那個小齊離開了。

呂楚菡很是過意不去,開口對楊晨道:「抱歉,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兒……」

楊晨擺擺手,笑得讓人如沐春風:「菡菡,這不怪你,誰讓小雪自己腦子突然錯亂了呢?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

他強顏歡笑的埋怨着自己妹妹,心裏卻像是有着一座即將噴發的巨型火山。

「確實是只能怪她自己啊,楊兄回去之後記得給小雪妹妹檢查一下神經,要真有自虐傾向,你們家就得注意點了。」張凡在一旁微笑道。

楊晨的笑臉面具就這麼被戳得千瘡百孔,維持得很是艱難。

他努力咧嘴笑着,只可惜表情早已猙獰,看着張凡伸出手:「好啊,謝謝兄弟你的提醒了,不知道兄弟你叫什麼名字?剛剛沒怎麼注意。」

「張凡。」

「哦,我叫楊晨,以後有空一起玩啊,我有好多大寶貝想跟張兄分享呢!」

「真的嗎?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