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枕上寵妻:在逃初戀
枕上寵妻:在逃初戀 連載中

枕上寵妻:在逃初戀

來源:google 作者:慕心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之野 沐安安 現代言情

簡介:追妻+虐戀沐安安原本即將與初戀步入幸福的殿堂,這天一場陰謀詭計,致使她失憶錯愛惡魔因陷害罪她鋃鐺入獄,出獄後以為能過上好日子,卻看見哥哥躺在血泊中她帶着父親東躲西藏,下班欣喜回家的她,發現弔死在房樑上的父親沐安安絕望憤怒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不是人,你是惡魔!我詛咒你抑鬱寡歡不得善終,你自找的總裁別虐了,你只是個贗品,夫人她的初戀來劫人了展開

《枕上寵妻:在逃初戀》章節試讀:

「小楠和我一樣差不多,都是些抓傷」沐安安撿起地上斷了的香蕉丟進了垃圾桶。

還好你們不是很嚴重,林唯看了眼站在垃圾桶邊上的沐安安:「這事需要知會你哥哥嗎?」」

別……別告訴他!

「我不想讓哥哥擔心」沐安安走到林唯身邊抓住她手腕,朝她搖搖頭。

我懂。

我明白你哥擔心你,畢竟他是個妹控。

林唯在心裏默默流淚,她也想要個妹控哥,奈何她老爸老媽就生了她一個,生她一個就算了還讓她學這學那的。

不僅如此。

還天天在她耳邊嘮叨:「你不學,我這碩大的家業誰繼承?」

也對!

她家是經營皮毛生意的,在京都城裡她家可是這行里的龍頭老大,但可不是那種傷天害理抓野生的動物做的。

她爸媽可是老老實實三好公民,不幹違法犯罪的事。

以前她有些頑皮經常和人干架,打不過就跑,然後有天一身傷痕回家怕爸媽發現,林唯就偷溜到房子後面。

沒錯,她要爬牆!

說是這麼說,她剛爬到一半就被人發現了。

她房間的窗戶突然被人打開,窗前站着兩道高大的身影,林唯不用想都知道是誰!

所以那會兒可謂是進退兩難了,她尷尬的衝著窗前的老爸和管家咧嘴一笑,三人互相大眼瞪小眼。

她被老爸逮住了!

為了能讓她繼承家業,還送她去了武道館,說什麼再強的職業女強人也得有武力傍身,所以現在的她打架也是溜溜的。

「安安!」林唯緊咬着嘴唇,想說的話全堵在喉嚨里,不假思索的說:你有個哥哥真好!

沐安安回眸見她一副有心事的樣子:「嗯?」

她對閨蜜說的有哥哥真好,已經見怪不怪了,林唯要是不說,她才覺得怪呢。

以前林唯在她家玩,總是屁顛屁顛的跟在沐安景的身後。

景哥哥……景哥哥的叫着。

曾經的她一度懷疑閨蜜要搶走疼愛她的哥哥,還惡作劇般在閨蜜喝水的杯子里加了半斤鹽,差點沒把她齁死。

兩人當場還互掐起來,後面還是沐安景來拉架,他一手提溜一個,還罰她們刷馬桶。

閨蜜林唯還總是向自己打探哥哥的一些事,有時候問得她都煩躁不已,自己曾抱怨過她。

直接去問不是更好?

沐安安緊盯坐在床上安靜的林唯,回想這些細微的事。

為此,她有了個大膽猜想。

唉……

我哥哥好是好,可是他最近總是對我冷淡得很 ,他拍了拍小腦袋,然後一臉嚴肅的模樣:「喔……我想起來了。」

上次我給哥哥他打電話,那電話裡頭似乎有個陌生的女人在說話,還總是喊我哥。

景哥哥。

一本正經的沐安安瞎說一通,然而視線落在林唯身上。

沒有意外,原本坐在床上的人,一蹦跳起來,瞪着一雙漆黑的大眼緊張的望着自己。

林唯此刻腦海里沉浮的是那個人的身影,那刀削般的俊臉一度讓她整夜整夜的失眠。

「沐安景」是她年少時就傾心的人。

唯唯,你在緊張什麼?沐安安小心的試探問道。

沒……

安安你看錯了,我沒有緊張什麼。

林唯怕沐安安看出她的心思,一雙杏眼四處張望。

斜靠在凳子上的沐安安眼裡閃過一絲狡黠,低眸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她站起身一把將四處張望的林唯撲向床上。

哎喲!

「安安,你壓扁我啦!」

沐安安一雙杏眼盯着她,然後伸出雙手緊緊摟住身前的腰身,嫣紅的小嘴湊到她耳邊,嘴唇微張:「你喜歡我哥哥。」

被抱住的林唯一臉震驚慌張的不行,她埋藏在心底深處的秘密,就這麼被人發現了。

與此同時。

她更害怕那個人知道,如果他不喜歡自己,這是不是意味着以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她尷尬的朝沐安安笑笑,壓住心裏的情感:「安安,你在亂說啥,我……我怎麼可能喜歡你哥哥。」

沐安安見她還是一副鴨子嘴硬,不肯承認,「你不喜歡哥哥,那你為什麼老是向我打聽他的事?」

唯唯,你在撒謊!

林唯嘴唇蠕動,卻沒說什麼。

看着沉默的閨蜜,知道她這算是默認剛剛自己說的。

唯唯,我支持你當我大嫂。

「安安,你……」林唯的臉上懸浮着一抹嬌羞的紅暈,隨後又變得有些落寞,「可是你剛剛說的?」

她怕沐安景真的有了喜歡的人,那她這麼多年的喜歡又該怎麼辦?

「是放下,還是……繼續喜歡?」林唯很難受,心就像是被人狠狠地捏住,疼得她差點緩不過氣來。

沐安安看着難受的閨蜜,懊悔自己胡編亂造哥哥的是非,可她又不忍心她偷偷摸摸的喜歡一個人,那樣子太累了。

她鬆開手坐起身子,低頭緩緩開口:「對不起。」

林唯抬眸茫然看向沐安安,不明她為何這樣說?

「剛剛我說謊了」沐安安掀起眼尾,繼續沉聲道:「哥哥他電話里沒有陌生的女人,我不忍心你這麼卑微偷偷喜歡一個人。」

說著說著,小臉上的一雙杏眼飄起一層水霧」她不該這樣捉弄人。

窩在床上的林唯瞥見她自責得很,心裏漸漸升起一股滾燙的暖意,蔓延爬向全身每個角落。

拉過她的雙手,林唯溫柔的安慰:「別自責了,這事怎麼能怪你呢?」暗戀一個人沒有錯,我會把這個秘密永遠藏起來,它是我堅守不變的信念。

「你為什麼不和我哥說,這樣子真的值得嗎?」沐安安好奇說道。

林唯搭在床上的手緊捏着被角,喃喃自語道:「是啊,值得嗎?」

「可是你不說出來,又怎麼知道我哥喜不喜歡你呢?」

沐安安此時有點生氣。

安安,你不懂。

林唯痛苦的捂着臉:「如果說出來,有可能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了。」

為什麼呀?

沐安安茫然不知所措。

哥哥的身邊除了自己和閨蜜,貌似沒有什麼女人靠近他,他自己也沒說過要找女朋友。

難不成他對女人不感冒,或者說他性冷淡喜歡男的?

想到有這種可能。

沐安安閃着大眼:「要不然,我幫你試探一下他?」

「這樣做真的好嗎?」林唯有些緊張為難。

俏皮吐着舌頭,沐安安

我可不想看你抑鬱寡歡,我喜歡你眉開眼笑幸福繞。

「那你想怎麼做?」林唯樂呵的問道。

沐安安眼皮抬也不抬一下,丟下一句,「先計劃後攻略」要是被他有所察覺,我們還有退路。

兩人達成了協議,不過她們要想試探的人可那麼簡單。

沐氏集團。

寬大總裁辦公室從窗外照進一束暖和的暖陽,陽光下坐着一道修長的身影,手裡搖晃着一杯紅酒,刀削般硬朗臉,狐狸般邪魅的鳳眼,嘴角噙着一抹笑。

男人悶哼一聲,神情溫柔:「應該是她想自己了吧?」

「篤篤篤」

沐安景薄唇冷啟:進來。

進來的是沐安景的貼身保鏢兼秘書「程肖」。

秘書程肖聽到聲音,伸手輕輕推開了總裁辦公室的門,進來恭敬的站在總裁辦公桌前。

他把懷中抱的一沓資料放在辦公桌上,厚重的資料像小山一樣高堆放着,看了一眼背對他的男人恭敬道:總裁,這是你要簽字的合同。

嗯!

一道清冽的聲音在窗邊響起。

程秘書安景的站在一旁,沒有說話也沒有出去。

沐安景回眸:「還有事?」

程秘書一臉嚴肅站得筆直:「總裁,表小姐又來了!」

他也一臉無奈頭疼得很 ,這表小姐天天來公司嚷嚷着要見總裁。

可是總裁不搭理她,她就跑到秘書室大吵大鬧,把秘書室搞得烏煙瘴氣的。

沐安景好看的眉頭緊皺,然後緩緩轉過身,清冷的眸子落在前方。

讓她進來。

收到沐安景的命令,程肖默默退出了辦公室。

片刻。

「表哥!」嬌羞嫵媚的女聲從門口傳來,只聽見其聲還不見其人。

下一秒。

一道火紅的身影闖了進來,性感的腰肢下是一雙纖細的大長腿,葉婷婷踩着恨天高扭着腰直直撲向坐在總裁椅上的男人。

眼看就要得逞,誰知下一瞬間,原本坐在椅子上神情溫柔的男人突然一個轉身,而葉婷婷則狼狽的摔在地上。

「表哥,你這是幹嘛?」

「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疼死人家了」葉婷婷蠕動着烈焰紅唇,神情柔弱的看向沐安景。

而坐在辦公桌前的男人,修長的手指交叉疊放,性感好看的下巴落在上面,一雙深邃的眼眸掃向葉婷婷。

找我什麼事?

葉婷婷從地上爬起拍了拍裙子,然後一臉委屈巴巴的:「表哥,人家腳好疼,你快幫我看看。」

「沒事就出去」沐安景垂下眼眸,好看的薄唇輕抿。

葉婷婷嘴角一僵,將他的神情收入眼底,緩緩走向旁邊的沙發坐下,看着剛做好的指甲。

其實我來也沒什麼大事,她抬眸看着不遠的男人,迂迴式的試探道:表哥是要入手城南的那塊地皮?」

沐安景眉悄微慍,對上她的眸子,嘴角微微下沉:「怎麼,葉家也感興趣?」

葉婷婷撩起額前的碎發,瞥了他一眼:「都城南邊不久後要開發成商業區,這麼一塊香饃饃,誰不想分一杯羹呢?」

如果沐氏集團要投資,那麼我葉家也得佔個名額,這麼個好的機會,可得緊緊的把握住才是。

「所以,葉家這是準備投資多少?」沐安景掀了掀眼皮,眼中閃過一絲凌厲。

我葉家可比不上你們沐氏集團,全投資了,那可不行。

所以……

葉婷婷臉色淡然眸子微眯:「要不是葉家資金周轉不開,我也不會來求表哥。」當然,這事我有和姨母探討過。

我相信表哥,你應該知道該怎麼做!

沐安景修長的手一把拽緊椅子 ,他鬆開手,扯了扯領帶,然後站起邁着修長的大長腿走到門口。

等着

他微側着臉神色淡漠,吐出兩個字,挺拔的身影在葉婷婷的注視下漸漸消失遠去。

看着遠去的男人,葉婷婷眼裡藏着一抹惡毒,得意的勾唇:「好戲,這才剛剛開始。」

拿起沙發上的包,腳下的高跟鞋敲擊着堅實地面,安靜的大廳里瞬間傳來「噠噠」的聲響。

大廳里沒人敢出聲。

隨後,葉婷婷張揚的在眾多員工的眼前扭着細腰走出沐氏集團。

暗黑的夜色里。

一輛黑色勞斯萊斯勻速行駛在馬路上,道路的兩邊是湍急的河流,清澈的河水在月光中穿梭。

后座的男人下顎緊繃,眉間映着冷意,抬眸眺望車窗外的夜色。

半個小時後。

車子才慢慢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