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真香
真香 連載中

真香

來源:google 作者:何允星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柚 祁栢 都市小說

先婚後愛&家族聯姻&he(一個靠想像釀得一手好醋的男主)(一隻聽長輩話的呆瓜女主)男主前期玩得花後期遇到女主後就收心了哦一個字形容它《真香》那就是「甜!」弔兒郎當是他的代名詞?祁栢:不,老子就是喜歡到處看看而已恬靜宜人、落落大方?林柚:這好像是在說我誒,哈哈展開

《真香》章節試讀:

就是昨天的一句「有興趣結婚嗎?」

所以有了今天的民政局一日游。

昨天林柚問祁栢為什麼?為什麼說結婚。

祁栢給了個很客觀的答案。

*

「結……結婚?」林柚被祁栢突然的發言給整懵了,良久,道出自己對那句話的疑惑。

祁栢淡然一笑,臉上依舊是輕鬆的樣子,「嗯。」

林柚:嗯?就…就一個「嗯」,然後呢?

「為什麼會這樣問?」

「因為叔叔阿姨喜歡我,而我爸媽喜歡你,正好我倆都被催婚,這不剛好合適嗎?」

林柚看着祁栢說的如此理所當然,不自覺得很認同他的分析,然後不禁點了點頭。

林柚的反應像是在祁栢意料之中,他站直了,以俯視的角度看着林柚。

祁栢雙手插兜,往林柚走近了些,依舊是平靜、淡然的語氣,「那好,那我們找個時間先把證領了吧。」

林柚視線鎖定在門把上,似乎是還沒從剛剛的對話里脫離出來,不管祁栢說什麼她都只獃獃的點頭。

「那我們回去吧,出來太久不好。」

「嗯。」林柚點了點頭,然後跟在祁栢身後。

林柚走在後面,細細順了下剛剛兩人的對話。

結婚。

因為都被催婚。

然後是……哦,然後是領證。

領證……

「嗯?」

祁栢回過頭,正好探進了林柚震驚的眼裡。

「怎麼了?」輕飄飄的一句。

「你剛剛說……」

「姐。」林柚還沒說完就被遠處林岫的聲音打斷了。

林岫跑向兩人,先是禮貌的和祁栢問好,然後說明自己的來意,「媽說你倆還沒回來讓我出來看看。」

這麼多年,林岫依舊是不會掩飾自己的表情 撒謊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好吧,確實。

陳舒確實不是這樣說的,陳舒的原話是,去看看你姐幹嘛呢,別亂說話把人給氣走了。

亂說話,是的,林柚很有經驗。

是在過往相親里總結出來的經驗。

林柚視線在兩人身上來回循了一圈然後說:「哦,那我們回去吧。」

包間里,四位長輩的歡聲笑語充斥着整個房間。

三人進入房間後長輩們的目光瞬間被吸引了過去。

祁栢展現在長輩面前的始終都是屬於他這個年齡段的成熟、大雅、禮貌。

林岫嘛,大學生一個,正值朝氣蓬勃的時候,在哪都是蹦蹦跳跳的,活躍得很。

進門的三個人里,前兩個都很正常,只有最後一個……有點不正常。

林柚前進路上一直是垂頭,面無表情的樣子。

等落了座陳舒眼神示意,林岫得令去關心關心他姐,林岫湊近了林柚。

「幹嘛?」在人注意不到的地方,林柚用食指戳着林岫的小臂,努力把人往他的座位推。

「你在想什麼啊?看你魂不守舍的。」見林柚沒有回答,林岫繼續進攻,「就是吃個飯嘛,雖然是打着聚餐名義讓你和祁哥相個親,但是你又不虧是吧,祁哥長得那麼帥,而且……」

「林岫。」

連名帶姓的叫,莫名林岫有不好的預感,索性結束了聊天,給他姐賣了個笑。

賤賤的笑。

「小柚。」何楒親切的喊了一聲。

林柚收回投擲在林岫身上的目光,眼睛彎彎的看着何楒,「阿姨。」

「小柚覺得阿栢怎麼樣啊。」

嗯?怎麼,這麼直白?

這叫我怎麼說,我打算和他結婚?他很好?長得不錯?

這隨便挑一句說出來都是可以讓人尷尬或者驚訝的地步吧。

誰可以接受就見了一面的兩個人就聊到婚姻大事?誰都不可以吧?

就在林柚思考該怎麼官方的回答這個問題時,咱祁大哥發言了。

而且是,危險發言!

「我們覺得都挺合適的,打算結婚。」

當事人之一,危險發言。

另一位當事人——林柚,????這是可以說的嗎?

驚訝之餘林柚想幫忙打個圓場的,但回過頭看到四位長輩喜聞樂見的模樣……

林柚不禁反思了下自己,是…是自己敏感了嗎?怎麼這四位這麼高興呢?

始料未及。

這真真是意料之外的一頓飯。

意料之外的,自己就嫁了,就和一個都不了解的人要結婚了。

林岫不知怎的,和祁栢很是投緣,聽到這個重磅消息後直接是換了座,跑到了祁栢旁邊坐着。

「姐夫,你是怎麼……」

姐夫?!

林柚不理解,她朝林岫甩過去一個嫌棄和不可置信的眼神,是警告,是威脅,是讓他不要滿嘴跑火車。

祁栢順着林岫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一張泛紅的小臉。

突然,他來了興緻。

「怎麼?喊得很正常啊。」

此話一出,林柚頓時啞口無言。

血脈壓制在今天,在此時此刻突然沒了作用。

林岫繼續剛剛沒聊完的話題,但這次他湊近了祁栢,似乎是有意避開他姐。

「姐夫,你怎麼看上我姐的呀?」

祁栢莞爾一笑,瞥了一眼旁邊張望着的人,隨後竟然還抬起手遮住,掩了下,「合適唄。」

祁栢和林岫的小動作搞得林柚很不高興。

林柚:不讓聽就不聽,我又不是很想聽。

這邊小舅子,哦不。

這邊林岫和祁栢話音剛落,旁邊的四位長輩像是也聊出了個結果。

剛剛林柚光顧着林岫那個口無遮攔的傢伙去了,絲毫沒有分神注意這邊,所以四位長輩接下來的話再次讓她瞪大了雙眼。

商量的結果就是:你們先領證吧,然後住一起磨合磨合,婚禮的話不急,我們兩家先商量商量。

不急,等於先領證?

不急,等於先住一塊兒?

然後…婚禮??

林柚被剛剛爆炸性的消息擊了個頭昏腦脹,有一瞬,她的大腦一片空白,思緒也是亂成一團找不到源頭的線團。

祁栢柔聲道,「嗯,我認為這個安排很合理。」

林晏和陳舒看着自己的准女婿,那叫一個開心。

主角一號表示了。

二號……林柚的思緒此時還在外太空飄蕩。

「小柚,小柚。」

「啊?」林柚被陳舒的喊聲召回。

「這小祁都表態了,你呢?」陳舒看着林柚,那是滿臉的期待,透過溫柔的外表,林柚此刻好像有神力附身,可以將自己的母親看透。

她看到了,看到了和陳舒長的一模一樣的人,那人面露凶意,在絮叨什麼……

啊!在叨叨,要是今天這事黃了那你明天繼續相親。

林柚微微一抖,然後重新微笑示人,小幅度的點了點頭,「我,我覺得也挺合適的。」

兩邊家長孩子的婚姻大事都解決了,那是一個樂呵,要不是礙於面前的實木方桌,看這架勢,可能得熱情擁抱一把吧。

就是這樣,林柚成功在回國的第三天成功把自己嫁出去了。

聽起來很扯。

實際上,也很扯。

*

在民政局門口站了一會兒,林柚看着自己手裡的小紅本五味雜陳。

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否正確。

起初她的確是抱着快速擺脫相親的困擾,然後正好遇上了有同樣煩惱的祁栢,於是一拍即合,你幫我,我幫你,皆大歡喜。

手上的小紅本確實是幫林柚解決了最讓她心煩的事。

但是,看到陳舒和林晏那麼那麼為自己高興,心裏是欺騙至親的愁緒。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兩家是世交,對方這麼高興看到兩個孩子處一塊兒,那是因為都對對方知根知底,而且孩子也是看着長大的,很了解。

要是假結婚這事敗露了,那可咋搞?

本來就一件憂心的事,但一頓飯,一股腦做事後,瞬間冒出這麼多顧慮。

林柚在想一個詞語,得不償失。

滋滋……

「喂。」

「怎麼了?剛回國就這麼喪啊,我還想叫你出來玩兒,幫你接風洗塵來着。」

「古越……」林柚拖長了尾音,這一聲充滿了無奈。

二十分鐘後古越,林柚的發小在一個她想不到的地方接到了人。

第一眼看到林柚時古越還不太敢認,「不得不說三年沒見,漂亮了啊。」古越調侃道。

看着副駕駛的人悶沉的狀態,古越發問,「怎麼了又?該不會是阿姨給你下了最後通牒,叫你必須整一女婿回去吧。」

說著古越還朝剛剛林柚下來的地方——民政局,看了一眼。

林柚沒有說話,只是用一個小方本就暫時堵住了古越的嘴。

古越雙手接過還熱乎的結婚證,臉上是用正常詞彙形容不出的驚訝。

一分鐘,兩分鐘,一個沒有頁數,只是一面的本子,硬是叫古越看了十來分鐘,她一個字一個字的看,生怕漏掉什麼可以證明這紅本是假的的信息。

但是,新郎新娘名字沒錯。

日期,六月十三日,沒錯。

鋼印……沒錯。

「我giao姐妹兒你速度快啊。」

沒忍住,古越就着豪爽的性子感嘆道。

看到林柚的情緒不大對勁,古越又有些迷糊,「喂,怎麼了?」她戳了戳旁邊低頭不語的人的胳膊。

-立夏咖啡館-

讀書時兩人常去的地方。

「敢情你為這事兒發愁啊。」古越不以為然的態度讓林柚獃獃的望着她。

古越嘖了一聲,「這還不簡單嗎?」

林柚的停下在桌上畫圈的動作,雙手交疊,認真聽着古越接下來說的話。

……

「生米煮成熟飯?」林柚疑惑道。

「昂。」

林柚:……

「你老公那麼帥,而且兩家人知根知底的,阿姨叔叔幫你把過關的,再說二老不是挺喜歡他們女婿的嗎,那為什麼不可以在「合作」的基礎上再發展發展。」

古越的話,聽起來好像挺有道理,但林柚又感覺那裡怪怪的。

至於哪裡怪,林柚暫時還沒思考出。

這個提議林柚思考了一路,腦子裡也亂了一路,心也煩躁了一路。

「小柚,小祁說明天來接你。」

從早上看到自己女兒發來的和自己女婿的結婚照開始,陳舒揚起的嘴角就沒放下過。

心情好到,開始打理那盆從雲南帶回來的,嗯……快要死翹翹的樹。

林柚好想勸勸她的老母親:您就放過它吧。

「他來接我?」很快,林柚從剛剛的話里捕捉到關鍵信息。

陳舒放下手裡的剪刀,又拿起噴壺,「是啊,你們當然是得先磨合一下啊。」

林柚放下包,斜坐在沙發上,細細回想了一下昨天長輩商量好的流程。

合適,然後領證。

磨合,然後同居。

然後是,結婚…

不對,今天是領證,明天來接我,幹嘛?磨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