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這隻癩蛤蟆還挺敬業
這隻癩蛤蟆還挺敬業 連載中

這隻癩蛤蟆還挺敬業

來源:google 作者:三月小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童詩瑤 蘇皓

「蛤蟆,蛤蟆,你是不是餓了」「天鵝,天鵝,我想吃你」「我不知道有沒有來生,但如果有來生,我一定會回來找你」一個是天真文靜善良的富家大小姐一個是命運悲慘,食不果腹的小叫花子一個沒吃過苦,一個沒嘗過甜他們會碰撞出什麼火花?終究是月老牽的紅線還是一場掐頭去尾的孽緣?展開

《這隻癩蛤蟆還挺敬業》章節試讀:

童詩瑤睡眼惺忪地接起電話,心思還沒從夢裡完全走出來。電話是媽媽打來的,她問童詩瑤阿翠是不是辭職了?

「走了,她說家裡有點事,具體也沒說是因......」

不等童詩瑤說完,媽媽便在電話那頭破口大罵。

「這個不要臉的賤人!之前說好要照顧你到18歲的,現在你才17歲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果然不是個什麼好東西!」

「媽媽,她應該也是有難言之隱吧。」雖然有些怨恨阿翠丟下她走了,可是童詩瑤還是不想讓媽媽如此羞辱她,畢竟她們朝夕相處了那麼長時間。

「你懂什麼?她是你爸爸的小三!」

聽到這句話童詩瑤驚訝地差點把手機扔在地上。她張大嘴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媽媽也意識到自己說了錯話,可是卻也已經於事無補了。

童詩瑤掛掉電話,此刻她的大腦混亂無比。就那樣獃獃地坐在床邊,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直到窗外的夕陽照射進來,童詩瑤才慢慢理清思緒。她需要先打電話問問爸爸,再問問阿翠才能確定此事。

一打開手機便是媽媽的十幾個未接來電,她選擇無視然後給爸爸打了過去。可是連續打了三四通都是無人接聽,她這才想起來爸爸在國外,這個時候一定是在睡覺。

沒辦法她只好打給阿翠,她從來沒有如此緊張地給阿翠打過電話。

「嘟嘟...」

「喂?」阿翠秒接了電話。「是詩瑤嗎?」見無人回話,阿翠在電話里那頭問道。她的聲音依舊是那麼溫柔,但是此刻卻平添了許多陌生。

「你,是小三嗎?」童詩瑤思索了片刻,還是打算直接一點。電話那頭是一片寂靜。

「你聽我說,我跟你爸爸,是在你父母離婚之後才在一起的,我絕對不是......」沒等阿翠說完童詩瑤便掛斷了電話。

原來,他們真的在一起啊!這麼多年,她一直佯裝成保姆做着媽媽該做的事情。

原來她就是自己的後媽啊!原來他們這些大人一個個都把她當成傻子!

此刻的阿翠在她心裏就如同一個惡魔,她們在一起那麼久,原來都是活在阿翠的謊言之中!

情緒失控的童詩瑤不顧一切地跑出了家,她不知道該去哪裡。只能一味往前走,走着走着她突然想起之前被一個男孩兒帶去的花鳥魚蟲市場。

於是隨便攔下一輛的士形容了那個偏僻但卻有特色的市場。

司機一聽便明白了她要去的地方,不到一個小時,車停在了目的地。怎麼開車還沒男孩兒騎摩托車快?四個輪子敵不過兩個輪子。

童詩瑤下車看着眼前花鳥魚蟲市場的入口,煙火氣十足。

即使到了傍晚,依舊有很多老人小孩在市場里遊玩或是購物。

她漫無目的在市場里閑逛,有賣鳥的,有賣花的,有賣魚的,好不熱鬧。逛着看着她也暫時淡忘了難過。

不知不覺走到了上次男孩兒購買飼料的小店。店裡坐着一個看起來十分和藹的老奶奶。她想起上次男生偷飼料的事情。心裏面閃過一絲酸澀,老奶奶都這麼可憐了,他怎麼還能去欺負別人呢。

猶豫了一下,童詩瑤走進店裡,想要幫那個男生把欠老奶奶的錢還了。

「奶奶一袋麵包蟲多少錢?」

「五塊。」老奶奶溫柔地回答她,一邊說話一邊拿出一袋麵包蟲遞給她。

童詩瑤卻沒有伸手去接。「不用了,上次我朋友來拿了一袋忘記給錢了,我來替他還錢。」童詩瑤耐心的解釋。

老奶奶仔細瞧了瞧童詩瑤,「哎呦,瞧我老糊塗的,你是蘇皓那小子的女朋友吧?」

「蘇皓?」童詩瑤微微皺了下眉頭,她並不認識這個男生。

「就是上次跟你一起來買麵包蟲的小男孩兒啊!這個孩子就是每次急匆匆的,他可沒有賴債,你可不要誤會他呀!」

「可是...我見他拿了東西就往外跑。」童詩瑤如實說出了自己看到的,在她看來犯錯不可怕,只要願意改正。

「哎呦哎呦,誤會嘍。他不是賴賬,是總多給錢。每次都要多給我五塊錢,什麼意思?把我老婆子當成要飯的了!我不讓他多給他就放下錢就跑。之前還被隔壁店裡的老闆追着誤會過。」

原來是這樣,童詩瑤心裏很愧疚也很開心,是自己小人之心了,男孩兒果然不是這種人。

「謝謝奶奶,我差點誤會他了。」

「不用謝小姑娘,蘇皓是個好孩子,就是皮了點,他欺負你的話給我說,看我不收拾他!」

臨走的時候,老奶奶又追問了一句,「下周六你也一起來買飼料嗎?」

「來!」童詩瑤爽快的答應了。

那個男生周六要來買飼料嗎?她在心裏想着,嘴角卻微微上揚了。

回到家裡,已經是夜裡十點半了。正要睡覺的童詩瑤接到來自大洋彼岸的一通電話。她爸爸在在電話那頭神采飛揚地跟她道早安。

「怎麼了?寶貝,是想爸爸了,還是誰欺負我的寶貝女兒了。」

「沒有,爸爸我就是想問為什麼阿翠不幹了?她當時還是你給我找的保姆。」保姆這兩個字童詩瑤叫得異常響亮。

「爸爸是覺得她還是不夠仔細,聽你媽媽說你吃路邊攤了?一看就知道是阿翠廚藝不行吧?這次爸爸給你找一個廚藝一流的,怎麼樣?」

「謝謝爸爸,我要睡覺了,晚安。」此刻她並沒有心思質問爸爸。

掛掉電話,童詩瑤鑽進溫暖的真絲被窩裡。心裏想的全都是周六去花鳥魚蟲市場跟男生偶遇的場景。

周六果然來了,上完蘇太太的小提琴課,她連忙打車前往花鳥魚蟲市場,生怕錯過了什麼。

司機看着把他當成空氣的小姐,有點生氣但也無可奈何,只好在後面默默開車跟着。

童詩瑤氣喘吁吁來到小店,老奶奶正坐在小凳子上縫鞋墊。

「奶奶我來了。」童詩瑤話裡帶着笑意。

「你怎麼先來了,你們不是一起來嘛?」

「嘿嘿。」童詩瑤有些語塞。

既然男生還沒來,她也只好在店裡陪奶奶閑聊等着。

「你怎麼在這?」

一個清脆的男聲打破了平靜。蘇皓邊走進來邊摘下頭盔。

「我……我也喜歡麵包蟲。」話音剛落,童詩瑤就想給自己的小嘴一下。

「哈?」蘇皓張大了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