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執道大主宰
執道大主宰 連載中

執道大主宰

來源:google 作者:清風與徐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若虛 清風與徐雨

重生歸來,正青春,鮮衣怒馬少年郎江山如墨,談笑間,橫推當世無敵手大江東去,浪淘盡,天驕璀璨群星落雲起雲落,風吹過,傳奇留於後人說展開

《執道大主宰》章節試讀:

「若虛……若虛……你不要嚇我,你要是死了,娘可怎麼活啊……」

張若虛迷迷糊糊的,這是誰在我耳邊喊啊?這聲音似乎有些熟悉啊,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越是努力去想,越是頭疼欲裂。

「啊!」張若虛猛的從床上坐了起來,龐大的記憶如潮水一般湧來,疼的他直呲牙。

「若虛,你醒來了,太好了。」

這時,他才看清,說話的是坐在床邊的一位宮裝婦女,從婦女臉上未乾的淚痕來看,剛才呼喚的就是此人。通過記憶得知,眼前的婦人,正是自己的母親。

張若虛嘴角泛起一陣無奈:「娘,你先出去吧,我沒事,我想休息一下。」

「好的,好的,那虛兒你先休息,如果有什麼事就讓胖丫喚我。」

「胖丫,你守在這兒,少爺要是有什麼事情,你就來喚我。」

「是,夫人。」

叮囑完,宮裝婦女才轉身出去了。

虛兒?張若虛都無語了,多少年了,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喊他。直到婦人的離去,他才打量起眼前的侍女。

小姑娘莫約八九歲的年紀,肉乎乎的臉蛋,肉乎乎的鼻子,肉乎乎的身材,其實整個人肉肉的話應該挺可愛的,但她眼睛卻是一般,在肉臉的襯托下看上去反而有些小,加上穿着的衣物,一件灰色的外套,還打了幾個補丁,整體就顯得非常的普通了。

此刻的小姑娘顯得有些緊張,兩隻小手緊緊的拽着衣角。

張若虛有些無語,別人的侍女都是百媚千嬌,而我的侍女的卻是如此一般?

通過記憶得知,原主是非常不待見這個小丫頭的,原因就是感覺小姑娘長得一般,帶出去沒牌面,一直吵吵的要換一個,但礙於小丫頭的身份,他一直沒能如願,於是經常就把氣撒到小丫頭上面,時常刁難。

其實小丫頭的身份也沒什麼太大的來頭,就是小丫頭的父親是張家的護衛,在一次刺殺行動中為了保護張若虛的父親患難了,張家為了名聲同時也為了照顧患難護衛的遺孀,把她安排到府上做了張若虛的侍女。

罷了罷了……

張若虛擺擺手:「行了,沒事你也下去吧。」

「不……不行的,夫人讓我守着少爺。」小姑娘像是鼓起了很大勇氣說道。

「那行吧,你就在此候着,別打攪我。」

小姑娘看張若虛沒有趕她,頓時出了一口氣,彷彿放鬆了不少。

張若虛也不管她,閉上眼睛,整理了一下記憶。

原來,原主也叫張若虛,所處的地方是一個叫燕江城的地方,在燕江,他所處的張家和另外的李家,陳家,並稱為三大豪門世家,而他,正是張家第三代嫡系弟子。

他的親爺爺,張乘風,正是當代家主,育有三子一女,大兒子張之洞,二子張之若,三女張之纖,而他的父親張之維,正是張之洞的最小的一個兒子,也是張家武學天賦最高的,年紀輕輕就修鍊到了九級武師的境界,是張家最有希望突破武師的人,張老爺子也有意讓他繼承張家的家業。

按理說,張若虛作為張之維的兒子,在燕江城地位崇高,但很遺憾,張之維在一次探險途中失蹤,人們紛紛猜測,大概率是患難了,於是,張若虛的地位一落千丈。

由於之前張若虛也不能說跋扈習吧,但總歸是受寵護着,出門在外,誰見了不得恭恭敬敬,可現在由於父親的失蹤,地位一下子跌落,如此處境的他非常不適應,從奢容易從簡難,如此待遇,自然讓他心中不滿。

為了發泄心中不滿,竟然想對同學林韻兒下手,以發泄內心的**,還好被同學院的李宗權帶人撞見,惱羞之下,張若虛和李宗權等人打在一起,扭打中不知道誰在他腦袋開了一瓢,張若虛頓時就暈了過去,再醒過來也就是自己重生了。

回憶到這就結束了,張若虛眼睛一眯,這不對勁,那林韻兒雖然漂亮,但原主自視甚高,從來就看不起那些平民子女,但當時怎麼就鬼迷了心竅。

再者,當時明明是有人告訴他,是導師讓他去一趟廢舊倉庫,當時他還奇怪為啥子要去倉庫,難道是看我骨骼奇清,要偷偷傳我絕學?想到這原主就迫不及待的去了。

結果等到了地方,推門而入後只有昏迷在地的林韻兒,正當他打算救人的時候,身體卻不可控制的燥熱了起來,而後又正巧被李宗權破門而入,不由青紅皂白的誣陷於他,他解釋不清才與人動手,結果被人拍了黑磚。

想到此處,張若虛眼神漸漸冷了下來,他已經百分百斷定,這是有人在陷害他,可到底是誰呢,下手這麼狠,這不止是讓他死,還要他身敗名裂,好毒的手段啊。

哼,不管你是誰,既然敢惹到我張若虛頭上,這仇,我記下了!!

遙想前世,大荒九州之地,道門林立,俯瞰人間,諸多大神人物叱吒風雲,掀起諸多大戰,血染江山如畫。

然,諸多天驕人物,這裏面敢和他張若虛爭鋒的,不足一手之數爾。

張若虛暗自搖頭,此刻的他,不過是一個剛跨入練氣境界的一級武師罷了的。

不過想到自己轉世成功,那麼,這一世,自己必會重臨巔峰,傲視群雄,至於眼前的小花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虛兒,你感覺怎麼樣了。」

這時,那宮裝婦人又推門而入,手裡還拿着一個紫木檀做的小盒子。

「虛兒,這是為娘好不容易買到的小還丹,你吃了它,傷會好的快些。」說著,就把手裡的紫檀盒子打開,把裏面的藥丸拿了出來。

這什麼玩意?怎麼跟個泥丸子似的?

張若虛打量着手裡小還丹,頓時無語了,這玩意也能叫丹藥,要不是泥丸子里散發著淡淡的葯香,他實在不能把這東西和丹藥聯繫在一起。

要知道前世他在煉丹上造詣頗高,唯有丹宗的幾個老古董能與之相比。

吞入口中,倒是不難吃,吃完了嘴巴里還感覺有些涼涼的,他現在還做不到用氣血催發藥性,只能靜靜的等身體自然消化。

看到兒子蘇醒過來,還吃了葯,宮裝婦女心情貌似變好了不少。

「虛兒,你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學院那邊已經打過招呼了,給你請了一周的假期,你在家好好養傷,萬不可留下什麼後遺症。」

「你要是哪裡覺得不舒服,就告訴為娘,這次事情家族會處理的……」

看着絮絮叨叨的婦人,張若虛有些恍惚,前世的自己,一個人孤苦無依,縱然最終傲視九荒,但這被人關心的感覺,卻是少有。

這種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不自覺的嘴角扯出了一絲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