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只鬼遮天
只鬼遮天 連載中

只鬼遮天

來源:google 作者:蝕日飛雪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蘇明 蝕日飛雪

一草一木,一兔一狐,世間萬物皆有魂,魂隨着生命的誕生而到來,隨着生命的逝去而消散但強大的魂卻能留存在世界,甚至擁有入侵現實的力量,這也就成為了鬼!新一輪的輪迴開啟,而鬼,也再度席捲而來……展開

《只鬼遮天》章節試讀:

我從廢棄的學校離開,臨走之前將老陳的破舊衣物從他乾屍一樣的身體里扒出來,緊緊地包裹住我的全身。

我現在的狀態實在太驚世駭俗,我的皮膚一片慘白,宛若一具剛剛溺死的屍體,更恐怖的是皮膚之上還有無數的裂痕,裂痕下是流動着的猩紅色血液,如果被人發現,絕對會被當作怪物。

我渾身皮膚碎裂的形象一旦被任何人看到,都將招惹來靈異研究局的御鬼者。

面對來自靈異研究局這種官方性質的御鬼者,我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畢竟他們所擁有的資源是完全不能相比的,甚至還有可能會從靈異研究局取走一些靈異物品來壓制我。

這個時候,我這個剛剛擁有靈異力量的新手御鬼者,唯一的路就是被迫加入靈異研究局,然後進行危險評估。

如果危險係數過高,很有可能被直接清除,就算危險係數評估這關過了也會被隨時監控,根本沒有機會自己研究靈異力量,這與我韜光養晦的計劃背道而馳。

所以我不惜用老陳屍體上的衣服包裹住自己,以此躲避人的視線。

當然,老陳的屍體被我一腳踢進了禮堂的隔間,在承受了靈異力量以後,我的情感似乎降低了許多。

隔間裏面那台報警的機器仍舊在報警,「本機漏電」詭異的電子合成聲音讓我站在門口就能感受到一股陰冷,似乎隨着靈異力量的掌控,我更加能夠感受到隔間裏面的恐怖。

我匆匆逃離,藉著夜色遮掩自己的行動,不停的挑選着無人的小巷行走,但很明顯,我多慮了。

我來到學校禮堂的時候,夜空還有着星星和月亮,但現在離開時卻正下着大雨。

我記得天氣預報的主持人言之鑿鑿地說過今天晚上是絕對沒有雨的。

雖然天氣有些反常,但我也沒有過多的在意,直接走進了雨幕中。

街邊的人很少,但卻齊刷刷地都打着同一款式的黑色雨傘,步伐僵硬,緩緩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什麼情況?難道是今年的流行款嘛?

這時候,我看到的了雨幕中打着傘的一個路人。

這是一個男人,身材魁梧又雄壯,穿着一身富有年代感的黑色中山裝,粗壯的兩隻手將中山裝撐的鼓鼓的,可以想像這兩隻手必然是充滿了肌肉的。

但充滿力量的手此刻卻軟綿綿地垂在腰間,寬闊的背脊也佝僂着,大概是個賣力氣討生活的吧。

這樣在社會底層掙扎的普通人何止千千萬,實在是稀鬆平常。

他緩緩在雨中行走,雖然步伐有些僵硬,但也還比較正常,沒什麼值得多看一眼的。

我開始也沒有在意,但隨着眼神上移,卻發現這個男人頂着一把碩大的黑色雨傘。為什麼叫碩大?

大概是這把傘最起碼能夠裝下三個人,注意,是裝下,也就是僅憑着傘面就可以包裹下三個成年人。要是單論遮擋雨水的話,十個人應該都能擠得進去。

但請不要忘了,最特殊的問題在於這個男人雙手都垂在腰間,哪裡來的手可以握着這麼碩大的一把雨傘呢?

我想到這裡,心裏頓時咯噔一下,不免產生一絲好奇的情緒。

人類總是對未知的事物充滿了好奇,我雖然有些驚慌,卻還是按捺不住地往男子頭頂看去。

這裡的視線不佳,我看到附近有一個破舊的小樓房,於是快步飛奔到二樓的天台。

「這,這怎麼可能!」我再也忍不住發出驚呼,因為我所看到的一幕實屬有些恐怖。

穿着黑色中山裝的男人本身很高大,粗壯的四肢,飽滿的胸肌硬是將中山裝穿出了勁裝的感覺。

再往上看,脖子上暴露出來的是古銅色的皮膚,至於脖子之上,卻是一片血肉模糊,在脖子的正中間插着一根銹跡斑駁的傘柄,撐着那把碩大雨傘依靠的居然是脆弱的脖子!

雨聲越來越大,像是愉悅跳動的精靈,卻壓不住我內心的恐懼。

我狠狠地揉了揉眼睛,堅信是自己看錯了,強壓心中的恐懼,又緩緩冒頭,眯着雙眼,小心翼翼地又看了一眼。

由於男子在不斷行走,此刻正好在樓下的街道,男子跟我的距離已經是達到了最近。

再加上現在已經有了關注的重點,我便直接朝着男人脖子之上看去。

強壯的人脖子自然也不一樣,能夠為他們供給更多的血液。

所以男人的脖子自然也比一般人要粗壯一些,甚至可以看到脖頸處的些許血管,但脖子之上,卻是空晃晃一片,只有一堆不平整的爛肉,脖頸周圍還依稀看得到一些凝結成不規則小塊兒的暗紅色的乾涸血跡。

我似乎已經感覺不到呼吸,這是太過緊張造成的。

看的認真了,在路燈的映照下,我甚至能看到幾隻炫藍色翅膀的綠頭蒼蠅圍繞着脖頸飛舞,時不時地停留一下,用特殊的口器在一堆爛肉上面美美地嘬一口。

隨後不知道是血液還是什麼液體的東西逐漸聚合成一個小球,一點一點順着猙獰的口器移動,最後隨着咕隆一聲被全數吸進肚子里。

綠頭蒼蠅頓時舒服極了,不由得撲棱了幾下翅膀,似乎在由衷地為填飽肚子而喜悅,最後開始搓動它細長遍布絨毛的長腿。

無疑,這一幕看得我直反胃。

而在脖子的中間,還硬戳戳地插着一根鐵管,鐵管上面布滿了暗紅色的鐵鏽,還有些褐色污漬,宛如從廢舊垃圾場翻弄出來的破爛貨。

最為離奇的,在於脖子上的血肉居然與銹跡斑駁的傘柄結合為一體。

甚至看到些許筋肉附着在傘柄上,宛若整個人寄生在這把傘上一般。

傘柄支撐着的是一把黑色雨傘,傘面很大,將天空潑灑的雨水盡數阻隔。

按理來說,別說失去了頭顱,就脖子上割上一刀,應該也早已經是一具冰冷無比的屍體,而那個男子卻仍然像是活人一般行動自如,此時眼看着就要走遠了。

而這樣的人,似乎很多。至少我看到凡是舉着黑色雨傘的,無論男女老少,全部都是如此!

這絕對是一件恐怖的靈異事件!

我心裏很清楚,這種大規模的靈異事件,絕對非比尋常,可能需要靈異調查局裡隊長級別的人物才能解決。

但,現在才是靈異復蘇的初期,我很懷疑靈異調查局裏面的御鬼者成長起來沒有……

我還在雨幕中思考着,但這時候,我也感到了不對勁。

伴隨着夜晚中大雨的沖刷,我的身體也在變得潮濕。

我自然是不怕淋雨的,但此刻卻有股刺痛從我的皮膚上傳來。

我的身體上遍布裂痕,雨水衝擊在我的皮膚上,居然我感覺到了疼痛,彷彿皮膚正在被雨水腐蝕,但雨水卻沒有侵入我身體裂痕中的血液。

這違背了牛頓定律,而且雨水怎麼可能會讓人感到腐蝕般的痛覺?

想到這裡,我不由認真看向了天空傾灑而下的雨水。

等等,這,這根本不是普通的雨水!

雨水從路燈旁飄過,居然是呈淡黑色,如同被稀釋過的墨水一般,從天空的烏雲上潑灑下來,滴落在地上。

我將潮濕的衣袖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居然滿是濃郁的臭味,跟老陳身上一個味兒。

也就是,屍臭!雖然這件衣服上本來就有味道,但絕對沒有這樣濃郁。

很明顯,這雨水很不尋常。那麼,那些舉着黑色雨傘的怪異屍體,恐怕也是這雨水的產物。

面對未知的事物,我選擇了躲避,直接翻身進入了這棟小樓房的樓梯間。

現在外面有着某種不可知的靈異雨水,而靈異現象的周圍必定有着厲鬼的徘徊,出門絕對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我嘆了口氣,不知道什麼時候這雨能夠停下,亦或者,必須解決掉這雨水中的厲鬼?

只不過,這些對於我來說,都太遙遠,我只是一個剛剛竊取了靈異力量的新手御鬼者,所以我的最優選擇是靜觀其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