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執劍弈天
執劍弈天 連載中

執劍弈天

來源:google 作者:山林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山林客 霍雲

有心殺賊,無力回天少年也曾為國死戰,奈何天理難昭,英才自古命短……那日,黑雲蔽日,黃沙裹挾着血腥,一隻血跡斑駁的手扯住了中年文士的衣角這刻,凡與仙沾上了命世的因果……展開

《執劍弈天》章節試讀:

在馬車的晃晃悠悠中,天色也逐漸暗了下來,路過武威的時候,宋懷生並沒有入城,而是繼續按照地圖上的路線走。

他準備在離武威郡不遠的平陽郡落腳,那裡是屬於司州的範圍,也算是到了中原了。

回歸凡塵界的這些天,宋懷生心中的執念也淡了不少,隨之而來的輕鬆,讓他終於能夠好好考慮一番年底的內門弟子選拔一事。

……

蜀山劍宗是大宋王朝境內最頂尖的修仙宗派之一,其下弟子眾多,光外門弟子就足足有三千人之多,這還不包括作為宗門核心底蘊的內門弟子。

這些外門弟子中,一些天賦出眾之輩會在今後五年一度的內門弟子選拔賽中脫穎而出,成為宗門內部的核心弟子,鍊氣境修士。

而只要他們能再更進一步踏入先天之境,那麼,便是蛻去凡胎築基成功,從此就算是真正踏上了修仙之途了。

當然,這其中大部分人在三十歲之前都未能突破煉體晉入鍊氣境,天賦至此,也只能抱憾離開,下了山,今後也不過是氣力稍大點的普通人罷了。

在修仙界,不管是宗派還是學宮,都各有其去腐存新、淘汰換血的機制,用以吸納、儲備優秀的弟子,這是保證一個修仙勢力長青不衰的關鍵。

蜀山劍宗作為一個屹立修仙界數千年的鼎盛宗派,自然也不會例外。

宗門每年都會在十一月份左右舉辦一場入門弟子的考核測試,測試分為心性和資質兩項。通常來說,只要資質這關能通過而又無重大失德的話,都是能順利通過考核的。

外門弟子考核由宗門內的十位執事長老負責,宋懷生便是其中之一,而恰好今年就是他出任主考官的年頭。

「現在是九月底,十月中旬我應該就能趕回宗門,但願江華他們不要搞什麼幺蛾子……」

似是想到了什麼,宋懷生微微皺了皺眉。

作為最頂級的修仙宗派,蜀山劍宗對執事長老的最低要求都要達到先天之境,而宋懷生作為其中之一,修為卻只有鍊氣巔峰,雖是巔峰,但一朝不入先天,終是肉身凡胎與修仙無緣。

而這一點,自然也令他在宗門內多受人詬病。

從前老宗主在世的時候還好些,眾人儘管不服他的任命,但最多也只是在背地裡嚼嚼舌根、使使絆子,倒沒人真敢在明面上給他難堪。

可自從老宗主走後,就開始有人跳出來了,而這江華便是這其中最積極的一個,幾次都煽動門內長老們對他進行彈劾,但好在都被宗主給壓了下來。

但即便是這樣,也導致他在門內的威望大減,別的不說,就連一些新晉的內門弟子,都是不甚把他放在眼裡。

而這回又正值他主持新一屆的入門弟子選拔考核,以這江華的性子,多半是會搞出些事端的。

「且行且喜,走馬觀花……」

宋懷生無所謂地搖了搖頭。

他雖然修為不高,但卻活得比很多人都要透徹,事是這麼個事,但還未發生,何苦庸人自擾。

收回思緒,也就在這時,一陣隱晦的嘈雜聲傳入了宋懷生的耳中。他稍一思量便停下馬車,徒步朝着聲音的源頭走去。

……

「這劉福通怎麼頻頻朝着身後的馬車張望?都覆滅在即了,還能有什麼東西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

「財物?不是。難道是…女人!」

「若是這傢伙的妻女,那就有意思了。」

華藤勒住手中的韁繩,稍稍坐直了身子,他注視着眼前的戰局,突然希望它進行得更快一點,到時候,滿地的財物甚至還有馬車內極有可能的女人,都將成為他的掌中玩物。

突然,一個念頭在他心中升了起來,他隨即就對着手下吩咐了兩句,看着那人領命離去,華藤的嘴角緩緩地勾了起來。

戰局已經接近尾聲了,大部分的賊匪已經停下了進攻,他們五六百人將整個車隊圍了起來,只是起鬨、嬉鬧,就像是貓戲老鼠一樣,看着劉福通方面僅剩的幾個武夫在負隅頑抗。

「放下武器吧周教頭。」劉福通說完嘆息了一聲。

「東家!」「東家!」

周亮和左平齊齊低呼了一聲,他們退了回來,簇擁在劉福通身邊,三人相顧無言,儘管結局早已料定,可真到了這個時候,心中還是難免悲戚。

「嘶啦——」

背後傳來動靜,劉福通轉過身去,正撞見自己的妻子陳氏撥開半卷車簾。

「夫君……」

陳氏輕喚,儘管她沒說什麼,可臉上的表情已經寫盡了擔憂。

「弗兒還好嗎?」

劉福通嘴角苦澀,但這卻是他此時唯一想知道的。

「爹爹,弗兒怕,這……這些壞人會不會……把我們也殺了啊?」

馬車內,小劉弗早已嚇得面無血色,此時聽到父親的關切,便立馬湊到了母親身旁,她說話哆哆嗦嗦,顯然已經是恐懼到了極點。

方才外面的動靜那麼大,她怎麼能不透過車窗偷偷觀察,那黑壓壓的匪寇和遍地的殘肢斷骸,無不震擊着她美好的心靈,從小養尊處優的她何曾見過這種場景啊。

女兒的話,劉福通無法回答,真到了這一步,他心裏除了苦澀,就剩絕望了。

「若是一死,倒還罷了,就怕這群匪寇……」

而就在這時,那邊也傳來了華藤的聲音,他策馬而來,前方是幾個匪寇開道。

「嘖嘖嘖,真是好一幕親情情深啊!」

他嘴上說著話,眼神卻是不斷地往馬車裡鑽。

先前隔得遠看不真切,此時一看,果真是一大一小兩個美人兒,大的豐潤艷熟、小的嬌秀可人,兩女各有風情。而且看樣子,似乎還是一對母女。

看到這,一股燥熱直接是從華藤的小腹躥了上來,而就在他準備下令將兩女「請」過來時,眼角處卻有一道人影朝着這邊疾掠而來。

華藤雖是匪寇,但一身武力卻是不俗,在當世也有一流武將的水準,更兼稍有謀略,因此縱橫南北多年倒也是頗有些名聲。

此時他神色不變,感知卻已將那人鎖定。

來者不善!

眉頭微皺,華藤從那不斷逼近的人影身上,感受到了一絲威脅和壓迫之意。但他並不憂懼,只要自己不以身犯險,己方五六百人,耗都可以把對方耗死。

想到這,華藤不動聲色地退到了人群**,而就在此時,戰局的邊緣也出現了騷亂。

那人出手了!

華藤轉頭看去,隨即眼神微微一縮。外圍的匪寇直接是被打得七零八落,沒人能在那道身影之下走過一招。

華藤沒有急着下令,而是又靜靜地觀察了一會,直到他大概摸清那『不速之客』的實力,而自己的手下也被放倒了三四十人後,才下令:

「兄弟們!咱們陣亡了幾百個弟兄,那邊卻來了一個人要劫咱們的胡,你們答不答應?給我殺過去,誰能斬殺此人,賞千金!」

華藤不愧為一方首領,三言兩語便將眾人煽動得群情激奮,匪寇從四面八方圍殺了過去,而看到這一幕的宋懷生,當下也是暗道不妙。

倒不是怕,而是麻煩。

不說他現在動用的僅是煉體八重的實力,便是他力竭要走,憑這些嘍啰也留不下他,只是那樣就談不上救人了。

他之所以隱藏實力,是打算製造騷亂誘土匪頭子來跟他打,而後趁機擒賊擒王結束戰鬥。

不曾想這土匪頭子倒是謹慎果決,直接退居幕後,在分出一小部分人看住車隊後,竟轉而將大部隊調過來對付他。

「這是要用車輪戰耗死我嗎?」

宋懷生一邊應付着四面而來的進攻,一邊想着。而隨着敵人的不斷增多,在密集的拳腳刀斧的進攻下,他的實力也漸漸開始藏不住了。

超一流武將!

看到這幕,華藤的臉微微有些發白。

他雖藏在眾人之後,可眼神卻沒離開過前方的戰局。中年文士此刻展露出的實力讓他心有餘悸,好在他夠猥瑣,沒有像愣頭青一樣直接衝上去干,否則現在他就算不死也絕對要重傷。

「哼,超一流武將又如何,那也是人,我就不信這五六百人、刀槍劍棍耗不死你!」

超一流武將算是凡塵界的極限戰力了,身懷千斤之力,迅若奔馬,動如雷霆,這種威勢確實非常人能及。

但凡事都有個限度,超一流武將也不能例外。

只要你還是肉身凡胎,就逃不過所謂「亂拳打死老師傅,功夫再深終怕菜刀」的『至理』。

古往今來,戰死沙場的猛將,其中的超級武將也不在少數,無不是在戰爭之下被人海給吞噬的。

時間就這樣一分一秒地走着,喊殺聲和碰撞聲不斷傳來,中年文士的身影若隱若現,如海浪下的扁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