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致命掠奪:在他深情中淪陷
致命掠奪:在他深情中淪陷 連載中

致命掠奪:在他深情中淪陷

來源:google 作者:賣瓜的王婆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賣瓜的王婆 殷天嬌 現代言情

在殷城,無人不知財富地位不相伯仲的殷霍兩家是天生的死對頭傳聞殷城首富的獨生孫女殷天嬌自小嬌縱跋扈,目中無人到了年滿二十二歲的年紀,卻無人敢上門提親一夜之間,聽聞霍家那位剛出獄不久的私生子——霍北鄴入贅到了殷家成為了那位頂級白富美的合法老公,一時之間惹得全城議論紛紛,流言四起……而新婚不到一年,消失了五年的初戀男友蕭天夜突然以霍家養子的身份出現在了殷家的生日宴上……展開

《致命掠奪:在他深情中淪陷》章節試讀:

還未走近身,殷天嬌被他臉上的燒傷嚇得立馬閉上了眼睛,隨即把腦袋偏向了一邊。

好巧不巧地,她把小臉埋進了身旁人的胸口上。

霍北鄴見狀,順勢把她擁入了自己的懷裡緊緊地抱住了她。

他低下頭去,小聲安撫了她幾句。

隨後,他陰沉着臉看向對面的男子,大聲呵斥道:

「你是誰?你想幹什麼?」

臉上有燒傷的男子沒有理會他,走到距離殷天嬌一米左右的地方彎腰放下了手中的花瓶。

他定定地盯着她的側臉看了幾秒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眼見他越走越遠,霍北鄴對着懷裡的人輕聲說道:

「天嬌,他已經走了。」

聽到頭頂傳來的聲音,殷天嬌這才退出他的懷抱,睜開眼睛回頭看向前方。

望着那人的背影,她心中頓時升起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可轉念一想起他臉上恐怖的燒傷,她立即搖了搖頭,似是要把這不正常的念頭給甩掉。

「天嬌,你看,你心心念念想要的花瓶這不就有了嗎?」

說話間,霍北鄴已經拿過地上裝有鮮花的花瓶,遞到了她的眼前。

伸手接過他手中的花瓶,殷天嬌小心翼翼地撥弄了幾下花瓣,低頭湊了上去。

聞着誘人的花香,她絕美的臉上再一次露出了笑容。

「跟你在一起快一年了,我竟然都不知道你這麼喜歡花。」

說完,霍北鄴自嘲地笑了笑。

殷天嬌抬眸看了他一眼後就沒有再搭理他。

她自顧自地轉過身去,沿着來時的路往回走了。

身後的男人無奈地搖了一下頭後,抬腳跟了上去。

二人前腳剛走進廂房內,管家後腳就走到了門口,看着他倆一臉焦急地說道:

「二少爺,二少奶奶,大家都在等着你們一起用晚餐呢。」

聞言,霍北鄴不甚在意地說道:

「不就是吃個晚飯嘛,你這麼著急忙慌地做什麼?」

他一句話把管家堵得啞口無言。

殷天嬌把手中的花瓶擺放好後,立即轉身朝着管家走了過去。

「管家,帶路吧!」

管家看着她點了一下頭,「二少爺,二少奶奶,這邊請!」

順着管家手指的方向,殷天嬌步伐優雅地往前走去。

看着她頭也不回地就走了,霍北鄴的臉色一下子就垮了下來。

猶豫了幾秒後,他立馬快步跟了上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管家的帶領下,殷天嬌二人來到一間燈火通明的房間門口。

一張暗紅的圓木餐桌上,擺滿了冒着騰騰熱氣的精緻菜肴以及華麗的餐具。

坐在餐桌前的五人發現門口的動靜,目光齊齊地朝着他倆看了過去。

第一次在這種陌生的場合和這麼多陌生的面孔一起吃飯,殷天嬌心底還是有些抗拒的。

可她身後的霍北鄴卻沒有給她猶豫的時間,他順勢牽起她的小手,拉着她一起走了進去。

在她剛準備坐到蕭天夜旁邊的空位置時,霍北鄴搶先一步坐了下來。

見此情形,殷天嬌只能在他旁邊唯一的一張木凳子上坐了下來。

《致命掠奪:在他深情中淪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