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
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 連載中

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

來源:外網 作者:九歌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九歌 都市言情

《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是九歌精心創作的都市言情,筆趣閣實時更新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最新章節並且提供無彈窗閱讀,書友所發表的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評論,並不代表筆趣閣贊同或者支持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讀者的觀點。展開

《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章節試讀:

[/]

那個李向陽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楊雲帆前面,冷嘲熱諷道:「是不是你這個臭小子拿了什麼不幹凈的食物給檀香吃?看你穿的邋裡邋遢的,吃的東西說不定有什麼病毒。吃了不幹凈的東西,當然會肚子痛。」
李向陽本以為楊雲帆看起來土包子一個,容易欺負的很,誰知道他完全想錯了。
他剛說完,楊雲帆就噌的一下站起來。
「你說什麼?你這個四眼田雞,說話歸說話,把你的狗爪子縮回去!」楊雲帆身材高大,一米八以上,李向陽長得乾瘦乾瘦的,就跟癮君子一樣。楊雲帆一站起來,他就有點虛了。
「我,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李向陽色厲內荏的看了楊雲帆一眼,而後看向陸檀香,轉移話題道:「檀香,讓我看看你的肚子吧,我可是湘潭大學醫學系的。」
一邊說著,那個李向陽一邊小心翼翼的繞過楊雲帆,來到陸檀香身邊,作勢要把手伸到陸檀香的肚子上面去。
「呵呵,你這四眼田雞還真有意思。給你條繩子,你就會順着杆子爬。」
楊雲帆一看他這個樣子,就知道他要趁機吃豆腐,絲毫不給他留面子,直言諷刺道:「不過,我勸你還是不要打她的主意好。我觀你四肢乏力,眼袋發青,額頭更是出現莫名豎紋,估計腎虛的很。我猜你每天五點鐘,就要肚子痛,起來拉肚子吧?」
「你,你怎麼知道的?」李向陽一聽這話,臉色瞬間大變。
這麼秘密的事情,這個土包子怎麼知道的?這事情,他可是誰都沒有告訴。年紀輕輕就腎虛,這種丟人的事情,他才不會說出去。
「我怎麼知道的?」
楊雲帆嗤笑一聲,道:「你不知道自己臉色青暗無光,額頭還有豎紋嗎?這是最簡單的腎陽虛面相。虧你還說自己是學醫的,真是丟人現眼。」
沒想到這個土包子竟然還有一點醫術,估計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李向陽自忖是對方說中了自己心事,不過,卻也不願意在陸檀香面前丟人,當下不再多說,低頭繞過楊雲帆,往陸檀香而去。
「四眼田雞,我勸你最好少看那些淫穢的東西,也少想那些齷齪的事情。不然,等到你腰膝酸冷,脘腹畏寒,形寒肢冷,四肢不溫的時候,那就倒了大霉了。」
那李向陽充耳不聞,哼了一聲,回頭瞪着楊雲帆,色厲內荏道:「你這個臭土鱉,危言聳聽,還不滾開!你身上那麼臭,都快把人給熏死了!檀香現在呼吸都困難了,看來是需要做人工呼吸了。你這土鱉說話這麼臭,一定有口臭。所以,這人工呼吸,還是我來做吧。」
說完,他洋洋得意,哈了幾口氣,正準備湊到陸檀香旁邊去。
陸檀香這會兒懶得理會李向陽這個癩蛤蟆,用最後的力氣一把將他推開,反而不斷的哀求楊雲帆道:「小哥,你再幫我捏幾下吧?」
「什麼?再捏幾下?你要他捏你什麼?你,你們……」那男青年聽到這話,臉色頓時變得漲紅無比!
他從高中開始就追求這個陸檀香,一直追求到大學。還死皮賴臉的跟她報考同一所學校,就是為了近水樓台先得月。誰知道自己只不過跟陸檀香分開了幾個小時,就讓人趁虛而入了!
一瞬間,他像是一隻鼓脹起來的癩蛤蟆一樣,兩頰氣呼呼的,瞪着楊雲帆:「小子,我看你敢動一下!」
「檀香,等我一會兒!」說完,那個李向陽趕緊跑了出去。
不到一分鐘,他又滿頭大汗的跑回來了。
只見他獻寶似的拿出了一包止疼葯,遞給陸檀香:「檀香,吃了這個止疼葯,半個小時就起效了。」
楊雲帆看了一眼,原來是「布洛芬緩釋膠囊」。
看到這個葯,他簡直要暈倒了。
一個大男人,竟然隨身帶着一包痛經吃的止疼葯,簡直讓人無言以對。
只是,陸檀香看了一眼那個止疼葯,臉色更加難看了,斥道:「我對這個藥物過敏。吃了會更痛!李向陽,你是不是想痛死我?」
罵了幾句,陸檀香又哎呦哎呦的捂着肚子,雙腿交纏着,看來是痛的難受極了。
「那可怎麼辦啊?」
李向陽假裝焦急。
而後,他扶了一下眼鏡,忽然間,眼睛微微一眯,猥瑣無比道:「要不,還是讓我給你揉揉肚子吧。我的手法很好的,幫你揉了肚子,保證你很快就不痛了。」
「滾開吧,你!」
還沒等李向陽說完,楊雲帆就一把將這個猥瑣的四眼田雞扯開,走到陸檀香旁邊。
二話沒說,楊雲帆就開始去脫陸檀香的鞋子。
李向陽雖然被扯開,但是他不甘心離開,冷眼旁觀,看看楊雲帆想做什麼。要是等一會兒沒效果,他就上去罵他個狗血淋頭。可沒想到,楊雲帆二話不說,先把陸檀香的鞋子脫了。露出了陸檀香嫩白的小腳丫。
「你幹什麼?大庭廣眾耍流氓啊?幹什麼脫她鞋子?」
李向陽自忖自己不是楊雲帆的對手,索性叫了出來,試圖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果然,一聽這邊有人耍流氓,不但乘務員就過來了,還引來了不少閑得蛋疼的乘客。
「傻逼!」
楊雲帆淡淡吐出兩個字,氣的李向陽的臉色一會兒紫一會兒青。
「小夥子,你做什麼呢?」這時候,乘務員也到了,看到楊雲帆的動作,皺起眉頭,問道。
楊雲帆還沒回答,旁邊有個大媽道:「我看這小夥子好像是個中醫,正在取穴位。幫人家小姑娘按摩呢。」
而接下來,楊雲帆的話也正好印證那大媽所言。
楊雲帆看了一眼陸檀香,道:「痛經病位在胞宮,變化在氣血,多因氣血運行不暢,不通則痛。我已經幫你按摩過合谷穴,現在取太沖穴繼續幫你疏通血脈。記住,此穴位位於足背側,第一、二趾跖骨連接部位中。你用手指壓一下,能感覺到動脈映手。下次你要是再痛,自己也可以按摩。」
「謝謝。」
陸檀香面色蒼白的點了點頭,因為之前的按摩效果很好,她對楊雲帆倒是十分信任。
「就你這毛都沒有長齊的傢伙,還是中醫?」李向陽顯然對中醫不怎麼感冒,不屑地哼了一聲,「你行不行啊?」
誰知道楊雲帆抬頭一瞪眼,衝著李向陽冷聲道:「就你這腎虛陽痿的傢伙,剛才還想對人家姑娘人工呼吸。你說你,行不行啊?」

《至強醫護陸檀香楊雲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