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只要把你們都熬死,我就能無敵
只要把你們都熬死,我就能無敵 連載中

只要把你們都熬死,我就能無敵

來源:google 作者:酸寶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酸寶 陳夏

修行一事,求的是長生不老,但壽元終有盡頭,因此需要不斷修行,成就聖人、大帝,以此延長壽命陳夏卻完全反了過來,自穿越起,他就永生不死,且多了一個屬性加點系統,每多活一年,就能獲得一個屬性點於是諸天萬界之間,出現了一個頂級老六的傳說「君子報仇,十萬年不晚」「你巔峰時我退讓,你衰老時我騎臉」——陳夏展開

《只要把你們都熬死,我就能無敵》章節試讀:

陳夏穿越了。

以不死人的身份。

且腦海里還存在一個屬性加點系統,一共分為了三個選項。

力量、法力、氣運。

每多活一年,就會得到一個屬性點,現在計時是0年1天。

他呼出一口氣,覺得壽命無窮無盡的自己,活個幾百幾千年不是綽綽有餘嘛,這系統就是完完全全的送點數呀。

此時他還沒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只是感覺風兒突然變得喧囂了起來,像是暴雨來前的劇烈吹拂。

天空傳來了巨響,似雷霆到來前的嘶吼。

聲音的傳播是比光要快的。

陳夏知道這一點,所以他沒太在意,只當是一場大暴雨而已。

他此刻站在山巔,位於大樹底下,總覺得有些不安全,想要向山下走去,尋個小土坡躲躲雨水。

轟!

天空的聲響更大了,像是被打破了一個窟窿,雷霆肆意鳴叫。

陳夏覺得有些不對勁,驟然轉頭望去。

先是迎面撞來的暴風!

他抬頭。

天穹高處,是一隻覆蓋天穹的大手,雷霆像是小蛇,攀附在大手之間,滾動流轉!

大手下邊,是被陰影籠罩的城鎮,城門口還有驚慌失措的人群不斷湧出,想要逃離。

「螻蟻。」

一道不帶感情的冷哼,像是炸響天地之聲,滾動着無盡的冷酷。

手掌拍了下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憐憫。

真像是抹殺螻蟻!

這是陳夏被餘波震暈前看到的最後景象。

等他醒來時,眼前已經沒有了城鎮,只留下一個數十里大小的手印,深沉的刻印在了大地上,徹底的取代了之前的城鎮。

而那些驚慌逃離的人群,也隨着城鎮全都不見了。

數十里,甚至百里之內,只有陳夏這麼一個活人。

從此刻起,陳夏就決定了,他要找個地方閉關,得把這些仙人都熬死才行。

他孤身一人,長途跋涉,準備尋找閉關的好地方。

一路上艱難險阻都有一些,例如路邊的劫匪,官府的人馬等,都給他帶來了不小的阻力。

但陳夏是何人,秉着打不過就加入的思想,陳夏成功的擁有了劫匪的資歷,且之後在官府搜查中,還因為表現良好,舉報有功,得了個巡捕的身份。

他在官府安穩做着,打算先攢些錢,再去隱居,躲個幾千萬年,把屬性點加起來了再說。

他現在也沒有修行的法門,只能等着系統加點。

凡間也流傳着修行者的故事,甚至就有修行者混入其中。

雖然是最低級的修士,但也比凡人強大太多,若是名門正派的修士還好說。

換了散修邪派的話,屠殺一個鎮子都是小事。

這種事例,在當今天下並不算少。

甚至有一位金丹邪修殺了皇帝,自己當皇帝的案例。

好在陳夏位於的鎮子偏遠,資源匱乏,也沒什麼遠古大能的遺迹洞府,所以千年來都沒出現過什麼修士。

而陳夏平日行事也很小心,身為官府巡捕,保護費絕不多收,絕對是商戶可以承受的範圍。

甚至於商戶抱怨了,陳夏還會主動返還一些銀子。

所以陳夏的名聲在一眾巡捕里是一等一的好,鎮里的商戶都這麼稱讚他……

從來沒有出過一個這麼像巡捕的劫匪。

沒錯,在商戶們看來,其實鎮里的巡捕和劫匪沒什麼區別,巡捕就是打着官家的名義,收的少了一點而已。

但陳夏不一樣。

他是真收的少。

甚至就像是走個過場一樣,給多少由商戶說了算,下到一枚銅錢,上到一兩銀子,突出的就是一句話。

絕不多收,可以少要。

收錢是為了生活,少要是為了良心。

鎮里的商戶都挺感動的,說起陳夏,那都是豎起大拇指,誇讚道。

「鎮里好久沒出這麼有良心的劫匪……巡捕了!」

陳夏甚至因為風評良好的原因,成為了尾溪鎮今年的優秀巡捕,得到了一點功績。

但這並不是陳夏關心的,他更關心的是今天過後,系統給予的第一個屬性點就要來了。

夜晚,十二點剛過。

陳夏在鎮外的山洞裏,將洞從裡到外埋住,確認安全後,才開始加點。

力量、法力、氣運。

如果陳夏十二歲的話,會選擇氣運,當時他迷信主角光環,也幻想過自己會是主角。

如果他十八歲的話,會選擇法力,吐火、弄水、御物,無論哪一個,聽起來都是這麼炫酷,沒有哪個剛成年的男孩能夠忍住這種誘惑。

但是現在他二十六歲了,該為自己的未來做考慮了。

成熟的男人,必須擁有力量。

所以陳夏選擇了力量。

【加點成功,力量:1】

當這道聲音從陳夏腦海里傳出來時,他感覺到了磅礴的力量從體內傳出,身體溫度瞬間升高,變成紅溫,且還在釋放蒸汽。

拳頭逐漸變得僵硬起來,像是鋼鐵一般,充盈的力量在裡邊盤旋,不斷衝撞,迫不及待的想要宣洩。

陳夏一拳砸到旁邊的小石子上。

根據初中物理知識,表面積越小的石頭,其實越難碎開。

但陳夏這一拳下去,再抬起來時,小石子已經成為了稀碎的石粉,和泥土粘粘在了一起。

根據書上的記載,能碎石的武力程度,已經達到了三牛之力,而九牛之力就算是練氣期的體修了。

陳夏打的這顆小石頭比普通的碎石要難些,且是直接的打成齏粉,所以不是普通的碎石這麼簡單。

應該比三牛要厲害一些,但具體多少他也不知道,總不可能真和牛去打一架吧。

他收拾了一下身上,將被汗水浸濕的衣衫脫下,只套上最外邊的官服,身體在這寒冬臘月里也感受不到寒冷,甚至還有一些溫暖。

陳夏懶得用鏟子挖了,直接一拳打向面前的土堆,直接干塌,自己從塌陷的土堆里慢慢爬了出來。

外邊有夜裡醉酒閑逛的幾個漢子,突然看見土堆里伸出一隻手來,頓時把酒嚇醒了大半,朝同伴叫嚷道。

「牛子,你看那是什麼?!」

「二狗,喊什麼喊呢,大驚小怪的!」

牛子先呵斥一聲,隨後順着二狗的話語望去,神情一愣,酒瓶落下,驚呼一聲。

「卧槽,屍變!」

一行酒鬼趕忙朝山下跑去,片刻不敢拖沓,嘴裏還喊着。

「快請木斜央道長來,他專業對口!」

陳夏從土堆中爬出,抖落一身泥土,瞧着幾個逃離的人影,翻了個白眼。

什麼木斜央,你就是把林正英請來都沒有。

他又不是殭屍。

陳夏哼着小調,心情不錯,慢悠悠的朝山下走去。

「小螺號,瞎幾把吹,海鷗聽了,瞎幾把飛~」

————

開年過後的第二天。

尾溪鎮出事了。

富貴老爺家的小兒子死了,屍體眼神空洞,神情蒼白,身軀幹瘦。

尾溪鎮全體巡捕出動,探查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