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連載中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

來源:google 作者:等於忘記gvx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孫悟行 遊戲動漫 等於忘記gvx

一個社畜因為莫名的原因來到了天際省,然後他驚恐的發現自己似乎正在前往行刑的路上費勁千辛萬苦逃脫之後,下古墓、摸遺迹、搶巨龍、扒強盜是從此走上人生巔峰,還是墮入另一個深淵?盡情拭目以待吧展開

《只要膽子大奧杜因放產假》章節試讀:

難道說我要被變成小姐姐了?

孫悟行瞬間清醒過來了,費勁的抬頭看向聲音的源頭。

驚恐的發現了一個長相很眼熟的陌生人坐在自己斜對面,而自己的手腳卻被綁了起來。

(・∀・*)?不出意外的話,自己應該是出意外了?

「難道說我這是遇到黑車了?」

帶着疑惑,孫悟行四下張望,他發現自己似乎是在一輛破舊的馬車上。

對面還有一個人,穿着一件紅色的短袍。在跟旁邊的人說著什麼。

而自己的右側,坐着一個身穿黑色熊皮大衣,被綁着雙手雙腳,甚至嘴也被蒙上的人。

這幾個人咋看咋眼熟,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正巧,對面的兩個人也聊起了天。

「這就是天際的至高王,風暴斗篷的統領者,烏弗瑞克.......」

後面的話孫悟行沒有聽到了,因為他大受震撼。這輛馬車,這些人,這些話,他聽了不下上百次了。

作為一名資深的老滾玩家,現在這場景不就是遊戲開場嗎?難道有人跟自己鬧着玩,想來個角色扮演?

朦朧的天空漸漸變得明朗起來,孫悟行偷偷的打量起烏弗瑞克,他發現這位風暴斗篷的統領卻一點也沒有要上刑場的那種感覺,反而是一臉的輕鬆和戲謔。

嗯,確定了,自己應該是穿越了。這時孫悟行的心也漸漸的平復了下來…平復個毛啊!

穿越了!還是到了老滾五的劇情里,還是直接被帶到了刑場!

想想自己的小命,孫悟行不確定自己是不是抓根寶,雖然這個座位跟出場方式很像,但是這可是性命攸關啊。

沒有抓根寶就不會吸引來傲嬌因,刑場就不會被襲擊,自己就不能趁機逃跑…在他努力的開動腦筋想辦法時,一個小鎮出現在了視野中。

海爾根,這裡本是一座帝國的邊境要塞,鎮守着塞洛迪爾通往天際省的北大門。這座要塞經歷過無數的戰火,現在依舊佇立在這裡。

只不過因為戰爭結束了,帝國取得了天際省的控制權。這作為戰火而生的要塞逐漸失去了原本的價值。

一座為戰爭而建造的要塞,因為交通便利,發展成了一個經濟要鎮。

類似於北歐風格般粗獷的房屋錯落在街道兩旁。空氣中夾雜着異味,那是幾種難聞的味道的結合體。

本就不寬敞的街道兩側擠滿了城鎮的居民,整個街道亂糟糟的。

道路也只是簡單的鋪設的一些石板,似是年份太久,很多石頭甚至被都磨平了,顯得坑坑窪窪的。

穿着紅色帝國制式護甲的士兵手持着短弓站哨塔和城牆上環視着遠方。

馬車緩緩進入城鎮以後駛向了一個方向,那裡應該是臨時的刑場。

孫悟行的心情很複雜,雖然他無數次幻想着能夠進入遊戲世界,鑄就一段傳奇。

但真的到來時,卻發現自己並不能做到像自己操控的角色那樣擁有無敵之資。生命只有一次,自己沒辦法使用SL大法。

馬車停下了,幾輛馬車並排停在了城牆邊。

「都下來,你們這些該死的風暴斗篷,現在點名!」

一個有些粗壯的女聲驚起了還在沉思中的孫悟行。

「帝國人最喜歡搞這些該死的名單了,來吧兄弟,松加德在召喚!」拉羅夫站起了身子緩慢但又堅定的走下了馬車。

「排好隊,開始點名。」隨着孫悟行跳下馬車,女聲再次響起。

「拉羅夫!」

「在。」

「烏弗瑞克!」

「在這裡呢。」由於嘴巴被堵着,拉羅夫替烏弗瑞克回答了。

「洛克爾!」

「不,不!我不是風暴斗篷,你們不能這麼對我!」

洛克爾掙脫了衛兵的挾持,逃向了遠處。

聽着這熟悉的對話,孫悟行知道按照劇情,這個名叫洛克爾的偷馬賊要死了。

「衛兵!」

一名衛兵搭弓射箭,直接命中了洛克爾的後心,洛克爾撲通倒地,逐漸沒了聲息。

「現在看看誰還想逃跑!到你了,你是誰?」

孫悟行走上前去,低着頭沒有看哈瓦達和那名帝國女隊長,

「賽博恩。」

隨口說出了一個名字,這是他在游戲裏常用的網名。不知道為什麼,冥冥之中一種奇怪的力量阻止了他說出自己的名字。

「隊長,他不在名單里。」哈瓦達看了看名單,發現並沒有這個名字。

「抬起頭來。」

女隊長拿出了一塊水晶,孫悟行抬起了頭看着那塊水晶十分的疑惑。不對呀,游戲裏似乎沒有這樣的展開啊。

「emmm」女隊長仔細地觀察了一番孫悟行,看向了水晶,水晶上浮現出一張張面孔。逐漸的皺起了眉頭。

面前這個人應該是是被誤抓的。按照正常流程,要上報到高層然後關押起來。等完全確認了他不是通緝犯或者風暴斗篷的話,他就會被釋放,帝國也會給一些錢作為補償。

在女隊長看着水晶的時候,孫悟行也在打量着女隊長。他發現女隊長並不是老滾原版那粗獷的長相,而是很漂亮很精緻的面孔。

「怎麼回事?」

這時一陣馬蹄聲由遠至近,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音打斷了女隊長。

「圖留斯將軍,這個人不在名單上,而且也不是通緝犯或者風暴斗篷。」

女隊長收起了水晶敬了個禮。

「別管那該死的名單了,快點行刑。」

圖留斯將軍揮了揮手,便驅馬離開了。

「抱歉了朋友。」

女隊長帶着歉意看向了孫悟行。示意哈瓦達帶着他前往行刑台。將軍發話了,她無能為力。

「抱歉,都怪那些該死的風暴斗篷。」

哈瓦達帶着孫悟行走向行刑台,邊走邊道歉。他也不想讓一個無辜的人因為別人的惡行而喪命,但他的同樣無能為力。

行刑開始了,在第一個風暴斗篷的士兵被斬首之前,天邊炸起了一聲響雷般的咆哮。

孫悟行也振奮起來,這吼聲應該是代表着奧杜因就在附近。自己的小命很大幾率能保住了。

(省略一大堆劇情廢話)

很快孫悟行被衛兵押上了行刑台,士兵一腳踹在了孫悟行的腿關節處,順勢把他按在了行刑台上。

劊子手手中的斧頭高高舉起。

「吼!」

炸雷般的吼聲將劊子手震得搖搖晃晃。由於是側着臉,孫悟行很清楚的看到一頭黑色的巨龍落在了行刑台邊的哨塔上。

「天哪那是什麼!是巨龍嗎?」

「Shul」奧杜因大口一張,吐出了帶有焚盡萬物之勢的龍息。

火焰肆虐在大地上,木製的房屋觸之即燃。居民們慌忙地逃竄,想要離開這片煉獄。

圖留斯不愧是沙場老將,很快的組織起了士兵們進行反擊。

大量的箭矢甚至蓋住了奧杜因巨大的身軀,只不過這樣的攻擊對它而言就如同撓痒痒一樣。

奧杜因毫不在意的揮動雙翼,巨大的風壓把這些毫無威脅的箭矢吹回了地面。

一時之間帝國士兵們被自己射出的箭雨弄的傷亡慘重。

「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跑!」

看到孫悟行還獃獃地跪在那裡,拉羅一把拉起了他。

孫悟行這才從奧杜因帶來的衝擊中反應過來,掙扎着跟上了他的腳步。

跑了沒多久,孫悟行便覺得體力不支了,個21世紀的社畜。雖然有在健身房擼過鐵,但終究比不上這些戰亂時代的軍人。

好在他們跑進了一個哨塔之中,勉強緩了一口氣。拉羅夫找到了一把匕首,幫他們割斷了身上的繩子。

活動了一下有些酸脹的胳膊,孫悟行開始搜颳起了這座哨塔。

箱子里有一把長劍,一把短弓,還有一面圓盾;不過孫悟行沒有找到箭矢。

孫悟行試了一下,短弓他可以完全拉開,但是長劍他只會胡亂的揮舞。

突然間兩個帝國的士兵大喊着沖向了他們。

拉羅夫反應很快,一個轉身躲過了士兵揮砍的短劍。

他手中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刺進了那名士兵的咽喉。

另一名士兵被拎起雙手斧的烏弗瑞克給開了個大大的腦洞。

鮮血噴涌而出,空氣中充滿了鐵腥味。

孫悟行被刺激到了,他的胃一陣抽動,人體自保機制就要被激活了。

拉羅夫一把捏住了他的喉嚨,輕拍着他的背幫他壓下了那股嘔吐的衝動。

這個時候如果吐出來,會導致體力大量流失。

「第一次見到死人嗎?這可不像是一個諾德人該有的表現。好了我們要趕緊出發離開這裡了。」

孫悟行感覺有些怪異,他不知道現在自己是什麼樣子,從拉羅夫的話里聽了出來,自己現在的外貌很像諾德人?

不過沒有時間給他思考了,哨塔的牆壁被奧杜因撞出一個大洞。

「Shul」對着哨塔內部就是一口吐息。

「快我們分開跑,你往那邊走。」

在奧杜因離開了哨塔之後,拉羅夫帶着烏弗瑞克離開了哨塔,孫悟行跑到奧杜因撞出的大洞處跳了下去。

畢竟只是個普通人,跳到外面之後,孫悟行感覺自己的腿好像骨折了一般,軟倒在地上,掙扎着卻站不起來。

「快,想保住命就跟上我。」

哈瓦達沖了過來把孫悟行拉了起來,還沒來得及道謝,哈瓦達便帶着他往一條小路跑去。

「拉羅夫,你這個該死的叛徒,快滾開!」

「哈哈哈,哈瓦達我們就要逃跑了,這次你別想再攔住我們了!」

「快滾吧,下次看到我一定親手把你送到松加德!」

哈瓦達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拉羅夫的背影,然後走進了一座要塞中。孫悟行看了一眼拉羅夫消失的背影,便跟上了哈瓦達。

「看來我們算是逃了出來,我們必須繼續前進。你叫賽博恩對吧,我去看看這裡有沒有治療燒傷的葯,你找找看有什麼有用的東西都帶上吧。」

孫悟行那還客氣?當即便四下搜尋起來,垃圾佬的被動激活,看啥都想帶着。

但是這不是遊戲,拿多少東西全靠自己背,孫悟行只能放棄了。

「這裡有一個箱子,看看裏面有什麼?」

循聲望去,孫悟行果然看到了一個箱子,急忙跑過去打開了箱子。

裏面是一套嶄新的帝國士兵的制式皮甲,旁邊還有一個裝滿箭矢的箭筒。

當即便脫下了自己身上的破爛衣服,把皮甲套在了身上。由於身材原因,皮甲有些寬大,但好在算是有了一些防護能力。

「把這個喝下去,應該會有一些幫助。」

哈瓦達遞給了孫悟行一支紅色的藥劑。孫悟行接過瓶子後打開瓶塞一飲而盡。藥劑很快就起了作用,這個應該是遊戲中的微弱恢復藥劑,只是緩解了他雙腿的不適感。

「別發獃了,我們快走。」

哈瓦達拔出短劍活動了一下,一把拉開了審訊室的大門。審訊室內一個風暴斗篷士兵正在跟幾個犯人圍攻拷問官。

「你們這些該死的風暴斗篷,去死吧!」

哈瓦達高呼着加入了戰鬥,沖向了一個正在跟拷問官扭打着的風暴斗篷士兵。

一劍刺穿了他的的胸膛,孫悟行在外面看的眼直抽抽。

那個風暴斗篷士兵身上還穿着一件皮甲呢!他自認如果自己去的話,甚至那件皮甲他都刺不穿。

剩下的幾個犯人很快的被拷問官跟哈瓦達解決掉了。

他們都是從監牢里逃出來的犯人。沒有裝備,沒有武器,甚至他們的體力都因為被折磨而嚴重不支。

「這些人似乎不滿我們對待他們同伴的方式。」

幹掉最後一個風暴斗篷士兵的時候,拷問官開起了玩笑。

「外面發生什麼了?這些風暴斗篷是哪裡來的?」

「一條巨龍襲擊了海爾根,現在我們必須逃出去。」

「真的嗎,那你們快走吧,這裡的東西能拿的都拿走。」

拷問官打開了一個牢門。

「這裡有一個密道,跟一個山洞連在一起的,這是一個犯人挖出來的,只是他還沒逃出去就被抓住了。」

哈瓦達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個鑰匙遞給了孫悟行,「你看看這些犯人身上有沒有什麼有用的東西,反正他們已經前往松加德了,那麼他們也不需要這些東西了。」

孫悟行接過了鑰匙,打開了一個牢門,裏面有一個似乎是死去沒多久的犯人。看他的打扮應該是一個法師。

從他身上摸索了一番,只找到了十二枚金塞普汀,另外還有一本《電火花》。把東西都收了起來,拷問官又遞給了他幾瓶藥劑。

「好了我們快走吧,必須把消息帶出去,天哪就像是做夢一樣,巨龍復蘇……」

哈瓦達的聲音越來越遠,孫悟行看向了拷問官,一個念頭在他的腦子裡揮之不去,

「拷問官先生,你不準備離開這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