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智者不入愛河,鐵鍋燉只大鵝
智者不入愛河,鐵鍋燉只大鵝 連載中

智者不入愛河,鐵鍋燉只大鵝

來源:google 作者:紅天霞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紅天霞 蔡麗絲

從今天起做個反派遇到挫折第一反應永遠都是:哈哈,事情變得有趣了!冷漠無情瘋批女主x吃人不吐骨頭偏執強大的昊天大帝快穿+系統+無厘頭+沙雕+後期黑化+病嬌+省略號……展開

《智者不入愛河,鐵鍋燉只大鵝》章節試讀:

乘着轎子,轎簾上的流蘇一步一搖,四角落的銅鈴流蘇也一步一響。

混沌殿內。

主座上,一個紅髮男子正襟危坐着。

他長得高大魁梧,體格強健結實,渾身肌肉被太陽曬得黝黑,泛着健康的光澤。一頭紅髮,顯得凌厲威武,透着難以掩飾的傲然霸氣。

紅髮男子扯了扯不羈的眉毛,不屑地對坐在客位的龍蝶說道,「聖女今天大駕光臨,不知所謂何事?」

龍蝶不慌不忙地抿了口茶,放下了茶杯,單手撐頭,手肘靠在桌子上,用那一雙含情眼靜靜地看着他,上揚着嘴角,不答。

「聖女何故如此看我?」

龍蝶繼續含情脈脈地望着祭劍魂,這讓祭劍魂非常坐立不安。

「是我臉上有何東西不成?」

龍蝶搖了搖頭,「沒有,祭劍魂魔神大人的臉,很乾凈~」

祭劍魂一臉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今天聖女抽了哪門子風,明明以前那麼怕自己,遠遠遇到了就繞道走,今天怎麼就……

「聖女大人,您有話直說,我這個人不喜拐彎抹角,您半天不說話,我這也猜不出來啊!」

龍蝶站起身來,緩緩走上了台階,慢慢靠近主座,在主座偏側停了下來,手指緩緩點了幾下座椅扶手,然後緊緊捏住了扶手,頭逐漸靠近了祭劍魂,臉也越發靠近了。

「世人皆傳祭劍魂赤面獠牙,今日細看,我覺得這傳言,不準。」

祭劍魂的臉龐黝黑,神色嚴峻,兩道上揚的劍眉之下,兩隻炯炯有神的眼眸中燃燒着盪動的火焰,發出使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祭劍魂偏頭迴避了龍蝶,龍蝶卻步步緊逼。

「怎麼?你個大男人還害羞上了?」

祭劍魂被這句話激住了,轉回頭瞪着龍蝶,道:「誰害羞了?誰會對你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小屁孩兒害羞!」

祭劍魂看着龍蝶,那近乎蒼白的面孔上,一雙冷冽的雙眸里,一邊是嬌嫩的矢車菊的藍色,另一邊是堪比翡翠的祖母綠,她的眼神柔和而又溫暖,卻又透出寒潭般的幽深之色,讓人捉摸不透。

祭劍魂看着現在的龍蝶,多多少少是有些震撼的,這怎麼一夜之間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

「真的嗎?那祭劍魂哥哥的長好了沒?給我看看唄!」

祭劍魂差點吐了一口老妖血,他一個大直男,活到現在哪裡見過這個場面?他整天都只知道打打殺殺,和他這麼近距離說話的除了原先的魔王皇甫君冕,要麼是敵人,要麼就是死人!

現在這麼一個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美人兒在自己面前,這他哪裡抵得住!他趕緊站起了身,走了幾步避開了龍蝶的視線,正所謂惹不起躲得起!

「聖女不要再折騰我了。」

龍蝶不依不饒,也上前了幾步,拉着祭劍魂的一角衣襟,嬌嗔嗔地道:「哥哥,你昨晚在床上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圍觀丫環:!!!???

「我聽到了什麼?聖女昨晚幹了什麼?和祭劍魂魔神睡在一起了?」

「不是,我聽清楚了的!聖女和祭劍魂睡了!」

「什麼!?傳下去,聖女和祭劍魂魔神有孩子了?」

「什麼,聖女已經懷胎三月,孩子是和祭劍魂魔神的?」

殿下一陣嘈雜聲四起。

祭劍魂察覺不妙,便對四下一陣大吼:「你們再敢胡亂說話,我就活拔了你們舌頭喂狗!」

「省省吧,祭劍魂哥哥,你要知道流言蜚語是止不了的~就算現在他們不說,但是隔牆有耳,待會兒消息想必就會傳入整個魔界了吧,娶了我,你不就能成為魔王了嗎?你想成為魔王嗎?」

祭劍魂一聽,連忙單膝下跪,作出負荊請罪的姿勢,侃侃道,「聖女,先魔王大人對我有着知遇之恩,我對他,或者對他留下來的王位,都絕無二心,您是他唯一的孩子,只有您擁有資格坐上魔王之位!我這個人自由散漫慣了,聖女大人,我就是一把劍,我只會殺人。」

龍蝶聽完了他的話,滿意地撤回了頭,坐在了祭劍魂剛剛坐的座位上,她優雅的架起長腿,十指交握放在膝蓋上,身體微微前傾專註的望着他,「我要的就是你的絕無二心!祭劍魂,和我建立血之契約,我會讓你發揮你的長處。」

「聖女,我只會殺人,世人皆道我兇狠惡煞,我是個粗人,野蠻人,既不像維諾德那麼心思細膩,又不像媚靈狐那樣料事如神,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恐怕幫不了聖女你什麼的。」

「不,祭劍魂,不要妄自菲薄,你太小瞧自己了,你想成為一把劍,我就讓你成為一把劍,一把為我所用的劍,一把名揚天下的劍!我需要你的力量,助我一臂之力,統一妖魔界!」

「您想要統一妖魔界?」

「是!你能助我一臂之力嗎?祭劍魂。」

自從聽到「一統魔界」之後,祭劍魂的心就開始騷動起來,從前的聖女明明膽小得連個弱小人類都不敢殺,現在卻敢口出狂言,要統一妖魔界。

「可以,但是我想看看聖女你的決心。」

「噢?怎麼表示?說來聽聽。」

「來人啊!把前幾日被關進大牢的那頭小妖帶上來!」

底下的人照做。

龍蝶聽到祭劍魂對手下人的這道吩咐,差不多就知道了祭劍魂準備讓她幹什麼了。

剛剛從丫環麗麗那裡知道了原主大概是一個白蓮花的類型,擦了點小傷就哭哭啼啼,離了人就睡不着的類型,蔡麗絲心想,如果魔界真被那嬌養小公主給繼承了,那真的是前途堪憂吧……

祭劍魂的手下抬上了一個遍體鱗傷的小妖,龍蝶抬眼看去,他身上體無完膚,皮開肉綻,甚至能看到根根白骨裸露在空氣中,這讓她下意識的收回目光。

這個小妖應該是經歷過相當殘忍的折磨,遭受過非人的虐待。

「聖女大人,此人是妖王那邊派來的細作,如果你想讓我幫你統一妖魔界,請你向我展示您的決心,讓我真心地臣服於你,血之契約也需要雙方同意不是嗎?所以我想請您弒妖!」

祭劍魂打了個響指,龍蝶手上出現了一把劍。

《智者不入愛河,鐵鍋燉只大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