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至尊兵王贅婿
至尊兵王贅婿 連載中

至尊兵王贅婿

來源:google 作者:許婉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煊 現代言情 許婉秋

「呼……」昏暗的房間內,葉煊氣喘重重,雙眼涌動着洶湧的怒火他的身體卻僵硬無力,任由兩個黑衣壯漢抬着他,將他拖出房間這裡是許家,他是許家的女婿展開

《至尊兵王贅婿》章節試讀:

「啊!」

林峰慘叫出聲,倒在美容店外半天爬不起來。

趙梅急忙過去將兒子扶起,眼神怨毒的瞪着葉煊和許婉秋二人,罵道:「姓葉的,你瘋了吧,你憑什麼打我兒子!」

「哼,你兒子說了些什麼話你沒聽見?看在親戚的份上,我才踹他一腳,要是換做其他人,他現在早就進醫院了!」

葉煊跟出來,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你可歇歇吧!」

趙梅駁斥道:「我兒子說話雖然不中聽,可他說錯了沒有?你以為你現在重新站起來,就能解決麻煩了,你知道你老婆在外面欠了多少錢嗎?!」

「為了救你這個殘廢,她里里外外欠了一百多萬!你告訴我,你們拿什麼還?!」

「本來我還不想撕破臉皮,現在你敢打我兒子,那我就把話發這兒了,今天我要見到你們欠我家的五萬塊錢,要是拿不出來,別怪我不留情面!」

聽到這話,一旁沉默的許婉秋俏臉微微一變,急忙用手輕輕扯了扯葉煊的衣角。

現在的她手裡還真沒五萬塊錢,所以她希望葉煊冷靜一點,別再和趙梅繼續發生衝突,不然只會讓他們的處境更加艱難。

葉煊自然明白女人的意思,可他就是氣不過。

而且事實上,他有辦法解決眼前的麻煩,只是代價有些大,他得考慮值不值得那樣做。

就在葉煊猶豫時,一道輕笑聲忽然從路邊傳來。

只見一名穿着阿瑪尼定製男裝,頭上抹了好幾斤髮膠的年輕男子,在幾個黑衣保鏢的簇擁下走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熱鬧?」

年輕男子一過來,目光就落在林峰身上。

林峰一見對方,也不躺地上裝死了,立馬爬起來跑到男子面前,一臉諂媚的笑容道:「龔少,您怎麼過來了,您在車裡等我就行,這邊我能搞定。」

「搞定什麼啊?」

龔少瞥了林峰一眼,不屑道:「讓你辦點事都辦不好,真是廢物一個,還不如我自己來。」

說著,龔如傑換上一副和絢的笑臉,緩緩走到許婉秋面前,眼神火熱道:「美女,初次見面多有叨擾,我叫龔如傑,很高興認識你。」

許婉秋神情戒備後退了一步,緊緊挽住葉煊的胳膊。

葉煊眯着眼睛,看着人模狗樣的龔如傑,沉聲道:「多謝龔少的好意,可我們夫妻並不想和你們這些人有多少交集。」

說完這話,葉煊便想帶着許婉秋離開。

誰知龔如傑的兩個保鏢,步子一跨直接來到二人面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葉煊眼神里掠過一抹陰冷的色澤,他沒急着說話,而是將目光緩緩轉向一側的龔如傑。

龔如傑此時正用手整理着阿瑪尼西裝的領口,迎着葉煊的視線,他咧嘴道:「你算個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嗎?」

「這位美女和不和我交朋友,你有資格幫她決定?」

「再說剛才的事情我可是全都聽到了,為了給你治病,這位美女欠別人那麼多錢,你不幫忙還錢就算了,竟然還敢打債主?你是嫌麻煩不夠大嗎?」

葉煊拳頭一握,冷冷道:「錢的事情我會想辦法,不需其他人咸吃蘿蔔淡操心,沒什麼事的話,讓你兩條狗讓開,別擋着我的路!」

「呵,可真是猖狂呢!」

龔如傑笑容陰森,沖他兩個保鏢喊道:「動手吧,給這位殘廢先生,一個難忘的教訓!」

兩保鏢聞言,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獰笑,他們交換一個視線,二話不說直接上前,拳頭裹挾着凜冽的勁風,朝葉煊臉上狠狠揮去。

然而,那在常人眼中快如閃電的速度,在葉煊眼中卻慢的跟烏龜一樣。

他將許婉秋拉至身後,五指緊握,「唰唰」兩拳打出!

兩名保鏢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葉煊打飛,倒在七八米開外的花壇里,生死不知。

現場圍觀的人都驚呆了。

他們原以為葉煊會被那倆保鏢打的跪地上求饒,許婉秋更是難逃被帶走的狗血橋段,結果事實卻大大出乎他們意料。

這個看着有些邋遢的男人,竟用雷霆手段輕易化解了危機。

這還是人嗎?厲害的有點過分啊!

龔如傑臉上還掛着笑,只不過那笑容已經僵硬了。

他萬萬沒想到,葉煊的實力會那麼強悍,他這兩個保鏢,可是從金三角地區花重金僱傭來的,那可都是刀口舔血的真正殺手!

一般保安公司訓練出來的保鏢,在他們手底下一回合都撐不住。

可是現在,他們居然被葉煊一拳就解決了,這傢伙也太變-tai了吧!

林峰和趙梅也驚呆了,他們愣愣得看着葉煊,大氣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葉煊將矛頭對準他們。

葉煊並沒有心思搭理這兩個跳樑小丑。

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徑直朝龔如傑走去,「龔少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好像是要給我一個難忘的教訓吧?」

說這話的同時,葉煊已經來到了龔如傑面前。

他眼神陡然一凝,一股狂暴的殺意從他體內噴涌而出,直接籠罩了面前的男人。

龔如傑「啊」的慘叫一聲!

一屁股坐在地上,一股臭不可聞的氣味從他兩腿間瀰漫而出,讓周圍看熱鬧的人紛紛皺着眉頭迴避,連帶着看向他的眼神,都變得鄙夷起來。

什麼大少,膽子這麼小。

葉煊只是走到他面前,啥也沒幹就被嚇失禁了,這點膽量還敢出來作威作福,簡直是來逗大夥笑的吧!

但他們不知道,就在剛才那一瞬間。

龔如傑從葉煊雙眼中看到一片被殘肢斷臂撲滿的屍山血海,廣闊的天空都被血光映照成了猩紅色,空氣中充斥着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那是真正的煉獄!

那種光景,又豈是他這種養尊處優,沒事就帶兩個狗腿子作威作福的家族大少,所能承受的?

看到龔如傑這幅狼狽的模樣,葉煊冷哼一聲,並沒有繼續出手。

誠如龔如傑所言,葉煊現在雖然重新站了起來,但這並不代表許家的麻煩就已經解決了。

這個期間內,他還是得剋制一些。

像龔如傑這樣的小角色,給點震懾就夠了,完全沒必要對他動手,那樣只會讓他和許婉秋的處境更加麻煩。

「老婆,我們回家吧。」

葉煊走到眸光明亮的許婉秋面前,柔聲說道。

許婉秋輕輕點頭,而後握住葉煊的大手離開,在經過趙梅和林峰母子身邊時,二人張了張嘴,卻沒勇氣逼迫葉煊現在就還錢。

畢竟那倆保鏢被葉煊一拳打飛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呢。

而在不遠處一條巷子的拐角處,一名戴着鴨舌帽,大墨鏡的男子,目光森冷的盯着葉煊離開的方向。

「報告,目標已經離開,五分鐘後他們會經過一處無人的路段,那時候可以動手!」

《至尊兵王贅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