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至尊主宰從寄生蟲開始
至尊主宰從寄生蟲開始 連載中

至尊主宰從寄生蟲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飛的打上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陽 翟淺淺

我有一系統,可建造萬千蟲巢,可育無敵蟲族;身懷至尊召喚血脈,世間生物,無不可契約為獸;我喜平淡,然生活總是逼着我前進……於是,楚陽帶着他的寵物和蟲族大軍,橫掃千界唯我獨尊,故名主宰展開

《至尊主宰從寄生蟲開始》章節試讀:

路上,淺淺拉着楚陽,不讓他走遠。

「第一個契合寵物非常重要,你有沒有自己的想法?」

楚陽不由瞟了眼淺淺,心裏卻在想。

「自己的想法?莫非,我的第一個契約獸,你也想自作主張的替我做主?」

當然,內向的楚陽,這種話是不會輕易說出口的。

「楚伯的第一契約獸是大力暴熊,五階魔獸,能打能防,我看就很好,值得你考慮。」

「大力暴熊?」楚陽早就想過,大力暴熊對於現階段的他,確實不錯。

除了敏捷跟不上,大力暴熊血厚防高,又能打,當個肉盾還是挺不錯的。

可是,五階魔獸的幼崽,少說四五千金幣。

成年的魔獸很難被契約,就算契約成功了,背叛的機率也很大,不值得冒險。

然而,五階的大力暴熊幼崽,成長起來要七八年,除非用大量的資源來堆積。

楚陽對這個漫長的時間不太滿意。

「再過幾天,學校會組織我們去魔獸森林試煉,我打聽過了,百花谷有大力暴熊的蹤跡,到時候,我給你弄只小暴熊回來……」

「等等,你們要去試煉?」楚陽慢一拍的說道。

「是啊。」淺淺狡黠地轉了下眼珠,一隻手搭在楚陽肩上,笑道:「說些好聽的話,我保證給你弄只小暴熊回來。」

「不行,百花谷是殺人蜂的領地,你不能去冒這個險。」楚陽果斷拒絕。

「哼,你以為我是你啊?我是精通四種魔法的魔法師,遠程輔出,身邊自然有戰士保護。」淺淺笑道。

「你會四種魔法了?」楚陽訝然。

前幾天,淺淺才會三種魔法。

「不錯,本天才少女,昨天晚上終於掌握霜之哀嘆這個變態地變異魔法了。」

淺淺得意地笑道。

再學一個魔法,淺淺就可以晉陞為中級魔法師了。

十六歲的魔法師,已經相當驚艷了,如果成為中級魔法師,楛國各大名校都會伸出橄欖枝來。

「厲害,厲害。」楚陽驚嘆之時,也為淺淺高興,難得的讚歎兩聲。

「所以,你就放心吧,有霜之哀嘆,本少女完克殺人蜂。」淺淺自信地說道。

殺人蜂生長在氣候適中的地方,對熱和冷都比較厭煩。

不過,殺人蜂機動靈活,對付這種高敏高攻的毒物,而且還是群居類生物,豈是那麼容易?

「淺淺,我有自己的計劃,呃,我的第一契約獸我來找,這種事不能着急,何況,學校也給我準備了一場試煉,我想根據心靈指引來尋找。」

殺人蜂太危險了,楚陽直接拒絕淺淺不聽,只好找其它借口委婉的推辭。

「你確定?」淺淺挑着眉頭。

「嗯,我確定。」這種事不能開玩笑,楚陽答的硬氣果斷。

「好吧。」淺淺推開楚陽,有點不高興。

淺淺早就對楚陽的人生考慮了無數遍,列出了許多欲做之事。

然而,還沒開始,楚陽就拒絕了她,這讓她有點小小地失落。

「淺淺,召喚師跟魔法師一樣,別人用起來強大,卻不一定適合自己……」

「我知道,奇了怪了,楚陽,你今天底氣不小啊,反倒過來教訓我起來了?」

「我,我……」楚陽結舌,趕緊跑起來。

「你別走。」淺淺叫了一聲,連忙追趕。

二人打打鬧鬧地進了學校。

到了學校分開,二人各自前往自己的教室。

平淡地上課,下課,休息,又上課,下課,吃飯休息。

吃過中飯,楚陽本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安靜地呆一會。

早上,進入學校的時候,他聽到系統有提示。

因為進入系統需要安靜地環境,最忌人打擾。

在學校這種吵吵鬧鬧地環境下,楚陽不敢輕易查看。

沒想到,剛從食堂出來,楚陽就看到淺淺等在那裡。

淺淺身邊還有一人,一個細皮嫩肉的少年,臉白牙白,樣子還算清秀。

楚陽眨巴眼睛,裝着沒看見淺淺,想從另一邊溜走。

「楚陽,楚陽,這邊……」沒想到,淺淺跳着叫着,沖楚陽揮手。

「來了,來了。」楚陽不情不願地應道。

來到跟前,淺淺高興地對身邊少年介紹道:「他就是我弟弟楚陽,楚陽,這位是刺客系的高材生金絕一……」

「你好。」楚陽禮貌地跟金絕一打了個招呼,然後在淺淺耳旁小聲說道:「你能不能不要再跟我介紹些亂七八糟的人了?」

「你以為我想啊,這個人挺煩的,都煩了我半天啦。」淺淺也壓低聲音說道。

「又是一個狂蜂浪蝶?」楚陽明白了,他突然露出笑臉,道:「淺淺,我去買東西,你去不去?」

「你又買什麼?」淺淺皺了下眉,她知道楚陽想在這個小白臉身上占點便宜。

不過,她不太想楚陽占對方便宜。

金絕一的父母,在滄海市某工公任職,有點小權利,她不想楚陽惹麻煩。

可是,楚陽從金絕一看淺淺的目光中,看出了**的光芒。

楚陽和淺淺從小長大,為淺淺攔下了許多麻煩,比如藉著買東西,把那些用心不純的人嚇跑。

這次不一樣,金絕一看淺淺的目光中有勢在必得的決心。

「一起去吧,我也想買點東西。」金絕一笑道。

「你別亂來。」淺淺拉着楚陽的衣角,用力的揪着,小聲地警告楚陽。

楚陽看了眼金絕一,他覺得對方好像迫不及待地想送點東西給自己,以達到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朵老師給我開了份書單,足足有五本咧,他還說一個月以後要考我。」

一計不成,楚陽又生一計,他道:「淺淺,你跟我去付賬,這位金同學,不好意思啊,朵老師開的書單,不能讓別人知道,不好意思,我們下次再見……」

金絕一一臉驚愣,看着二人快速跑去,不知道該不該追上去。

「奇怪,說是姐弟,他們為何直接以名字相稱?」金絕一想了想,轉身走了。

「算你聰明。」跑遠了,淺淺噗哧一聲笑道。

「那傢伙誰啊?以你的性格,討厭他還不直接開懟,他的身份不一般啊。」楚陽問道。

「他父母在傭兵公會任職,管着我爸媽,我要是得罪了他,以他的性格,一定會給我爸媽使絆子,你說這種人討不討厭?」

「真小人啊。」楚陽嘆了聲。

楚陽心裏猶豫着,要不要給對方來點寄生蟲?教訓教訓他,同時也讓他安份一段時間。

「廢話,刺客系的人,哪個是正人君子?」淺淺哼道。

學校有內部商店,出售各系物品。

書就不用說了,必需品,楚陽花了三枚金幣和八枚銀幣,才將朵老師開的五本書湊齊。

楚陽父母給他留下了一筆不多的財產,這些年基本上沒用什麼。

之前說讓淺淺給他付賬,完全是糊弄金絕一,幫淺淺脫身。

學校商店足有四層樓,各系各類商品擺得琳琅滿目,許多學生在之間穿梭,尋找自己需要的東西。

淺淺比較節省持家,有些東西她喜歡了很久,卻一直捨不得購買。

那是一根水系魔法杖,一尺來長,頂尖上鐫着一顆湛藍的珠子。

這根魔法杖價值三千金幣,淺淺每次來商店都會來過過眼癮,楚陽每次都可以在這裡找到她。

「等我以後有錢了,送你一根更好的魔法杖。」楚陽小聲說道。

「你就笑話我吧。」淺淺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魔法師是眾多職業中最燒錢的職業之一,淺淺知道,在他們學習期間,她父母是不會給她購買這麼昂貴的裝備。

楚陽又看了眼那根魔法杖,心裏卻在暗嘆。

「錢啊錢啊,怎樣才能發筆橫財啊。」

別說淺淺需要大量的金錢來武裝自己,沒有幾件魔法裝備的魔法師,孱弱的就像嬰兒。

楚陽需要大量的能量來購買蟲巢,升級蟲巢,生產各種蟲子來幫助自己,哪哪都要錢。

「聽說去魔獸森林採藥開礦,很賺錢的。」楚陽突然說道。

「你說什麼?」淺淺眉頭一擰,道:「你好好學習,別想那些有的沒的,開礦採藥,是你乾的活嗎?」

「怎麼就不是我乾的活?」楚陽不服氣。

「哼,你有自保能力嗎?一個沒有寵物的召喚師,如何在危機四伏的魔獸森林開礦採藥啊?你告訴我。」

楚陽不說話了。

事實如此,還挺打擊人的。

「哼,等我有召喚獸了,我就去開礦採藥。」楚陽不服氣地哼道。

「能耐你的。」淺淺反倒不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