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鍾情即終生
鍾情即終生 連載中

鍾情即終生

來源:google 作者:一顆虎橘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北辰 現代言情 莫筱笙

在那冰冷的刀刺進身體的一剎那,莫筱笙撫摸着面前淚流滿面,滿眼不可置信和愧疚的母親,她想說話,才發現一開口鮮血便止不住的噴出周圍的嘶吼聲,尖叫聲都漸漸遠去,只留下他的模樣在眼前揮之不去,直到閉眼………………………………………………………當林北辰失魂落魄的來到她的墓前,看着墓碑上刻着她的名字的那一刻,世界彷彿從此變為灰色「你這個女人可真狠心啊!說分手就分手,不留情面的把我們所有的回憶都刪了現在好了,你就這樣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這,你不是那麼孝順嗎?既然為了你父母能夠放下你自己,為什麼還要走!」林北辰怒吼着跪坐在她墓前,雷聲伴隨着傾盆大雨,他仰頭怒吼,發泄着心中的悔恨,愧疚……展開

《鍾情即終生》章節試讀:

快速的吃完飯,將碗筷收拾好。莫筱笙又去洗漱了一番。渾身清爽的坐在書桌前。

現在如果開始複習每一科都是重要的,但是每一科都是困難的。

莫筱笙還是決定先把容易得分的文科科目整理出來,然後主科三科發展一個優勢科目。

想想自己這不上不下的分數,莫筱笙只能安慰自己,從語文開始着手,如果語文的作文和基礎分能夠短時間內穩住125,那麼就可以剩下的時間花在數學和英語上了。

一直在埋頭複習着,時間過得很快,看看鬧鐘,還有五分鐘就十一點半了,莫筱笙揉揉發酸的眼睛,伸了個懶腰。

整理一下書包,就準備上床睡覺了。

然而入睡的後,並沒有睡好。

夢裡總是反覆出現那個人龐大的身軀,嘴裏怒罵著,侮辱人的話語,媽媽面無表情的低着頭,發紅的耳尖和顫抖的手都能看出她的羞愧和不安。

突然那人從包里掏出利刃,就這樣衝過來。

隨後畫面出現她與林北辰第一次見面,第一次接吻,隨後分手,然後便是他在墓前無助哭泣的場景。

畫面不斷切換,她緊閉着雙眼,想要擺脫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

突然一陣刺耳的鈴聲響起,莫筱笙一個鯉魚打挺坐直身子,拍了下鬧鐘停止那刺耳的鈴聲。

額頭上還冒着虛汗,她抱緊自己的大腿,將臉埋進臂彎。

林北辰,等我考完試,一定找到你……

深呼吸後,讓自己冷靜下來,莫筱笙看着鬧鐘上不過六點十五分,去到衛生間,用冷水洗了把臉。

清晨,春末時的水依舊冰冷,在這樣的刺激下,莫筱笙打了個激靈,瞬間清醒不少。

她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門,看着父母的房間只是虛掩着,便走進去。

房間里還能夠問道淡淡的酒味,就能過知道昨晚這兩人都沒少喝酒。

搖了搖還在酣睡的陳鈺女士,「媽,媽!」輕聲喚醒她「我去你兜里拿早餐的錢,就去上學了。」

陳鈺睡眼迷離的應聲點頭,莫筱笙搖搖頭,不做停留找到二十塊零錢,想了想留了張紙條,便出門了。

今天的公交車比較準時,莫筱笙到學校還沒七點,她直接去校門口買了個饅頭夾油條,再拿了一瓶純牛奶和礦泉水就去班級。

她到班級時已經有十多個同學已經到了,有和她一樣吃着早餐的,也有已經開始背書的。

莫筱笙看看時鐘,抓緊時間拿出語文書,邊背誦邊吃起早餐來。

實驗初中的初三早讀打鈴是在七點半,但是班主任都會在七點二十或二十五分就到班級,所以在七點二十前,幾乎的同學都已經到了。

班主任又捧着一摞的語文周報進入班級,那一摞報紙放在講台的剎那,又是一片哀嚎。

「安靜!」陳麗清捲起書敲着講台,好在今天的值日生認真的擦了講台,不然坐在第一排帶我莫筱笙又得吃一嘴灰。

「看來綜合考試你們都準備好了?」面對班主任冰冷的話語,班級瞬間鴉雀無聲「雖然現在離中考還有兩個多月的時間,但是……時間是過的非常快的,你們如果還是這樣的學習態度,那就等着職業學校收編吧!」

課堂上依舊鴉雀無聲,陳麗清將手中資料遞給第一排的同學,隨後教室里傳來窸窸窣窣的翻卷子聲以及小聲的抱怨。

「每天都是一份報紙,有七科,就有七張報紙,老師求放過啊!」

「何止七張報紙,加上作文,聽力,練習冊,我就是一天都粘在椅子上都寫不完」

「……」

「筱笙,我看到報紙就想吐,我一定是對作業過敏了!」張伊伊有氣無力的趴在桌子上,扶額重重嘆了一口氣。

「我也頭疼……」莫筱笙揉了揉太陽穴,每天都要超速塞入新知識,力不從心啊!

「你少來了,看你一直抱着書不放,我都要膩了。」張伊伊撅起嘴,一臉不信。

莫筱笙也不想再解釋什麼,只希望這次盡量不要考的太差死的太難看。

估計是第一次綜合考試,每科老師都和沖業績一樣,卷子報紙各科作業都多到爆炸。

下課時間,越來越少的同學聊天,除了去衛生間和小賣鋪買水的,幾乎都在埋頭啃書。

竇小漁秉持着報考職業學校,便擔任起買零食點心的角色。莫筱笙還好,就是冰諾常常不吃早飯,因此幾乎都是竇小漁給她跑腿,而後有的同學也找她幫忙,也賺了一丟丟外快。

很快到了周末,中午和媽媽打了招呼她們幾人會來家裡一起複習,正好可以留下老媽在家。

「你們在房間複習夠坐嗎?要不要到客廳來?」陳鈺整理着衛生問道。

「房間就行,媽,你在家裡監督我們吧,不然老爸在客廳看電視挺打擾我們的。」

莫筱笙在心裏對爸爸表示歉意,只能拿他當借口了。

「我和你崔姨打算去看看店鋪,你們什麼時候開始複習?」

「兩點吧!」

「那我早去早回吧!」陳鈺看看時間,隨後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

「對了,你們要吃水果客廳這裡都有,學習上還是要你們都自覺,我早去早回,晚上留她們在家吃飯吧!」

「哦,知道了!」聽到陳鈺這麼說,莫筱笙沒有再多說什麼,想起上一世似乎是到高一那年,媽媽才和崔姨合資開了一家內衣店,也是那時候開始,她常常和崔姨在外應酬,認識了那個人不說還搞起了飯店,好好的已經盈利保本的內衣店硬生生被飯店拖下水,虧的一塌糊塗。

莫筱笙當下沒有去多問什麼,默默的把這件事放在心裏。

下午她們陸續到家,幾人或坐在桌前,或坐在地上將書放在床上。

莫筱笙拿出她直接設定的計劃,還是打算先將大部分得複習時間,放在語文和政治歷史這三課背誦的文科上。

把自己的大概想法告訴他們,雷淼淼點頭,不過她覺得語文畢竟是基礎科目,拉分不夠明顯,還是把重心放在數學和英語上比較好。

因此就張伊伊和雷淼淼一同複習數學,莫筱笙和蕭冰諾就開始複習語文。

見姐妹們都這樣專註學習,竇小漁拿出帶來的小說,自顧自安靜的坐在角落不去打擾。

剛開始學習時,大家還是很認真的,不過才一個半小時時間,雷淼淼做完數學習題後,和張伊伊兩人就開始渾水摸魚,甚至雷淼淼最後就趴在床上睡著了。

冰諾也是背書背的昏昏欲睡,莫筱笙看着幾人無奈的搖搖頭。

她輕聲起身去廚房削蘋果,細心的拿鹽水泡過再回到房間,好傢夥,四人居然開始了下午茶時間,竇小漁見莫筱笙進來,立馬舉手表決「姐,和我沒關係,是她們湊過來的,我就拿了點零食而已。」

「知道了,喏,蘋果放桌上。」莫筱笙無奈的笑笑,將蘋果放在桌上,就放鬆十分鐘吧。

張伊伊啃着蘋果,看莫筱笙在筆記本里整理着什麼,好奇的湊過去。

這一看卻看出來門道。

「筱笙,你這個筆記寫好了給我一份吧!」張伊伊開口,大家都好奇起莫筱笙的筆記本。

莫筱笙點點頭,這本語文複習筆記,她整理了有三天,按之前高三複習時的方法整理好了,必背古詩詞,課文內容,名著,和閱讀這幾篇 ,隨後每天一篇的課外閱讀作文,鍛煉理解能力,能夠更快的寫出好作文。

《鍾情即終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