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
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 連載中

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

來源:google 作者:紅橙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永國 紅橙橙 都市小說

簡介:吳永國穿越到1989年,借啞巴小哥的身體回到了弟弟小普身邊為了逃脫人販子的追捕,兄弟倆輾轉來到冰城機緣巧合被丟失孩子的夫妻收留,大年夜單槍匹馬從人販子手裡解救出恩人之子……一路開掛,開創商業帝國,同時與人販子鬥智斗勇,解救被販兒童,收養流浪兒……無比強烈的遺憾感化作一股無形力量,開啟了時空裂縫恍然間一個稚嫩的聲傳來......「哥哥!......哥哥......!!」是小普的聲音!親愛的弟弟,哥終於找到你了!展開

《重生1989,回到弟弟被拐之後》章節試讀:

吳永國做了一個夢,夢到了前世公司門衛老頭兒養的狗子。

天太冷了,狗子拱到他的懷裡,求抱抱。

吳永國毫不猶豫地抱住它,心想,這可是取暖的好辦法。

狗子身體的溫熱,就像一床新棉被一樣的舒服。

突然,他在黑暗中睜開眼睛。

怎麼除了小普的氣息外,還有別人的喘氣聲?

莫非是自己睡糊塗了?

藉著洞口透進來的晨曦的光亮,吳永國看到自己和小普之間,大約有1米多長,黑乎乎的身體。

吳永國不禁驚叫了一聲。

那一團黑被嚇得猛然彈起。

定睛一看,原來是一條大黑狗,昨晚那隻巨爪一定是它的。

大黑狗愣了一下神,旋即搖晃着尾巴,拿頭來蹭吳永國的肩膀,以此來證實它毫無惡意。

吳永國拍拍大黑狗的背,按壓着讓它趴下。

怕嚇到小普,就捂住他的眼睛,伏在他的耳邊說道:「小普,信不信你睜開眼睛就能看到一條大黑狗?!」

小普醒來了,他咧嘴笑着說:「永國哥哥,你騙人吧?!你會變嗎?」

大黑狗像是聽懂了他們的對話,嘴裏輕聲發出「嗚~」的哼叫。

吳永國一張開手,小普一臉的驚喜。

兄弟二人爬出秸稈洞。

突然發現,裝着麻花和雨衣的網兜不見了。

昨晚,明明放在洞底,怎麼沒了?

這時大黑狗從洞里跳了出來。

抬着臉沖吳永國搖着尾巴。

它的嘴巴上,沾着麻花渣。

一頓細找,終於在秸稈洞外看見了裝雨衣的網兜,麻花一點沒剩。

都怪自己睡得太沉了,竟被大黑狗偷吃又偷睡。

「小普,你想吃狗肉嗎?」吳永國抱着大黑狗地脖子,假裝生氣地說道。

小普一聽,連忙護住大黑狗說道:「永國哥, 狗皮褥子不是更有用嗎?」

吳永國哈哈大笑地說:「那聽你的,咱們留着它取暖!」

……

突然,大黑狗汪叫着,像離弦的箭一般,向玉米地里衝去。

只聽得玉米地里一陣噗通。

前後不到3分鐘,它嘴上就叼着只大約一尺半長,肥碩的灰兔。

吳永國高興地從大黑嘴上取下兔子,高興得把嚇得半死的兔子裝進了網兜。

「這傢伙,還活的,能賣個好價!」

大黑狗尾巴晃得腰肢都跟着一起扭動了。

它用頭蹭蹭吳永國,又蹭蹭小普。

好像在說:「這個兔子,能頂那頓麻花了吧!?」

今天是閑集,從金水鎮**門前,一直到供銷社的門口,路兩側都有小商販在擺攤。

「野生大兔子,18塊就賣嘍!」

吳永國把兔子擺到路邊,高聲叫賣起來。

不一會兒,就有一個胖大爺上前講價。

「10塊賣不賣?」

「您拎一下試試,有七八斤……」

「就10塊!」

「那不行,10塊還不如給自個兒烤了吃了!」

「那給你12!」胖大爺使勁兒壓價。

「16!」

吳永國堅持道。

胖大爺擺擺作勢要離開。

吳永國看都不看他。

「野生大兔子,有錢你都買不着!」

吳 永國繼續叫賣着。

胖大爺從口袋裡掏出15塊錢,塞在吳永國手裡,提起兔子就走。

「大爺,你可真會買東西!撿大便宜了!」

……

一下子到手15塊錢,可真是讓人高興!

吳永國稍微猶豫了一下,又扯着小普來到了供銷社。

售貨員認出他來,熱情地說道:「小老弟,今天還想買點兒啥?」

「我還想要昨天看那件衣服,姐,你能不能想辦法,給我便宜點?!」吳永國試探着說道。

「你等等,我跟主任申請一下。」售貨員去了主任辦公室。

「永國哥,我不要衣服,咱們就那點兒錢……」小普往門外扯着吳永國。

「主任說了,最低6塊5。不能再少了!」售貨員報了最低價。

「那要!要!」

吳永國嘴角上揚,掏出錢來。

這個價格,超出了他的預期。

這件衣服是夾棉的,小普穿在身上雖然大了不少,可有了這件衣服,就算突然降溫,也能抵擋一陣子。

吳永國上下打量着小普說道:「衣服穿上,才發現褲子也太短了!」

最終花了2塊錢,買了一條條絨褲子。

「等哥再有錢,得給你買雙鞋!」吳永國看看手裡剩下的6塊多錢遺憾地說道。

大黑狗看着小普的新衣服,汪汪地叫着,像是在表示誇獎。

最後,又買了3盒火柴,1條狗繩,和小普一人吃了一碗炸醬麵。

離開小鎮時,又買了10個大肉包子,餵給大黑兩個,剩下的準備留作晚餐。

本來打算回昨晚睡覺的那個屯子,可卻不小心走錯了路,歪打正着,在屯子後面,發現一大片濕地。

吳永國欣喜的猜想,那裡野雞和野兔一定多。

要不早晨大黑也不會那麼輕易就逮到一隻。

只不過,捉野兔最合適的時間就是早晨和晚間。

趁中午太陽正烈,暖洋洋的,吳永國把小普和大黑帶到了濕地邊的小樹林里。

把塑料布鋪在了樹蔭下的草地上,讓小普再睡一覺。

小普躺在吳永國的腿上,大黑狗也不客氣地伏了上來。

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來,光影斑駁。

「永國哥,咱們給大黑狗取個名字吧!」小普說道。

「叫啥呢?叫大黑?太俗了!」

「永國哥,它像我一樣的可愛,要不也叫它小普吧!」小普認真地說道。

「那不行,我要是喊小普,誰答應?」

「那我叫小普,它叫黑普!」

「行!就這麼定了!」吳永國對小普給大黑狗取的名字很滿意。

不知不覺,小普和吳永國都睡著了。

黑普休息了一會兒,起身躥向了濕地之中。

等它渾身濕漉漉地回來時,嘴裏多了一條兩尺來長的大鯰魚。

黑普鬆開嘴,大鯰魚拚命扭動着身體,在草地上滑動。

被驚醒的吳永國看到這一幕,高興地一個鯉魚打挺,就從塑料布上跳了起來。

吳永國拍打黑普的腰身興奮地說道:「你真的是太棒了黑普!咱們有大餐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