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98:回到高三開學前一天
重生98:回到高三開學前一天 連載中

重生98:回到高三開學前一天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江北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霍千千 齊羽

年近四十的霍千千,有個九歲的調皮兒子,整日里不愛學習,讓千千即焦慮又生氣,害怕將來兒子會像自己一樣因為學習而一事無成在她生日這天,獨自在酒吧里買醉,意外穿越回了二十年多前的高三,因為人生閱歷的改變,千千看清楚了很多從前未發現事情,並以此改變了人生的軌跡,千千捨棄不了前世的兒子,也不願意重新踏入舊日生活軌跡,她將何去何從?展開

《重生98:回到高三開學前一天》章節試讀:

費力的睜開眼,霍千千驚呆了,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此時的她正處於一輛非常擁擠的公交車裡,人擠人,轉個身都很難。關鍵是,這種公交車真是好久沒有見過了,是很早很早以前,她老家那種城鄉結合部的老式公交車,車上還有售票員的那種。

「市新華書店站到了,」售票員尖銳的嗓音響起,嘩啦啦,下去了一撥人,又上來了一撥人,比下去之前更擠了。

「別,別,我也要下車,」幾乎是本能,霍千千喊了起來,拚命的往門口擠,她高中時期,總是在新華書店站下車,再步行三站,省下一塊錢,就到了她所上的全市唯一的重點高中——平原市一中。

是在夢裡嗎?也太過於真實了,身邊擁擠的人群,年代感十足的衣飾,熟悉的鄉言,都是90年代特有的樸實。

霍千千拼盡全力擠到了門邊,車子已經走了幾十米遠,公交車是不會停了,只能等到下一站。

一開門,霍千千就被後面的人推了一下,眼看着要跌下車,幸虧後面有人拽了一把,才沒有跌倒。

下意識的說了聲「謝謝」,霍千千隨着人流往北走,大概走了100米,猛然站住,調轉往南頭回來,她學校要從站牌下走到南邊的丁字路口,過了馬路,往東再走大概五公里就到了。

一路走來,看着周圍的街景,霍千千無法從那個燈紅酒綠的大城市對接到現在這個褪去顏色、陳舊的三四線小城市。

這怎麼越看越像自己長大的地方——20多年前的平原市?

太破舊了,市中心最高的樓不過5層,沒有大型商場,最上檔次的估計就是之前下車的新華書店了,三層的高樓,裝飾的挺新,在一群灰撲撲的招牌里,就是高大上的存在了。

霍千千一路走,一路看,心中卻越來越悲涼,小時候在農村,奶奶常說,人在死之前,會把自己生前的路再走一遍,難道,自己現在這樣就是如此?

我還沒有把兒子養大,沒有看到他娶妻生子,以梁辰的性子一定會給他找個後媽,後媽會不會把他當灰姑娘一般養大,能養大了還是好的,會不會毒死他?

越想越傷心,霍千千忍不住蹲在地上哭泣起來,又腦補了許多兒子梁家瑞受虐待慘死的情形,霍千千竟然癱坐在地上,捶地放聲大哭起來。

「千千,你怎麼了?」肩頭忽然被人拍了一下,霍千千抬起頭。

「童欣,你怎麼也死了?」霍千千透過紅腫的眼睛,看清楚了來人,一張標準的鴨蛋臉,皮膚微黃,大眼睛高鼻樑的文靜少女,正是霍千千高中時期的好友童欣。

「千千,真是你啊,你胡說八道什麼呢?」童欣拉起了霍千千,幫她拍了拍身上的土。

「那你怎麼也在這?」霍千千醒了醒鼻子說,聲音里還帶着濃濃地哭腔。

「我剛下車,準備走着去學校啊,怎麼過了一個暑假,你真是又傻了一圈。」童欣不禁好氣又好笑,真是不明白自己這個好友是有着怎麼樣的好運氣,以這樣的智商還能考上全市唯一的重點高中。

他們平原市地處中原地帶,是一座因煤炭而興的城市,隸屬於國家煤炭部,圍繞着市區,分佈着大大小小十幾座國有礦山,每個礦山都是礦務局系統轄下的小城鎮,她和霍千千都來自於十礦的礦屬中學,礦工的孩子大部分都是衝著中專、衛校去的,一畢業就有工作,很少有學生考高中,因為全市只有一所重點高中,十幾個礦山的學生和市裡長大的孩子競爭,難度特別大,考上其它非重點高中,基本是混日子,三年畢業後,還得上中專,不划算。

童欣執意上高中,是因為她家裡條件還行,親大哥正在北京一所重點大學裏讀研究生,帶動了家裡的孩子都以上大學為目標,霍千千嗎,聽她自己說,是看了《十六歲花季》,被電視里高中生活打動了,即使她父母明確拒絕了,班主任委婉勸導了,還是一門心思要考高中,小姑娘運氣真的好,以市一中錄取分數線最後一名的成績,險險的過了,如果沒考上,後果真不敢想像。

「千千,你到底怎麼了,沒事吧?」童欣擔心的問,她倆是一個礦上的,暑假裏也常見面,沒聽說霍家有什麼事情發生啊。

「你不知道,我剛才撞車了,一睜開眼就到了這裡,我以為我死了,童欣,我到底死了嗎?」霍千千語無倫次的解釋着,把童欣嚇的一跳,這孩子是傻了吧?

「撞哪了,讓我看看,還疼不疼?「童欣圍着霍千千轉了一圈,沒看見流血的地方啊。

是撞壞腦子了?

童欣十分疑惑。

「不疼啊,人死了怎麼會疼呢,」霍千千聽奶奶說過,人死了,是不會疼的。

「哎呦,真疼。」童欣猛地掐了千千一把,霍千千疼的齜牙咧嘴。

「看,你沒有死,」童欣也聽過「人死了,不會疼」的謠言。

那自己怎麼在這裡?霍千千的小腦袋瓜里只剩下了一種可能性。

原地轉了一圈,深深吸了一口沒有霧霾的空氣,霍千千蹦起來。

太好了,我穿越了!

「童欣,今年是哪一年啊?」霍千千小心翼翼的套路童欣。

經過剛才的衝擊,童欣已經習慣了霍千千的怪異,「98年啊。」

1998年,霍千千17歲,正是高中的最後一年,高三學生,學習成績平時看是不上不下,以最終的高考成績來看,應該差不多算是班級里墊底的學渣了。

到了宿舍樓,這是由一座教學樓改成的宿舍樓,童欣是理科班的,他們班就8個女生,分到了一個小房間,在二樓樓梯處,千千是文科班的,女生眾多,一整班女生佔了一個大教室,在三樓廁所旁。

走進308房間,迎面就看到了趙琳和楊貴娜在往儲物櫃里放衣服,今天開學第一天,她倆帶的換洗衣服比較多,小小的儲物櫃里根本放不下,還帶了行李箱,放在多餘的一張空床上,全寢室就她倆的衣服最多了。

一間大教室里放了十張床,滿滿當當的,其他來的早的女生也都在整理床鋪,分享食物或暑假的趣事,寢室里熱熱鬧鬧的。

霍千千,走到裏面靠近走廊的窗戶旁邊靠牆的位置,她睡在二層,放下背包,就看到了對面的段思悅和王若筠在分享火腿腸,段思悅是家裡的獨女,父親是二礦的領導,家境不錯,每次都帶很多好吃的,特別是她們正在吃的這種火腿腸,又粗又大,肉也多,吃起來特別香,比她在家吃過的任何火腿腸都要好吃,所以,很多年後,千千都還在懷念高中時期的火腿腸。

「千千,你來了,我帶了火腿腸,」段思悅遞了半根給霍千千。

千千接過來,撕開剩下的皮,迫不及待的放進嘴裏,然後哭了,不好吃了,青春的記憶就這麼又少了一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