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民政局裡大佬悔婚了!
重生八零:民政局裡大佬悔婚了! 連載中

重生八零:民政局裡大佬悔婚了!

來源:google 作者:君子有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君子有謙 姜念念 現代言情

姜念念重生了一腳踢走上輩子的家暴男,護着四個妹妹做小生意,從養殖淡水魚到各種名貴深海海鮮走上致富巔峰號稱錦鯉附體的堂妹還想刷在感?那就不好意思虐你沒商量誰知道被一個偷魚賊給賴上了男人死皮賴臉湊上去:念念,我偷你一條魚,可你偷走了我心展開

《重生八零:民政局裡大佬悔婚了!》章節試讀:

劉拉弟一個人失神的癱在地上,淚水漣漣,半張臉紅腫的幾乎不能見人。

那是姜滿山一巴掌乾的好事。

不過更讓她恐懼的是,女兒居然敢搶走了姜滿山手裡的錢。

姜滿山要是一會回來,她們母女四個肯定會死。

劉拉弟又急又怕,虛張聲勢的斥責,

「念念,你怎麼能打你爸,我跟你說這樣不對!你爹是咱們家的頂樑柱,你爹一會回來,你老老實實給他賠禮,讓你爹打一頓出氣。

不然咱們娘幾個都要倒霉,你聽到沒有?」

回頭又對老二老三說道。

「你們怎麼還不去餵豬,做飯,洗衣服,真等你爸回來,你們就死定了!還不快去。一個個就會偷懶,也不知道勤快一點。

不打勤不打懶,專打不長眼。滾!」

姜念念冷漠地看一眼劉拉弟臉上的傷痕。

這就是個典型的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家庭,顯然劉拉弟把自己當成能吃了蝦米的那條魚。

這個食物鏈一直也是這樣。

可惜現在不是了。

「娘,你這麼喜歡挨打?」

一句話,劉拉弟睜大眼睛,瞳孔都要放大,「你……你說什麼?」

戳心這句話!

就在這時候,門外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姜念念回頭看一眼門外。

按照時間計算潘大慶應該來了。

她沒下死手,胳膊看着嚇人,實際上就是脫臼。

找個跌打大夫立馬就好。

潘大慶可不是不心疼他自己的人。

這半天功夫該來了。

看來馬上就要大戲開鑼。

「去,和淼淼躲在屋裡,關上門,誰敲門也不開。一會兒大姐叫你們再開門。」

不然兩個妹妹就會成為被打罵的炮灰。

就在這時,姜滿河一腳踹開門衝進來。

「姜念念,給老子死出來,姜家養活你一場,你現在學會胡說八道?你給我出來,出來!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翅膀長硬了,是吧?還敢胡說八道。

我讓你不願意。我讓你不願意!」

姜滿河怒髮衝冠進門,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找出門後面掛着的竹鞭,那是江滿山平常用來懲罰她們姐妹的工具。

竹鞭溜光水滑,常年打人,滋養的光可鑒人。

潘大慶的胳膊果然好了,跟在後面進來,進來的還有爺爺奶奶和姜華華他們一家子。

潘大慶沒想到一眼正對上姜念念。

姜念念似笑非笑的瞅一眼潘大慶的胳膊,那一眼讓潘大慶忽然覺得胳膊涼嗖嗖,又開始疼起來。

不由得後退一步。

「姜念念,你給我出來!」

一嗓子之後不光把姜念念吼出來,連周圍街坊四鄰也都吼出來。

院子被圍的水泄不通。

姜念念緩緩走出去,劉拉弟一把拉住姜念念,

「你幹什麼了?你怎麼惹着你二叔了?你是不是想死?趕緊和你二叔認錯。你奶奶會打死咱們的!」

姜念念面色清冷,眸中閃動冷酷的光芒。

輕輕的撥開劉拉弟的手。

還是和以前一樣,面對任何問題,劉拉弟都是第一時間要自己的孩子認錯。

連保護都不知道。

不知道為母則剛這句話到底是誰說的。

姜念念恍惚的覺得可笑。

剛!?

剛個屁!

為母不剛,她自己剛。

這個世界既然講道理不太管用,那就用拳頭說話。

姜念念走出門,就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看着院子里的姜家人。

這就是他們一家人,也是自己的親人。

沒有一個為她們姐妹考慮,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襯托,犧牲,付出。

還不能有怨言!

老爺子老太太一看到一臉桀驁不馴的女孩,那雙眼睛裏都是寒霜,一眼就能凍得人掉冰碴子。

老爺子一皺眉,什麼時候念念這個丫頭成這樣子?

一向乖巧聽話的大孫女看着像是要搞事情。

「念念,大慶說你不想結婚?怎麼回事?」

老爺子在這家裡是個典型的偽君子。

仗着上過幾年學,認識幾個字,是村裡的會計,一當就是二十年,在村裡很有威望。

明明做的都是齷齪的事情,明面上還要裝的很體面。

就是一個要臉的偽君子。

老太太心裏一股氣,讓男方家找上門,丟人都丟了一大隊,讓村裡看着他們姜家一輩子的老臉都丟光。

寒着一張臉,三角眼裡都是厭惡和憤怒。

這一家子也就老大還算聽話。

其他的老太太都不放在眼裡。

老大是兒子自然沒有不好。

其它人都是眼中釘,尤其是老大媳婦。

沒給兒子生一個兒子,就是天大的罪過。

連帶着五個賠錢貨都是眼中釘。

「劉拉弟,你死了,你閨女被你教成什麼?現在還敢撒謊騙人?

上樑不正下樑歪!劉拉弟,你現在就壓着姜念念跟着女婿去,今晚先洞房,明天再領證。辦不成這件事,你就不用回來了。」

老太太的威壓讓劉拉弟白了臉。

急忙答應,生怕答應晚了讓老太太更加不喜。

劉拉弟這輩子的終極目標就是討婆婆的歡心。

雖然沒達到過,依然努力不懈。

姜念念看着劉拉弟就覺得悲哀。

她奶奶要是把她嫁給一頭豬,估計劉拉弟屁也不會放一個。

還會歡歡喜喜把她送過去。

姜念念覺得她剛才還同情她媽,還真是瞎了眼。

哪隻眼睛能看出來劉拉弟能像個媽!

「念念,這可是你爹娘同意的,也是為了你好,大慶是林場的工人,是城裡的工人,端的鐵飯碗,你以後過上好日子,你這孩子在這裡鬧什麼彆扭?」

姜三叔姜滿海出面和稀泥。

這事情自然不能黃了,潘大慶是個橫的,撒潑起來可是不要命的。

再說華華還等着五百塊錢上學呢。

慈眉善目笑着出面。

「媽,念念肯定是剛才害羞,念念,快走,快跟你男人回去,大慶是個疼人的!以後你算是掉到福窩窩裡。」

姜念念橫眉立目,眼神冰冷。

「不嫁!」

一句話撅的姜老太太面色一沉。

剛才聽潘大慶那麼說,他們都以為姜念念是一時想不開,誰知道死丫頭還真的犟上了。

姜華華眼神一閃,姜念念怎麼變了?

出去這麼一會兒功夫就變了一個人一樣。

難道有什麼貓膩?

「姐,姐夫人不錯,大伯和大伯母都答應了,你別讓大伯為難,傷了兩家的和氣。」

一副善解人意的妹妹姿態,姜念念卻覺得噁心。

每次遇到問題,姜華華都是一副白蓮花加綠茶婊,然後他爹她娘就和魔怔一樣,任人擺布。

姜大伯可是姜華華手裡的一把好刀,鋒利無比,刀刀致命。

這番話姜華華的確是說給姜滿山聽的。

往日姜滿山一聽這話,立刻就會眼神里都是慈愛,恨不得姜華華是他女兒捧在手心裏。

今天怎麼沒看到大伯?

姜華華有點詫異。

大伯可不是一個忍得住的人。

可是屋裡就是一點動靜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