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年代,農門長姐致富忙
重生八零年代,農門長姐致富忙 連載中

重生八零年代,農門長姐致富忙

來源:google 作者:淳希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佳薇 沈敬辰 現代言情

何佳薇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穿越到八零年代一個和自己同姓名的十八歲村姑身上家裡的頂樑柱何父剛剛去世,上有六七十歲的奶奶,下有兩個未成年的弟弟,和一個軟包子媽媽,還有幾間可能來場大颱風,就能被颳走的破舊屋子開局真是爛到何佳薇扭頭就想走人!可是穿越是趟單程旅行,她想回去也不回去啊,唯有擼起袖子就是干,自己掙出個錦銹未來了!靠着借來的幾十塊錢,她炸豆乾,賣豬腳圈,炒沙麥……當她帶着全家人走出貧困,賺錢賺得風生水起時,咦?那個對她聞聲色變,見之繞道的男人怎麼老是在她面前晃來晃去的?「沈敬辰,你是不是走錯道了?以前你不是遠遠看到我就繞道而行么?」「我哪兒?我沒有!那不是我!」某個糙漢子頂着一臉「真香」的表現,耍賴到底……展開

《重生八零年代,農門長姐致富忙》章節試讀:

農村的院舍,通常前面都還有一個院子,而且大白天的,只要有人在家,一般都不會關大門。

何佳薇聽到是鄰居大嬸,着急忙慌地往一邊往裡走,一邊大叫着,「阿薇,阿輝,你們在家嗎?」

「大嬸,我們在這裡。」早在聽到鄰居大嬸的叫聲時,何佳薇就帶着兩個弟弟從屋子裡迎了出來,「大嬸,怎麼啦?」

「快!你們快去黃土頭那邊的田裡,把你媽背回來,她剛才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被一條蛇驚到了,滾到田溝里去了,把腳給摔折了,你奶奶年紀大了,背不了。」鄰居大嬸着急地說道。

何佳薇一聽,什麼都顧不上了,謝過鄰居大嬸之後,帶着兩個弟弟就往田裡跑去。

小耀祖人小腿短,跟着小跑了幾步,突然停下來,轉身看向還傻站在自家前廳的鄰居大嬸,不解地問道,「大嬸,你為什麼不幫忙背我媽回來?」

「耀祖!」幫是情分,不幫是本分,何佳薇不想讓小耀祖小小年紀,就以為別人是應該幫他們的,朝他輕喝,「大嬸自己也很忙,她能專門跑來通知我們,我們應該謝謝她。」

「呵呵……不用不用……」鄰居大嬸乾巴巴地笑了兩聲,眼神躲閃,都不敢和何佳薇對視,像在躲着什麼似的,急急就往外跑。

「姐,她好像有點怪怪的?」何耀輝望着鄰居大嬸的倉皇而逃的背景,皺着眉頭說道。

何佳薇也看出來了,本來,鄰里之間,誰有個什麼事情,大家都會伸出援助之手的,特別是像何家這種沒了頂樑柱,只剩下孤兒寡弱的家庭,大家出於同情,順手的事情,也會多幫一點的。

鄰居大嬸明顯是從黃土頭那邊專門跑來通知他們的,既然能空着手專門跑一趟, 為什麼不能幫忙把媽媽背回來?

媽媽的體重只是鄰居大嬸的二分之一,並不存在背不動的問題。

好吧,退一萬步講,鄰居大嬸真的背不動,或者不想背,那她是不是可以幫着奶奶,一起扶着媽媽回來?

按正常的邏輯,不管是誰,遇上這種事情,都會下意識地搶時間,先救受傷的人,而不是自己跑回來通知其家人吧?

這已經不是有點怪怪的,而是這裏面肯定存在着大問題。

何佳薇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更加不知道鄰居大嬸為什麼要做這樣有違常理的事情。

所以她也不好作評判,只是「嗯」了一聲,同意何耀輝的觀點,然後說道,「先去田裡把媽背回來,其它的先不管了。」

楊明珠以前也會幫忙下田幹活的,只是在生小耀祖時,大出血,傷了身體根基,何家又沒錢讓她把病根養好,日復一日的,就成了現在這個體弱多病的樣子。

別說乾重活了,就是稍微需要力氣的農活兒,她都幹不了,而且一累到了,就三天兩頭病歪歪的。

後來何父和何奶奶索性就讓她在家負責家務活兒,沒再讓她下地幹活兒。

這不,何父沒了,何佳薇又出事了,就算何奶奶身體硬朗,也不能讓她老人家一個人扛下所有的農活。

於是,楊明珠又不得不下地種田。

自從何父走了之後,性格懦弱,毫無主見的她,總覺得日子過不下去了,整天以淚洗臉,被何奶奶狠狠地罵了幾次之後,她就不敢再在何奶奶面前哭泣了。

今天,想到男人沒了,女兒受傷了,兩個兒子的學費也沒着落,她又覺得日子沒活路了,背着何奶奶正偷偷地掉眼淚呢。

突然一陣窸窣聲響起,淚眼朦朧的她,只看到有蛇在她腳下的草叢穿過,自家男人死於蛇毒時的樣子,她還記憶猶新,驚慌之下,也沒看清是什麼蛇,她驚叫一聲慌亂地跳了起來,一個沒注意,就從快兩米高的田壩上滾下去了……

「不用去醫院,就去老李頭那裡拿點藥草包一包就好了。」楊明珠靠在何耀輝的背上,弱弱地說道。

何佳薇堅持自己的意見,「不行,得去拍個片子,看看骨頭有沒有斷,老李頭那裡沒有設備可以拍片。」

老李頭是村裡的赤腳醫生,沒有醫生執照,醫術也是屬於時靈時不靈的。

何佳薇不放心,傷到骨頭這種事情,一旦錯過最佳治療時機,也許就成了不可逆轉的傷了。

「你這孩子,我都說了,不……」楊明珠想拿出母親的身份來壓何佳薇,只不過她天生性格懦弱,就是想裝也裝不出嚴母的威嚴來。

更何況,被何奶奶怒眼一瞪,她頓時就成了縮頭烏龜,後面的話,一個字都不敢再往下說了。

「這事兒聽小薇的,你再敢羅里吧嗦的,信不信我和你算今天的賬?」何奶奶對這個兒媳婦,真是怒其不爭。

正因為楊明珠是個軟包子,當年分家的時候,她沒有選擇和大兒子或是小兒子一起生活,而選擇了留在村子,和二兒子一起生活。

大溪村這邊風俗,年邁的父母,要麼就是幾兄弟輪着照顧,要麼就是分家的時候,跟着大兒子或是小兒子一起生活,極少有跟着中間那個孩子一起日子的。

不要問為什麼。

純粹就是多年來形成的習慣而已。

當年分家,何奶奶看着二兒子這一房,又窮,娶的老婆又是個軟包子,如果她跟着大兒子或小兒子去城裡享福,那二兒子以後的生活可能會更慘。

養兒一百歲,常憂九十九。

大兒子和小兒子都有本事,不怎麼需要她操心,她老人家心疼二兒子,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和二兒子一起生活。

何奶奶並沒有重男輕女的思想,何佳薇一向又是個有主見的人。

再加上,何奶奶總覺得今天的大孫女兒,說話比以往更加有理有據,所以她老人家自然而然地,便站在她這一頭。

「要花好多錢的,咱家沒錢了……」楊明珠把頭埋在的何耀輝的背上,小聲地嘀咕道。

是啊,家裡真是一分錢都沒有了,要不然,昨晚她們也不會想出去賣血,給自己看病了。

怎麼解決錢的問題?

何佳薇擰起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