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八零之漂亮養女
重生八零之漂亮養女 連載中

重生八零之漂亮養女

來源:google 作者:春江月明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溫黎 現代言情 秦揚

前世,溫黎為了找到親生父母錯過了真正疼愛她的人,歷經坎坷後才知道早就有人頂替了她的位置既然血緣親人心中只有那個冒牌貨,那她也絕不會死皮賴臉的去糾纏重生後溫黎放下執念,心安理得的當個養女,照樣把一手爛牌打出王炸的效果身份,地位被奪又怎麼樣?冒牌貨始終是冒牌貨,成不了真且看她虐極品,踩渣渣,妹妹賺錢給她花,弟弟負責賺錢養家唯獨讓她措手不及的是那個曾經幫過她的男人原來她前世忽略的不僅是家人,還有他!展開

《重生八零之漂亮養女》章節試讀:

溫蓮被她身上忽然迸發的氣勢嚇了一跳,囁嚅着道:「你別假裝好心,我都知道了,爸媽為了供你上學,要讓我輟學。」

「原來如此。」溫黎嘆息一聲,竟然一點都不奇怪。

她不禁冷笑,嘲弄道:「爸媽親口跟你說的?」

「沒有。」

「那你就相信了?」

「我……」

「愚蠢,親爹媽不相信,卻去相信閑言碎語。」溫黎微微眯着眸子,故作嫌棄道:「我怎麼會有你這麼蠢的妹妹,跟你比小超都是天才。」

說著招手喊道:「小超過來,告訴你二姐,要相信誰。」

倆人的對話溫小超早就聽到了,蹦跳着走過來沖溫蓮做了個鬼臉,嘲笑道:「愚蠢,出去別說你是我姐。」

「哇哇哇……」溫蓮再也受不了心中的委屈,捂着臉大哭着跑回了自己小房間,啪的一聲把門摔上。

全程旁觀的羅春蘭目瞪口呆,「會……不會太狠了。」

溫黎擺擺手,表示沒事。

她在學校的時候就考慮好如何才處理和溫蓮之間的關係了,忍讓是不可能忍讓的。前世她覺得自己是收養的,對溫家來說只是個外人,所以面對溫蓮的挑刺孤立處處退讓。

結果卻讓她認為自己是做了壞事心虛,變得更加偏執瘋癲。

溫蓮的悲劇不僅是外人的挑撥,也是她本身性格有問題,加之家庭環境父母缺乏引導等等。想要改變,就得要找准辦法,不過溫黎是絕對不會慣着她的。

溫黎重生後思想改變很多,對某些事情的看法也變了,但性格中的某些堅持和不屈之心卻永遠不會變。

「別管她,我們去吃飯。」

「哦!」羅春蘭看溫黎都不管自己妹妹了,她作為溫黎的同學就更不能多管閑事了。

溫小超則是巴不得大姐不搭理二姐,歡快的去搬椅子,清理飯桌上的雜物,拿着抹布勤快的擦拭。

然後四人開開心心的吃飯,當王玉蘭把油燜茄子和清炒豇豆以及絲瓜蛋湯端上來時,溫小超眼前一亮,拿着筷子就往自己飯碗里扒拉,嘗了一口頓時眯起了眼睛。

「好吃。」

「好吃就多吃點。」溫黎眼神柔軟,明顯她更喜歡溫小超,這小傢伙調皮活潑卻也不失善良。還沒長歪,正是啟蒙教育的年紀。

眼看着一桌子菜都要被吃完,羅春蘭忍不住說:「蓮蓮還在房間里沒吃飯呢!要不要給她留點菜?」

「不用,自己不出來吃飯,活該!」溫黎一言否定。

「就是。」溫小超歡快道:「最討厭小心眼鬧彆扭的人了,煩死了!」

大姐在縣城讀書要住宿,不在家時二姐經常無緣無故發脾氣,鬧彆扭,還想要爸媽哄着她,可爸媽干農活都快累死了,哪裡有精力哄她。

他年齡最小都不要哄。

羅春蘭下意識的看了王玉蘭一眼,結果人家親媽不僅不生氣,反而大加讚賞,說溫黎做的對,蓮蓮不懂事就得要長姐管管,省的以後作天作地。

羅春蘭無語。

其實她不知道,王玉蘭巴不得溫黎把兩個小的管的死死的,這些年她早就看出來養女的品性和氣度,做人做事完全沒有農村人的小家子氣和目光短淺。

加之公婆經常在她面前念叨,常說只要溫黎願意家裡出主意,拿意見那是他們的福氣。

王玉蘭也不知道公爹為啥這麼重視養女,但公爹說的總沒錯。

溫蓮靠在門上,透過門縫聽到外面堂屋裡的對話,又氣又委屈,沒忍住打開門沖了出去,就想要去抓溫蓮的頭髮,嚇了飯桌前的幾人一跳。

「你想做什麼?」溫黎放下筷子,微微側身目光冰冷的看着溫蓮,通身上下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氣度風華。

溫蓮猛的愣在原地,身體顫抖,雙眸看着溫黎越看越沒勇氣,只覺得大姐變得好陌生,坐姿,眼神,氣質都和以前不一樣了。腰背挺直,坐姿舒展又端莊,曲線優美……連頭髮絲都那麼好看。

溫蓮備受打擊, 捂着臉跑回了房間。

堂屋四人面面相覷。

……

吃過晚飯,溫有才喝的醉醺醺的回來了,幾人坐在堂屋一邊剝花生一邊聊些家常,溫小超玩了一天早早的回房間睡了。他年齡小,還跟爸媽一個房間,只是在中間拉了個帘子。

溫有才正計划著今年掙點錢,等冬天農閑時再加蓋一間房。當時溫康宏給三個兒子建房子時就考慮到以後孩子大了房子不夠住,宅基地就預留了一間。

老大家前兩年因為夏紅梅娘家兄弟來幫忙,已經蓋好了,因為這事兄弟幾個還吵了一架。

說是老大家加蓋的那一間比他們的高出了三寸,是故意噁心人了,影響到了另外兩家的風水。溫有田和夏紅梅兩口拒不承認,還嘲笑老二老三沒本事,自己窮的當褲子蓋不起房子,還嫉妒他們家。

總之三兄弟鬧的不可開交,溫康宏氣的不輕,把老大喊過去狠狠的批了一頓。

明眼人都看的出來,老大家高三寸就是故意的。

「馬上要過端午節了,玉蘭你回娘家送節禮準備的咋樣了?」溫有才醉醺醺的問。

提到節禮王玉蘭臉色一僵,糊弄着把話題帶了過去。

家裡哪有錢買節禮,她壓根沒打算回娘家送節禮。

溫有才沒注意到媳婦的異樣,溫黎卻注意到了,不由得心中嘆氣,看來她目前最迫切要做的是掙錢。

沒有錢寸步難行。

而且她很清楚,自己養尊處優十幾年,是真吃不了苦,沒錢就得受罪,就得被人看不起。

小超今天嘴饞的想要留在奶奶家蹭飯的樣子,她也還記在心中。

一整晚,她在夢中都在想着怎麼在沒本錢,沒資源,沒人脈的情況下掙錢。

……

秦揚打開手電筒,軍用手電筒特有的強光一下子照亮了漆黑的夜晚,他攙扶着醉醺醺的薛圖面無表情的走在農村的小路上,耳邊是呱呱叫的蛙鳴。

順着蜿蜒的小路,來到村南邊的兩間石棉瓦造的房子前。

房門緊閉,他敲了半天也沒人開門。

秦揚苦笑了一聲,嗓音清朗的道:「爺爺,您不讓我進門,好歹讓薛圖進去,他喝醉了外面蚊子多。」

「嘩啦!」簡陋的木門打開,屋中亮起了電燈。

門口出現一名大約六十多歲的老頭,滿頭白髮,身軀微微佝僂,但能看的出年輕時身材很高,五官輪廓深邃,年輕時一定是個極其英俊的男人。

秦揚朝老者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

沈一繁皺眉,對秦揚的笑容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