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從做藝術家開始
重生:從做藝術家開始 連載中

重生:從做藝術家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拖油瓶小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田平 鄭月 都市小說

田平重生了,以前的他做了很多錯誤的選擇,也錯過很多人或物重生歸來,亦是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到底是泯然於眾還是光彩奪人,且看田平先知先覺的人生際遇展開

《重生:從做藝術家開始》章節試讀:

田平把買的這些東西交託給古玩街保管後,便拉着鄭月繼續逛了起來。

一旁的鄭月看着高興的田平,疑惑的問道:「小傻子,幹嘛這麼開心吖。」

田平嘿嘿一笑,摸了摸鄭月的頭,說道:「月月,你猜猜剛剛那幾件物品,可以賺了多少。」

鄭月一臉疑惑,「這幾樣老物件,看着也不算古董吧,能值一萬?」

田平搖了搖頭,「再往高了猜呢。」

「兩萬?」

「再高。」

「五萬?」

「再高。」

「啊啊啊~~~這麼多,十萬啊,發財嘞,小傻子真厲害。」鄭月兩眼發光,一副崇拜的眼神。

田平彎下腰,在鄭月耳邊說道:「小看我了,再加一個零。」

鄭月一臉驚訝,不由自主的叫出聲來,還好田平反應及時,連忙捂住鄭月的嘴。

「小聲點,財不外露,我帶你繼續撿漏去。」說完,拉着鄭月繼續往其他攤位走去。

鄭月用力點點頭,一副崇拜的樣子,還時不時發出嘿嘿嘿的笑聲。

「擦擦口水啦,小財迷。」田平寵溺的擦了擦鄭月的嘴角。

鄭月白了田平一眼,「我才沒流口水呢,你這是趁機佔便宜。」

「嘿嘿~」田平笑了笑,便拉着鄭月繼續逛起來。

廣場上的小攤位挺多的,不過很多古玩器件要麼是假的不值錢,要麼就是年代太近,沒啥價值。

所以,想要淘到寶貝,還是需要一雙慧眼,而且古玩街有一條不成文規定,那就是錢貨兩清,不可反悔。

所以,打眼的很多,不過真正能撿漏的,也不少。畢竟,流通在外的古玩器件也還是蠻多的。

田平和鄭月也逛了好久,期間田平也買了好幾件物品,差不多把田平爸爸給他的「戀愛基金」全部花完了。

田平把這段時間的收穫,全部交給了古玩街保管,反正租的是一天,時間還很多,還能夠陪鄭月好好逛逛。

另一邊,王老闆和他的朋友,也淘了很多東西。

「不錯哇,老王,這古玩街好東西還是挺多的。」老張在一旁開心的說道。

王老闆滿臉歡喜,高興的說道:「是哇,畢竟剛開張,好東西還是挺多的,不過可惜沒有淘到顧老的紫砂壺。」

「是啊,現在市面上顧老的壺幾乎看不到了,都在其他收藏家手裡。」

王老闆唏噓道:「是啊,自從去年顧老的松鼠葡萄十件套賣出近一個億的天價,現在拍賣行都看不到顧老的壺了,這群老狐狸,都在待價而沽。」

「是啊,現在的這些收藏家有幾個是真正想收藏的,都只想賺錢而已。」老張在一旁感嘆道。

「也沒啥好感嘆的,畢竟都是商人,利益至上,可惜嘍。」王老闆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今天收穫還行,尤其是那副徐悲鴻的神駿圖,我正好拿來掛書房裡。」

老張也羨慕道:「老王你真捨得,這幅神駿圖就花了七百萬。」

「哈哈哈。」王老闆一臉得意,說道,「還行,這幅神駿圖如果上拍賣,起碼得上千萬,所以還是賺的。」

「瞧你那得瑟樣,今天這頓午飯,必須你來請,今天我也要打一回土豪。」

「哈哈哈,行,走,去古玩街新開的八寶齋,據說那裡的廚師祖上還是宮裡的御廚。」

「走,今天非得讓你破費一次。」老張一臉壞笑的道。

田平和鄭月也逛了許久,鄭月拉着田平的手,撒嬌道:「小傻子,我餓了,我們去吃飯吧。」

「好,走,帶你去吃點好的。」田平也很大方,今天的收穫,一頓飯還是吃得起的。

「嘻嘻,你真好,小傻瓜。」鄭月很是開心,偷偷的在田平臉上親了一下,然後紅着臉,依偎在田平懷裡。

田平帶着鄭月來到了古玩街最大的酒樓——八寶齋。

田平和鄭月來到一樓大廳,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立馬,旁邊來了一位身穿旗袍的服務員,遞過菜單。

鄭月看了看菜單,對着田平說道:「這裡菜好貴啊,要不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

旁邊的服務員也聽到了,不過職業素養還是有的,在一旁一句話也不說。

田平回道:「沒事,就一頓嘛,難得奢侈一次。」

看見鄭月糾結的樣子,田平也知道原因,畢竟鄭月和他家都只是普通的家庭,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那種,雖不是大富大貴還是還是能過得去的那種。

而且鄭月雖然大大咧咧,啥都想吃,但是還是拎得清的,平時要買的,也都是便宜的小吃。

「沒事,儘管點。」

「那好吧。」

隨後,鄭月翻了半天的菜單,點了兩個素菜,一份湯。

「就這些好了,最近胖了,要減肥。」

田平接過菜單,看到鄭月點的都是最便宜的菜,心中也是一暖,能找到替他省錢的女朋友,這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幸運。

田平翻了翻菜單,隨後遞給服務員,說道:「再來個八寶鴨,我餓了,光吃素菜,沒力氣,下午還得繼續逛呢。」

服務員接過菜單後,很快的離開了。

畢竟是第一天開張,來八寶齋吃飯的人也不算太多,趁着等菜的功夫,田平也仔細看了看八寶齋的裝潢設計。

雖說是大廳,可是裝修依舊是低調奢華,整體裝潢,是採用古典風範,紅木傢具,外加復古屏風,連天花板都是大塊黃花梨木板。而且在周圍的牆壁上,掛着許多字畫,雖然分不清真假,但是讓人感覺充滿詩書氣息。

一樓大廳就如此奢華,更別說二樓包廂了,不過二樓包廂好像有最低消費標準,這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

不一會,田平點的菜就陸續上齊了。聞着這美味佳肴的香味,田平和鄭月的肚子都咕咕叫起來了。

鄭月聽到自己肚子的叫聲,老臉一紅,隨後瞪着田平說:「不許笑。」

「好啦,快吃,我都餓了。」田平故意叉開話題,隨後,夾了一根鴨腿,放到鄭月碗里,「吃吧,這可是招牌菜,你嘗嘗。」

就這樣,一桌飯菜很快就被兩人消滅了。

「真好吃,不過好貴。」鄭月摸了摸鼓起來的小肚子,說道。

「嘿嘿,想吃的話,以後經常帶你來吃。」

「不要,太貴了。」鄭月糾結了一會,說道。

田平知道,鄭月也捨不得花這麼多錢吃飯,也就沒說啥,不過心裏暗暗想着,多賺錢,以後天天帶她來吃。

兩人休息了一會後,便去前台準備結賬,突然,後面傳來一個聲音:「小夥子,好巧啊,你也在這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