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重生漢末時代
重生漢末時代 連載中

重生漢末時代

來源:google 作者:兵俑長安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兵俑長安 軍事歷史 曹策

曹策一覺醒來發現自己來到了東漢光和六年,身為遼東邊鎮刺史之子的曹策獨自南下欣賞大漢帝國搖搖欲墜前最後的繁榮,助河東郡關長生逃難至遼東郡,護譙郡許氏族老還鄉…曹策駐足漢江旁恍然大悟身處的世界並不是原本歷史中的世界!宇文成都挑燈夜戰呂布!關羽虎牢關單騎喝退八千精兵!李存孝十三虎騎救漢帝!岳武穆揮師百萬步卒北伐大金!……展開

《重生漢末時代》章節試讀:

最近幾年天氣越發古怪,南方乾旱數月,北方倒是整天陰雨綿綿。

曹策穿着蓑衣頭戴斗笠坐在船頭,雨水從斗笠邊沿流下,思考良久後曹策打算開啟一次甲級將星召喚。

「叮咚——」

腦海中再次響起了系統的聲音,曹策心情緊張的等待着結果。

「恭喜宿主召喚大明永樂年間黑衣宰相姚廣孝!」

姚廣孝

武力:75

統帥:95

智力:97

政治:95

魅力:76

技能:奇策,絕境之中能夠提出出奇制勝之策略。

曹策聞言,方才想起這位歷史上的黑衣宰相姚廣孝,是一位僧人,朱棣在燕地造反後,本來是一盤死棋,最後姚廣孝提出朱棣率軍直搗黃龍進攻京師應天府,最終朱棣大敗四十萬**軍建文帝下落不明,永樂一朝自此建立。

「不錯不錯,千古第一造反成功之人的首席謀士,那麼姚廣孝在哪裡?」曹策開口問道。

「姚廣孝目前為遼東遊行僧人,待宿主回遼東後自會與之相識。」

沒想到姚廣孝在這個世界的身份還是僧人啊,想想自己未來身後跟着個大光頭和尚也是挺怪的。

完成了召喚曹策退出了系統,閉上眼睛坐在雨中思考着,自己南下遊歷將近半年,算來黃巾起義也快爆發了,既然遼東驅散了太平道人,這場起義就可以坐山觀虎鬥了,養精蓄銳到黃巾軍大敗後的董卓進京,就等着董胖子廢除漢帝,自己要麼學習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要麼學習袁術那麼大膽,直接稱帝。不現實,

很顯然後者非常不妥,即使漢王朝再怎麼衰落,畢竟是統一了幾百年的王朝,在百姓們的心中還是非常的神聖,看看袁術的結局,被四周群雄毆打,落得個吃不到蜜水渴死的結局。

曹策搖了搖腦袋甩掉了斗笠上的積水,一頭鑽進了船艙中。

渡過黃河就代表快到遼東了,不過在冀州廣平縣,曹策選擇了停留,因為這廣平縣令大有來頭,曹策可不想如同曹操一般在這人死後留下一句,『孤早相得,天下不足慮』。

廣平縣依山而建,與其他地方不同的是,這裡山清水秀百姓們安家樂業完全沒走一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即使路上聽聞老農擺談陰雨綿綿無法農作,但還是會時不時來上一句多虧了縣令大人,大家才沒有落得成為流民。

曹策摸了一下劣馬的腦袋,繼續趕路,只見前方一個書生模樣的人正在一處院落中教着孩童讀書識字,這副情形還是曹策第一次見着,在這個百姓們能吃上一頓飽飯都是一種奢求的時代,居然還會有孩童搖頭念書的情形,真是怪哉。

閑着也是無事,曹策就這麼站在院落外傾聽。

夕陽西下,書生將孩童們一一送出院子,方才注意到了曹策。

「這位兄台,有何事?」

就着八字鬍的書生詫異的問了句,曹策微微一笑回了一句,「可否討口茶水喝?」

書生聞言並未拒絕,曹策見狀牽着劣馬走進了院落。

書生給曹策倒上一碗茶水,轉身收拾着方才孩童們坐着的木凳。

「吾遊歷半年,還是第一次遇到先生這般,如今天下不太平啊,又有多少渴望知識的孩童未能遇上一位良師。」曹策喝進茶水開口說了句,書生搖了搖頭長嘆一口氣,道:「兄台所言甚是,吾能保廣平縣百姓安居樂業,卻不能保天下百姓有個安居樂業的生活,嗚呼哀哉,嗚呼哀哉啊。」

聞言,曹策起身問道:「先生可是廣平縣縣令沮授,沮則注?」

那書生慚愧笑了笑,搖起蒲扇微微點頭。

曹策趕緊畢恭畢敬的鞠了一躬,道:「策,代廣平縣百姓謝過先生!先生能給廣平縣百戶人家帶來與世無爭的生活已然不易,吾非常欽佩先生。」

沮授見狀趕緊拉起了曹策,慚愧的說道:「沮則注不過是行本分之事罷了。」

「當今漢室奸臣當道,賣官鬻爵,天下若是多幾個先生這樣的官員,怎會落得個百姓居無定所的局面?」曹策趕緊展開了進攻,必須把沮授給一併帶回遼東去,歷史上如果不是沮授遇上了韓馥、袁紹這兩個愚蠢的主公,其智謀絕對不在郭嘉、荀彧之下。

至於沮授的能力曹策也是有目共睹的,天下十室九空,唯有廣平縣百姓過着安居樂業的生活,可見沮授治理能力非同凡響。

未來有姚廣孝當軍師,沮授大可治理整個遼東,況且輔佐袁紹平定河北的沮授完全也可以當一名稱職的軍師。

沮授被曹策這麼一說,揮袖憤然不語,這個王朝糟糕的局面他沮授可是一肚子的火,若不是那幾個閹人當道,大漢王朝怎可淪落至此?

見沮授一副憤憤不平的模樣,曹策見四周也沒有他人,說了一句大逆不道之言。

「若是漢室不可扶持,吾願背負罵名為天下蒼生謀求一個安定的生活,推翻劉漢…」

曹策還未講完,沮授轉過身趕緊打住,這話要是被其他人聽到了,他倆都得被砍頭。

沮授是萬萬想不到,一個衣衫襤褸的傢伙居然敢說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不過曹策接下來一句話徹底震驚到了沮授。

「若是漢室分崩離析,吾十萬遼東鐵騎將馬踏中原,建立太平盛世!」

「遼東鐵騎?兄台乃遼東曹猛?」沮授上下打量曹策疑惑的問了一句,心裏也奇怪,能調動遼東十萬鐵騎的曹猛也不可能是眼前這個長相稚嫩的年輕人啊。

曹策習慣性的咳嗽了一聲,道:「那是我爹…」

沮授聞言恍然大悟,原來是傳聞中遼東名將曹猛家裡那不成器的嫡子。

不過聽剛才曹策所言,真想不到這麼個紈絝子弟會說出來。

「原來是曹少將軍,下官有失遠迎。」沮授心中雖然有些不喜傳聞中的曹策,不過眼前曹策豪言壯語之後的誠懇目光,着實讓沮授有些許讚賞。

與傳聞不同,這位曹少將軍心中居然處處為百姓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