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後攻略守望者老公
重生後攻略守望者老公 連載中

重生後攻略守望者老公

來源:google 作者:西藏之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萬夜丼 江沙閔 現代言情

前世,江沙閔就是個戀愛腦,瘋狂喜歡別人,萬夜丼因她而死重生之後,江沙閔決定對萬夜丼展開追求!什麼?不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沒關係,我有足夠的毅力追求你,不把你搞到手,誓不罷休!後來江沙閔忽然覺得哪裡不對勁!萬夜丼居然不是人,是一個吸血鬼!更讓她恐懼的是,自己似乎陷入了某個陷阱里!展開

《重生後攻略守望者老公》章節試讀:

萬夜丼攥着拳頭,滿眼心疼,看江沙閔這麼痛苦,他暴躁道,「你輕點,會不會治啊!」

醫生滿頭大汗,手一抖,沒正好骨頭,江沙閔疼的大喊一聲,本來就小心翼翼的醫生,此刻也慌了神。

旁邊有幾位醫生戰戰兢兢的看着,這位千金小姐的腳接不好,他們都得遭殃。

萬夜丼揪心的看着,在爆發的邊緣瘋狂的壓制着。

醫生不敢耽誤,好不容易接上,連忙招呼旁邊幾個醫生一起幫江沙閔打石膏。

江沙閔被折磨的疲憊不堪,萬夜丼上前,伸手擦了擦江沙閔額頭上的汗,心疼至極,自責道:「都是我的錯……」

「你給我出去!」

江沙閔大喘着氣,衝著萬夜丼大聲說。

她還在意着萬夜丼不相信她的這件事。

她現在不想看到萬夜丼!

「出去!」

江沙閔又大喊了一聲。

萬夜丼神情暗沉,見江沙閔情緒激動起來,連忙轉身走出了病房。

在病房外的走廊站着,萬夜丼看了看手機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就放學了。

他給江硯祁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江沙閔受傷的事,不過多久,就見江硯祁急匆匆趕來。

江硯祁心急的闖進房間,「腳怎麼樣了?」

江沙閔哭喪着臉喊疼,把江硯祁心疼的不行。

問了醫生情況,可以回家,江硯祁給司機打了個電話,讓他在學校門口等着,彎腰抱起江沙閔走出了校醫院。

沃利斯學院的校醫院比市中心的專科大夫還有本事,江硯祁並不懷疑校醫生的醫術,直接帶着江沙閔回家。

只留萬夜丼還站在病房的門外,他緊握着拳頭,指甲狠狠的陷入了肉里,雙手被劃傷,卻沒有流出血液,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他低垂着頭,瞳孔竟然開始變成紅色,無人注意到,他牙齒長了,露出兩顆鋒利的獠牙!

江沙閔受傷,江爺爺心疼的不行,直接讓她在家好好養傷,勒令要能活蹦亂跳才能去學校上學!

學校里關於江沙閔和萬夜丼的戀情傳的漫天飛,江爺爺自然知道,他問寶貝孫女:「閔閔不喜歡墨家那小子了?」

江沙閔點點頭,「他不好!我換另一個喜歡!」

江爺爺嚴肅道:「萬家那小子就是不愛說話,跟個悶葫蘆似的,其他的我很滿意。」

江沙閔哭笑不得,還好爺爺不傳統封建,支持她自由戀愛。

回想前世,自己瘋狂追墨玉玄,最後都到了倒貼的程度了,爺爺雖然恨鐵不成鋼,但她每次失落爺爺還是會鼓勵自己堅強,有機會再去追。

爺爺對她太好了,太溺愛了!

完全任由她的想法去做。

說到萬夜丼,江沙閔就煩惱頭疼。

前世萬夜丼就是她的一個跟屁蟲,她去哪他就跟着去哪,萬夜丼曾經有正式跟江沙閔表白過,江沙閔當時心裏只有墨玉玄,沒有絲毫猶豫的就拒絕了萬夜丼,沒想到萬夜丼隔天就跟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繼續跟在她身邊。

江沙閔自認沒什麼魅力,對萬夜丼的態度就像對一隻小狗一樣,不僅愛對他發脾氣,還總是對他呼來喚去。

她仔細一想,還真不知道為什麼萬夜丼會這麼喜歡自己,竟然甘願為她去死!

在天台時,江沙閔跟萬夜丼坦白自己不喜歡墨玉玄,萬夜丼卻不相信,這刺痛了江沙閔的心,她無法控制的就衝著他生氣,不搭理他,不想看見他。

前世江沙閔擁有一個戀愛腦,腦迴路也很奇葩,她拒絕萬夜丼的表白之後,還讓他幫自己想辦法追墨玉玄。

回想起來,更讓她驚訝的是,萬夜丼什麼都沒說,真的答應,幫她出謀劃策。

好幾天都在家養傷,江沙閔控制不住的想萬夜丼。

她後悔了,為什麼不好好跟萬夜丼說清楚,還把自己弄傷!

她要找機會,跟萬夜丼說清楚!

江沙閔坐着輪椅,煩躁的在後院溜達,身後有一個女傭推着她走。

受傷在家出不去,怎麼辦才好?

江沙閔想打個電話給萬夜丼直接說明白她現在的心意,可是又怕說不清楚又產生什麼誤會。

夜裡江沙閔睡覺迷迷糊糊覺得臉被一隻大手撫摸着,睜眼迷糊的一看,是一個長相俊美,面如刀削的男人,竟然是長大後的萬夜丼的模樣,江沙閔覺得自己是太想萬夜丼了,連做夢都夢到萬夜丼。

閉眼繼續睡,一夜到天亮,江沙閔忽然發覺自己房間的窗戶怎麼開着,她明明記得自己已經鎖起來了。

江沙閔以為自己記錯了,不再糾結,讓女傭扶着自己坐到輪椅上,去洗漱吃早餐。

餐桌上江沙閔使勁撒嬌又撒潑,江爺爺才同意讓她去學校上課。

江硯祁覺得頭大,因為他要推着江沙閔進學校,果不其然,瞬間被人圍觀議論,人生頭一回不是因為身份美貌被人圍觀,江硯祁內心吐槽。

把妹妹送進教室,江硯祁就去了大學部上課。

江沙閔來學校就是為了萬夜丼,沒想到卻不見他的蹤影。

她來學校遲到了,上課都好久了,按理說萬夜丼應該在教室啊!

「舟幾,阿丼呢?」

舟幾是舟小希同父異母的哥哥,坐在江沙閔的前面,只見他轉過身面對江沙閔,微撇着腦袋,稜角分明的臉對着江沙閔搖了搖頭,「不知道,好幾天沒來了,你不來他也不來,還以為你們兩個渡蜜月去了呢。」

說著他八卦的露出一笑。

江沙閔皺眉,萬夜丼去哪了?

想了想,江沙閔決定去找萬夜丼,反正她也沒心思上課了。

沒人推着她,她只能自己去,好在輪椅是手電控制,按扶手可以自由走動,看了看電量,還很充足。

出了學校,江沙閔在網上打了輛的士,萬夜丼的家的地址江沙閔知道,雖然她沒去過一次,但知道大概位置。

江沙閔沒用過幾次網約打車,看司機停在了一家酒吧門口,她有點懵:「司機叔叔,是不是走錯了?」

「姑娘,你的地址就是這裡啊!」

「不是啊,我不是要來這裡!」江沙閔搖頭解釋。

「我要去新峒別墅莊園,不是這裡!」

司機看着訂單,「姑娘,你地址打錯了!」

江沙閔連忙看自己的手機上的訂單,竟然是錯的,司機沒走錯,是她不知道怎麼弄錯了地方,她正想重新輸入地址,手機卻突然黑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