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重生後,我變成精神病院的一把手
重生後,我變成精神病院的一把手 連載中

重生後,我變成精神病院的一把手

來源:google 作者:一個自律的撰稿人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臧茹 都市小說 黎濤

黎濤重生到了異世界的一個精神病院里,他通過一個玩具電話綁定了系統,隨後在逃出精神病的過程中發現了這家病院不為人知的秘密......剪紙成人的老太太,呼風喚雨的神秘男人,樁樁件件都讓他大開眼界......展開

《重生後,我變成精神病院的一把手》章節試讀:

「四月二十八日,天氣陰

今天它還是不肯吃東西,並且經常攻擊人,明天應該會好些,他說明天就會把它鎖上。」

……

「五月十五日,天氣晴

我來這裡滿一個月了,期間很少有人進來,我有些孤獨,竟然和池子里的東西有了點相依為命的感覺。不知道我要在這裡待到什麼時候。」

……

「五月二十三日,我不知道外面的天氣怎麼樣,離上次有人進來快十天了,怎麼還沒有人到?這裡好多事情都不方便,我天天記錄它,它也餓了很久了,我有些怕它。」

……

「五月三十日,這是為什麼?快一個月了,怎麼沒人進來了?我吃的一些罐頭快要沒有了,我好餓!」

……

「六月五日,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明明說好了我來這裡待半年就把我放出去,會給我錢,只要我記錄好它,我明明每天都在認真記錄!我的罐頭全都吃完了,我要餓死了」

……

黎濤看的心一驚,他繼續往後翻去,後面就全是泛黃的白紙了,上面再沒有字跡。

他剛才循着屋子走了一圈,關上了搖搖欲墜的鐵門,試圖在屋內尋個出路。

但一無所獲,這屋子實在太小,連個窗戶也沒有,就算是鐵門,上面的小口也用鐵條貼着,切割出窄窄的空隙,壓抑極了。

黎濤回到書桌前,試圖從上面凌亂的一些紙張尋找答案。

幾張泛黃的紙上,有些不明所以的圖畫,線條粗細不一,畫得也不成樣子,黎濤橫看豎看看不出什麼,只得放下,去拿那兩個筆記本。

一本厚,一本薄,都是厚厚的牛皮殼,還有扣子。

黎濤打開厚的,發現是一本日記,上面的年代赫然是上世紀的,他讀了下去。這本日記並不連貫,中間有幾頁被撕扯過,日子靠前的筆跡工整自然,後面的卻潦草至極,顯然寫日記的人到後面的心情很是崩潰。

他一頁一頁讀下去,更是心驚。

這日記說明這裡以前是有人住的,而且住了相當長一段時間,期間還有人進來送東西,這個人日記里寫是觀察什麼東西的。

黎濤猜想,是觀察那條龍的!

開始時還沒有鎖鏈,是後來加固的,為了鎖住那條龍。

可為什麼後來沒有人來了呢?

這個寫日記的人後來又怎麼樣了?

日記沒有後文,黎濤很是擔心。

也許這個人走了,或者是被龍吃了?

黎濤希望是前者,如果這個人成功逃出去了,那說明這裡確實有出去的路,不用驚動那條龍,他離開這裡最好。

黎濤又翻開另一本薄的筆記本,可這個筆記本上什麼也沒有,看着整整齊齊撕裂的痕迹,黎濤想,這本一定是觀察龍的筆記,並且寫了不少,很厚,剩餘的紙張還能觸摸到寫字印記留下的壓痕。

是誰把它撕了呢?

是寫日記的嗎?自己要走了所以把筆記也全部帶走,用來報復那些讓他來到這裡的人嗎?

還有在寫日記的人離開之後,又有人進來了,然後撕走了筆記?可要是這個人,為什麼不把筆記全部帶走,而要選擇撕掉呢?

這疑點越來越多,要黎濤根據這些隻言片語推斷和還原出當年的經過,也實在是力有不逮。

他把書桌上所有的紙張筆記,還有幾個抽屜翻了個遍,可惜除了這些,再沒有其他的。

黎濤嘆了一口氣,這種知道了什麼隨後發現毫無用處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在這裡打轉了半天,他還是沒能找到出去的方法。

但黎濤從來不是容易氣餒的人,寫日記的人既然不在這裡了,那說明他就是走了,自己翻了這麼久,也沒看到什麼屍骨,說不定寫日記的人真的找到了離開的路。

黎濤離開了書桌,站起身來,四處巡視着,試圖再找出一點線索。

可這裡一覽無餘,黎濤抓抓後腦勺,到底是怎麼出去的?

他有些煩躁地轉着圈看,卻忽然覺得有什麼不對。

那個木頭柜子。

似乎大得過分了。

木頭柜子緊靠着牆,高度卻直逼天花板。

這不對,按理說這麼小的屋子,木頭柜子應該按照傢具的尺寸來做,不會挨到天花板,也不能高出屋子主人太多,因為柜子頂還能放些東西。

而面前這個柜子,就不說柜子頂那麼高,離天花板那麼近,能放下啥了,就說這櫃門,大得像一扇普通的門了。

等等!

大得像門!

黎濤靈光一閃,衝過去拉開了櫃門。

果然不出他所料,這是個暗門!

柜子做的高大是為了遮掩,裏面有一層隔板,上面放着一件疊得整齊卻遍布灰塵的工作服,旁邊則是幾個開過的罐頭蓋子,鋁製的,也已經變黑氧化。

看來這就是日記里寫的最後的罐頭了吧。

下面的主體部分卻是空空蕩蕩,只有嵌在牆上的一扇黑色的門,若不是把手的存在,別人很難一眼就看出來這裡有扇門。

黎濤捏緊門把手,輕輕一轉,門軸便有些僵硬地叫了一聲。

黎濤明白這是打開了。

他往裡一推,門就打開,黎濤貓着腰慢慢進去,先在牆上摸了一下,正好就摸到了拉繩。

死馬當做活馬醫,黎濤拉下去,沒想到這個暗室的燈居然還能用。

昏黃的燈光很快亮起來,黎濤一看,不由大失所望。

這裡居然是個小小的衛生間。

只有洗漱台、馬桶和一個淋浴頭。

這倒也對,畢竟一個人要住在這裡那麼久,沒有衛生間肯定不行。

洗漱台和馬桶都有着發黃的污漬和水漬,掛着的毛巾如同鐵板一樣硬,洗漱台前面的鏡子模糊一片,灰塵和水漬混合,什麼也看不清。

黎濤試着動了動水龍頭,只傳來幾聲空響,這是沒水的意思。

黎濤狠狠拍了一下水龍頭,他氣極了,為什麼把衛生間設置成暗室的樣子!

什麼也沒有!

黎濤又去按馬桶的抽水鍵,去開淋浴頭的開關,毫無例外的空響。

這裡不再供水了。

正當他要完全崩潰的時候,又在洗漱台之下瞥見一張小紙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