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重生後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寵
重生後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寵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寵

來源:google 作者:司葯娘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凌城燕 王連生

凌城燕本是四處征戰的女將軍,戰死沙場以後,她竟然重生了,而且還成了一個受盡欺辱的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寵》章節試讀:

看着小姑送進來的蒸雞蛋和炒雞蛋、白麵餅,小杏有些不敢置信,還以為自己是眼花了,用力地揉了揉眼睛,再看,還是一碗嫩若豆腐的蒸蛋,一碗油汪汪的炒雞蛋,帶着點點焦斑的白面烙餅…… 這樣的好東西,平日別說小杏撈不着吃,就是最得奶奶偏疼的小姑和大堂哥也吃不上啊,頂多過年過節炒個雞蛋了不得了。
平常雞屁股老婆子盯得緊着呢,一大早開雞窩門,都會順便摸一遍雞屁股,確定這天有幾隻雞會下蛋,少一個,老婆子都能追蹤半個大隊去找…… 給小杏盛一碗棒子麵粥遞過去,凌城燕見小丫頭傻愣愣的不動筷子,就招呼:「快吃啊。」
「娘,」小丫頭吞了下口水,仰望着親娘,有些憂心道:「……為什麼這麼多好東西啊?」
凌城燕瞥了一盤炒雞蛋,暗暗嘆口氣:「放心吃吧,這些是我要來的。」
「娘,真能吃嘛?」
「能,吃吧。」
凌城燕夾了一塊雞蛋到小杏碗里,又遞給她一張白麵餅,就不再多說,而是,自顧自吃起來。
她吃飯不慢,卻吃相優雅,吃了兩張餅,覺得有六七分飽,就停了筷子。
這具身體虧損太嚴重,腸胃羸弱,還是不要一下子吃太多的好。
放下碗筷,恰好小石頭醒了,哼哼着貓兒一般哭起來。
凌城燕試了試蒸雞蛋,不燙了,就挖了一點點喂到小石頭嘴裏。
小娃兒餓了一天,早就餓壞了,得了吃的,很賣力地吞咽着。
凌城燕餵了兩口雞蛋,又用勺子餵了一點點白糖水——一滿罐白糖,半罐紅糖,都是她從老婆子屋裡打劫來的。
王蓮香被打怕了,急於討好,還給她出主意,說城裡有喂小孩子的奶粉和奶瓶子。
凌城燕看着孱弱瘦小的小石頭,心裏也在琢磨,娃兒太小,吃雞蛋多少有點兒勉強,還得儘快去趟城裡,買點兒那什麼奶粉,再買個奶瓶子回來才好。
不過,經過她觀察,這戶姓王的人家也實在是窮,東廂娘兒仨乾巴瘦破衣爛褲不說,老兩口加上心尖尖王蓮香也沒一個胖的,個個面帶菜色,看樣子,也就勉強能糊口,根本沒辦法頓頓吃飽,更別說保養調理了。
凌城燕吃過早飯,一腳踏出門,將手中的碗筷直接塞進王蓮香,又淡淡吩咐:「燒點熱水,我要洗頭」 王蓮香低着頭,竟沒反對,乖乖捧着碗筷進了廚房。
這場景看的老大、老三媳婦一愣一愣的,老三媳婦李小霞只看着沒作聲,倒是老大媳婦邵大榮耐不住,衝進正屋找老婆子告狀,被罵了個狗血淋頭,還挨了好幾下笤帚疙瘩,眨眼又抱着頭逃了出來。
凌城燕翻檢一下,找了個大包袱,又找出一件大人的舊襖子……王蓮香拎着一暖壺水送了過來。
「二嫂,熱水。」
凌城燕放下手中的東西,走過去接過暖瓶,就見王蓮香又遞過來一個軟趴趴的粉紅色的東西來:「……洗頭用的。」
凌城燕接過來一看,原來是一種軟軟的,她沒見過的布料袋子裝的膏子,聞一聞,還有香味兒。
「行吧。」
凌城燕接了,看着磨磨蹭蹭不走的王蓮香,突然又問,「奶粉貴不貴?」
「貴,那可是好東西。
不但要錢,還要副食品券才行。」
王蓮香文問一答十,說完,還不走。
凌城燕梳着及肩的頭髮,拿眼看她,王蓮香在她請冷冷的目光中頂不住,期期艾艾地開了口:「二嫂,那個……你不想把小石頭送人,大姐那邊沒法交待,你能不能親自去跟大姐說一聲……」 凌城燕的眉梢微微挑起,又落下,淡淡應着:「行。」
說完,把王蓮香攆出門,她開始洗頭。
前一天『她』的頭撞傷,流了些血,糊在頭髮上很難受。
眼前的條件,洗個澡沒條件,也就將就着洗洗頭了。
小杏湊過來問她:「娘,俺幫你洗吧。
你頭上還有傷嘞。」
凌城燕抬頭看,就對上小姑娘柔軟溫暖如小鹿的眸子,禁不住心中一暖,輕輕點下了頭。
小杏很高興,搬了個凳子放在炕沿下,臉盆放在凳子上,她爬上炕,跪在炕上幫凌城燕洗頭,小心翼翼地避開那一點傷口。
凌城燕自己用手摸過了,頭皮的傷口不足半寸,對經歷過戰場拼殺的她來說,這點小傷口實在沒什麼大驚小怪。
但自己不在乎是一碼事,被人這麼小心翼翼地呵護對待是另一回事。
何況,這不是伺候她的下人,而是,與這個身體骨肉相連的『女兒』,那種感覺,很奇異,很微妙,讓她情不禁地放鬆了防備,放軟了心腸。
小杏洗頭的手法完全稱不上熟練,甚至很有些笨拙,幾次弄痛了她,小杏自己都察覺到了,連忙用小手揉揉,在湊近了吹吹,凌城燕竟然真耐着性子任其作為,連嘴角都不知不覺翹了起來。
王蓮香被攆出去了,若是她在場,肯定會驚掉下巴——早上那個脾氣暴烈、兇悍如虎的女人,竟然收起了爪牙,變成了溫順的貓兒,就差打打小呼嚕了。
你能信?
反正王蓮香不敢信。
凌城燕洗完頭,用手摸一摸頭皮的血痂,竟然還在。
看得出,小丫頭是如何小心翼翼了。
她用毛巾擦去頭髮上的水,倒掉髒水,重新換了乾淨的溫水來,招呼小杏:「來,我給你洗洗。」
小杏的頭髮毛糙枯黃,養分不足是其一,照料不上也有很大原因。
小杏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來,叫了聲娘,乖順地跪在炕沿上,讓凌城燕幫她洗了頭髮。
自己用還沒覺得怎樣,給小杏擦頭髮,才注意到這巾子太舊了,爛的大洞連着小洞,幾乎看不出形狀了。
她在心裏又記下一筆賬:這個也要買。
頭髮晾到差不多幹了,凌城燕找了一方花布把頭髮束起,順便也把頭頂一側的傷口遮住。
又用之前找出來的包袱皮把小石頭裹在懷裡,把那件舊棉衣給小杏穿上。
棉衣是『她』的,小杏穿在身上松垮而肥大,凌城燕將衣袖幫忙挽一下,勉強露出小手來,她伸手牽住,往外走。
小杏年紀雖小,但心智卻不低,其實明顯感覺到娘有些不一樣了,沒了往日的溫柔和順,多了些讓人不敢冒犯親近的威嚴。
但,這樣的娘,她好像更喜歡。
被這樣的娘牽着手,她彷彿再也不用害怕什麼了。
 

《重生後我成了暴虐世子的掌心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