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成了他的心尖寵
重生後我成了他的心尖寵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他的心尖寵

來源:google 作者:二分明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衛洛卿 古代言情 褚千昱

「超寵」「萌寶」「虐渣」「復仇」大婚當日她慘遭背叛,三千年修為被奪,喉珠被剜,容貌被毀她被扔下鬼界卻被鬼王所救從此她披巾斬棘重返修仙,而他在背後付出,默默守護遇上他之前,她的心裏只有恨遇上他之後,那顆封鎖的心漸漸打開她一直不清楚自己的心意,直到有了個孩子……當陰謀被揭開,她驚覺:原來真相竟是如此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他的心尖寵》章節試讀:

三個修士自空中緩緩落下,白衣不染煙塵,無一不是滿面嚴肅。

中間的修士攤開手掌,一塊石頭現了出來。

「每個人先到這裡來測試一下修為。」

「我先來!」

「滾開!我先!」

「我先!」

……

「一個一個來,別擠!」那修士面無表情,但說出來的話份量十足。

此時,那狗腿終於說話了:「讓我家百里公子先來!」

聽到「百里」,所有人包括那三個玄靈宗修士都面露敬重之色。

衛洛卿內心冷笑:好大的氣派。

修士見了百里格微微頷首,尊敬地說:「來,把手放上來。」

百里格手掌一覆,只見一圈銀邊順着他手掌的輪廓顯現出來,然後像一根絲線一樣飄至空中拼成「凝氣五層」四個字。

「哇不愧是百里家族的,已經是凝氣五層了。」

「真可怕,一會兒我可不要對上他。」

……

百里格聽着周圍人的阿諛讚歎,心滿意足地退到了一邊。

「下一個。」

那狗腿是凝氣二層。

「下一個。」

凝氣一層。

「下一個。」

……

「下一個。」

那女娃是凝氣三層,應該不假,除非她也有類似青鸞紫晶的寶貝蔽體。

「下一個。」

到衛洛卿了。

凝氣二層。

「哈!不過是凝氣二層的螞蟻還敢在我面前逞威風,不自量力!是吧天凡!」

「是是是!」那狗腿叫天凡。

「百里公子。」

衛洛卿面對他,說:「你針對我可以,但是周圍可不止我一個凝氣二層的修士,你叫我螞蟻不合適吧。」

聞言,百里格環視一周,見周圍人都畏畏縮縮不敢看他,驕傲至極,對着衛洛卿吐了口口水:

「螞蟻!」

衛洛卿沒理他,修道之人越是張揚死得越快。

就算她不殺他,日後也必有人來收他這條狗命。

一炷香後——

「測試已經完畢,各位上山吧,七日後見。」

……

這玄靈山上樹木林林,陽光只能透過樹葉之間的空隙投下點點光斑,人穿梭于山林之間與外界恍若隔世。

「美女姐姐,我叫珈瑤,你叫什麼名字?」

衛洛卿冷冷掃了她一眼,隨意編了個名字:「王可心。」

「王可心。」珈瑤走上前擋在她面前,打趣道:「姐姐真叫這個名字?和你的氣質好不相符。」

衛洛卿繞開她繼續向前走,說:「名字來自父母,他們總不可能在我出生的時候就知道我未來會成為什麼樣子,況且,對於修真之人來說,叫什麼真的重要嗎?或者……」

她頓了一下,字字而出:「珈瑤姑娘覺得我應該叫什麼名字?」

後者天真笑笑:「哈哈,我怎麼知道姐姐叫什麼名字,可心就可心吧!」

「可心姐姐,我們現在要去哪兒?」

衛洛卿身形突然一頓,珈瑤沒剎住車撞了上去。

「珈瑤姑娘,我們現在是敵人。」衛洛卿周遭的空氣瞬間凝結降至冰點。

「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珈瑤難得一怔,旋即神色恢復正常,貝齒輕啟:

「怕,但是姐姐你是不會殺我的。」

衛洛卿並未因此感動:「我不是好人。」

「離我遠點。」

語畢,人便不知去了哪裡。

「王可心。」

珈瑤的手指在胸前打轉,小小的腦袋大大的問號,不知在想些什麼。

……

不知名處,衛洛卿現出身,非必要下,她不會動用太多靈氣避免走漏風聲,可是那個叫珈瑤的妮子實在難纏,讓她如芒刺背。

此次上山試煉,她也是以躲閃為主,不想和那些乳臭未乾的後生晚輩多糾纏。

可她這樣想,有人卻偏偏要雞蛋碰石頭,自尋死路。

她冷笑一聲,又消失無蹤。

在她消失的下一刻,一柄利劍直直襲來,刀身顫抖,一看就想置對方於死地。

百里格現出身,他凝氣五層的修為是用不了隱身術的,估計是家裡的誰給了他一些符咒。

他正懊惱於偷襲不成,卻突然被一股大力迅速推至旁邊一棵大樹上。

「噴」的一聲,鳥被驚飛。

百里格想痛呼出聲,但喉嚨處被衛洛卿死死掐住,他面色漲紅,眼珠都快要瞪出眼眶。

衛洛卿湊近他,眼神嗜血,冷冷開口:「不要惹我。」

「懂?」她手中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

百里格連忙眨眼,旋即摔倒在地,瘋狂咳嗽大口呼吸,而衛洛卿則再一次消失不見。

「可惡!」百里格回過神來重重鎚地。

「區區凝氣二層居然如此兇悍,邪術!」

咚!咚!

「一定是邪術!」

突然,他神色一斂,漸漸隱身。

有人來了……

來者是珈瑤,別人都四處避難,她倒好大搖大擺在追蝴蝶,笑得還真開心。

「嘻嘻嘻!別跑呀花蝴蝶,給我抓住了做我腰上的掛件可好?」

蝴蝶內心驚恐:這個姐姐太可怕了,我才不要!

這時,一把利劍刺入珈瑤的胸膛,她雙目失神。

百里格現出身,剛想歡呼卻發現面前的人刺上去空空的,傷口處也沒有鮮血滴落,一眨眼,面前的人消失了。

「找我嗎?」鬼魅般的聲音自身後響起。

「哐!」百里格的頭被重重按進了土裡。

「是找我嗎?」

珈瑤把他的頭拔了出來,眼眸含笑,說出來的話卻讓人毛骨悚然:

「可心姐姐放了你,我可不會。」

她剛想動作,又似是想到了什麼便鬆開了手,百里格癱倒在地。

「呀!」珈瑤站起身:「可心姐姐不殺你肯定是有原因的。」

「我要是動了你,她會不會生氣呀?」

衛洛卿表示:想多了。

「算了算了,抓蝴蝶,抓蝴蝶……」

她話音還在周邊徘徊,人卻早已消失。

獨留百里格趴在地上,苟延殘喘:

「邪術……都是邪術……」